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33章 练阵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40 2022-06-26 14:40

  

  顾若影正在大帐里陪老将军下棋。

“郡主与老将军好定力,我在椅子上都坐不定,大军临城,二人还能在帐中对弈。”薛驰赞道。

昫王坐着旁观,顾若影已连让二局,老将军再不下那颗她都要让不了了,昫王与顾若影都在想怎么指点他一下。

顾若影听到空中传来长啸声,微微动了动她的耳朵,被昫王看到了。老将军刚好将子移动到那个位置,昫王叫了一声:“好棋!”顾若影忙替他将子按在那个位置上说:“老将军,我又输了,明日再下,我出去走走。”

“好好,你去你去。”老将军高兴得很。

正好这时尉沧浯将军进了帐来与昫王说事。

顾若影出了大帐,薛驰忙跟了出去,他现在是顾若影的跟屁虫,打着将军的军令在她身边转悠,但绝对不是因为有什么儿女情,而是真心的崇拜。

顾若影拔下头上的金钗召唤斥魂。斥魂如一道闪电从云中飞出,在顾若影头顶减慢速度,然后停在她伸出的左臂上。

“可有吃到肉?”顾若影问。

斥魂发出咯咯声,顾若影轻轻一笑。

“您还养鹰啊!”薛驰再一次大惊小怪,但他似乎有点害怕,还站远了一步。有一队巡逻的士兵也看到了这一幕,队伍都走歪了。

顾若影从怀里摸出一块肉干递给斥魂,然后从它的脚上取下了信,便将左手一抬,放了它飞走。

“它会一直在附近,你去各营通知一下,让士兵们看到了也不要伤它。”顾若影对还在吃惊中的薛驰道。

“好好,知道了。”薛驰应了她跑开。

她展开信,上面一个字也没有,昫王已走到身后。

“如今脚步是真轻了,走这么近我才听到。”顾若影将信握在手里,转身笑对他。

“你又哄我,我隔几丈远你都能知道。”昫王也笑了,“是回信了不想让我看?”

顾若影将信递给他,他却没有接,她收回手说:“我不是故易想瞒你,我只是想试探下他们结盟的心意。五万人而已,既便没有他们出手,有你在,也定不会输的。”

“你若不想让我知,也不会当着我的面纵鹰了,我知道你心里坦荡。那天我第一次见你纵鹰,简直太迷人了。但那天我真不知道你原来用鹰送情报。”昫王没有接着她的话题往下说。

“鹰比鸽子快十倍,也聪明十倍。它们不仅认路,还认人。”顾若影说出了原因。接着,抓住他的手将那信塞到了他手里。

“我不必看,我信你。就像你说的,他救与不救都不影响我们的胜局。”昫王握着那纸,不知如何是好,开是了不信她,不开又是不听她的。就见顾若影又将纸条夺了去,展开在他眼前,上面一个字也没有。

昫王看到这张空白纸轻笑了一声,他没有说话,但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萧璀是“不必说”的意思。其实只要回信,写字与不写字都是一样的,如若不想帮忙不回便是。写得多了,言多必失,又怕昫王误会,所以一个字没有写。他想萧璀心里还是顾念着她的。

其实昫王之所以要来,也是想看看萧璀的意思。他不传信,落风的守军得信了也是一样会传给他,但是没想到顾若影先传了信过去。因为她不清楚对方过河过山的时间,怕落风那边送信晚了。

顾若影心里也清楚,她信是送给萧玴的,但回信的萧璀。他虽一字未写,但抹了一指“麟安”在信纸的一角,她看到浅红的印迹,更是闻到了“麟安”的味道,这是让她安心的意思。

两人站在这帐前,多少有些尴尬。昫王提议去看看卢子谋他们墙外布置得怎么样了。两人一起走上城墙,上去的阶梯又陡又窄,两人靠得很近,昫王的手碰到顾若影的手,便索信牵了,顾若影也回握他的手。

