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32章 救兵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44 2022-06-26 14:40

  

  萧玴入夜了才从长青殿回来,比起以前只用管些情报队伍比起来,现在需要处理的人与事都要复杂得多,真是连生病的时间都没有了。萧璀与他并无二样,也是整日整日地忙着,特别是王后娘娘与兰妃娘娘都有了身孕以后,萧璀除了去看望二人外,就很少到后宫去了,后宫那些个娘娘估计都快忘记她们的王上长什么样了。

两兄弟日日相伴,相互扶持。有时候一个在正殿一个在偏殿,各忙各的,各见各的人、各管各的事;有时候都在同一个殿里,一人一桌却一日都说不上两句话。但萧璀很看重萧玴,凡事都与他商量着来。而萧玴则尽心尽力帮着萧璀,从无怨言。手底下的官员也都人人称赞二人的关系,他们见多了反目的兄弟,却少见这样相互扶持了。二人关系稳定,国运也就稳定。

萧玴下了马车,刚才在车上他眯了一会儿,现在精神多了。下车就听到一声长啸从空中传来。

“这是……斥魂?!”萧玴还未进大门,他停下脚步,在空中四处寻找起来,却没有看到它的身影。

“殿下,怕是听错了。”小浊刚才没有听到它的声音,但他听到萧玴叫斥魂,就站在萧玴身旁,也抬头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发现。

“啊,许是听错了。”萧玴自嘲地笑笑,“她怎么可能还会送信,她自不想与我们再有任何的联系了……”

“她不是这样的人,她知道您对她好。”小浊知道他这一天天的忙,也是在以另一种方式麻痹自己,让自己没有时间想起她来。

萧玴迈着有些麻木的双腿进了院子,一道黑影忽然从空中掠过,接着又是一声长啸!这下三人都看见且听见了!

“斥魂!”萧玴可以确定是它了,于是大声唤它。果然就看到它的身影再次出现,斥魂在院子里盘旋了一会儿,落到萧玴的肩膀之上。小清小浊也十分惊喜,已经跑去找肉干去了。

萧玴见它的信筒里果然有信,就取了下来。

“斥魂,你的主人可好?”萧玴轻柔地问。斥魂好像能听懂他的话,发着“咯咯”的声音。

“那便好,你替我好好看着她好吗?”萧玴摸着它的羽毛说道。

他展开那个纸条,上面就写着四个字:速救佐坤。

顾若影自不必多说,萧玴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小清,换马,回宫里!”萧玴焦急地叫道。

嫌车太慢,他骑马又回了王宫。萧璀果然还在长青殿里点着灯看折子。

“七哥……”萧玴刚想开口,就见一道黑影冲进了殿内,殿前的两个守卫想进来,被萧玴拦了。

“以后看到它,切不可伤。”两人一看,原是一只雪鹰,此刻它正停在萧璀拿着折子的手臂之上。原来,斥魂并没有离开,而是跟着萧玴的马进了宫。

“有信?”萧璀看到斥魂也是又惊又喜,但是一想,如果是报喜,怎么可能报与他们,这想必是有难啊!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萧玴将那纸条递了过去,萧璀看完反而是松了一口气,他能帮着解决的,无关她生死的,就不是大事。

“昨日我们也收到了落风城的军信,说彗绝国突然集结了约五万兵马一举向佑坤行进,现已到近前了。没想到今日就收到她的求救信了。”萧玴昨日还与萧璀商量着如何处理这事。

“她这哪里是求救啊,这是命令。”萧璀脸上竟有了些笑意。斥魂在他桌上乱走着,宇凰已经拿了肉给它吃,吃了却有些不舍似的,在殿里乱飞乱走,不肯离开。

“那……救吗?”萧玴试探着问。

“这个昫王,定是进了曜国没有回曜都,而是转道去了佐坤,还把她给带去了。”萧璀也没有正面答他。

“想来是的。”萧玴应着。

“彗绝的胆子也太大了,我们与曜国盟约未履,他就来捣乱,若因为他我得不到矿石,我必要先灭了他。”萧璀愤愤道。

“他这是在试探我们的态度,若我们不动,他则知道盟约不稳,需我们动了,才能震慑于他。”萧玴说,说来说去就是希望去救她。她可是在战场上啊,如若那曜国打不赢这一仗,岂不是会连累于她。而且,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她帮才能促进盟约的进行。和彗绝国比起来,显然曜国要有用得多,“这昫王也是,怎么能将她带上战场呢?”

