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45章 刺杀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66 2022-06-26 14:40

  

  “晖郡王看起来怎么有些郁郁寡欢的样子。”顾若影问。

“他自小这样,他虽然十分懂事,书也念得好,武也练得好,但就是这闷闷不乐的样子不讨长辈的喜欢,再加上庶出,也就更不起眼了。”路剑离答。

“这样子我倒觉得比昤王还要让人感觉舒服,那昤王一看我,我就浑身发冷。”顾若影见他们离得不近,就轻声说。

他们已猎得差不多,有些疲了,就在往回去的路上走,路线就是来时的路线。在经过一片空地时,就看到凝寒带着一队人马,将几个人给按在中间。

顾若影心中一紧,刚才只顾着玩,身后也一直有薛骐的人远远跟着,所以竟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跟着。这些人也不知道何时给凝寒按下了。

路剑离朝那凝寒他们走了过去,顾若影想跟上去,但他伸手拦了一下顾若影。

“殿下……小心……”顾若影拉了一把他的衣袖,有些担心,因为那些人并没有死,只是跪在中间。但是见路剑离拦她,想着可能是有些事情不便她知道,便也没有打算跟过去。

路剑离就拉了她的手两人一起过去,但示意其他人不要跟过来。

“若是我不便……”顾若影问。

“没有什么不便,对你,我没有秘密,是怕伤着你。”路剑离握紧她的手。顾若影微微一笑,两人走到近前才看到一共捉住了四人,都穿着便服,长相也普通,若是刚才与他们擦肩而过,只会当他们是哪位王族的手下,不会起疑心。

“凝寒,谁的人?”路剑离问。

凝寒摇摇头:“只知道这几人一直跟着殿下您,还没有动手,我就先按下了。不是死卫,没有藏死毒。”

路剑离刚要问话,只见其中一人突然爆发跃起,夺了看他的侍卫的刀,直指他们而来,顾若影以为路剑离是目标,已经一掌将他推开,回头就见凝寒挡在自己身前,那人的刀尖眼见就要插入他身体,他退了一步,身体紧贴着她的身体,差点将她撞倒。顾若影稳住脚的同时,右手已将“凝霜”拔出,她一只手顶住凝寒的背借力,一只手举剑伸到凝寒的身前将来人的刀挡开,只听到一声刀剑碰撞的巨大响声,刀被顾若影打飞,刀尖划破凝寒的衣服,只差一点就要伤着皮肉了,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

原来,目标竟是顾若影。

“影儿!凝寒!”路剑离的武功还是差了些,每次都是等到战斗结束了才能反应过来。

“没事吧!”顾若影问凝寒,她没想到凝寒居然会为她挡刀,她原以为他只会护着路剑离。

凝寒拍了拍破的衣服,摇摇头。

路剑离又上上下下再一次确认了顾若影,接着又确认凝寒,看两人确是无事,便放了心。

“以后不必在我身前,只会影响我。”顾若影看着凝寒冷淡的眼神道。

“我知您不需要,但我若不来,殿下也会站在您身前,以后殿下若不在,我便不会再这样做了。”凝寒冷静地答道。

每次听到他的声音,顾若影就会有错觉,听了这话,更是好一会儿才有反应。感情他不是为了救自己啊!是怕他家殿下来救自己才先行动的!顾若影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路剑离。

“他不是这个意思。”路剑离忙答。

“那他什么意思?”顾若影问,“我觉得我听明白了……”

“他……就是知道你很厉害的意思,没有别的意思。”路剑离忙摆手。

“我觉得他还有别的意思,叫我离你远一点,以免因为我误伤你的意思。”顾若影还沉浸在这不可思议中。

“没有没有没有,我问话……”路剑离狠狠瞪了一眼凝寒,凝寒表情还是那样没有任何变化。

“目标是王妃。”凝寒答道。

“没错,目标就是她!”这人干脆自己报出了家门,“我家将军惨死她手,全尸都不曾留下,只要我攀家军人不死绝,就会一直有人来杀她。”那人恨恨地看着顾若影。

“有一天会死绝的,而且那一天不远了,他们很快都会来陪你。”路剑离冷冷道,说完就拉着顾若影离开了。

凝寒看着他们走远些,轻轻一抬头,手下人便将那四人全部斩杀,接着拖入树林,隐藏了所有踪迹,林子恢复了平静,仿佛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我觉得我打扰了你和凝寒的生活。”顾若影倒不怕这些人报仇,想杀她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瞎说什么!”路剑离嗔道,“他只是担心我,又知我对你的心意……”

“你说的对,但是我就是有种非常奇怪的感觉……”顾若影今天怕是过不去这个坎。

“不想这件事了可好?”路剑离想起刚才的刺杀,“看样子彗绝派了不止一批人来,我若不在身边,你自己要仔细着点,好吗?”

