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69章 落雪城-离别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52 2022-06-26 14:40

  

  落雪城仍是冬季,但曜都已经迎来春天。

路剑离为了尽快地好起来,无比听玄玉的话,让吃什么药就吃什么药,让休息就休息。搞得玄玉相当吃惊,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听话。经过这几个月的调理,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比冥药预计的半年还要早些时日。

玄玉不知道,为了能早点见到心里那位,路剑离才这么听话的,如果像以前那样执拗,这也不肯吃,那也不肯做,是没有那么快好的。他知道,全好了才能去见她。

“我觉得可以出发了。”路剑离对身边的秦柏舟说。

“可是落雪那边还是很冷唉,您的身体受得住吗?还是曜都暖和些。”秦柏舟隐隐有些担心。

“无妨了,我感觉好得很,冷点好,她应是喜欢的。”路剑离答。

他让秦柏舟将月九幽与尉迟啸的底查了个遍,她的倒是好查,身份本也没有什么太多的遮掩,倒是这尉迟啸的身份有些奇怪。只查到他是冽国的皇族之一,但他为什么能指使月家人,还能拿到风家的药,这就不得而知了。本来冽国就是个比曜国还要小的国家,依附于烨国而存在,哪怕他是皇族,按道理是指使不动月家、风家这么大的家族的。后来,他又问了曜王,才知道他是什么人,这一切也就解释得通了。

“这回确定是将我们二人都带上吧!上次不带我们可是吃了大亏。”秦柏舟帮路剑离整理着衣袖,又正了正佩玉,现在看起来就是漂漂亮亮的公子,虽仍是瘦弱了些,但已然没有病态了。

“不带你也要带上星转啊,我现在一点武功都没有,出门遇个强盗都能把我给按到地上。”路剑离知道头脑再好也没有用,出门在外还是得有武功,可是自己内力都需重修,外功也要重练,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与其自己花精神去练还不如就多带几个人好了。反正自己再怎么练也是打不赢她的。

“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路剑离爱穿青灰色,可是以前穿起来只会更显病气,而现在脸色也红润了,再穿这灰色看起来完全不一样子,只觉得很精神。

“公子真是好看呢!我一直都只见过您满脸病色的样子,那可是丑多了。现在看起来真的龙凤之姿,不可方物。看看这眼睛,如今已然没有那层病雾,黑亮黑亮了。”秦柏舟替他整理好身衫,在镜前左看右看,赞美道。

“与之前差别大吗?她可否一眼认出?”路剑离现在脸上看起来也圆润得多,下巴颌骨却还是有棱角的。

“她是什么人?我说她认不出,你信吗?”秦柏舟答道,也就是看起来更健康,更胖一点而已,眉眼又没有变化,只是眼睛更亮了而已。

“在这里时,她也没有见过我,我还是易下容再见好些。”路剑离想了想说。

“你不想让她知道你是……”秦柏舟问。

“不想,至少现在不想,我想以全新的身份与她相识。”路剑离笑了笑。想到她的脸,她的眼,就心痒难耐。

“之前没什么好印象,可这回昫王也不是什么好印象吧!”秦柏舟想起了那晚给她药酒,让她杀人,触发了她本性的情景。这可不是什么好印象。

“让她能记得我与别人不一样就行,管他好坏。”路剑离也觉得不太好,但是这就是他啊!

“您就不能扮个贵公子,然后使那些英雄救美之类的桥段吗?”秦柏舟摇摇头,先去开门。

“哪个英雄能救她这个美。”路剑离想,你不是没见过她杀人,还想这出。

秦柏舟也知道自己想多了,也轻笑起来。

两人开门出去,看到颜星转正在院子练剑,她手里持一把与月九幽一模一样的剑,她也时而双剑时而单剑来使。她穿着便行女服,简单束了下发,如果不近看长相,远远看还真以为是月九幽呢!

颜星转看到路剑离他们出来,忙收了剑,走过来。

“主人!”她还是习惯叫他主人,而不是殿下。

“星转也你准备一下,我们这几日就出门。”路剑离对她说。

“是。”颜星转问。

“人到哪里了?”路剑离问秦柏舟。

“在落雪城的玉尘镇。”秦柏舟答。

“那好,尽快出发吧,我等不及了。”路剑离对两人说,对于她的事情,他总是这么直白,生怕别人不知道。

也是只要一想到她,他的眼神就会变得不一样,什么国事都是浮云,追上她才是更有意思的事情。他对曜国的王位一点兴趣也没有,管他是路昭寒做王还是路修愁做王都可以,他只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等他们三人都出了曜都,王城里的人都还不知道,等曜王召见他时众人才发现他已经不见了。就如同以前一样,一下就找不到人了,但是国家需要他的时候,他又会及时出现。

“看样子身子是好了。”曜王对路昭寒说道,“他跑掉了,你可就不能再跑了,曜国需要你。”

曜王真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还喜欢往烨国跑,烨国真的有那么好吗?

