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39章 解毒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12 2022-06-26 14:40

  

  “冥药!冥药!先救主上!救主上!”顾若影惊醒过来,使出全身力气喊着,接着又昏睡过去,再醒过来还是这句,如此反复了不知多少次。一旦着起急来,心里记得的嘴上叫着的,永远是她那个主上,而不是烨王。灼瑶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替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握紧她的手。而外屋的榻上则躺着一直未醒的萧璀。为了方便冥药医治两人,只能将两人放在了一处,随时观察着变化。

凤漓已经开始与月流商量,若萧璀再无起色,就要送信去烨都给隽王和月相了。萧璀人真的要是死在了落雪,怕是天下会大乱,凤漓自从宇凰走后,担的事越来越多,已炼成个思虑有度的男子,而不是顾若影初识时的半大孩子了。

为此担惊受怕的还有雪家人,如若真有事,怕是雪家一个都活不了,雪刃锋已连夜将大儿子一家三口送出了城,也送信给了三儿子,然而二儿子雪凛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愿离开。

“父亲,我不走!如果我也走了,反而怕保不住大哥和三弟。现下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若真到了,我们再逃到雪域去也不迟。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对落雪又不熟悉,我还能帮点手,人救活了也就没事了。”雪凛非常冷静地分析道。

“凛儿说得有道理,我也不会走的,任何事我都会陪着你。”秦若推门进来,雪刃锋吃了一惊,明明已安排她回了秦家。秦家怎么也算是名仕之家,若他们真要动雪家人,怎么也会给秦家人留点脸面的。但是没想到,秦若也根本没有打算回娘家去。

“好吧,既是这样,那便尽我们的能力去协助他们,若天真要亡我雪家,有你们陪着,也没有什么好怨的。”雪刃锋含着泪,六只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三天三夜,冥药都不曾合过眼,在一屋的两床之间奔波。现在他也管不得顾若影会不会恨他一辈子,一心只想救活两人。“浮世”已经都给路剑离用完了,而新“浮世”他并没有造出,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去研制也只能说是造了些相似的,至今无法达到“浮世”那肌骨重生的效果。

雪家人提供了他们所能提供的全部,雪刃锋将传家宝千年参都毫不吝啬地拿了出来,而秦若更是不眠不休地帮忙照顾着两人。

“这是又何苦……”秦若看着两人,轻声叹气。这屋子里的人除了无衣以外,其他人都知道顾若影与萧璀爱恨情仇,秦若这一句何苦,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顾若影还是先醒了过来,她微微睁开眼,秦若见她这回好似眼底没有了霾,是真正清醒了过来,但第一句又是问:“主上呢……”

冥药听到她的声音,便知道这回是真的醒了,忙从萧璀那边跑过来查看她的情况,接着便喜出望外地对大家说:“行了行了!死不了了!”

“主上呢……”顾若影用力地抓住冥药的胳膊,追问道。

冥药只好回答:“还没有醒,比不得你的身体……”

“那你……那你快去救他啊……救我做什么!”顾若影用尽力气去推冥药,因为太用力了,自己也滚下床来。

“非要这般着急,就不能等我说完?!我在等你活,你活了就能用你的血救他!这解毒的药也是毒,和‘浮世’一样,你受得了,昫王受得了,他受不了!”冥药骂骂咧咧地和众人一起扶着她到走到萧璀身边。

顾若影见萧璀脸色赤红,双眉紧皱,额头上的汗水一直不停地流下来。

“我用药吊着他的命呢!就等你醒了!你再不醒,他也就没命了。”冥药解释道。

顾若影轻喝一声:“别说了,快!现在就开始。”她明明还有事,但是在萧璀的生死面前,已然变成了无妨。醒着割骨都干过,何况这点血。

“知道了知道了,都和你一样急,其他人都出去吧!灼瑶你留下帮忙。他们中你心最冷,其他人办不到。”冥药催促道,灼瑶冷着脸点头。

冥药让顾若影躺到萧璀的身边,与之前给昫王供血一样,将她的血供到萧璀的血中,再辅以药,想应该是能救活他的命了。

冥药安排好一切,除了静静等待也不能再做什么。他看着床上的两人,想起了在魍魉谷里救他们的情景。也是这样,每人一醒来,就先问对方的情况,然后同躺在一起接受医治,紧握着彼此的手。

“这又是何苦,兜兜转转十几年,两人的手又握在一起,当时不放开不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吗……”冥药自言自语道,他既生气又心疼,他的这十几年,就是在不停地替她治伤、救她的命,几乎都未停止过,唯一医不好的便是她心里的伤。昫王的出现,医好了她心里的伤,可昫王的离去却又成了她心里最大的伤,她这一生,何时是个头,就不能平静安稳地度过吗?

