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15章 金主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35 2022-08-04 14:09

  

  月九幽听萧璀说完,低下头沉默了。

“还需再确认一下……不一定……”萧璀心里也很震惊,但仍抬起她的脸,安慰道。

“一定是了。冷焰知道月九幽的身份,你之前抹去了琅玥郡主之前的信息,但他仍知道……”月九幽摇摇头,伤心不已。

“他的主,我能做得了,你信我。”萧璀笃定地说。

“知他杀不得,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会亲自去问。”月九幽痛苦不已。

“好,我们一起去问,一起解决,好吗?这次,你不要抛下我独自去面对,好吗?”萧璀已听到院子外的喧哗。再不出去,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了。

月九幽点了点头。

萧璀站起身,抚平与月九幽纠缠而弄皱的衣衫,打开门走了出去,身后是面色如常的月九幽。

“王上!”兰妃也没有离去,此时也迎了上来。

“没事,都下去吧。”萧璀说道。大家见他没事,也只能都退下去了。

“我走了。”月九幽也冷冷说道。

“好,我送你出去,一切按我们说好的办,切不要再冲动了。”萧璀想到她也有冲动的时候,不禁有些担心。

“不必送。”月九幽话落音,人已上了墙。

“又不是没有令,非要上墙。”萧璀皱了皱眉,他眼睛看向月冷渊,月冷渊便随着月九幽去了,他自己一声不响地回到长青殿里,避开月流对凤漓交代了一番。

月九幽出了王宫,月冷渊跟在她的身后。

“九幽,到底是何事?”月冷渊忍不住问。

“去郡主府再说。”月九幽冷冷回答。

刚才出那宅子是确定没有人跟的,但是在王宫下不太确定,而且今次动静闹得有些大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现在已不能再去那宅子。郡主府、淮郡王府、隽王府都是她常去的地方,所以不会引起这些人的注意。

两人反正是一起出的王宫,便也不隐了,大大方方去了郡主府。小汜早已猜到月九幽的想法,已回到家中等她。

月九幽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两人。

“太冲动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责备道。月九幽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便任两人说她,也不回嘴。

“小汜,你在‘听喜楼’准备间房,‘听喜楼’直接挂东家有喜不营业,不必找人伪装客人。”月九幽先对小汜说,又看了小汜一眼。

“姐放心,我这就去办。”小汜接着便出了门去,留下月九幽与月冷渊两人对话。

“渊,这事我不想你参与……”月九幽心里难过,月冷渊心里也难过得很。

“我知道你下得去手,但是我……未必……”月冷渊确不想参与。

“呵,你觉得我是要布局杀他吗?”月九幽冷笑道。

“不是吗?”月冷渊紧皱着眉,双手也在不安搓着。

“我知道他对于烨国的重要性,我不会杀他,烨国动荡有变,只会让你们、让子归和冰妤受到伤害……我就算是被他杀了,也不会这么做。”月九幽心冷如冰,但仍心系着家人的安危。

“那你……那你为何?我可以去找他谈谈……”月冷渊听到她这么说,深觉她的大义。

“不必,我明晚见他,就是想听他亲口说说原因。”月九幽无奈地笑笑。

“可是,明日若是他布局杀你,可如何是好?”月冷渊脑子就是转得快。

“‘听喜楼’是我的地方,他的人进不了,我不会给他机会的。”月九幽回答,“你明日就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不要出现,我也好放心。”

“可我……”月冷渊一头也放不下。

“没有可是,想想彤儿,想想子归,想想子贤,你就当这事你不知道,应我。”月九幽摆出了他心里最柔软的那部分,他不能不同意。

“万事小心,你也不能有事。”月冷渊也只能应下。

这一顿闹腾,月九幽回到“紫苑”时已是夜里。

她刚躺进灼瑶准备好的热水桶里,就听到屋顶有声音。她想着冷焰如若今晚还趁着洗澡这个时间跳进她的房间,就一定好好地修理他。

可能是冷焰听到了水声,便就停在了屋里,并没有跳下来。

月九幽不紧不慢地洗。

她手过肋下时,摸到那条疤痕,已是浅粉色的一条。她本还要再擦药将它去掉,但是后来路剑离已经不在意了,所以也就由他。身上的伤痕实在太多了,还时不时增加,又长久不回曜国找半烟配药,所以现在身体上这条便不是最触目惊心的那条了,左胸口这一片伤痕才是。

不由,思绪也飘得远了。

“别着凉了。”屋顶传来一声关心。

月九幽这才收回思绪,果然是水已经泡得冰冷了。不过,这冷水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她起身穿好衣服,对着屋顶说:“下来吧,走门!”

