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3章 回家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39 2022-06-26 14:40

  

  顾若影见路承天毫不顾忌舒姝的生死,还是吃了一惊,她从袖中飞出一把短刀击中了舒姝身后的那人,舒姝得已脱身。

只逃走了二、三人,灼瑶和侍卫们检查了一下倒下的,没有活口。再将身上都摸了一个遍,却是没有什么东西,灼瑶又领着侍卫检查了一遍他们留下的东西,也是一无所获。

“功夫不行,这些事情倒是做得干净。”顾若影冷笑道,“这回逃了几人,您需得小心了,吃食这些也不要随意。银碗不一定能试遍所有的毒,我兜里至少有三五样的毒,你那碗试不出来。”

“多谢昫王妃了。”路承天有些后怕,刚才那银碗确如她所说,并没有变色。他的身边,真的需要一个像顾若影这样的女子,他原来并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也搜集了些顾若影的信息,只知她曾是烨国月家训练的隐卫,后被昫王看中,被烨王封了郡主嫁给昫王。其他都是传得神呼其神,不知真假了。在战场也只知武艺高强,接触也并不多,昫王将她保护得很好,其他也便不知了。

这次出行,才看到了她的真面目,月家人,果然厉害。他突然想要立即把路剑离给杀了,取而代之。他看向顾若影时,才发现顾若影已经望向一脸惨白的舒姝。

舒姝既会武功,便也不会太怕刀剑,今日那刀架着,也并不是没有能力反抗,想是她希望得到旸王的怜惜吧!顾若影也明白了她为什么是这样的脸色了,如若是昫王这样的对她不管不顾,定也是要让她伤心不知道多久的。

“姝儿,没事吧!”路承天冷淡地问道,就见舒姝朝他摇摇头,路承天便再没有第二句了。

回到车上,路承天捏起舒姝的下巴,眼神凶狠声音却还是那样轻,他道:“不要妄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怜爱,越要我越不会给。”

舒姝的眼泪终于还是掉了下来,她被捏着下巴,无法点头也无法说话,只能眼巴巴看着他。

“可还有念想?若有,现在!马上!就给我滚!看你跟我这么多年的份上,饶你不死。”路承天松开手加重了声音。

“不……不……殿下,没有了,没有了,姝儿知道了错了……殿下让姝儿留在您身边,姝儿再也不敢了……”舒姝跪倒在路承天脚边,扯着他的衣袖哀求道。

路承天不知为何,有些急了,他以为顾若影的车离他的车还有点距离,却不知道顾若影的耳朵也不是一般人的耳朵,两人的对话早已断断续续地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从离开昫王府的那一刻起,顾若影真的就变回了月九幽,一切都按以前的样子,打开着耳朵、眼睛,再也没有闭上,灼瑶也是如此,不过,她是向来如此。

一行人按照既定的速度前行,一路再没有出现刺杀者,想是因为已经接近烨都了。在边境没有得逞,再往后便不会再动手了,傻子都想得到。

他们下榻在烨都王城的驿馆,来迎的并不是隽王。想是各国前来吊唁的人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等旸王安顿好时,发现顾若影和灼瑶人已不见了人影。只看到她留的信,说她会住到自己的郡主府去。到了她自己的地方,旸王自然是管不了她的了。

顾若影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在路承天面前施展不开,而且现在不知他是敌是友,估计是敌的可能性还很大,所以肯定是要避开的了。虽然她知道昫王有心让他当王,但是他不一定没有把昫王当成对手。

此行,只带了灼瑶。无衣本是要跟来,但是顾若影阻止了他。她对无衣说:“我只带灼瑶去,你们分开一段时间,也许她对你的想念会给你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另外,星转要一直跟着殿下,而现在家里武功像样的,就只有你了,我的珏儿,想要拜托给你,我信你就像信灼瑶一样。”

听顾若影这么说,无衣不再说什么,只道:“王妃既信我,把小世子交给我,我必拿命护着。”

