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87章 处罚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745 2022-06-26 14:40

  

  第二日一早,萧璀的轿子破天荒出现在了后宫的街道之上,好多后宫的俾子都没有见过他。

他先去了王后宫里,这时,宇文乐安都才刚刚起身不久,连早饭都还没有用。

“王上,您这是……”看他的脸色,再看这个时辰,就知道昨天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你叫人去通知那几个,都到你这里来,马上!”今日是连称呼都没有了,可见事还挺大。

宇文乐安忙叫过六出说:“现在立即请五位娘娘过来,说即刻,王上在我这里等了。”六出忙应了,一路小跑地出去,再找上四个人,分别前往雅宁宫、碧汐宫、瑞光宫、端锦宫、和云宫请五位娘娘,她自己去的是碧汐宫。

萧璀今日才得空细细打量他这五个妃子。

最先来的是雅宁宫的兰妃蓝忆卿。她是兵正司宁御风的亲外甥女,无父无母一直在宁家长大,算宁家半个女儿。宁御风之前是落雪城的守军,在此次战役中立了战功而且又有多年带兵经验,现在官拜兵正司。蓝忆卿瘦高个子,长相秀丽,眉眼中有些英气,想是没少被宁御风带到军中去。拜过他以后,也是站得笔直,颇有些帼国之风。萧璀倒是喜欢这样的女子。

接着来的是和云宫的陵秋然、端锦宫的季棠。这两人分别是烨都望族陵家长女和户副司之女。陵秋然生在富户人家,长得也是珠圆玉润,身上服饰也是尽显奢华;季棠相对于前面两人,身材要小巧些,眉眼漂亮且精明的样子,想必是出自户部人家也是耳濡目染,应是那种锱铢必较之人。

接着是瑞光宫的邵芝华,她是徐相的远房亲戚,父亲是烨都城司邵腾。这邵芳华是几人中最美的,风韵与她的年纪都不相衬,只见她打着哈欠,扭着腰肢款款走了过来,完全没有看到萧璀脸上的怒色。

最后是碧汐宫的上官琬琰,她眼肿肿的,显然是哭了一夜。

萧璀本意是想见见这些人,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存在,见了心是更烦。脸色的怒色都已经抑不住了。

还未与王上亲近,几个见了王上还是高兴的,行着礼,虽不敢说话,一个个也都端坐着,十分乖巧的模样。

大家都忍不住盯着自己的王上看,往日也只听说王上年少得志,善谋且骁勇,今日看到还是都迷到不行,哪里有这么好看的王上呢,虽然他脸带怒气,让她们都不敢动,心里却都乐开了花。

“王上……都来了您就可以吩咐了。”宇文乐安看他脸色越来越差,忙说。

“今日看到各位,非常好。”萧璀茶杯重重放在桌上,接着道:“自今日起,你们未经传召,不得前往长青殿及珣明殿。老老实实待在自己的宫里,若无事可做,便多读些书吧!”

说完萧璀抬腿就走,走到门口,想起来又道:“把你们所有的紫色衣裙、配饰、帕子、荷包,所有的紫色物件,都给我烧了!一件不留!”然后回转身补充道:“以后谁着,就是死罪。想想你们的父兄亲友!”他最后看了一点上官琬琰见她又掉下泪来,这才快步离开去。

上官琬琰好容易忍到他走了,都没有给王后道别,就哭着跑出了乐安宫。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位娘娘。

“王上,这是何意?”陵秋然先发出了疑问。

“想是王上不喜欢紫色吧,我反正是不穿这个色的,我也没有什么紫色物件,回去一并找找,有就烧了,我可不想惹王上生气。”季棠和陵秋然相熟,就对她说。

乐安王后原本不知道他气从何来,只到说到这紫色物件,这才想起了那日见到月九幽,正是着了一身紫色衣裙。想是因为这个了,谁着了紫裙让他想起了她,这才生气的。

乐安王后站起来正色道:“大家都回去细细查查,按王上的吩咐一应东西都烧了去,一件不留。明白吗?”

