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79章 围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06 2022-06-26 14:40

  

  初和十五年,春夏之交。

因为种种原因,萧璀多等了一年。这一年他独自一人,做了很多事情,唯一没有做的就是去见月九幽,尽管思念如病让他不得痊愈。

几乎同时,萧璀从落雪城越山南下,萧玴从落星城越江北上,落风城的守军与风家人由月冷河带领西行,都直冲烨都而来。落月城守军、月家的战士们沿烨都范围将人员铺散开,与萧璀、萧玴、月冷河的人马结合成围势。

最后剩下的落云守将战百川得到消息,准备举兵支援烨都,但他与弟弟还未出行便被副将石弃宇斩杀于营中,他本就不得人心,石弃宇杀了他后只摇臂一呼,便得万人响应,这最后一城守军也由支援变围军。

只用了短短数日,整个烨已被牢牢围住,再无退路。

萧璀在等着城内的消息,很快等到了月冷渊的到来。

“城里给了信儿,明早寅时开北门给您。”月冷渊没有说明谁给的信儿,怕扰了萧璀的心性。萧璀虽知道月九幽在城中,但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在哪个位置,明日会不会出现。

“她……在城内?”萧璀还是忍不住问了月冷渊。

“在。”月冷渊忙答。

“可好……”萧璀不知道应该问什么。

“属下不知。应该……很好。”月冷渊又答道。

萧璀便不再问了,明日怕是也没有时间顾得上考虑这些了,见与不见又如何,自从她离开落雪,就失去了她的消息,自己也没有去寻找,怕是她早就伤透了心,不会再理会他了。见了,也是徒增自己的伤悲。

好在那昫王这一年也是没有捣乱,他自从月九幽从落雪走后也就回了曜国。一年都没有在烨国出现过,更没有去找月九幽,可能是国事缠身无法出行。听那边的探子说,他已开始着手接管曜王的国事,为当王做准备了。曜王倒是守信,并没有参与他此次的行事,只在观望。

烨都的另一边,萧玴收到的信,是斥魂送的,这一下,他便知道了在城内的接应是谁。那信一看也是她所书,只有四个字:南门,寅时。

萧玴也是有一年多未有她的消息,只见过月冷渊,听到他提起月九幽的近况,这次也是知道她在烨都,但并没有想到,在城内接应的会是她。本来还在担忧明日攻城的事,现在已然放下心来变成了期待。明日便可见到她了,不知她一切可好。

萧越在王宫里焦急万分,在萧璀还没有全面合围的时候,他还能收到外面的信,现在已有几日是什么都信都没有了,最后一封便是那战百川兄弟被杀,落云守军全面哗变的信息。显然萧璀已完成合围,将他彻彻底底地围在这王城里面。

但萧璀也不动,不知他的想法是什么,可如今这烨都被围,萧越能用的人只有他自己王城内的禁军了,这些人会拼死相博,可和萧璀的人马比起来,已是杯水车薪。

这可比他当年用得方法要久、要难很多啊!这十几年他早就放下了心,没有想到萧璀两兄弟隐忍了十五年之久才发动,等他发现时早已无计可施。

几重大臣也是举家都在烨都,急得不得了,天天跪在大殿内不知如何是好。刚开始时大家还是一半主战,一半主降。可是萧越发现,殿内的人越来越少,他们又出不了城,为何人会变少。派人去查问才知道,那些强硬的,或者绝对效忠于萧越的人,都开始莫名其妙地消失、或者出意外死掉了,倒不是被人所杀

这几日已经是明着被杀,有些是在出门时,有些是在家里,有个最为强硬李大人,一家五个儿子,还给他剩了一个。

这一下,大家都知道了,烨都里面也已有萧家两兄弟的人马。于是人心惶惶,跑又跑不了,生怕出宫后下一个就是自己。所以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主降,自己死了就算了,可不想连累子孙。

月九幽坐在点翠楼里,一身男装,她听着底下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汇报着昨日的情况,说到李家最后剩的那儿子时,大家都吃吃笑了,原来五个儿子只有四个好的,一个是傻子,她偏偏给人剩下了这一个。

“你也是太顽皮了!好歹剩那个不男不女的!”月九幽笑得肚子都疼了。

“要不是主人说得留一个,我就一个都不会给他留。那孩子扯着我的袖子要糖吃,我看是傻的,想就留下了。”那女子本笑着,但是她接着说:“姓李的当时强抢我妹妹时可没有留情,还将她的尸骨扔在野地里让狗啃了,我这回也把他扔在同一个地方,让他也试试那味道。”那女子脸上没有泪,全是凛然之色。

