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22章 兄妹情深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52 2022-06-26 14:40

  

  刚进了金风镇他们就直接去了风家,昫王没有到过风家,顾若影倒是去过的,那时是雪天,是她和萧璀伤愈后去找众人的那一回。

风家两姐妹并不知道他们会来,门人倒是认得顾若影,直接像上回一样领了二人进院子。

顾若影让他去通报,她们就在院子里等。她喜欢院子里这棵树。这个时节,已是满眼绿色,十分养眼。

风凝紫、云且歌、风夕岚与月冷河四人到了前院,竟有些恍惚。那美人还是美人,但身旁的美男子却是换了人,四人虽然也早看到了诏告天下的告示,却也是吃惊得很。

这美人今天穿着一身烨国蔷薇色的妇人裙装,梳着坠马髻,插着金钗与金制珠花,脸上,未着妆,却已让人一眼难忘,那流转的美目,丰盈的唇,那窈窈身姿、盈盈细腰,那微抬起的下巴,不是月九幽又是谁。她根本不像个长途跋涉而来的人,就像住在近前,发一丝不乱,衣裙上连一条褶皱都没有。

她的身旁,站着一位明朗如暖阳的男子,他的脸庞如精雕细琢般精致,乌黑的眼眸如坠入了星辰,薄薄的嘴唇本无笑意,但当望向顾若影时,身体就像注入了蜜糖,嘴角、眉眼全是笑意。他身量中等,略显瘦弱,但站姿挺拔,身着砖灰色常服,头戴银冠,王子的气势也是刻在身体每一个地方,不经意间便流露出来。

“九幽!”风夕岚挺着个极大的肚子,先叫道,就要冲过来报。

“夕岚,你慢点!别忘记了规矩!”月冷河在她身后扯住她。

两人回身也看着众人,四人领着风家的人先拜:“拜见郡主、昫王殿下。”

两人按规矩受了礼,顾若影这才先将风夕岚搀了起来。风夕岚这就上来要搂,可是发现两人已经靠不近了,就自己“呵呵”笑起来。

“哥,夕岚这可是双胎?为何肚子这么大?”顾若影问月冷河。

月冷河摇摇头说:“只有一个,她再吃下去,怕是还得再大些。”说着看了一眼,正拿着糕点准备往嘴里塞的风夕岚。

众人都笑了。

“无间与冷渊的宝宝可漂亮?”风夕岚拉着九幽的手问。

“漂亮呢!像极了无间的眉眼。”顾若影答。

“像无间啊,那就是像你罗!那这以后不知道要迷倒多少女子了!”风夕岚笑道,“不行,你快去信,把两人的亲给定了。”她对月冷河说。

“谁?”顾若影问。

“子归和我肚子这个啊!”风夕岚答。

众人又都笑了。

“你这个都还没有生下来,怎知是女儿?”风凝紫笑道,她一直没有说话,默默观察着顾若影与昫王。

“我觉得是女儿。”风夕岚才不理大家笑她,将顾若影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孩子似有感应,轻轻的伸出了小拳头来顶她的手。

“这怕是又一个风夕岚,火爆得狠呢!”顾若影拿手指轻轻点了点风夕岚肚子上突起的包块。

她非常高兴,原先脸上的冷酷与阴狠已然是全看不到了,笑得如个正常的女子。昫王怜爱地看着她,也跟着笑,这样开心的笑容,他见得不多,但她在见子归的每一次都是这么笑着的。

“九幽,你可等到我生产了再走?冷河说还有月余就要生了。”风夕岚说。

顾若影顿了顿,看了一眼昫王说:“我与殿下是偷偷离了送嫁的队伍过来看你们的,这二三日就得走了,我们还要去曜国举行典礼。”

“是,父王还在家里盼着我们回去。等风大小姐生了,一定来信给我们,我们再回来看你们和孩子。”昫王忙也接着说道。

“多谢殿下了,您有心了。我收到冷渊的信,他说您每日都给子归买玩具制新衣,家里需得一间房子才能下您送的东西了……”月冷河忙谢礼。

“都是郡主珍视的人,我也自然珍视,这个孩子也一样,以后吃穿用度一应按最好的来才行。”昫王笑了。

“云二公子最近可有制什么好玩意儿?”顾若影问,她看到风凝紫身旁的云且歌一直没有说话。

云且歌刚才一直老老实实地,听到她问,得意劲儿就上来了,忙答:“自然是有的,等会带你见识见识。”

就见风凝紫扯扯他的衣袖,轻声说:“不得无礼。”

云且歌忙说:“对对,一会请郡主看看。”还行了一礼,惹得大家又笑了。

“不必这么生疏,你们叫我九幽也行,若影都行,只要不是叫郡主便好。”顾若影笑着应了,见到众人都好,也是觉得心安。又对众人介绍了跟来的人与越涟漪。毕竟要一起出行,他们已向越涟漪表明了身份,越涟漪开始很吃惊,但是为了自己活命,也只能跟着了。