月九幽穿过屏风走到外间,就见冷焰拉开了门口的窗进来。她走到桌前坐下,倒了一杯水推给他,又倒了一杯给自己。冷焰拿起她面前那杯自顾自喝了,又将月九幽推给他的这杯递回给了月九幽。

“还怕我下毒?”月九幽笑了笑。

“不得不防。”冷焰觉得她不会如此好心。

“这么晚找我何事?”月九幽喝了杯中的水。

“你明知故问。”冷焰答。

“不知你在说什么。”月九幽将左脚抬起搭在身旁的椅子上,又将手腕搭上了膝盖,这姿势从背后看就是个男子,她手中把玩着“飞羽”。

“白荼的点被人一把火烧了,听说里面烧死了一个人。难道不是你干的?”冷焰有些生气。

“什么时候的事?”月九幽故意问。

“昨夜。”

“昨夜我两人不是在青炎镇?!你不是还偷看了我洗澡?”月九幽笑了。

“你!你还用亲自动手?!”冷焰声音高了起来,眼神中掺了些别的色彩,似生气,又似伤心,“我们回烨都也这么久了,你选在昨日引我去青炎镇,就是怕我会救白荼,对吗?”

“你可以想成,我这么做是在保护你。”月九幽看避不过去,便冷静地说。

“一切总是在你的计划之中,对吗?月九幽。”冷焰越说越难过,亏他还一门心思为了她,还向她道出了自己接生意的初衷。

“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已。”月九幽回答。

“我当你是朋友甚至是知已,你却只当我是个‘麻烦而已’对吗?”冷焰都快哭了,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在一个女子面前如此没有尊严,“还好,我武功过得去,否则,我是连个‘麻烦’都算不上是吗?”

“你太客气了。我不得不承认,因为有你的存在,我心中还颇有些忌惮的。不然,确实要少很多麻烦。我可以先捉住你,再用我那一千种手段来逼你帮我钓出白荼,那样我还真是会省了不少事情。”月九幽回答得那叫一个明明白白。

“所以我他妈的就是个白痴,一直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冷焰跳了起来。

“你的女人吗?这么着急?放心,我暂时还需要她。”月九幽挑了挑眉。

“她在四州的位置想必你也知道吧!她若是死了,我们这行当怕是也会有麻烦。”冷焰急道。

“哼!你们这行?也配在我面前提!你可知我灭了‘陆吾’?我若愿意,你们这个组织我可以一并全灭了,也算是为民除害!”月九幽也站起身,声音无比阴冷,“既要接这单生意,她和你,都应该知道是条不归路!我即便死,也会带上些人!不会独去!”

月九幽几近嘶吼,她全身散发出无敌的气势,只有在战场上才会有的杀敌气势,冷焰也曾见过。

“你若改变主意非要与我作对,还不迟,只管来!”月九幽将双手背到身后,轻分开腿,双手中已握住了从袖中落下的短剑。

冷焰只悲愤地看着她,没有动手。

“金主,可知道了?”良久,他问道。

“待明日让白荼来确认,她只听声未见人。”月九幽不打算隐瞒。

“那明日便是她的死期。”冷焰凄凄道。

“当然。但我应了她让你们见最后一面。”小汜刚才对她说,白荼说了无论做什么都可以,条件有二:一是放了她两个女儿并在风云起时护着她们,给她们个新身份生活;二是要见冷焰一面。两条月九幽都让小汜去应了白荼。

“我与她……”刚说出口,冷焰就想抽自己一嘴巴子,这个时候他居然想解释自己和白荼除了掮客与杀手之间的关系外,再无其他关系。

“你若是捣乱,那么你明日就和她一起死,那白家两姐妹我会一并杀了,让她们到地下重聚。”她既敢说,便也就是不怕他来捣乱了。

冷焰也知道她能说得出,便也一定能做得到。这金主怕是确认得七七八八,只差白荼点个头了。

“好。”他心也冷下来,本就低沉的声音如同冬夜一般寒冷。

“你放心,没有白荼,还会有下一个行走四州的掮客。以你的本事,不久便可重操旧业。”月九幽对着他离去的背影道。

“重操旧业……”冷焰冷笑,笑月九幽,笑自己。

从接了这单生意开始,他便已经失去了做杀手的资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