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1章 生意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84 2022-07-17 12:36

  

  “我的飞羽呢?”月九幽将冷焰踩倒在桌上,用了快踩碎他胸骨的力道。

“这么贵重的东西,自然……自然不会放在身上了。”冷焰死撑着。

“我知道你不怕死,我月家有一千种让你觉得比死更难受的审问方法,我想看看你可以试到第几种。”月九幽的左边嘴角开始笑。

“我可以把你那一千种都试完……呵呵呵……烨国月家人……呵呵呵……”冷焰呵呵笑着,被她踩着有些透不过气来。

“那是亡夫亲手制给我的,还给我,没有和你玩笑。”月九幽松开脚,突然转变脸色,满脸悲哀,眼里噙的泪几乎滴落,声音也变得异常沙哑。

冷焰倒是有些吃惊了:“亡夫……赠的……”

“还给我。”月九幽轻轻地、慢慢地讲出这三个字。

“拿你换……可好?”冷焰吃惊的神情只有一瞬便不见了,又摆出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你!找死!”桃真听他这么说就要冲上来。

“好,我换。你明晚这个时辰带飞羽来。”月九幽冷笑,无比鄙夷地看着他。

这眼神让他想起刚才她对沅柳做的事,让他非常不舒服。他坐起身回答道:“明日酉时水源的潭边见。我才不会到你的地方来呢!我也不会被你毒第三次了。”说完,就要走。

“你的名字?”月九幽问。

“冷焰。”冷焰想也没有想就答道,“你呢?”

“月九幽。”月九幽也没有打算隐瞒。

两人同时冷笑一声,接着冷焰便走出了门,身体已经逼出了毒,已经没有任何问题,月九幽因还要问飞羽的下落,没有下重手。

“主人!”桃真叫道。

“放心,明日看到东西后一定毒死他。”月九幽看着冷焰高大的背影回答。

桃真这才松了一口气。

冷焰出了点翠楼,嘴里还在念叨着“月九幽”这个名字,不由得后背发凉。月家长辈是有病吧,给个这么好看的女孩儿起这么个名字。没走出两步,就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站在街中间。

是沅柳。

“赠你,都不要吗?冷公子。”沅柳看冷焰走近她,凄凄问道。

“我独自一人惯了,不会在任何地方停留太久。”冷焰直接答她。

“也不会在一个女人身边停留太久。”沅柳笑着,将一包银子扔在他的脚边说,“这是你从第一次起给的所有银子,你的皮肉生意,我不做。”

她从冷焰的身边与他擦身而过,再未回头。

冷焰看都没有看地下的银子,走向相反的方向。他哪里是没有地方可去,分明是看到了月九幽布的人,才没有回去的,也懒得再找地方住就想到了沅柳。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点翠楼居然是月九幽的地方,差点折在那里。他得要好好想想明天要怎么应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自己都觉得还挺无趣的,逗弄一个寡妇。当然,之前也不知道她是个寡妇。今日被她看到自己将沅柳按在桌上,那感觉有些奇怪,就像被人捉奸在床一样的,甚至有些想跑是怎么回事。

无处可去,他便去了一片大宅院聚集的城区。他知道这里有几家富户在曜军围城前就举家逃了,现在偌大的宅院全是空着的。平日若是还有人在家,这里的街道是挂满的灯的,如今已是漆黑一片。

冷焰盲目地在街道上走着,只有他一人,孤独感袭上心头。银子若是够使,回到烨国找个喜欢的地方一直住着,娶个女人过日子,是不是也可以?想着自己有过的这许多女人,正算着谁比较合适,结果自己都好笑起来,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接着便翻走了身边的这面墙。

“就这间吧……”冷焰自言自语道,他闻到了花香,翻过墙正落到一片芍药花里,没想到这家人居然在沙漠里养活了娇贵的芍药花,火红的,还开得不错。脚下的泥土,原来也不是镜流的土,难怪可以养活了。

他走到主屋前,虽然屋墙体是镜流的样式,可是推门进屋后,才看到风格居然是烨国的风格。花阁、长榻、屏风……好久都没回烨国,看到这些居然有些想念了。

想是这一家人本是烨国人了。冷焰也是烨国人,在烨国长到十二三岁,便开始在四州各处流浪,但心里,还是觉得烨国是家的。

屋子里什么都有,他很容易就找到了酒,打开来狠狠灌了几口,接着走到侧厅,这侧厅的窗下有个长榻,坐在这里可以看到院子里的花园。其实之所在在这里是因为这里可以看到院子的全貌,而且有后窗,窗后也是个小园子,园子的西墙外就是大路,便于逃走。