众人都应“是。”

乐安头也痛,打发众人下去,临行前再交代一句:“每次见王上,不要插步摇,手上的镯子也少几个,不要全身叮叮当当响,王上从小就不喜听这种声音。”

“王后怎知这些事?”陵秋然又问,她嘴比脑子快。

“我自小与王上相识,当然知道。”乐安也不再多说,将众人都请了出去。

她叫过六出,让六出去打听一下昨天夜里,这长青殿和珣明殿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六出回来告诉她,说是长青殿昨晚没人,但是珣明殿昨日有位娘娘没有得召便闯了进去,惹怒了王上。虽看到的那人不说是哪位娘娘,但乐安已然是知道了,其他几位今天都神态正常,唯独不正常的便是那上官琬琰,想必就是她干的好事了。

乐安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的职责,如果让王上天天跑到后宫来生气,那就是自己没有做好了,自己身在他国,手中、朝中并没有什么可用的人,还不如其他几位,这也让她的腰杆直不起来。还是得找些什么帮手,慢慢建立自己的势力,这不是为了自己的将来的子嗣争取什么,而是真心想管理好后宫,不让萧璀操心。她长于皇庭之中,虽没有经历,但也常看到这些纵权之术,也可以说是很了解,必要时也需要用起来才行。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相安无事。转眼到了初冬,乐安感觉日子好过多了,虽还没有下雪。

这天,她让凤漓去帮她请月九幽,明日一定要到宫里来见她。其实之前她已经请几次,但是不是没有找到月九幽人就是她以有什么事情给推脱了。她想凤漓与她相熟一定能请得动,而且她觉得自己的信写得言辞恳切,这次一定可以请动。

凤漓领了命去,王上反正也要让他去找戚雷传令,索性就一起办了。

凤漓先到戚雷那里传了令,又到了点翠楼。一进去,就见月九幽倚着栏杆他:“这是什么风把大人给吹来了?看中我家哪位女子?我给你叫下来。”边说着,边直接从三楼飞身跃下。

“幽姑娘,你说笑了,你家的姑娘可看不上我。可是我家有个哥哥好像看上你的灼瑶了,一天念八回。”凤漓笑道。

“啊?有这种事,宇凰怎么不来同我说?”月九幽感觉还挺惊喜,他还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他敢吗?再给他加个胆子他也不敢。”凤漓答。

“找我什么事?”月九幽走得近了,轻轻问。

“不是王上,是王后。”凤漓知她的意思,忙回,接着就把王后的信递过去。

月九幽看完了信,叹口气说:“那劳烦你帮我回王后,说我明日过去,王后令我就收下了。”

凤漓看任务完成了,很是高兴,就差点蹦着出去了,又被月九幽叫住说:“你跟宇凰讲,我明日带灼瑶去。”

凤漓听完,真的就蹦着出去了。

入夜了,月九幽还在点翠楼喝茶,观察着楼里的客人。小汜过来咬着月九幽的耳朵说:“找到了。”

月九幽听完就跟着小汜出了门去,在门外见了自己的人向她汇报。是关于那日王后遇袭的事,她一直没有放下此事,也一直在追查。后面他们得知,其他袭击的人有三人,死了两个跑了一个,因小汜追出去得晚了,所以没有看到另外一人,是这人杀了与他一起的两人,然后跑了。她一路都在低调地追踪此人,此人觉得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定不会有人发现了,这才回了烨都。刚才月九幽的人跟着他回了家,把人按下了。

月九幽马上去营里找戚雷,戚雷出了营来却没有看见女子,倒是有位美男子,走到近前才认出是月九幽。

“戚将军!”月九幽给他行男子的礼,戚雷一听,竟是男声,这……

“月……公子!”戚雷忙回礼,想必这个找他有特别的事情,才如此扮上的。

“那日的人,找到了。”月九幽只说了几个字。

戚雷一听也睁大了眼,忙想领她进营说此事。月九幽摇了摇头,表示就在这里说。哪里她都觉得隔墙有耳,还不如这大街上、阵营前,如果谁驻足就能看得一清二楚。她站近一步,附在他耳边说了一阵,他发现她的身上竟没有一丝女性的薰香或脂粉香,若不是知道她是个女子,就这样在大街上,他完全不会考虑她是男是女这个问题。

戚雷跟着月九幽和小汜到了一处院子,房里跪着一家五口,那男主人便是当时逃路的那人。在妻儿被缚的情况下,此人只好讲出了实情,也供出了他背后的人。

“人交给将军了。”月九幽再次礼道,戚雷也回礼再抬头时人已不见了。他又欠了月九幽一次大人情。

戚雷将人带回了营里关押,消息也就几个人知道,所以背后那人肯定是还不知情的,而今日宫门已闭,没有军情或召令是无法进出的,也只能等到明日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悄悄派了人去盯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