萧璀笑了:“昫王就算不想带她,也拦不住她!她的爱好是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人杀得越痛快她越高兴,怎么能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萧玴点点头:“是啊,这样的热闹不凑,倒是不像她了。”

“彗绝五万人马,加上个没脑子的将军;曜国一万五人马,加上个脑子够用的昫王,再加上她,想必是肯定能赢了。她只不过是要我个态度而已,还未行大礼,人却已经是曜国的人了。”萧璀昨天听到军报本就觉得他们问题不大,没想到她会来求救。就算不是为了她,他本也是想一定要参与的,在这矿石到手之前,彗绝国绝对不以坏了他的好事。

“会不会是昫王让她这么做的?”萧玴见萧璀有些不悦,忙想了推辞。

萧璀摇摇头:“昫王不会开这个口的,这样不会显得他很没有用吗?而且不是来求别人,是来求我。”

“啊……”萧玴心想,你们之间可真是复杂啊!

“你去下令吧!”萧璀对斥魂招了招手,斥魂便乖乖飞了过来,停在他桌上。萧璀将一个小纸条塞进了它的信筒中。接着,先理了一下它羽毛,接着拍拍它的头,斥魂就像听到了命令一样,如箭一般地冲出了长青殿,消失在黑夜中。

“下……什么令?”萧玴又问。

“下你想下的那个令。”萧璀意味深长地盯着他的弟弟。

“是。”萧玴的喜悦都写在了脸上,不管他是为了她也好,为了盟约也好,能救便是好的。他急急忙忙地下了殿去办了。

“您回了什么?我都没见您拿笔。”等萧玴走了,宇凰忍不住问萧璀,他刚才看到萧璀往斥魂腿上的信筒里塞了纸条,但是他却并没有看到萧璀拿起笔写什么。

“什么也没有写。”萧璀答道。他关上摊在桌上的折子,对宇凰说,“累了,都收了吧,回洵明殿。”

说是回殿,又说累,却又不肯坐轿,非要自己走着,走着走着又到了乐安宫门口,他干脆走了进去。乐安还没有睡下,正在桌边绣着小娃儿的小衣服。

“我见宫里还亮着灯,就来看看。你有着身子怎么还不睡?”萧璀坐到她身边问。

“今日下午睡得太久太舒服,晚上这会儿反而睡不着了。”乐安笑着,举起手上的小衣服给他看。见他脸上脸色不比寻常,也不敢问。

萧璀便把今日收到顾若影信的事儿给她讲了。乐安这才知道,只有因为她,他的脸色才会非常。

“你说,我应了这事儿,她是不是会没有那么恨我。”萧璀握了乐安的手问。这与顾若影的事,他只能与她讲,也只有她能理解并接受。

“她本也不恨你的。”乐安已经能看见肚子,她的注意力以后也会从萧璀的身上转到这个孩子身上,“只是有些难过罢了。这回你帮了她,她心里定是欢喜的。”

“她不恨我,这一剑又怎么下得去手。”萧璀指了指自己的左肩,这是萧璀一辈子都过不去的坎,一辈子都想不通的事情。他觉得她再恼、再气、再恨,也不至于伤他。

“那是以为你要拿淮郡王来要挟她,她才恼的,淮郡王是她的命啊!也是失了手才下手重了。”乐安还在为她辩解,“若是谁要伤害我肚子的孩子,我也定是能去拼命的。”她手抚着肚子。

萧璀也抚了抚她的肚子,这两个孩子定是要护好了,他问:“各宫可都听话?”

乐安忙点头称:“都听话着呢!她担心着我,临走时给各宫都去了信,我不知信上写了什么,只知道那几位都吓得几天出不了门。”乐安想着就笑了。

“待你还要用心过我。”萧璀之前没有听乐安说起来过事儿。想是一来他从来也没有过问这后宫的事,二来她也怕提了惹他伤心。

出了乐安宫,宇凰笑道:“王上,您的后宫恐怕是这四洲十七国最安静的后宫了,因为有她在,人都不在烨国了,还能起到作用。”他看到萧璀有微微笑了笑,他已经许久都不曾笑过了。

“你去找月相要几个月家的女隐卫,各宫里都放一个,王后与兰妃那里各多放一个,护着她们和孩子。只要发现有人对他们和孩子不利,允她们先杀,不管是否证实,不管是谁!”萧璀冷着脸道。

“知道了,她的人呢?还放着吗?”宇凰问,据他所知,各宫她也有放了人。

“就放着吧,她估计也想知道王后与兰妃的消息。”萧璀说,心里想着,她没有将人撤走,是不是也想着能得到一点他的消息呢?

“是。”

“你明日去帮我看看淮郡王,选些东西送过去。切莫怠慢了,我应过她的要做到。”刚才谈到子归,萧璀就想起,自己也很久都没有过问他了。

“是,听说可爱得很,眉眼长得很像无间姑娘。”宇凰听小汜说过。

“那就是也像她了。”萧璀笑了,无间与她长得六分相像,只是气质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人。子归像母亲,那也就是像她这个姨母了。

“我明日亲自去看看吧,我还没有见过。”萧璀重新吩咐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