路昭寒忙说:“父王,我知道了,我等离儿回来以后我再去。”

“去去去,你们都去!曜国不要了,都去做烨国的女婿,不要回来了!”曜王气呼呼地说。引得路昭寒一阵笑。

“不是还有修愁吗?他又懂事,也比我聪明,前些日子新矿打通、冶炼都是他出的主意。”路昭寒知道他父王不喜老三,但还是忍不住说他的好。

“嗯,我知道了,这离儿是靠不住的了,以后多交代点给修愁做看看。”曜王也点头认可,那几样事情也确实办得漂亮,路修愁在渐渐显露着本领。

而陪在萧璀左右的月九幽,全然不知这昫王路剑离已经山长水远地奔她而来。甚至是已经与她在同一座城,她都没有察觉到,她似乎都已经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忘记了这个身体里流着她的血的男人。

她每日都待在萧璀左右,陪他看书,画画,踏雪,练剑,过得很是惬意,她甚至觉得如果不要江山,就这么过一世也是一件美事。

这日傍晚,两人正在院子里闲坐,就见凤漓来报,冽国那边有人来送信。

信还挺长,有好几页,月九幽心想,这应该不是情报吧!没有谁把情报写到这么长,既从冽国来,那应该是家书了,十王爷的家书。又见萧璀脸色有变,恐是家里有事了,也不敢问,只等他说。

没想到萧璀看完了信,好像并不打算跟她说什么,而是一言不发径直走回了房间里。这些日子,他们各自有自己的房间,没有萧璀的召唤,她是不会进他的房间的,恐怕是房间里面有她不能知道的东西,她也理解,她也不必什么都知道。

如果萧璀想她,会在晚上敲响她的房门,缠绵一夜他又会回到自己房间去。

月九幽一直在院子看着他的房间熄灯,她才回到房间去。可是一夜睁眼到天明,也没有见萧璀过来。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吗?冽国的事情她了解得比较少,只知道他在那边长大,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萧璀手握着十王爷的家书,又看了一遍确认,最后放在灯里烧了,把灯也吹熄了。这事情不是不能办,但还是比较难办的,如何办,他还得再想想。首先,还是先回冽国吧,现在想想,他已经出来有好几个月了。

第二日月九幽才见到萧璀。看他的样子,也像是一晚没有睡。月九幽拿询问的眼神望向他,他却很显然不想与她进行眼神的交流。

萧璀坐到石桌边,唤月九幽过来,月九幽走过去坐到他身边,也不说话,等他说。

“幽儿,我有一事想与你相商。”萧璀这么说,就是很难开口的事了,而且与自己有关。

“主上尽管说。”月九幽面无表情地答。

“我……要回冽国一趟。”萧璀握了她的手,低头道。

“那便回好了。”月九幽不明白他在为难什么,现下又无事,回去便回去,也不是很远。

“我……可能会久一点。”萧璀又道。

月九幽也不答,也不问,就怔怔看着他。

“我……”萧璀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不带我去是吗?”月九幽明白了他的意思。如今月家的几兄弟都被他派了出去办别的事,留守在身边的也只有月九幽、凤漓和宇凰,当然还有小汜、冥药和雀儿。

“嗯,这一次我要单独回去。”萧璀见她说了出来,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好。主上既决定了,听主上的便是。”月九幽冷静得非比寻常。萧璀还很怕她一直追问。

“你……你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萧璀交代。

“你一个人?带凤漓和宇凰吗?”月九幽不理会他的话,问道。

“带……”萧璀一答便感觉不对。

“好。何时启程?”但月九幽还是很冷静,既然他们两都能去,自己却不能去,那便再没有什么好说的,终归不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萧璀知她恼了,却又不知道如何解,但见她表面如此冷静,想必也是为了他而隐忍着,便只能往下答:“就走。”

“我既不在身边,那主上自己多保重。”月九幽起身,朝他礼了礼就走出了院子。

等萧璀与凤漓、宇凰出发时,她还是忍着伤心送到门口。

她见萧璀拉着她的手,迟迟不上马,知他不放心,便问:“主上可还有什么事吩咐?你放心,我不会追去。”

萧璀摇摇头,将她揽进怀里,在她耳边道:“我很快回来,不用担心我,顾着你自己。”

“好。”月九幽眼眶通红却没有流下泪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