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53章 曜国-问诊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15 2022-06-26 14:40

  

  三人在小厅里等着召见。

路昭寒先去见了曜王。曜王问过玄玉的意思,玄玉虽觉无用,但还是同意让冥药先看看,凡事都有个万一不是吗?得到大家的肯定,路昭寒就忙让人去请这三人。

三人随着仆人走进一进院子,院子里外跪了不少人,有些人已经体力不支倒在地上了。想应该是治不了病的医士了。进了外间,有两名侍卫守在外间,应该是曜的侍卫。转过外间到里间的屏风,有一半帷幔挂起,可以看到里面只有一张巨大的床,曜王正坐在床边,床前也挂着薄帐,看不清床上的人。

“请在帐外等候。”仆人让他们在帷幔前停了步。接着仆人在帷幔前拜道:“王上,人来了。”

就见曜王起了身,命人将床前薄帐放下,大步流星地走出来。三人在他起身时就已拜倒在地,等人近了,萧璀道:“拜见王上。”

曜王本就不在意这些人,一心只有儿子的病,不耐烦地回道:“起来吧!快去看看,你们在外面。”

可以是三人站起身时,他也看清楚了来人,好一对漂亮的男女。他是什么人,常年征战沙场,打下曜国基业,识人的本领还是有的。这男子虽收了锋芒满眼笑意,但眼底的神情、挺拔的身姿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物了。而且这男子好似在哪里见过,竟觉得有些眼熟。他身旁这女子,看似只是名柔弱女子,可身姿再软,但这骨相一看便知绝对练过武,见到一国君王却也能站得笔直、气息稳定,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子了。剩下那人肯定就是医士了。因为曜王发现他鼻子在嗅什么,然后紧皱眉头。

“冥药先生,请。”路昭寒请道。

“是没几天活头了。”还没开步,冥药就讲。

“你!”曜王愤怒地就要上脚,被路昭寒给拦了。

萧璀也劝道:“请王上息怒,冥药先生久居深山,钻研医术,对世人礼节不甚了解,还请您见谅。”

“没几天活头了也是因为你们这群人。”冥药不理他们自顾自说道,“把所有南北的窗全部打开,床上的纱帐收起来,若不想让人见,把这帷幔放下即可。”

“先生,这是……”玄玉上前来恭敬地请教。

“他本就病入膏肓,全身散发病气,还将这屋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关得如此严实,病气全浮地屋里,莫说他了,你们待得久了,只怕也是会染病。”冥药仍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在座的各位都是普通人一样。

“可是殿下体寒,见不得风……”玄玉又道。

“寒为气血寒,不为风寒,风过体减温度而不减内热,房间气流通畅方得新鲜气入体,带出病气,对他有好处,只要不当风吹即可。”冥药讲了一大串大家都听不懂的话,又说:“让院子里那些哭哭啼啼全部滚了,人都还没死就在这里嚎什么!等死了再来也不迟。找几个精神点的在院子里伺候!一副破败之象,主人家怎么能好!”

“先生所言极是!快快!”玄玉忙应着让人去办。

几句话下来,大家已然信服。

“王上,昹王殿下,请问我可否站近些,我需要看一看昫王殿下。”冥药总算想起来人家是王上了,这几句话还是说得得体。

萧璀和月九幽已经退到放下的帷幔外,静静听着冥药一个人表演。

玄玉忙先上前动手将纱帐掀了起来,月九幽很好奇,掂着脚尖想要拨开帷幔张望,就见萧璀扯了扯她的衣袖,对她摇摇头,甚是无趣,她想。

再看冥药,这可不是站近些,他几乎将脸都要贴到昫王的脸上去了,查了他的头发、指甲、眼底、口鼻,又伸手将试了颈部脉搏,手腕脉象,再从头到脚把身体所有的骨都摸了一遍,这检查工作持续了至少三刻钟。大家都默默地不出声。连曜王似乎也开始信服他。

检查完,就见冥药松了一口气。

“在座各位,都是可信之人吗?”冥药环顾一周,问道。

曜王环视了一周,就这几人,都是亲近无比的人,当然可信。

“让外间两人也出去,让我家主人、如夫人也出去吧,毕竟是你们的家事,他们不方便听。”冥药又说道。

萧璀微微一笑,看来这冥药心里是有数了,他非常满意,忙领着月九幽出了门去,他们被旁人安排在隔壁房间。

“还有秘密唉,好想听。”月九幽叹道。

“你就安静待会吧,上蹿下跳等会被人发现了。”萧璀笑道。这现在听和回去听不是一样,冥药这么做是对的,能让对方信任他。反正药在自己手里,他迟早要参与进来。条件都还没有谈,哪有这么容易治疗。