有酒有月有花影倒是也美事,只是静得吓人,他也不点灯,一个人在黑暗中饮着酒。刚才猛喝了几口,这下不敢再喝多,只小口小口抿着。谁知道自己有没有绕开她的人,等他饮醉了来找他的麻烦。

“月家人……月家的女人……月家的武功高强的女人……”冷焰嘴里轻轻念着这些词,据他所知,月家多训练男子,女人则是非常非常少的,而武功高强的女人更是少之又少。

烨王萧璀夺位之时,他早已不在烨国,他也极少接到烨国的任务,待在东州与南州比较多,对烨国已经是不太熟悉了。还想着这次要去北州先找人去打探些情况的,没想到就遇到了战事,还遇到了这个帮着曜国却又是烨国人的月九幽。

不过这也不奇怪,两国交好,人共用也是有可能的。

正想着这些,就看到院中树影一动,来人到窗前时,榻上已没有人,一把短刀从窗里自上而下刺出,来人只得退回去,跃回院中。

“这身法是越发轻巧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响起,声音温柔如水。

冷焰也从窗里跃出,落到这女人身前。

“几月不见,是想我了吗?都追到这里来了。”冷焰见是熟人,便收起了刀。

那女子抹下头上的纱巾,笑盈盈看着冷焰道:“我想你还能有什么事,自然是生意上的事。”

“我们……就不能有点别的事吗……”冷焰轻跃到她身边一把揽紧了细细的腰肢。

“这单生意,比我要有趣得多了。”白荼也没有推开,只仰起脸看着他。

“最近忙着呢!也不缺钱,不想接生意。”冷焰突然感觉生意没有什么意思了。

“不关银子的事。这样的生意,你怕是这一辈子只会接到一个,不接你会后悔的。”白荼推开他,眼神变得认真。她不是杀手,眼神中没有杀气,只有作为一个掮客的贪婪。

白荼是这四州最好的掮客,她有四州最好的金主,也有四州最好的杀手,冷焰便是她识得十多年的最好的杀手之一,也是长得最好的杀手,没有之一。

冷焰抬了抬眉,示意她说下去。为了保密,白荼从金主那里得到目标之后,会先去调查,然后选择最为何适的杀手。她会亲口告诉杀手关于这个目标的她所知道的事情。至于如何跟,如何杀,那便是杀手的事了。

白荼看了看四周,她虽刚才已检查了过一次,但还是不放心,又凝神听了听。

“看来,真是一单大生意。”冷焰心里想,接着他便跃上了屋顶,白荼也跟着上去,两人在檐顶迎着大漠的热风而立。

“你可听说了前些时候在雪域的事?”白荼问。

“嗯,几个厉害角色,一口气杀了四十五人,都是杀手。”冷焰扬了扬嘴角,他不说但也已开始掩不住兴奋了。

“这一单也是我接的,四十五个高手啊……一个也没有给我剩……”白荼惋惜道。

“哈!”冷焰轻笑一声。

“不是几个厉害角色,而是一个。”白荼也不管他的讥笑,说出了这句话,就见冷焰立即转头朝她看了过来。

“所以……这单子还得接着做?”冷焰问。

“是。金主还变多了。”白荼笑道。

“呀,这生意好,收两家钱办一件事。”冷焰也跟着笑。

“怎么样?可有兴趣?”白荼期待着看着他。

“我从不与人合作,这生意接不了。”冷焰摇摇头,几十人一个目标,太没有意思了。

“怕了?”白荼挑衅道。

“你不必激我,我脸皮最厚,是怕了。”冷焰可不吃她这一套。

“赏金是……”白荼将嘴凑到他耳边说了一句。

冷焰瞪大了眼,但是转念一想,出得起这个价的,怕不是普通人,自己怕没有命花这银子。

“女人。”白荼看他犹豫,口中又轻轻吐出这二个字。

“我不杀女人,”冷焰心里是有些吃惊的,一个女人一人杀四十五人,他真的有点慌啊,“尽量不杀女人。”他又补充道。

“绝美的女人,比你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美。”白荼想起那张脸,自己作为一个女人都为之心动。

不知为何,白荼这样说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起了月九幽。

“你莫不是在玩笑,武功高到那样、又绝美,这世间哪有这样的女子!”冷焰准备跳下檐去。

“跟你说了这么多也不心动,那便算了,当我今晚没有来。”白荼有些失望。

冷焰走了两步,又回过身,问:“到底……是谁?”

“不懂规矩了吗?你不接,我哪能告诉你,我已经说得够多了。”白荼拒绝道。

“呃……也是,那你就去找别人吧!我定是不能参与了,小命要紧。”冷焰又准备走。

但才走了一步,又回过头:“真是女人?绝色女人?”他真的不太相信。

白荼笑而不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