“知道了。难道还敢杀进昫王府里来不成?”顾若影点点头。

“王城里尽可以放心,他们进不来,府里更是可以放心。我是怕我不在府里,你想着出城去玩,那就得自己小心,多带些人,知道吗?”路剑离本牵着她的左右,因为右侧佩剑,所以他常站在她左边,现在站定了,牵着她两只手,定定看着她,要等她答,牵的时候就看到她右手红红的。那才那一声巨响,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而且那样的角度与姿势也就是她能完成了。

“知道了。”顾若影乖乖答道。路剑离这才宽了心。

远远看着他们的人,还有晖郡王路梓墨。

“原以为佐坤大战彗绝的事情是空穴来风,被那些人神化了。今日一见,这昫王妃果真是不一般。”路梓墨牵着马站在林子里,身旁站着一位与他气质相似的男子,名字楚怀兰,是政事府一位小小文官,若是没有晖郡王的邀请,他根本没有可能来到这里围猎。

“是啊,她刚才用的这个猎那鸟。”路梓墨伸出手,手中有一把小巧的短剑,正是刚才顾若影用的那把。

“手中飞出的刀,竟像箭一般,内力可见一斑。”楚怀兰原先还以为是用的箭,“昫王好似很疼爱她的样子。”

“这样的女子,也只有他能驾驭了。先前王后那批人也是她给灭的。但不知为何,昫王回来后,昤王倒是安静得很。”路梓墨理了理缰绳,准备上马。

“许是刚得了儿子,开心得很吧!”楚怀兰也跳上马。

“许是吧。如果是他,我宁愿是昫王。”路梓墨答,晖郡王是路姓这一辈中非常不出彩的一个,但是昤王却有意与他接近,开头晖王以为是因为两人都不被长辈所喜爱,觉得同病相怜,才想与之亲近的。但是后面发现,是昤王看出了他的才能,故易接近。他一路装着傻,不和他接触,昤王便慢慢就淡了。倒是昫王,从小到大,虽身体弱,却仗着父王宠爱,十分跋扈,见晖王被欺负都是挺身而出,别人怕昫王,渐渐便也不敢再欺负晖郡王了。

两人并排骑着马不紧不慢地走,离昫王他们不远不近。

昫王一行回到营地,晖郡王也只晚了一步。大家远远地就看到曜王正在广场等着昫王。

“父王,此处风大,怎么在这里等了。”路剑离忙将披风给他披上。

“不妨事,我在等你,你送回来的黑豹真漂亮!”曜王将手里抱的路盈北交到他的奶妈手里。

“影儿说要送与父王垫椅子。”路剑离笑道。

“好好好,若影有心了。”曜王知道是她猎杀的,他挥挥手,侍卫送上了刚才黑豹身体里的那只钗。刚才顾若影没有拔出,省得血流得到处都是。

“谢父王。”顾若影乖乖行礼便把钗接了过来,见已清理干净,就又钗回了头上。又见她回转身,对灼瑶招了招手,灼瑶拿了只长着鲜艳明蓝色长尾的鸟走了过来。

“果然是碰到漂亮的鸟儿了,还是明蓝色的,听说景妃娘娘最爱蓝色。您可喜欢?”顾若影对景妃说道。

“我还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鸟儿呢,我太欢喜了。”景妃依在曜王身边,又挽了曜王的手,曜王见她也有礼物,美丽的脸上真的是有喜色,也是很高兴。

曜王看到昫王回来也就不再站在外面,回到房里去休息了。

“昫王妃。”

顾若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极其温柔的唤声,不熟悉。她回头一看,原来是路梓墨。

“晖郡王。”顾若影也叫道。

“我将这还给您。”就见路梓墨从袖中拿出顾若影刚刚杀鸟的那支剑,递了过去。

“晖郡王有心了,多谢!”顾若影接了过来,看上面已经擦得干干净净了。

“我还要多谢您,让了那鸟儿给我。怀兰一直想将我两人的剑穂换成彩羽的,也没有遇到什么漂亮鸟儿,今日真看到了,我又没有那本事射中,倒是昫王妃帮了大忙。”路梓墨说话慢条斯理,听得顾若影都有些急了。

顾若影笑了笑,她将眼移到那楚怀兰身上,道:“这位是……”

“啊,见过昫王妃,我是政事府行政院小吏一名,名叫楚怀兰。”楚怀兰忙行礼回答。

“这是我执友,今日带他来见识见识。”路梓墨解释道。

顾若影点点头,这楚怀兰声音轻柔与路梓墨气质甚至相似,只是更阴柔些,与秦柏舟不相上下,长得也似个美人。只不过秦柏舟骨子里的媚态他是没有的,倒多了些风骨的样子。

“怀兰,人如其名。”顾若影说的是赞叹之语。

三人正聊着,昫王送了曜王回转,看顾若影手中剑便知晖王是来送剑的。他也认识楚怀兰。

“累了吗?去休息一下?”路剑离轻声问顾若影,顾若影便点头同意,跟晖郡王道了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