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5章 狼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968 2022-07-19 14:45

  

  月九幽掀了帐帘出去,就见到一双绿莹眼睛正缓缓前进,她并没有听到叫声或者奔跑地喘息声,它们是在慢慢地靠近。

“狼!”有负责守卫的士兵首先大声叫了出来。

那叫声离月九幽很远,等她正在思索怎么对付眼前的这只时,才发现,这样的眼睛有几十双之多。她想起御霆肃跟他说过,遇到什么都不怕,就怕遇到狼群。

“应战!”月九幽大吼一声。她从靴中抽出短刀,等身前那头狼冲过来时便一刀扎进了它的喉咙。她开始跑向狼群,她压低身体,她的身上已经混了狼血,这腥臭的狼血盖住了她的人味,有些狼竟绕开她去攻击别的人。

“幽儿!小心!不要往前!”御霆肃见她狂奔向狼群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是他无法跟随,因为要护着御霆轩。

月九幽哪里能听他的,她一边杀一边喊道:“都用短刃!”

薛驰与其他人已经跟了上来。

“围!”月九幽看到身边人多起来,开始指挥,有人便上马开始驱赶并成围势。

马群里多了一匹黑色的马,马上人似乎看懂了月九幽他们的意思,没有骑马冲进围圈里,而是跳下马,几步就跃到了月九幽身边。月九幽正被一头狼扑倒在地,那人高高跃起,却轻轻落下,一脚踢开她身上那匹狼,趁狼还没有站起身,反扑在它身上,一把直中心脏。

“别让这畜生咬花了脸,可就不美了。”冷焰一脸狼血,呵呵笑道。

“就算是花了,也要美过其他女人。”月九幽站起身,自豪地说。

“弓手!”薛驰在月九幽前头,看围势已成,刚才在外围的弓手已经准备好,听到令下便开始搭弓射箭。

战斗结束。

“这大漠狼还挺聪明的,都隔这么近了我们才发现。”月九幽哼了一声。

“哪有你这女人聪明。”冷焰站在她身边,也学她一样,双手背在身后,双腿分开那样站着。

“你怎么又回来了?”月九幽转头望向他。血月之下,他的侧颜还是很好看的。

“当然是回来救你啊!”冷焰朝她挑挑眉。

“你觉得需要吗?”月九幽见他一脸血,莫名有些好看。冷焰也看她一脸血,眼神冷酷,真是美过媚笑那样子。

“看你被狼扑杀,多有趣啊,我怎么也要观赏观赏了。”冷焰哈哈大笑。

正笑着,就感觉到掌风袭来,他以为月九幽是开玩笑拿掌风扇他,没有想到这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下。

“真打啊!”冷焰捂着脸叫道,他刚才闪都没闪。

“嘴这么贱,不该打吗?”月九幽面无表情地答。

“那你还用内力!也是无敌啊!这么小气!”冷焰气死了。

“只用三成,给你面子了。还有啊,你不是女人、女人这么叫我吗,我是女人啊,就是小气,有仇必报。”月九幽也朝他扬扬眉。

“幽儿!”御霆肃安排好御霆轩,赶来帮忙,但是战斗已经结束了,他急急地看着月九幽问,“你有没有事?”

月九幽将脸转身他时,又吓了他一跳,她满脸都是血:“这血!”

“哦,不是我的。”月九幽朝他轻轻一笑。

御霆肃抽出腰里的帕子,也顾不得旁人,捧着她的脸来帮她擦脸上的血。月九幽也就任他擦了。本来吧,都还好,这下一擦真是糊得满脸都是了,他一慌赶紧接着擦。

“皮都要被你搓掉了,我去河边洗洗吧。这血,太臭了。”月九幽夺下他手里的帕子扔在地上,这帕子只怕洗也是洗不净的,又对他说,“这也不能要了,你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我也去洗洗,确实臭。”冷焰还未等御霆肃回答月九幽,便插话道,他抬起手左右闻了闻,确实不好闻。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河边,蹲在河边开始洗脸。两人蹲下洗脸的姿势也一模一样,都是侧身蹲着,低头洗一下又抬头向后看一眼,动作非常一致。

“快点洗,洗完赶紧滚。”月九幽没好气地说。

“这河是镜流的河,又不是你家的,你管我洗多久。”冷焰刚才挨打的气还没有消。

“这镜流是我的,这河自然也是我的,你说我能不能管。”月九幽左手伸出了一把短刀,想要往他脖子上搁,这回冷焰有了防备,短刀也放在了手中挡住她的刀。

“这镜流啊!过几日才是你的!过几日你再来拦我吧!”冷焰邪邪一笑,口上算是挣回了本。

他站起身开始脱衣,边脱边往河里走,直脱到上半身全部赤裸着,接着开始在水里洗澡。他身上每一块肌肉随着他的走动而运动着,在月光下闪着光。这肌骨可是比一般练武的男子好太多了。

月九幽看着他在沉思,他到底是学的哪家的功夫,自己居然没有见过。这么高的身量,却这么轻巧,如若是换成自己的身量,岂不是要跳上天上去?!

