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29章 落星城-山寨回忆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474 2022-06-26 14:40

  

  这些日子以来,大家一路都在奔波,这下有了安静的好宅子,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一连好几天,大家除了吃就是睡,过得很是肆意。

此时刚到掌灯时间,大家用过晚饭都在院中休息,萧璀和萧玴兄弟二人在主楼的二楼开了窗吹风,也不说话。他们其实眼光都一同望向坐在院子亭里的月九幽。

萧玴想:要是没有战火,一家人归隐这样的一个地方过一世,也是极好的。

每日喝茶、饮酒、下棋、钓鱼,岂不快哉。

萧璀想:本来想着慢慢走一走这各城,没想到因为风家的事竟变得匆忙起来,他也有些乏了,这些天身体未动,脑子也是未停下的。月冷渊那里也是定时去镇上收消息,有些有用的,他还得理理,并未闲着。这各城情况慢慢越积越多,越来越清晰。落月城是他自己的大本营,商业、农业均发达,是最为富庶、实力最强的一座城;落星城面积要小一些,但也是相对稳定的地方;落风城面积大,以农织为主业,几项主业分由几个大的家族掌管,几方角力而又相辅,其中最大的风家面临易主,终是有些不稳定;落云城因有少量矿脉为国家重视,常恃宠而骄,又因常年与曜国通商往来而成为了几城中最不稳定的因素;至于最后的落雪城,因为在北寒之地,气侯不好且商业、农业均不发达,基本都快被国家给忘却了,他们倒是与相邻的冽国交好,有商贸往来,维持着自己的治理,百姓倒也算安居乐业。

他在心里将各地的情况过了一遍又一遍,又只身将各城都走了一遍,听取民生民意,了解各地的商业、农业发展情况。这一次,已经是第二次再走遍全境了。他一定要在最后阶段再次确认一下,把各地的不稳定因素一一解决掉,亲自解决掉。

由于萧越的暴政,其实各地已民怨沸腾,整个国家看起来静如镜,实则如水,一旦有风雨,便会打破这种平静,翻腾起来。萧璀只需等待,再耐心些,等一些东西发酵、成熟、爆裂。当然,这需要每个一点都符合他的要求,哪怕只有一个点有问题都不行。一切都需要有序、完美地进行。

月九幽想:这次不知为何,伤好似好得慢些,今日还渗出了浓血。要快点好起来才行,不然都走不了了,影响后面的行动。她将月冷河送来的药送到嘴边,深棕色的药汤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她像喝酒一样,一饮而尽。左肩的伤传来隐隐地痛感。

这时,风夕岚引着一名女子抱着一个长长的物件进了院门,那女子正是半烟,月九幽警觉地盯着她。

她二十多岁的模样,应该与月冷河年纪相仿,比其他几人都大个几岁。瘦个高子,容貌算中上,妆容精致,说话轻言细语,温婉如玉,今日穿了一身藕荷色的衣裙更显得温柔如水,单看她如今的样子,完全不像个青楼女子,倒是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

风夕岚和半烟在一起度过了这些天艰难的日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有她们两个相互依靠对方,相互温暖着对方,两人现在十分亲密。所以这次,萧玴没有让半烟进后院,一度让风夕岚很是不满。小清小浊以东前院只有三间房为由拒绝了,她甚至要求半烟和自己住一间,或者自己搬去和风凝紫住。小清小浊好说歹说,她都不同意。最后还是风凝紫说动了她,她才勉强同意,谁让她最在意这个妹妹呢,想到她最近为她担的忧、伤的神就不忍拒绝她。

那天在回程的马车上,月九幽就听风夕岚讲了她们被关在那洞里的事。是她主动要听一听的,美其名曰是想了解一下风夕岚在贪狼寨的情形,实则是想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并想从中看能不能找到点关于半烟的蛛丝马迹。

风夕岚被关进洞的时候,半烟已在里面关了小半月了。据她所说,是在天梁的青楼被寨主看中强带走的,可是寨主带走他后就一直非常忙碌,好像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便也就顾不上她,再加上她上山时拼死不从,江赟也就暂时不管她了,只将她关在这洞里,有口饭吃没有饿死。

风夕岚起初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因为她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起初在镇上绑他的是风家人,这一点她是可以确定的,当时她还并没有那么担心,中途还有一、二次差点逃走了,她也知道月冷河他们一定会来救她的。

