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85章 救王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33 2022-06-26 14:40

  

  月九幽飞起时手中已握住了一只飞来王后窗边的箭,与此同时身侧的“赤影”已经出鞘,接连挡开另三箭,然后才轻轻落在了王后的驾前。

旁边的随军并没有看到箭来,还以为月九幽刺客,忙大叫“有刺客!”戚雷在队伍前头,等他回转时,才看清了站在车上的人,走近叫道:“月姑娘,怎么是你!”

月九幽将手中握着那只箭扔在他面前,笑道:“戚将军,有人给你送礼来了!”

戚雷这才知道有人袭击,刚才道路两边那么多人,非常嘈杂,他真的没有听到声音,这月家人也太厉害了!

“快追!”戚雷指着两人道。那两人一头雾水,人都没有看到,这街面上都是人,去往哪里追。

“我的人去了,但不知道追不追得到,街面人太多。”月九幽发现小汜已不在人群里。

接着就见月九幽对车里人简单一拜道:“王后受惊了,请安心,现在已经安全了。”

车里的俾女六出掀起了帘子,里面人道:“请月姑娘进来坐,还请护我到宫里,我方安心些。”

“是。”月九幽低头进了车,六出则跳下车去。

戚雷也安了心,指挥众人接着朝王宫行进。

月九幽坐在侧位,两人互相盯着看。月九幽看王后,温雅得体,身着一身雪白的衣裙,手中还有未完成的绣帕,绣着龙纹。王后看月九幽,一身紫裙,没有梳髻而是像男子一样的梳起长发,那眉眼生花让人一见难忘。

“刚才多谢幽儿姑娘搭救。”宇文乐安声音很温柔,笑也温柔。

月九幽注意到她并未有多惊慌,仍稳稳坐着,连衣襟裙摆都一丝不乱。

“您见过我?”这话说出来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曾在人家大婚之时拜访过,有些不好意思。

“那日……并没有看清。但听戚将军叫月姑娘,武功又好,又生得这么美,想必就是那位了。”宇文乐安将手中的针黹放到一边,就痴痴笑看着她。

“您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月九幽被她看笑了。

“你为何救我?”宇文乐安也不答她,而是问她。

“因为您是王后。”月九幽想也没有想便答。

“你不恼了?”宇文乐安盯着她的眼睛,想看清她的神情。

“我再恼他,我也不能让他的人出事。”月九幽收起笑脸,变回杀手的冷脸。

二人再不说话,都静静看着对方,好在接下来的一路平平安安的,到了宫门口,月九幽一言不发地朝宇文乐安礼了礼,就掀开帘子下了车,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她跃上墙头不见了。

人群中有人发出轻呼声,好轻巧的身法。

宇文乐安正了正衣襟,保持好仪态,准备见她的王上。

萧璀在等她,因为还未正式册封,所以在自己住的珣明殿等她。两人相见,乐安是湿了眼,但萧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表露。

“这一路辛苦你了?我陪你去乐安宫。”萧璀话语里还是带着温柔的,但与他在冽国待她一样。

乐安摇摇头,笑着对他说:“今日一进城就见到幽儿姑娘了,可真是美啊!我都挪不开眼了。”

萧璀还没有听到具体的情况,只知道遇袭了,听乐安说,才知道是月九幽救了她,“原是她在那里啊!”边说边想起昨天的对话,不由叹了气。

“换做别人,我可能真的会受伤了。”乐安道,看他的表情,想是还没有将人哄回来,也没有再往下说。

“有她在,自是不怕的。”萧璀无奈的笑道。

“她说,她不会让你的人出事。”乐安握了他的手安慰道。

听到这话,萧璀走了会儿神,一会儿才说:“送你回宫吧,看还差什么,我再让人去置办。”

乐安应了,随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慢慢走着,两人也没有话。就看着他的侧影也很满足了,不与她说话也没有关系。

乐安宫里,看得出来萧璀很用心,一切都是按王后的规制来办,只多不少,脸面是给足了的。

虽是初夏,萧璀已安排了冰格、处处都挂着帘扇,因为知道乐安也是生长在冽国,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夏天,冽国的夏天也就像是烨都的秋天,所以怕她热着。

“幽儿姑娘那里可有冰?她也长在雪域,怕也跟我一样觉得热呢!”乐安首先想到的居然是她,也算是爱屋及乌了。

“正是见她觉得热,才给你也安排了,她自不用我管,她自己会处理的。”萧璀与她之前已经讲开这些事,两人已达成共识,所以也没有避讳。

“你理,与她自己理,可是两回事,王上。”乐安笑道,这男子是一国之王,想事情的方式自是与女子不同的。

“啊……知道了,你看看可还缺什么?”萧璀问她。

乐安摇了摇头说:“王上,已经够好了。比在冽国自己家里还方便。”