“做得好。”月九幽将脸凑到她脸前,抚了抚她的脸。

“谢主人夸赞。”那女子高高兴兴下去了。

看她一摇三摆地出去,又进来了另一位。

“主人,城里的百姓我们现已开始转移,到不了丑时就能完成。”那女子进来拜道。

“可是按我说的做的?”月九幽喝了口茶,她现如今已戒了酒,不再碰一口。

“是。每条街都留了我们的人,那王城里察觉不了。”女子答。

“好,让他们按着不动,明天看我马经过,经过一处再动一处,直至我们进了宫为止,我们进宫后,立即撤出来散了。”月九幽吩咐道。

“明白,我这就去再看一遍。”那女子领了令下去。

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这才安静下来。

月九幽问身后的半烟:“姑娘们的轻甲,都准备好了吗?明日他们攻进来时,我带姑娘们去玩玩。”

半烟笑道:“都备好了,用了最好的织甲,又轻又保命,还好看。就这要命的事儿,怎么能说是去玩啊!”

“乐意去的去,不乐意的我不强求,就是凑个热闹,带她们见识见识。你就守在这里,不要动了,如果有人伤了,走得动的我会让他们来你这里,如果动不了的,到时可能还要辛苦你去。”月九幽将身上的衣服除下,半祼着将背拿给半烟,任半烟给她背后的旧疤痕上药,一年过去,只有肩膀上这伤以前背后几条浅浅的印迹了。她似乎更瘦了些,不能说是瘦了,而是说肌骨更结实了,所以看起来更瘦了,全身肌肉没有一丝多余,都带着力量。看来这一年,没有少练武,只怕是更精进了。

“我自是没有问题,我本来也承诺了那一位,只要那一位用得着,我就去。只是你张了口,她们还不巴巴地跟着,就算知道你是个女人,也是都爱到不行,你说怎么办?”半烟擦好药,替她把衣服穿起来。

“你看,我还给你做了这个。”半烟从柜子里拿出个束冠来,金冠上镶着星星点点的紫色宝石,很衬她的肤色。

“我不用这个,不方便,又不是真的去玩,这可是去打仗呢!打扮它做什么!”月九幽看着也是喜爱,但是她确不爱戴。

“没有什么不方便,打架又用不到头发,有什么不方便。这个用来配你铠甲里的浅紫里衣呢!你想想,这得多精神!你那剑上穂子我也给你换上紫的了。”半烟将束冠塞到她手中。

“你还真多事唉,穂子也碍你的眼?你看我不顺眼,把我也换了得了。”月九幽拿着冠左看右看,又在镜前比了比,确实好看。

“明日不是得见那位吗?可不得打扮打扮?”半烟朝他

“姐姐说什么呢!我是去开南门,我见的是隽王。”月九幽将冠放在手心里把玩着。

“那你为什么不去开北门?”半烟扳过她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睛道:“那为何要避开?如果心里真放下了,你可敢去开北门?”

月九幽退缩了,她摇摇头,眼神暗淡:“还是……不见的好。”

“隽王也好,我看那隽王也是爱你爱到不行的,我看你随便选一个都行。你说说,这世上有男人不爱你吗?就你这么个魔鬼,到底是爱你什么?”半烟摇摇头叹气。

“还不是因为……我美啊!”月九幽不正经道。就见那半烟揽住她,两人笑到一堆去了。

“我是觉得隽王好,温润如玉,不似祤王般心冷。”半烟想起两人来。

他们两人我都不会选,月九幽在心里说,对于她,两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了。

“不知道宫里现在怎么样了?云妃是否可自保。”月九幽想起还在宫里的月无间。

“你就放心吧,明日就能见着她了,里面有我们的人会护她周全的,她那么机灵,一定会没事的。”半烟安慰道,宫里的人没有信息传出,那便是好事了。

明天还是有一场恶战的,城门虽有东南西北四门,但门较小,大军不能快速进入,城内的守军有一部分是自己人,但禁军一直都是萧越的心腹,一定会拼死相守。她需得在城内护住从南门与北门进的萧家那两位,送进宫去,直到杀了那萧越。北门进的萧璀身边有月冷渊,但南门进的萧玴身边没有武功高的月家人,所以她选择了去萧玴这边。

两人又聊了一阵,半烟退出她的房间,让她好好休息,等待天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