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9章 故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36 2022-07-29 14:07

  

  冷焰这两日就真的去了点翠楼住,那楼里的老板娘旗诛就像是认得他一样,对他非常客气,给他安排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酒菜,又将最好的一批姑娘送到他房里任他挑选。冷焰一看,这烨都果然不一样,这批姑娘真的是个个都美艳无比,还各有各的特色。

“主人交代了,冷公子是她朋友,一切要求都应着您。”旗诛扭着腰肢靠着冷焰道。她看到这样英俊的男人,已经是走不动路了,恨不得冷焰选了她才好。但显然,冷焰喜欢的不是她这类型的。

冷焰一个也没有要,一看都是会武功的,全是月九幽的人。他只吃好喝好,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悄悄出去盯着月九幽,待月九幽回家不再出门了,才又回到点翠楼睡觉。等天亮,他便又去盯着月九幽,日日如此。

如何杀,他还没有想好,就想一日日去看着。在墙头上坐着看她在院里练剑,她明知他在,也不避讳,就把自己最厉害的招式展示给他看,还朝他得意地笑;躺在屋檐上看她在院中栈桥上坐着饮酒,自己也偷了她一坛,两人隔空对饮;跟着她在街头闲逛,一会便见她隐起来不见,一会又出现……

月九幽在一早就准备骑马出门,马上还带了些东西,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冷焰急忙跳下屋顶跟上去。月九幽果然要出城,一路走的是主道,半道还在街边买了很多东西。冷焰便立即在街边偷了一匹马。他轻功也不是跟不上,但怕她去得远,自己就受累了,吃亏的事情他是不愿意做的。

为什么跟得这么近,只是因为知道了白荼也要来烨都,不知是为了生意还是为了盯着他完成这个重要的任务。他最怕的是白荼见他还不动手,就派别的人过来捣乱。这在城中还好,若是出了城便是最好的刺杀机会了。他如论如何都要跟上去的,不能让别人坏了他的事。

月九幽直接出了王城,一路停停走走,向青炎镇去了。跑了一天,最后在青炎山下停了下来。

冷焰远远看着月九幽不上前,月九幽把马都调转过来站着不动,似在等他。冷焰这才上了前去。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该不会是月九幽把他引了来,准备捕杀吧。他一边慢慢踱着马,一边细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想看看是否有埋伏。可是,却真的没有听到有除月九幽以外的任何人。

直到走到了月九幽面前。

“等你呢!这半天不跟上来,还以为你不敢跟上来呢!”月九幽揶揄道。

“我是不敢啊,谁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反正是那极阴损的人。”冷焰说的是真心话。

“那你现在又跟上来?怎么不滚得远远的?”月九幽低吼一声。

“我好奇啊!我就是要来看看你搞什么鬼,看清了再滚也不迟。”冷焰忙答。

“走。”月九幽也将马慢慢踱着,引着冷焰往山里走。

夏日这山中温度要比其他地方要凉爽得多,凉风习习,树影丛丛,两人并排走着,冷焰看着她今日穿着茜色的衣裙,头发只拿发带一束,精神又美丽,若不回头给他一张冷脸,从背后看模样儿很是可人。

月九幽领着冷焰沿着山道越走越深,这青炎山是烨都为数不多的大山,虽比不得曜国,但在烨国也算是山高林密了。再往深处走,已能看到一个村落。

“这是?”冷焰一想便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子。

“我的地方,敢不敢来?”月九幽调侃道。

“哈!有我不敢的事吗?”冷焰在心里数了数身上的短刀,又远远看了村子里的人,感觉自己有去无回。

月九幽看冷焰紧张的样子,笑得伏在马上。这样一笑,冷焰也就更下定了要去的决心,总不能让她看笑话的。

两人到了村前的石板道上,有两个农夫模样的人前来查看,一看来人是月九幽便行礼让他们进了村。

“主人!”大家见到月九幽也过来行礼,村口的广场上跪倒了一大片。

“主人,只听说您回了烨国,怎么还亲自来了?”有个看似村中长辈的老年人问道。

“崔长老,我好不容易回趟烨国,又有时间,就来看看了。给大家带了些必备的东西。”月九幽笑道。

“好好。”崔长老忙让人把东西卸了下来,“两位请随我进屋。”

这村子一眼望到尽,以环形一圈圈围筑着。房子不多,却都修改结实,连院墙也是石头砌起来而不是垒起来的。但是这典型是个练武修行的地方,眼见到的地方就有四五处练武场。

冷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跟着崔长老与月九幽往村子深入走。崔长老领他们去的是一间议事顶,是中心练武场北面的一处房子。

“这位是……”崔长老奉上了茶,连问月九幽。

“这位是我的朋友,冷公子。”月九幽介绍道。

“冷公子。”崔长老忙恭敬地问好。

冷焰应着,安坐在这厅里,越待反而越觉得安心了。

“烦请您去安排两间房间,我们今晚住在这里,明日再回去。”月九幽也不问冷焰,自己就给他做了决定。

“是。”崔长老忙应着出去安排了。

两人喝了一盏茶,休息了一下,月九幽又站起了身,冷焰忙也站起身,两人并排走出了屋子。

“走走去。这里风景不错的。”月九幽说。

冷焰离她很近,几乎都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药香,他问:“这是你训练人的地方?”

