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92章 飞羽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88 2022-07-18 02:38

  

  冷焰去了趟街上,现在的灏洲一切如常,虽有些物资短缺,但大家生活并没有特别的困难。曜军派人协助瑞王与玖王处理城里的事务,就是巡逻比平日更勤快些。他去街上找了家衣店,衣店开着门,毕竟穿衣吃饭这事儿什么时候都少不了。掌柜的为了讨好曜军,还在门口支了个摊子免费给曜军缝缝补补,很受欢迎。

冷焰本也没有几身衣服,一些留在原来住的房子里,还有两身昨日又留在了点翠楼里,现下连换洗的都没有了。他进了店,店里只有几个喝着茶等衣的曜兵。

“公子,您请。”掌柜的亲自来服伺。

“有现成的吗?我等着穿。”冷焰问掌柜。

掌柜的退开几步,又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冷焰的身量,笑着道:“您这样的身量,简直就是衣服架子啊!有的有的,我们制的好衣板挂着给人看,别人根本穿不了,但是你一定是可以的!我拿给您看。”

“银子管够,拿好的。”冷焰扔了银子给掌柜。

“好嘞!您坐着喝杯茶,我这就去后面取最新制好的给您。”掌柜忙让下人请他去坐,给他倒茶。

冷焰坐在离几个曜兵不远的地方,经过时还朝他们行了行礼,他们也回了礼。很懂礼的样子。

“昨日我在营中去送东西,看到太后了!”一个曜兵小声地兴奋地说。

“薛将军的人说城外的那次对战,太后也去了!那叫一个片甲不留!”另一个人也说道。

“那还用说!你没听说人吗?‘双剑出,无一将能活!’我要是也有机会能随在左右那就好了……”

“你就想吧!你看看薛将军那批人什么本事,你什么本事?!你能远远看到一眼,已经是福分了好吗?我都没有看到过……”

“哎……”

冷焰在默默喝着茶,耳边听着曜兵的话。“双剑……太后……”他的生意还没有大到与王族有关,所以对王族也不甚了解,仅限于市井之流的转述,不知真假。反正这位曜国太后在世人嘴中,是个传奇,是个三头六臂的地狱罗刹。

“地狱……九幽……罗刹……”他又默念道。

这时,掌柜地出来了,取了三套不同色的衣服给他,分别是琉璃色、银鼠色、象牙间薄鼠色,制得还算是精致。他平日穿黑、白居多,没有特别的喜好,又知道这样的店里有如此素色的已是不错了,便都留下了。

他一向也都自信,自己无论穿什么色都能吸引女人的目光,偏她,从她眼里没有看到过一丝不同的色彩,她看他就像看普通人一样,不,连普通人都不如,尽是鄙夷之色,特别是……昨日捉奸在床时……呸,什么捉奸在床……他一边想着,一边呸自己。他都不知道这羞耻感是从何而来,凭他阅女无数,还能有羞耻感?!

冷焰回到昨晚住的宅子,又去取水点取了些水洗澡,在傍晚时分换上了新衣,天气凉下来后才出了门。当然,他这回先去藏“飞羽”的地方将这耳饰取了出来,贴身藏着,又吃了一颗原先存着的解百毒的药,为了以防万一,多备了把短刀,这才往灏山去。

他不用长剑,一般都是用短刀。没有长剑更容易隐藏自己。更重要的是,他喜欢短兵器对战带给他的快感,对方的血液喷溅到自己脸上,近距离看到对方濒死的恐惧眼神,这都让他无比痛快。

夜里的灏山无比寂静,山中连鸟叫声都没有。他警惕地将四周都查看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埋伏。

他上了月九幽那天跳下来的那棵树。

“真是好地方,视线没有受到遮挡,可以看出去很远,但是从地面上却又很难看到她,月家人就是厉害。”他百无聊赖地东想西想,等着月九幽。

没等多久,就远远看到有一女子正款款走来。为何这么远都知道是一位女子呢,那是因为她穿着一身牡丹色的衣裙。

月九幽走近时,冷焰跳下树来,他最后选的是那件象牙间薄鼠色的常服,头也好好梳了,戴着银制的发冠,显得很是精神。刚月九幽走近时,他听到了自己“怦怦”心跳声。

第一次见她穿着夜行服,容貌在浅月下有些模糊,只知道是绝美了;昨日第二见她,穿着男装,竟是英气逼人;今日第三次见,天还有些明亮,眼前这穿着女装浅浅笑着的美人竟好似不识。她眉毛弯弯也带着笑意,眼中如坠星河闪着迷醉的光芒,牡丹色衬得她脸粉粉嫩嫩的如少女一般。她的身体因为没有要对战也没有紧张起来,所以现在的步态如水一般柔软,却又比一般女子线条更佳。她梳着随云髻,这是烨国女子很爱的一种发髻,普通女子梳这样的发髻,他看得多了,却没有一个是她这样的风情,随意又不失优雅还带些妩媚。发髻左侧是一只金钗,右侧是两只步摇,随着她步伐轻轻摇曳,无比生动。这女子就如从画中走下来一般。