可后来月冷河救她时,她再次被抢走,这批贪狼寨的人和风家人完全不同,她也是上了山后听半烟说起,才知道这里是个山寨。

山寨嘛,肯定都是为了钱,那么肯定也就不会伤害她了,不然钱都收不到。她担心的是,正好风月白想要她和凝紫死,根本不会拿钱来救她。好在,风家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往返快马加鞭也是需要不少时日的,所以这段时间月冷河、风凝紫肯定也会想办法救她的。

总之她心是大的,总觉得自己不会有事。还为半烟夸下海口,说会带她一起出去。

半烟在落星城多年,贪狼寨也是听说过的。她感觉他们没死,一定是都还有利用价值,她没有风夕岚那么乐观,但是没过多久,都被风夕岚的乐观给感染了。这正是风夕岚的优点,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像烈火一样,让大家都温暖和开心起来。

看风夕岚胃口大,半烟就将自己的口粮省下来给她吃。她大小姐脾气,到哪里也没有受过委屈,平时还有风凝紫管着她,这会儿没有人管制,更是口无遮拦,整天把看守骂得狗血淋头,惹得看守就要过来打她,又是半烟跪求看守的谅解,又把自己的随身玉镯送给了他们,这才没有让她吃苦。

风夕岚本来是会武功,一个两个打也是不怕,可是半烟跟她说,打是小事,如果不给吃的,或者再单独关起来,或者给她绑起来,岂不是更难过。风夕岚觉得半烟说得有道理,也渐渐不闹了,安静地等待,直到月九幽的出现。

在车上时,风夕岚拍拍月九幽说:“九幽你知道吗?我一看到你,当时就想,唉呀,这帮孙子,肯定死定了,而且是死得很惨的那种,果不其然。”

月九幽笑说:“他们绑了你,还伤了我哥,岂能让他们死得太痛快。”

半烟就是笑着应和:“您当时一走,夕岚就说我们得救了,她姐妹来救她了。我还没明白,我明明就看到一位公子啊!”

“你也确是厉害,声音都能变了,我不细看真没有看出来!好在我眼尖,不然都要马上被识破了。”风夕岚也捂着胸口,想想后怕。

“你还说!还不是被那司夜给识破了!”月九幽坐起身,气愤道:“哪有小姐,一上来就往个下人身上扑的,难道有私情?有私情应该一眼就认出来了,怎么还左看右看的。”

风夕岚听到恍然大悟,又马上吐了吐舌头:“那我下回不扑了,我忍住。”

“还有下回,下回我就死在你手里了,以后吃那么多东西能不能长点在脑里子,不要光长这里!”月九幽指指她高耸的胸脯说道。

惹得矜持的半烟都笑了。

“半烟姑娘,以后你有什么打算?”月九幽试探她道。

“我其实卖身契还在‘点翠楼’,如果他们知道我逃了出来,又没有回去,只怕也是会来抓我的。”半烟沮丧地说。

“这还不好办,我风家什么人?这点钱算什么,等到镇上我去帮你赎了身就是。”风夕岚立即说。

“大小姐,你现在吃的喝的都是我们主上的呢!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子?”月九幽忍不住提醒她。

风夕岚一想,也对,她两姐妹本来也没有带多少钱出门,早就用得差不多了,这段日子是跟着殿下他们才不至于流落街头,拿着风家的令牌去风家的银号去拿钱也不行,那行踪又暴露了。

“夕岚,你不必如此,那也是我的命,你身上还有事都没有理清,就不必管我了。而且我的卖身契还在烨都,不在此地。”半烟说。

“为何?”风夕岚问。

“这‘点翠楼’有两处,一处在天梁,一处在烨都,且这烨都是先开的,我也是那老板娘让我临时过来待一段时间,所以卖身契还在烨都。”半烟这说的是实话。

“再想办法吧,你先随我们一道,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决不会让他们把你带走。”月九幽说。

“实在不行,我去找上官公子借点银子,他有的是!”风夕岚又打起了萧玴的主意。

“你可真想得出来,拿别人的银子当人情,感情他们上官家的银子大风刮来的。”月九幽想断了她这个念想,就这人还指不定是哪一方的呢,需要你去求?你先管理你自己吧。

“我以后还他嘛!等回了风家就还他!加倍!”风夕岚不死心。

月九幽也是无语,只得任她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