上了城墙,远远看见有一群在城墙外很远的泥土地上修着防御工事。长长的一条,几乎与他们眼所及的城墙一样长。

昫王他们已商议好对策,怎样以一万五千人来敌这五万人。其中卢子谋充分展示了他的才能,现在他们所修的,正是由卢子谋提出的。只待敌军进攻时验证是否成功了。

“他们已经在山下扎营,明日便会进攻,你可愿陪着老将军退一退?”昫王虽知结果,但还是想问一问。

“你若非要我退,我便退,你不必把我当后顾之忧。”顾若影听他这样问便已觉得伤心,并松开了他的手。

“我是为了你的安全……”昫王见她松了手,知道自己又说错话。

“知道,那我一会就走。”顾若影声音冷了下来。

“怎么还恼了,我就是问问。若你不想……”昫王想把话圆回来。

“那我也问问,问完我就走。”顾若影本转身走了一步,接着又回转过来,面对着昫王,眼神里全是怒火。

“问什么?”昫王有些怯了。

“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不要跟来?你以为我是因为想杀人过瘾才一定要跟你来的吗?”顾若影哼笑一声。

“不是……”昫王有些慌,他还没有想清楚自己一句退,点错了她哪根神经,越听倒是越清晰了。

“那我再问,若你死在这里,我是留在曜国,还是回烨都去?”顾若影眼泪已经快要滴落,眼角已经通红,“我哪里也不会去,我会用这‘凝霜’杀他几十几百人,能杀多少杀多少,直到我杀不动了,再跟你一起去那九幽地狱。”

“影儿……我……”昫王吃惊地瞪大了眼,要过来揽她,她却退了一步。

“保重。”顾若影三二步就下了城墙。

她每次生气都是这样,以他一定追不上的速度离开。他原真以为她是为了好玩,结果竟是想要保护他。她生气不过是因为他根本不懂她的心意。

“哎!”昫王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下又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哄得好了。反正先退了是好事,明日对战完,再好好哄。

此时卢子谋已经回来,尉将军又差人来请到大帐内议事。

卢子谋说:“现在就差一只队伍人员没有定好。”

“哪只?”昫王问。

“擒王那只。”卢子谋答道。“军中未有单个的高手,武功最强的也就是薛驰了,但是既要冲破阵法杀入敌军中,又还要能去擒王,怕没有把握。”

“需得死士相护,保证他能到近前。”昫王点头道。

“已经去安排了,我的将士们都不怕死,现需要挑些武艺更高的,因为一旦进到里面就可能再也不出来了,武艺越高就越能成功。”尉将军答。

“那就好,能杀了最好。”昫王答。

顾若影在账外听到他们的谈话,给了灼瑶一个眼色,两人便悄悄离开了大帐。

“去帮我叫薛驰到医士营来。”顾若影对灼瑶说。

不一会儿,灼瑶就领了薛驰过来,医士营里只有几名医士,比别的地方都要安静得多。

“郡主,我还有事……”薛驰正在挑选合适的人。

“就是说这事。”顾若影直接说,“你听听我的阵法,看看是否可用。选人固然重要,但是阵法、行进的方式、使用的兵器都是成功的必备之一。”

薛驰立即点点头。顾若影让他先把他们平时用的进攻的阵法说给她听,她一一听了。

接着,她拿起一支笔在写方子的纸上写了起来,薛驰一看,顾若影正画一个阵法给他,有阵的形状,人员的分配,还给人员编了号码。就着这个图,顾若影一一给他讲解,行进的方式,人员的要求,使用的兵器,如果有人牺牲,替补的人员在哪里,他如何进阵等等。

薛驰听了以后,觉得茅塞顿开。

“这个阵法,我用过一次了,虽然人数不够五万之众,但冲破数百人没有问题,你需得等个时机,等他们大乱时再进入,这样速度会更快,力量会更强,不能待他们有准备时用。但是如果阵法中牺牲人员较多无法成形,那也就只有靠你死拼了。但是我说的是不是拼了命再去擒王,而是拼了命逃出来,明白吗?你是军中的唯一高手,可不能死啊!”顾若影朝他笑道。

“但是郡主,我若领队,这军中再找不出一个和我一样的高手去擒王呢?”薛驰脑子也不算太笨。

“你也不算太笨,我多怕你听不明白我说什么。”顾若影也是给他面子,直接说道。

“听明白了听明白了。”薛驰忙说。

“就算没有这个人,你就让他领队,你去擒王。”顾若影指了指二号人物的位置说。

人会有的,顾若影想,但她现在不想跟他说。

“快走吧!备齐人,需得练习几次才行,大家心里要有阵形,要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做什么,也要看别人的位置,大家需得配合,你找的人中,武功不一定要最高,但一定要聪明,最好是之前一起练过阵法的人,时间太短了,想要投契太难,如果之前就有一起练过的,那成功的机会就大多了,明白了吗?”

“明白!”薛驰兴奋地去办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