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65章 落云城-到落云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72 2022-06-26 14:40

  

  等萧璀一行人到落云城飞云镇时,风凝紫早就回了风家,萧璀收到她的信说事情已经办妥。本来月冷河以为自己见不到风夕岚了,没想到他刚把萧璀等人安顿好,去月家的情报点问情报时,居然看到了日思夜想的风夕岚。原来她知道月冷河他们会经过飞云镇,便和小汜、雀儿一起留在飞云镇等他们。小汜记得月九幽教给他的联络方式,很容易就找到了月家,月家人将他们安排在自己家开的客栈里住。月冷河刚一进门,就见到风夕岚。

再见到月九幽,这次小汜没有哭。这段时间,感觉他又长大了不少。冥药见到雀儿也是很吃惊,这姑娘吃得胖胖的,再看头发服饰还有说话,已然是个烨国的姑娘了,再不是那个山谷里的野丫头。

月九幽摸摸两人的头,问雀儿:“小汜对你可好?想要的可都买给你了?”

雀儿钻进月九幽怀里,使劲摇头:“他不给我买点心吃。可小气着呢!你给他那么多银子,他也舍不得花。”

月九幽就拿眼狠狠看着小汜。小汜忙摆手说:“不是不是,我没有小气,她天天都吵着吃点心,饭也不好好吃,所以才……才不给她买的。”

冥药扯过了雀儿,左看右看,一脸鄙夷:“小汜,你做得对,看看这腰,我的天,你的腰去了哪里?再吃再吃,你就可以滚着走了!”

小汜忙赞同地点点头。这话把萧璀在内的各位都给逗笑了。

“待几天就和夕岚一起回落风去,那里安全。”月九幽目前觉得落风让她很放心,甚至放心过落月,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见小汜和雀儿的脑袋都要摇掉了。

“就让他们留下吧,我们会在落雪城一直待到春天,有他们在也有个乐趣。”萧璀开了声。就见小汜已经跪到萧璀脚边,把眼泪抹到他的裤腿上去了。

雀儿也很高兴,她很想念冥药,而冥药是不会离开月九幽的,他得盯着她的的这身躯壳。如果要她选是跟着小汜走,还是跟着冥药走,她不知道如何选。这下好了,可以和两人在一起,还可以去别的城,太完美了。

此刻风夕岚和月冷河在院子里,离众人远一点地方。

“冷河哥哥,凝紫已经帮我退了婚,她还和云家二公子订了亲。”风夕岚很开心地对月冷河说。

月冷河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因为萧璀已经收到了风凝紫的信。他握着风夕岚的手说道:“你等着我,待主上大事得成,我就回揽月阁备礼去提亲,你切莫着急,乖乖先回落风等我。”

“嗯,凝紫的事情太多了,我得回去帮她。我不会离开落风,我会一直在家里等你。你要注意安全,知道吗?”风夕岚回答得很干脆,她知道月冷河有正事,有大事要办,自己不能拖他的后腿,原在这里等着也就是想见一面而已。

“这些日子不见,怎么就忽然长大了呢!”月冷河赞道,又见她全身上下一点首饰都没有带,只剩下他给买的那只珊瑚钗,这才听说她做的这些事。这些天,她和小汜、雀儿天天去城外给云家两位公子帮忙救助灾民,灾民越来越多了,他们需要帮手。她长到这么大,一天干的活比她一年干得活都多。不仅云家两位公子对她赞不绝口,那些灾民更是把她当成大恩人。在不停地劳作、与人交流中,他们三人都渐渐成熟,还有那平日放浪形骸的二公子也越来越成熟。

月冷河把风夕岚给他说的这些事,又对萧璀讲了一遍,萧璀也赞扬了三人一番。他倒是有兴趣想见见这令风凝紫心动的二公子。他准备第二日晚上就去会会这云家的人。

入夜,月九幽正坐在萧璀房里的榻上,萧璀则歪在她的旁边,将书凑在灯下看着。突然,月九幽抽出靴子里的锥剑轻跃到一扇窗下,等窗外那人拉开窗进来时,就将锥剑抵住了他的喉咙。那黑衣人也不慌张,回以一剑,挡开她的剑,又刺向她,月九幽向后跃起,手中锥剑已经飞出,那边却轻松闪开。在剑飞出的同时月九幽的腿已踢向他,他躲开了剑却无法躲开月九幽的腿,拿双手挡了她的腿风,轻巧地跃到萧璀面前。月九幽一看他往萧璀那边去了,忙闪到萧璀身前,右手已“戗”地一声抽出了榻桌上的“赤影”。

但那人没有上前,而是跪拜道:“弃宇拜见主上。”

萧璀这才坐直了身体应道:“弃宇起来吧。”

月九幽转头看向萧璀,萧璀对她说:“幽儿,你跟我这些天,我身边人也见了不少,你觉得这一位的武功如何?”

