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51章 出王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975 2022-06-26 14:40

  

  顾若影一直没有出去逛逛,对于新的地方如若不能了如指掌,那必定是睡不着觉的。大礼完成了也就没有她什么事了,所以无所事事的她决定要出去王城外,曦晨镇的其他地方逛一逛。

路剑离整日忙着结盟的各项事宜,也没有空陪她。对于出了王城,他还是有些担心,于是除了让她带上灼瑶三人外,还带了一小队侍卫。又听说这些日子暝郡王并不在城里,这才放了心。

大家都穿了便行装,顾若影也乖乖戴了面纱。出了王城,她骑着马随意走着,走到哪里看到哪里,累了就坐在街边的茶摊喝茶。顾若影发现茶摊对面有一家胭脂铺。

“灼瑶不喜欢这胭脂铺的味道,你就不要跟来了,般嫦你也喝茶吧。”顾若影吩咐着,就带了洵美过去,洵美最喜欢这些东西。

进到店里,看了看胭脂与唇脂,觉得胭脂的粉质与颜色不如烨国的好,但是唇脂似乎配法不一样,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她挑了三四个不同颜色的。

“听香阁的东西你可曾用过?”顾若影问身旁的洵美。

“买过,香粉和胭脂都好得很。”洵美笑着答。

“是买的吗?”顾若影想起她的身份。

“我要的东西,怎么可能拿银钱来买,那不是污了我洵家的名声。”洵美压低声音在顾若影耳边轻声说道。

“在这里可不许这样,现在是昫王的人。”顾若影也轻声交代,见洵美点头了才放心,又说,“那听香阁是我的产业,以后回去了,想用就去拿,也不花你的银钱。”

“嗯,好呢!谢谢主人!”洵美快乐地答道。

“这里的香粉和胭脂都不太好,但是装的盒子都是金属制的,倒是漂亮得很,比烨国用瓷罐子装要结实得多,掉在地上也不怕摔破了。”顾若影看那各式的盒子很是喜欢。

“老板,帮我把各样的都包一些,选不同盒子的,最精致的那些,拿给这位夫人。”顾若影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好的,殿下。”老板忙应了去办。

“晖郡王也来买东西?”顾若影很喜欢听他那温温柔柔的声音,回头就看到他温暖的笑容,俊美的脸。

“是……买点……东西。”路梓墨支支吾吾回答。

“是……送给心上人的?要不要我帮你选选?”顾若影抬了抬眉,笑着望向他。

“啊,不劳您费心,买一直用开的,不用选。”路梓墨温暖地笑着回答。

然后就见老板拿了两包东西过来,大包的是给顾若影的,小包的是给路梓墨的,路梓墨并没有给老板说买什么,老板就直接拿了来,相必是经常买的几样。也没见他付钱,想必是他的产业了。

“多谢殿下,送了我这许多,能用好久了。”顾若影谢道。

“您客气了,回去您看看喜欢哪些,以后直接来取便是。还得谢谢您让的彩羽。”路梓墨笑道。

顾若影看到他的佩剑上果然是换了彩羽的穂子,很是漂亮。她也领了情,便出了店门。

茶摊前,般嫦仍在桌前坐着,灼瑶则走到茶摊边的一个档口假装看货品,虽都未跟去,但是两人的双眼仍是望向那店铺,很是警觉。

“般嫦姑娘!”忽然听得有人叫她。再一看,那人已经到了近前,原来是薛骐,他未穿军服,般嫦还差一点没有认出他来。

“薛统领。”般嫦礼了礼。

“您怎么出王城了,难道……”薛骐马上想到了昫王妃,又见般嫦的眼睛望向街对面的铺子。

“是。”般嫦拿下巴点了点那胭脂铺。

“那我能不能在这里坐坐,等那位来了打了个招呼。”薛骐十分有礼地问。

“您请。”般嫦倒了一杯茶给他。

可是薛骐的眼却望向般嫦,看着她眼望向街对面,自己则正好看着她的侧脸。

“您今日休沐?”般嫦收回眼神,望向薛骐,正好与他四目相对。

“啊……啊……是的。”薛骐慌里慌张地收回眼神回答,“我就住在这附近,出来找个织补的人补东西。”

般嫦看了一眼他怀里的衣物,好似撕破了。就拿了过来,接着从荷包里掏出针线,给他补了起来。她现在的身份是俾女,所以都随身带着这些东西。这针这线对于她还有很多其他用处,必要时还是武器。

“这……这使不得……您是……”薛骐语无伦次了。

“没事,反正也要在这里等主人。”般嫦笑着答。

“那就……多谢您了。”薛骐只好紧张地看着她。

“您家没有女眷、婢女吗?”般嫦觉得以他的身份,应该不会连个下人也没有吧。

“让你见笑了。没有当统领前,我都是住在营里,那里有专门管这些的婆子。我当了统领后,王上赐了宅子也住了出来,我一个单身汉也不好留个俾女在家里,所以干脆就一人住着,反正大部分时间都在营里。这几日休沐在家,结果今晨练功撕破了衣服……”薛骐一口气讲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待他说完,衣也缝好了,顾若影也抱了一包东西走了回来。