冥药见人都清出去了,窗子通风也差不多了,就和玄玉一起去关了起来,安心说话。

经过通风,房间里的气息果然是清新了不少,昫王的呼吸声频率都快了一些,刚才几乎没有呼吸声了。

“先生,有什么话您请说。”路昭寒知道父王就快不耐烦了,催促道。

“不是没有治,我可以先为他续命,再行用药。”冥药淡淡说。

剩下的三人都发出惊喜的叫声,路昭寒更是跑过来给他行礼。

“烦请先生讲讲如何续命,用什么药?怎么样用?”玄玉比较冷静,他虽也欢喜,但仍然不太相信。

“殿下早产出生,胎里就不足,也是养在这宫里了,才能养到十几岁。若是在民间,活不过五岁。这位医士也是有本事的人,帮他从小浸药内病外治,也续了几年命。到后面这几年,药应该已是无效了,开始入毒,一开始收效甚好,但是再往后,就越来越差。毒药对于他还有副作用,让他身体多处骨头发生了病变,疼痛不止。”冥药把自己从他的身体上看到的东西一点点讲了出来,“本还可以多活两年,可近日还受了重伤,使得身体每况愈下,已然是不行了。”

玄玉等众人都点点头,冥药说得全中。

“你说,怎么治,要什么我都去找来!”曜王这下子真的相信了,直接问道。

“这我就直说了,但是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拿得到。”冥药笑了笑,似乎觉得他们并办不到这些事。

“我刚才讲了,分为两步:一为续命,二为用药。”冥药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端起不知是谁的一杯茶就喝了起来,他接着把要讲的事一一道来:“续命,首先我需要七七四十九味药,须在十二个时辰内准备好,再加上我自己研制的宝药,薰身浸身以保他的肉体筋骨。另外还需要一样东西,因为殿下之前受伤失血过多,气血尽失,可能你们就不一定找得到了,就是我需要一位与他一样情况的人,供与之相配的血给殿下,方能保命。”

众人听了面面相觑。

玄玉道:“这药好办,但这药人去哪里找?药人一般都需浸染十年以上,现在浸染也来不及了啊!我师父之前也浸了一位,但是那位还是在十六岁死了,躯身被我师父炼成药,供给给殿下用了啊!这可如何是好啊!”玄玉急得拍着大腿,不知如何是好。

“普通人的血行是不是行?旁人的不行,我这当哥哥的行是不行?”路昭寒抓住冥药的手急切地问道。

“普通人的自是不行的,不然我让你们找什么。”冥药白了他一眼。

“找!快去找!全国去找!”曜王又大声吼道。

“先别急,找的东西还多了去了,我再说说药,药只能是‘浮世’,我想,你们是不是也知道了。”冥药斜眼看着玄玉问。

“唉!”玄玉长叹一口气,这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大家都知道“浮世”可以救昫王,但这不是短时间找不到吗?

“唉!说到底还是救不了啊……即使续了命,没有‘浮世’也是一样等死啊!”曜王流下泪来。

“父王莫急,我亲自去那风家求药,他们提什么条件都行!现在首先是要找到药人,给离儿续命,能续得几月半年的,我们再找药便是了,总归是有希望的。”路昭寒这时比较冷静了,总归是有希望的,不管怎么样也要试试。

看到这家人对于二王子的感情,冥药觉得时候到了,他之前早就知道二王子的所有情况,萧璀已一一向他说明,他今天来只不过是再确认一次,看有没有什么疏漏,没想到还真是有点不一样,就是萧璀并不知道二王子近期受了重伤,失了血,导致病情加重。

“大家不要急,有办法。”冥药看到大家已经哭的哭、闹的闹,渐渐冷静下来。于是对众人说道,“如果你们出去,磕头恳求,不知道我家主人和如夫人是否能帮到你们。”他仍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好像生死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这是何意……”玄玉忙问。

冥药不紧不慢地答:“我之所以要让我家主人出去,是因为这事儿也与他们有关,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医者仁心,面对这么个半死不活的人,我是想救的,可是救人需要的东西又只有他们有。如果治不好,到时你们怪罪于我是小事,但是拖累他们也就是我的罪过了。”

“您是说我们要的东西尉迟公子都有?”路昭寒问。

就见冥药点了点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