正胡思乱想着,供血已经完成,冥药走过去,帮两人包好手上的伤口,见顾若影再一次昏睡了过去,他不放心,又验看了一遍没有发现问题,想是刚醒就折腾也是累了,便也没有动她,就让两人仍睡在一处。他又查了一遍萧璀的情况,已是没有大碍,便出门去通报给各人。

“先生……”凤漓也几日都未曾闭眼,脸都黑了,但是他仍是没有休息,就在房外等着消息,一见冥药出来就迎了上来。

“没事了,但需得养一阵子。”冥药告诉门外的众人。

大家不约而同都松了一口气。凤漓跪下拜道:“谢先生大恩,我替烨国百姓给您磕头了!”说完就拜倒在地,月流、雪家人也都拜倒在地,冥药对于雪家,也已是救命恩人。

未送出的信被月流烧了。好在是未送出,若是送出了,又将是一场大乱。凤漓与月流暗地里松了一口气。凤漓重书了一封,只送予隽王。告之隽王:“落雪今年雪到得早,王上怕又有雪灾,便决定多视察几处地方再回烨都。”

凤漓又朝雪刃锋行礼,希望让雪府里的家丁各人都要对此事守口如瓶,雪刃锋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程度,他对凤漓说:“出事后,这院子里就只留了我非常信任的人伺候,莫说传出去了,就连这个院子都不出了。”

凤漓这才放了心,进房间去陪伴萧璀去了。灼瑶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也呆呆看着两人,凤漓轻手轻脚坐到她身边问:“未醒过?”

灼瑶摇摇头,两人再也无话,又干坐到深夜。这时,床上传来了萧璀的轻咳声,这咳声不仅惊动了灼瑶与凤漓,也惊动了睡在他身边的顾若影。

“快去请先生!”灼瑶推了一把愣着的凤漓。

“好好!”凤漓忙到门外去找冥药,冥药太累了,睡在隔壁房间里。

“幽……儿……”

“主上……”两人同时叫着对方,再一侧脸,就看到了对方。

灼瑶默默地退出房间,把正准备进门的冥药与凤漓拦在了门外,只看了一眼两人,那两人便明白过来,也默默退了几步,都在廊下站着。

“主上……怎么能做这种傻事……”顾若影坐起身看着他的脸,脸色已恢复正常。她的身体好得快些,已能活动,但是萧璀却还是很虚弱,动弹不得。

“为何……做不得?”萧璀咬着牙恨恨道,“你准备就那样死了,连一点念想都不留给我,你也很残忍……月九幽。”

“你还有烨国要顾,你还有六个孩子要顾,你还有天下……”顾若影怎么都想不通,这个一心天下的王者能做出这样的傻事来。

“你没有曜国要顾?!你没有儿子要顾?!你都放得下,我为何又不……咳咳……”萧璀身在战场都不曾如此激动地说过话。

“我们又怎么能一样!”顾若影竟无法反驳,她一心都是路剑离,竟然连儿子都未放在心上,他才十岁,正在风起云涌的曜国荆棘前行。

“月九幽!这样做,痛快!放下一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真的痛快!”萧璀也支起半边身子,将脸凑近她,笑道。

“你……简直……不可理喻!”顾若影也急了。

“以前,我总是顾这顾那,从没顾过自己的心,我才知道昫王做的那些事情,都是随他的心意,这是多么痛快的事!他没有白活这一遭!”萧璀越说越起劲了,“月九幽!今日起,你若还是想死,只管死!你死一回,我便死一回,你死一百回,我便死一百回。直到冥药救不活我!”

顾若影瞪大了眼,这个他哪里还是那个烨王,分明就是一个无赖。她气极了,开始反击:“你要死……便死吧!死远一点!不要在我眼前,免得冥药又拿我的血给你用!”

“你有本事就不要理我,就不要给我血!让我死!”萧璀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坐直了身子和她吵架。

顾若影已下了榻,准备转身走。她看到萧璀从衣服里摸出一包东西,颤抖着打开来就要往嘴里倒。顾若影暗叫不好,这难道是他未用完的毒药?!下意识地,顾若影扑了上去,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力量也无法控制,她重重地撞在萧璀身上,但手仍将那包东西从他嘴边推开去,撒在了地上。

“你不是让我去死吗?为何要管我!”萧璀仍在挑衅。

“你真是疯了!”顾若影坐起身,一口气跟不上,要被他气死过去,挣扎着站起身,又跌倒在榻边。

“幽儿!”萧璀知道这下是真的晕倒了,坏事了,急忙大叫着门外听他们吵架的人进来帮忙。

“看来毒是解了。你们俩真是天上有,地下无,举世无双的绝配!都半死不活的,还能吵架。”冥药摇着头骂道,也只有他敢这么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