晚饭顾若影因为高兴饮了些酒。大家散去后,她跃上了这座宅子最高的檐顶,手中还握着一壶。昫王上不去,只能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抬头望着她。

“公子,我上去陪她,喝了不少,别给摔了。”灼瑶说着就想上去。

“不用了,哪里还能摔得着她。让她一个人待待。”昫王阻止了。灼瑶便也站得更近一点,抬头望着,以便她摔下来能上去接。

看灼瑶走远点,秦柏舟凑过来说:“我看那风家主很是聪明。一直在观察您与郡主。”

昫王点头表示注意到了。

“但风大小姐就直多了,看样子和郡主的关系最好。”秦柏舟又说。

“你都能看出来,难道我看不出来?”昫王撇了他一眼。

“郡主的大哥……”秦柏舟还没有说完,就见檐上多了一个,正是月冷河。

“他大哥,对于她来说亦兄亦父,比对她的义父还要情深。”昫王听顾若影说过。

月冷河手里也提了酒,两人坐在檐上看着月亮对饮。

“事情我都知道了,小幽,你牺牲太多,义父也好,王上也好,都不应如此待你。”月冷河眼角泛红,第一次听到她为保月家承担杀人责任时,他就准备要来烨都救她,但还未出落月,又听到了她被昫王救出的消息。接着,就听到了萧璀封她为郡主下嫁曜国昫王的消息。

“哥,都不重要了。我与他们再没有任何关系。但你是我的哥哥,这辈子都是。”顾若影的眼里含泪,却没有流下来,她饮了一口酒。

“这一去曜国,不知何时能回来?”月冷河将月家的令牌递给她,“你上次已经将令牌都还给月家了,但我这个希望你留着,好歹到了那边也有几个人用,是我自己的人。”

他既这样说,顾若影也没有理由拒绝了,她接过来说:“如果你和夕岚需要我,我一定回来,但若是月家、烨国或是他需要我,我也不会再回来了。”

“我这个当哥哥的,什么都为你做不了……我与他们也没有两样……”月冷河眼泪终是掉了下来。

“不一样的,”顾若影笑着将自己的酒壶与他的撞在一起道,“你不是不顾一切地准备来救我了吗?我知道你备了人,只是昫王他先将我救了出来,我知道的。他不来救我,你也一定会救我,这一路我看到有人护着我,准备随时接我走,也是你的人吧!”

“是,我不知道昫王待你如何?若是待你不好,我定是要接你走的。”月冷河说。

“你到风家来也是料定我会走这边,才来的吧,你想见见他。”顾若影笑中含泪,她将自己的头搁到月冷河的肩上,月冷河揽着她的肩,让她在自己肩上痛哭,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那……他待你……是真心好吗?”他等顾若影平静下来,才轻轻问。

“是,待我很好。”顾若影擦干了眼泪。

“那便好。”月冷河也阅人无数,昫王眼里的情,他也能看到。

“哥,我困了。”说着倚在了月冷河身上。

月冷河站到她身前,将她背在背上,就像小时候一样,她困了就会来扯扯月冷河的衣袖,说:“哥,我困了。”月冷河就会将背起,在院子里走,直到她睡着,然后才将她放到床上去。

月冷河轻轻落到地下,背着她在院子里走,嘴里念着“小幽乖,安心睡,天一亮,有糖吃。”直到顾若影在他背上沉沉睡去,才背着她走进昫王住的院子里,昫王也不说话,刚才就一直不远不近跟着,见他进了院子,就忙去开门,月冷河走进去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又脱了靴子,才盖好被子出来。昫王跟着他出了房间。

“殿下,我想与你说说话。”月冷河轻声问,就见昫王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去些,在前院坐下。

“殿下,我妹妹命苦,五岁起就被训练做个杀手,隐者,死卫,甚至都没有脱衣睡过一个安稳觉,我不求别的,我只希望在曜国的日子,你能让她像一个普通女子一样,吃饭、睡觉、欢笑。可应我吗?”月冷河双眼紧盯着昫王,眼里都是哀求,声音却是冷竣的。

“请大哥放心,这也正是我希望的,她受了太多罪,太多伤,我会好好护着她。她再不是月九幽,而是我的顾若影。”昫王应道。

“她说你因为上次治病失了内力,这瓶药就当是我给你这个妹夫的见面礼,你每日吃一颗,然后运功调息两轮,不要间断共七日,可恢复五六成的内力,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你一点内力都没有,如何能保护她呢!”月冷河机缘巧合得了这药方,一直没舍得吃,没想到竟是为了留给他。

“大哥,这……”昫王不敢接。

“拿着吧,不用说与她听。”月冷河说着,就将药塞到了昫王手中。

“多谢大哥。”昫王只能接下了。

“她虽说自己不再是月家人,但我不能不把她当家人,以后她要有什么事,还劳烦你通知我揽月阁一声。”月冷河朝他礼了礼就走了。

他们只待了三日便离开了,昫王感觉这三日是顾若影这一生中最开心的几天。不,以后他要让她每一天都开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