“那便好,那我先走了,你先好好休息,这几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萧璀起身就走,没有一点要留下来的意思。

乐安也明白,今日能见到他,且见他能温柔待自己已经是很好了。

“王上,您等等,我现在的身份,已是不方便出宫了,那我能不能请幽儿姑娘来宫里,我想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宇文乐安问。

听到这个名字,都会上萧璀的心疼上一疼,他答:“等你册封大礼之后吧,册封之后你就是一国之后,这后宫都由你管,你想请谁便请谁,但是她愿不愿来,就不知道了。”说完,就出了门去。

等回长青殿他的书房时,戚雷已跪在那里了。

“起来吧!怎么如此大意!”萧璀铁青着脸问。

“臣该死,要不是有月姑娘在,臣真的万死难辞其咎……”戚雷又提到她。

“这事儿知道了,说我不知道的。”萧璀让他起来。

“街面人太多,我的人骑马不便追,月姑娘的人先去追了,人是找到了,一共两人,但全被杀在一条小巷内,身上没有任何标记,也没有留下什么痕迹,所以……身份还要再查。”戚雷回道,这就等于什么都没有说,追个人还靠的是别人的人。

“那就去查!看看背后的人是谁,这些人未免也太急了点。”萧璀冷笑一声,不管他们目的如何,人之前都排查过一遍了,听月相说,月九幽也又排查了一遍,这些人是从何来,到底是何意,提醒下自己还有异心之人?

“是,已经在办了。”戚雷答。

“月姑娘是自己人的身份不要宣扬,你知道就行了,她以后若找你办事,你须当是我在找你,但你不要主动找她,明白吗?”萧璀倒是不再生气了,先交代了他这些。

戚雷马上明白过来且应下了,心中更是对月九幽多了一份敬意。

等戚雷走后,萧璀到殿后换了常服,宇凰知道这又是要出宫去,果然是安静地在宫里待了一个月,就忍不住要天天出去了,忙叫了凤漓去换衣,一齐跟去。

“主上,要不我们两人以后天天穿常服得了,也方便些,您这老是突然出宫去……”宇凰试探着问。

凤漓朝宇凰笑笑:“你就是太笨,你看我!”说着,把自己的官服一脱,里面就是一身深蓝常服。引得宇凰一阵赞叹:“你这太可以了,我明天也这样穿!”

“热不死你两个!”萧璀啐了两人一口。

可人还没有出殿,下面就有人来报,月相等三人来觐见。

萧璀称王以后,阁内有三首臣:月祝元、上官洐、徐远之,三人虽都称相,实则以月祝元为首。

殿内的三人又忙换上官服去主殿,看来今天是出不去了。

三位首臣来有两件事,一是拜见王后,二是听说王后在路上出了事,前去和萧璀商议。

萧璀让人去请宇文乐安。

四人在殿里讨论此事,此事已不是家事,而是国事了。

月祝元懊恼道:“王上,这都是我不好,排查下来居然都没有发现问题。”

“不不不,月相,迎接事宜是我安排的,是我的疏忽……”上官洐也忙抢着背锅。

“此事我是副理,街面上理应我负责的,是我管理不周……,今天幸得有月家的一位姑娘在,救了王后,否则……”徐远之也道。

“她也是凑巧刚好在,也是王后洪福齐天。”月祝元知是月九幽,见她能救王后,知她懂事,也是安心不少。

“我没有怪责各位,我已安排戚雷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这才月余,还有余孽实属正常,三位这些日子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已是非常不易了。”萧璀忙打断了众人。三人为国之心他是知道的,为了他隐忍了十五年之久,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正在这时,宇文乐安已在侧殿了,主殿是朝见之所,她是不能进的。因还没有正式的身份,所以没有朝服,但她也换了身非常正式、得体的冽国皇室公主服来见几位重臣,既显示出对几位重臣的尊重,也持起自己的一国公主的架子来。

几人进来拜,见王后雍容华贵、大方得体、谈吐优雅,不愧为皇室之女,颇有一国主母风范,也是都放了心。

月祝元是见过她的,但是其他两人一度担心这既偏僻又弱小的冽国,会培养出怎么样的一位公主,现在看来也是多心了,这比起泱泱大国的公主来,一点也不逊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