冷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看得有些呆了。

“冷公子。”月九幽声线温柔。

第一次见他,他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第二次见他,他衣衫不整正扑在个女人身上;这是第三次见他,倒是穿得周正了,白灰相间的衣服穿起来很好看,练武的身体看起来瘦但实则肌骨结实着,看起来很是好看,竟和晖郡王不相上下了。她一直觉得晖郡王是最好看的一个。

“月……小姐……”冷焰收了收眼神,回应道。

“我的飞羽呢?”月九幽直奔主题。

“啊,不急,这个……送你。”冷焰从身后拿出一把芍药花,他出门时把人家院子里的长得最好的剪了些,“正好衬你的衣服。”

月九幽有些吃惊,他这是从哪里搞到的烨国才能养活的花。她走近把花接了过来,花开正好,都是枚红色,只比她衣裙颜色略深,散发着幽幽香气。她低下头闻了闻。

月九幽看这到花,就想到了路剑离为她建的“月影小筑”,那里有满院子的芍药花。不由得,眼神就黯淡下来。

冷焰看她脸色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便问:“不喜欢这大红大紫的花?”

月九幽摇摇头回答:“我最爱……芍药……殿下曾赠我一个园子,里面种满了芍药。”

“殿下……”冷焰重复道。

月九幽嗅着花,脸色突变,左手将花抛起右手已拔出剑来,几下就将落下的花砍碎,枚红的花瓣如花雨一般从空中飘落下来,落了两人一身。

“是不是有些失望?忘了告诉你,我不怕毒,什么毒也不怕。”月九幽从胸口发出一阵笑。

“现在知道也不迟。”冷焰跳开去,拍落身下的落花,也笑道,“你毒了我两次,还不许我毒你一次吗?”

“我的飞羽,还我。”月九幽再一次问道,“若你今日不给,那我便不要了,只要你死。”

“试试!”冷焰也抽出了短刀。

月九幽已经上前,剑直指冷焰,她已经失去了耐性,她不是他的玩具,今日要让他看到自己的实力再死。

她急切地进攻,但是冷焰却只是闪躲,不让她近身而战,这让她很恼火。只见她轻轻跃起,在空中将单剑分成两剑,分手而持,左右同时进攻。

“双剑!”冷焰看着空中跃起的他,不由惊呆了,都忘记了躲闪,任月九幽左剑扫破了他的手臂,右剑搁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为何不躲?”月九幽有些好奇的问。

“你用……双剑?”冷焰盯着她问,双剑,亡夫,殿下……他总算是将这些信息给拼凑了起来。

“双剑如何?”月九幽不解。

“你是曜国太后?!”冷焰惊呼。

月九幽收了剑,看着他,“是……又如何?”

“我居然亲了曜国太后?!哈哈哈……早知道那晚就不只偷个耳饰了,连人都偷了多好……”冷焰自顾自笑起来。

月九幽又露出她那鄙夷的笑容,看到这笑容,冷焰便收起了他的邪笑。

“飞羽,最后一次问你拿。”月九幽朝他伸出手。

“你为何要亲自来拿,随便找只小队就能把我给干掉了。”冷焰问。他觉得她这样的身份,已经是非常客气的了,没有找军队来直接把他给灭了。

“我的军队不是用来做这些小事的,他们的力气都要用对阵杀敌。”月九幽此刻已是曜国太后,她的下巴轻轻抬起,脸色也庄严起来,“还有,我自己的事从来不假手于人,自己要干掉的人都自己干掉好了,何必麻烦别人。”

冷焰看着眼前这位女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默默地从怀里拿出“飞羽”,递了过去。

月九幽接过,将她戴在左耳之上。

“先曜王是凑不齐宝石了吗?只为你打造了一只。”冷焰看她侧头戴耳饰,样子又是可可爱爱的了。

“我若想要天上的星,我家殿下也是要帮我取下来的,何况区区耳饰。”月九幽一说道路剑离,声线与眼神都会变化,藏着深爱与凄色。

“你要的,何时给你?”月九幽问冷焰。

“什么……”冷焰不解。

“我啊!你不是说拿我换‘飞羽’吗?你既守约,那我也要守约。山下我让守着了,不会有人上来,不如……”月九幽扭动着身体,走得那叫一个妖冶,脸上也配上了妩媚之笑,贴到他面前。

冷焰见她这个模样,忙退了一步伸手拦住道:“别!我只是随便说说的,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

他觉得月九幽才不可能送上门呢,靠这么近肯定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毒他。

“不要吗?”月九幽拍了拍手,拍掉手中的毒。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今日这又是什么毒?”冷焰指着她问。

“肠穿肚烂的那种。”月九幽呵呵笑着。

“东西我还你了,我们两不相欠,就此别过。”冷焰又退一步。从没有一个女子让他如此慌张。

月九幽仍浅浅笑着,不知为何让冷焰毛骨悚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