原来是自己人,月九幽打量着他,他身量不高,个子小小的,刚才看他跃动,是极灵巧的,轻功身法非常不错。

“都没过几招,不知道如何,到院子里再试试。”月九幽故意不答。

“调皮。”萧璀笑道,“这位是石弃宇,应该是我身边人中武功最高的了,与你不相上下。”

月九幽扬起下巴,抬眼看着石弃宇,一副不认输的样子。

“你先出去,我与弃宇有话说。”萧璀对月九幽说道。

月九幽对两人礼了礼就走到门外去了,她踩到了一块碎砖,是刚才她踢中他时,他直接接了腿力而踩碎的。

“主上,终于等到您了。”石弃宇刚才一直很平静,说了这话才激动起来。

“情况如何?”萧璀指了指刚才月九幽坐的榻,示意他坐下。

石弃宇不敢坐,只往近站了几步。

“落云的守军将军战百川应是绝不会站在我们这边的。”石弃宇第一句话就是泼了萧璀一身冷水。他接着说:“战百川与萧越是多年的异姓兄弟,正因为相信,所以才派他来落云这里守城、守边并且监制军队武器。”

“这我都知道,说些我不知道的。”萧璀将腿放下了榻。

“这人阴损嗜杀,无论是手下官兵还是制兵器的匠人,稍不如他意便杀之。官兵中不服他的人越来越多。我现在在军中为他的四名副将之一,我已联络副将中的两名,如有需要,他们会助我一臂之力。还有一名副将是战百川的亲弟,所以我并未活动。其他下属官兵每级皆已安排我们的人,现在只待您下令。”石弃宇慢慢讲道。

几乎在所有城的守军中,都有职位如此之高的人是萧璀的人,这石弃宇便是其中之一。

“好,先候着便好,现在还没有到时候。”萧璀站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又道:“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如果有问题要先全身而退再考虑的别的。”

“是,主上。”石弃宇答。

“你觉得和她比,谁武功更胜一筹?”萧璀问。

“应该是她更胜一筹。”石充宇想了想答。

萧璀点点头,再次交代:“万事小心。回吧。”

“是。”话音刚落,萧璀身边已不见了人影。

第二天白天他们都没有出门,直到晚上才出发去云家。萧璀带了月冷河和月九幽两人,由风夕岚带着去的。

风夕岚入夜了才来,还神神秘秘的,被云且歌看在眼里。他见风夕岚领了三人到了云与衡住的院子里,将两人送进房间,又见风夕岚出来去了云且行的院子,将云且行也带到了他父亲那里,然后就见风夕岚先退出了院子。云且歌远远站着看,心生疑惑。

云与衡看到萧璀的到来,也不觉得十分吃惊:“殿下,您来落云了。”

“嗯,路过,来看看您。”萧璀笑道。

“落云……有我这把老骨头在,您尽可放心。这是我长子云且行。”云与衡指着云且行,又对云且行道:“且行,快见过祤王殿下。”既是这样介绍,那么也看来云与衡是打算将事情都交给云且行了。

很显然,云且行听到这个称呼吃了一惊,但又马上沉静下来,跪拜。

“起来吧,您在自然是放心的。”萧璀在云与衡让出的主座上坐下,指着月冷河与月九幽介绍:“这两位是月家的人。”

“月冷河、月九幽见过云家主。”两人同时向云与衡行礼道。

“啊,原来是这位啊!”云与衡想起了风夕岚。

“殿下,您这次来……”云与衡问。

“前些日子我去了趟曜国,带了点东西回来,您是制器的高手,想让您帮看看。”萧璀看云与衡身子比自己想像中要好,而且云且行也稳重,放心了不少。

说着,月冷河将身上的剑包抽出两柄长剑交到云与衡与云且行手中,两人立即接过细细研看起来。现在制器的事情都交到了云且行手中,但云且行经验不足。云与衡老眼昏花,但仍凑上眼去看,两人指指这里指指那里,小声说着。

“殿下,这制器的方法倒是和以前没有两样,只是似乎这冶炼的方式大有不同了。”两人看了半天才回道。

“可能要溶了看看。”云且行也说道。

正说着,月九幽对几人做了个禁声动作。几人停了下来,她几步走到门口等了一会,接着猛地开门,将门外那人拉了进来。那人似乎不太会武功,直接被月九幽扔在了地上。在扔的同时,月九幽已抽出剑架在了那人脖子上。

“月姑娘!”就见云与衡与云且行两人都叫了起来,“这是次子云且歌。”

“我……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还啥也没听到……就……”云且歌真的是刚进院子,刚凑到门前。

这就是风凝紫看中的人?月九幽一脸疑惑地望向萧璀,看他的表情也是有些奇怪。

萧璀也想:按道理以风凝紫这样的稳重,应该不会……难道是为了联姻,那也真是算她有心了。

“快来见过客人,这位是尉迟公子,月公子,月姑娘。”这二公子见月九幽收了剑,爬起身给各位行礼,然后,他注意到了父亲和大哥手里的剑。

“这是……曜国来的?”云且歌问道。

他父亲与兄长都望向萧璀,得到萧璀的肯定,才问:“是,你能看出什么?”

只见那云且歌接过其中一把剑只望了一眼,拿手指轻弹了一下,便一脸兴奋地说:“他们找到新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