“昫王妃殿下。”薛骐行了简单的礼,声音也轻,他比薛驰要稳重得多。

“薛统领怎么也在这里?”顾若影也问。

薛骐又将之前说给般嫦说的话再说了一遍。

“薛统领可有事忙?”顾若影问。

“并无。”薛骐老老实实答。

“那请您带我逛一逛可好?这曦晨镇您一定比我们熟了。”顾若影想去看的地方,由他领着就方便很多了。

“那自是没有问题,昫王妃您想去什么样的地方,都可以问我,这里每一条街我都熟得很。”薛骐自豪地说。

薛骐带着她逛了主街,经过了府衙,又上了附近的城墙,最后到了最好的酒楼里吃饭。

顾若影见菜都不错,就是没有酒。

“酒呢?”顾若影问般嫦。

“主人,出门时殿下交代了,切不可在外面饮酒。”般嫦答道。

“我与薛统领吃饭,居然不让我喝酒?我不喝,薛统领也是要喝的吧!”顾若影总而言之就是要喝。

这可把薛骐吓坏了,这罪名他可担不起。昫王知道了非杀了他不可,他立即回绝:“昫王妃,殿下不让喝……我午间一般也不喝……”

顾若影就一个眼神过来,让他自己领悟一下,他也就不敢再开口。

正在此时,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轻笑。

顾若影还没有抬头,就见灼瑶与般嫦已站了起来,挡在了桌前面。

“两个丫头如此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家王妃。”那阴阳怪气的声调,不用抬头都知道是暝郡王。

“好酒。”路颢尘举起自己的左手,指尖上挑着两壶好酒。

“多谢暝郡王美意,只是我喝不惯别人的酒。”顾若影冷声道。

灼瑶手放在腰间短刀上,只待顾若影下令就会出手。

“那就可惜了,我这酒可是全曜都最好的。”路颢尘撇撇嘴。

“比宫里的还好?”顾若影抬高声音道。

路颢尘马上知道了她的意思,叉开话题道:“我与嫂嫂如此有缘,坐下一起饮如何?”

“你不配。滚吧!”顾若影冷笑一声。

灼瑶已经忍不住拔出了刀,般嫦也抽出了剑,路颢尘知道就算顾若影不出手,他与无衣对付这二人与侍卫也是吃力,看讨不到便宜,只得退了一步说:“那我就不打扰嫂嫂了。”

还没有等他转身,顾若影从袖中飞出一把锥剑,擦着路颢尘的脸而过,将他的嘴角划破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下次若再敢不尊称于我,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如若不信,尽可以去看看旻郡王的嘴好了没有。”顾若影冷冷地扔下这一句话。

“郡王!”无衣忙拿出帕子上来帮路颢尘捂住伤口,被路颢尘一把推开。

路颢尘笑了笑,礼道:“是,昫王妃殿下。”礼完,转身走了。

“真是阴魂不散。到哪里都能碰到他。”灼瑶厌烦地说。

顾若影从薛骐在看到灼瑶与般嫦拿出武器时也站了起来,与他们一道想护着顾若影,她很是感动。

“刚才多谢薛统领也挺身而出,只是得罪了这小人,怕你没有好日子过。如若他对你报复,你尽可以和昫王或者我说。”顾若影示意他坐下吃饭,一边对他说。

“我倒不怕他,我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唯一弟弟又远在边防,我又不求什么功名,无非就一条贱命,怕他做甚。就见不得他对您不敬的样子。”薛骐倒是大气得很。

“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般嫦,酒啊!交朋友怎么能没有酒!”顾若影叫道。

“主人!”几人都同时叫道,怎么也不愿意拿酒给她。

“墨,你说这暝郡王是……”楚怀兰与路梓墨在待对面看着酒楼里发生的一切。

“怕是在想歪的事了。”路梓墨脸色有些难看。

“他又何时想过什么正的事。”楚怀兰冷哼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街道,往侧巷走去。楚怀兰的房子就在侧巷后面。路梓墨帮他置的,位置方便他每日去就职,又很安静,适合他喜静的性子。房子在巷子尽头,整条巷子也只有这三个院落,都被他买了下来,其他两个空着,方便路梓墨进出。

两人又一同进了屋子,院子不大,装饰却精致风雅。正厅门前的廊很宽,宽到摆了茶桌和榻,两人时常坐在这里看书、饮茶、看月、听雪。

楚怀兰煮茶,奉给路梓墨,一位白衣,一位青衣,相对而坐,庭里种的诉情树上浅粉的花被风吹落,落在榻上,落在桌上,落在茶杯里,落在两人的衣上,于是两人的身上也有了诉情花的花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