冷焰回过头,看月九幽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还以为她已沉迷于他的美男之色,很是得意。他就知道,自己这身材,没有哪个女人能逃得过,她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他正卖力表演,等他回头时,月九幽已经离开水边往回走了。

“这就看好啦?”冷焰想着,也追了上来,浑身湿漉漉的。

“什么看好啦?”月九幽问。

“我……我啊!我这身材……”冷焰忙答。

“啊?!身材?”月九幽疑惑地跟他确认。

冷焰点头。

“你这样的,我这里没有两百也有百八,我日日与他们在一起,都要看吐了。”月九幽一脸不可置信。

“不是,能和我比吗?!”冷焰急了。

“你下回见见我家晖郡王吧,那脸、那身材,比你……强太多了。”月九幽不屑地笑了。

冷焰气得半死,月九幽又赢回一局。他将手放在口中吹出一声口哨,就见一匹黑马朝两人奔了过来。马未停,他轻轻一动便跳上了马,接着便奔了出去。

“太轻巧了。”月九幽叹道,就往自己的帐里走。

“瑞王没吓着吧。”月九幽听到御霆肃来到了他身后,他没有回去休息,而是在这里等她。

“他是……何人?”御霆肃轻轻地问。

“那回伤我的那人。”月九幽回答。

御霆肃心里一怔,是那个高手,但对方身份不明,于是问:“他怎么会……”

“试了试,应该没有恶意。”月九幽淡淡说道,飞羽丢了的事情他知道,但是她拿了回来,却没有给他说过。她一直避着他,尽量不和他见面,免得生出事端。

“他……好像有些……喜欢……你……”御霆肃问出口后,心里却开始发毛,月九幽该又要骂他了。

对于御霆肃这话,月九幽似乎有些吃惊。她并不觉得冷焰是真的喜欢自己,她觉得冷焰挑逗于她不过是他的日常。换成别的女人,也会是同样的情况。一个长年泡在青楼里的男人,对于女人的感觉应该是已经很迟钝了。但月九幽不打算和御霆肃讨论这个问题。

“有男人见了我不喜欢吗?”月九幽用冷淡的声线说出这句话。

御霆肃几乎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是啊,有几人看了能挪得开眼,只要不用这样的声线说话。

“只是,我不是每个都会多看一眼的。”月九幽又说道。

这后半句便是又在骂他了。要能让她看得上,还得要努力。

月九幽看着他,以前眼里阳光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忧郁。可能自己将他推得太远,太深,他至今还无法接受这许多事情。

“你过来,我与你有话说。”月九幽轻声道,并拉了拉他的衣袖。

御霆肃有些受宠若惊,便跟着她走。

月九幽将他带到自己的帐里,帐里只在地上铺了条毯子,她怕热,被子都是不需要的。

两人在毯子上坐下来。

“霆肃,可是觉得太辛苦?”月九幽问。

他听到月九幽这么叫他,是那么熟悉,她已好久都不这么叫他的名字了,而是叫他玖王,时刻提醒着他的身份。

御霆肃摇摇头。

“是我和瑞王将你逼得太紧了。”月九幽声音放缓下来,去握他的手,“我知是你为了我,才要去做镜流的王,其实你并不……”

“不,我想。以前我不想,但现在,我想当镜流的王。我想能护着你,在别处我没有本事,但是至少在镜流,能护着你。”御霆肃打断她。

“好,我且看你的本事,我知道你有。”月九幽坚定地看着他,他也报以坚定的眼神。

月九幽看他扬起的脸,双眼通红,双眉也紧皱着,不觉有些心疼,便用手去轻揉开那结。御霆肃握紧了她的手,将她扯到自己的怀里,感觉怀抱着她已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

“我知你说得很清楚,我不应该再有什么期许,但是我……”他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月九幽其实并不知道他陷得如此之深,按道理,他们在一起虽经历了些事,但是毕竟时日还算不得长。

“你识我,并不是在落雪吗?”她问。

御霆肃松开她,摇摇头:“识你,是在先曜王的葬礼之上,你穿银灰的衣裙,脸色也是那样的冷灰色,但仍昂着头……别人低头哀悼,但我只想……抬头望你。”

“你原来也在啊……”那日来的人太多,月九幽并没有印象。

“我从曜都走时,就觉得已如行尸走肉,没了灵魂。因为我知道一旦出了那宫门,便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对于我们的事可以斩得快、忘得快,但我不能。我那日为了所谓的大义杀你,也并没有想要独活。”御霆肃终于讲出了心底里的话给她听。

月九幽微微怔了一下,不觉又被他拉入了怀里,他身上仍是那股淡淡新竹味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