“嗯。这样的地方,我还有十九处。处处有不同的训练目的,例如你在点翠楼看到的那些漂亮姑娘,便不是在这里训的。你若有兴趣,我明日带你去试试。”月九幽吃吃笑着答,她知道他一个都没有要,怕是见到人人都会武功有些吓着了。

“好好,我就想去看看这样的地方!那这里是?”冷焰回嘴,打嘴仗是日常。

“这里就训些杂工、小二能帮着收消息、传消息的普通人,主要还是养着那些组织中的老、病、残、幼。”月九幽一点都没有隐藏的意思。

“难怪了,也不带我去看看真正的训人的地方。”冷焰心里是有些吃惊了。他看着一串串在院子里的跑的孩子,心里还以为是月九幽正训练的孩子。

“他们有些是孤儿,有些是组织里的人去世后剩的孩子,有些是父母出了远门做任务而没有人管的孩子,不是拿来训练的。”月九幽看冷焰盯着孩子们看,就解释道,“我自小受的苦,绝不会让这些孩子再受。”

“原是如此。”冷焰的心里不自觉心疼又温暖,“可是你这样办组织,得花多少银子在这些人身上啊!”

“银子?”月九幽疑惑地看着他。

“哦哦,算我多嘴,你一国郡主,一国太后,哪里会为银子操心。”冷焰摇了摇头道。

“也会操心的,只不过不是我操心,有人操着心呢!”月九幽笑了,这些事都是小汜在操心着。

“你引我到这里来,是为什么?”冷焰还是很好奇。

“当然是有你需要来的理由。”月九幽有些得意。

两人已走到了一处宅院前,院中摆了如同学院一样的桌椅,有十几人正在桌前学习。院里有一位五旬岁的老师,正在给大家讲如何观察客人身上的信息。他一身黑衣,精神矍铄,声如洪钟。

见到月九幽人来,大家纷纷过来行礼。

“主人。”那位老师也唤了一声,并未走过来行礼,而是有位弟子走到他的身后,将他推了过来。原来,他的腿从膝盖处就没有了。

“段先生,您辛苦了。”月九幽示意这些学生下去。大家默默地、有序地退出院子,竟一点杂声都没有发出来。

“主人哪里的话,镜流的事情我听他们讲,十分顺利。”段浪满头银发,但看五官十分俊朗,年轻时定是个英俊青年。

“还是你训的那批人不错,个个都顶用着。”月九幽笑道,接着从怀里掏出个玉质的石头,未经雕琢,只钻了孔挂条丝绳,“这是我在沁城找到的,您看可中意?”

“主人有心了,喜欢喜欢,甚是喜欢。”段浪笑着接过这石头,细细把玩,看着。

“冷……”月九幽还以为冷焰在自己身边,一回头见到他仍站在院门前,双手紧握,双眼通红,眼泪只差一点就要掉下来了。

段浪此时也发现了与月九幽一起来的这位个子高出常人许多,又长相出众的公子,一时间也愣了。

月九幽走到冷焰身边,轻轻问道:“可认得?”

冷焰这才回过神来,慢慢走到段浪身边,蹲下身子,仰望着他,轻轻唤道:“段叔……”

段浪双手捧起冷焰的脸,细细看着,又将他的头侧向一边,看他耳下火焰胎记:“你是……你是……焰儿?”

“我以为你死了,已经和父亲、龙叔一起死了!”冷焰的眼泪终究还是掉了下来。

“勉强活了下来,苟延残喘了几年,再后来快病死的时候被主人给救了。”段浪看了眼月九幽,“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你,够了够了!”

冷焰也望向月九幽,眼神复杂。

“段先生已经在我这里十多年,我多数隐卫都是师承于段先生。”月九幽话语间全是钦慕。在她眼里,段浪是能与月祝元比肩的训练隐卫的人物之一。

“多谢你。”冷焰从未如此认真地和她这样讲话。

“主人是在哪里找到焰儿的?”段浪一边问月九幽,一边又对冷焰说,“主人知道我无儿无女,最是在意你,已经为我追寻多年了。”

“可不是巧了吗?有金主找了他来杀我。我就将他引了回来带给先生看看是不是先生一直要找的人。”月九幽轻描淡写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