灼瑶本很犹豫,她肯定是想跟着顾若影的,但是又担心小世子,这下顾若影这么安排她也很满意。本来话很少的她,走的那日比路剑离交代得还多,直说得无衣都吃惊了。

“你这一年与我说的话,都不如这一刻说得多,虽然这其中一句与我有关的也没有。”无衣笑道。

“总之,如果小世子有什么事,我就杀了你。”灼瑶还没有交代完,顾若影要拉她走,于是放下狠话道。

“知道了,你放心。”无衣无奈,这唯一一句与自己有关的,便是要杀了自己,他只知道原来自己不如顾若影的地位,现在还多了个小世子,在她的心里,自己排第三,那也是够了。

顾若影要去的地方太多了,但她首先还是去看了最为思念的月无间与子归,见子归果然如冥药所说,十分好看且灵活,满院子在跑。没两个时辰,已经爬在她的身上十分亲昵了。顾若影给他带的小玩意儿,都是他没有见过的,直到睡着在她身上也不愿下来。顾若影将子归交给月无间,让她去放子归休息,支开她后才与月冷渊坐下来谈事。

她让月冷渊不要将她回来的消息告诉其他人,她若要见的,自己会一一去见。因为路剑离怕她在烨都会有危险,曜国吊唁的名单上并没有提及顾若影。顾若影一路进烨国是握了萧璀的王令而来,这王令是随信附过来的,想是他也担心顾若影的安危。两人显然在对待顾若影的安全问题上已经是十分有默契了,不管他们自己承不承认这一点。所以这王令路剑离也是欣然接受,没有什么比顾若影的安全更重要了。

顾若影又问了月冷渊手里的消息,并没有太多。在月无间这里待到了入夜,两人才离开。

为了方便行事,她摸黑进了郡主府,并没有敲门。

小汜刚与雀儿用完饭,回到中院厅里时,就看到两个人影站在厅中,小汜吓了一跳,第一时间将雀儿护在身后,就见雀儿使劲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把他给打愣了。

“你打我做什么?”他问雀儿。

“姐都认不出了吗?”雀儿斥道。

小汜这才认认真真看了几眼,认出了顾若影与灼瑶。

“姐!你何时回来的?!”小汜连忙奔了过去。

“今日刚回。”顾若影看着奔过来两人说。

“你是如何一眼就认出姐的?”小汜好奇地问。

“站那里我就能看出来,你是钱数多了,不仅眼花还迷了心吧!”雀儿教训道。

“我也知道你会回来的,唉……”小汜知道她会回来送王后,只是不知道何时来,床都铺好了,日日换新被。

顾若影又问了“赤影”收到的消息,也大多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该不会是专程回来查这事儿的吧!”小汜担心地问道,“昫王由着你啊!”

“我一人来的,你衣服给我两身,我们出去一下。”顾若影没有正面回答小汜的问话,一心想着王后的事,这些人都不知道,看来只能去找隽王和他了。

“这是刚到家,急什么呢!有什么事明日再去办。”小汜正想准备让人去重新准备饭。

“有些事啊,晚上办比较好。”顾若影笑道。

“好吧,那要不要我派些人给你。”小汜让雀儿去取衣服,又问。

“现下不要,要的时候我再管你拿,汜公子。”顾若影看到他的成长,人也越来越稳重,非常高兴,心中还时常想起那个瘦弱的孩子,如今已成为“赤影”的掌门人,短短时间“赤影”已经发展到烨国全国,在十七国中也有好几国都有了人。

“姐你笑话我。”小汜在她面前仍像个孩子,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在别人面前,那也是杀伐果断的主子。

雀儿仍是那可爱模样,如今是这么一大家的主母,却也没有一点主母的形象,看来小汜将她保护得很好,才会如此无忧无虑。她蹦着过来,手中拿着两套男装。

顾若影和灼瑶去偏厅换了出来,顾若影才知道这并不是小汜的旧衣,而是专门她制的新衣。

“新衣啊……”顾若影左看右看,十分合身。

“知道你要回来,就先备下了,你俩原先住的屋子也都收拾好了,一会回来就可以休息。”小汜答道。

“好,你们不必等我,先休息吧,我不是去做危险的事。”顾若影交代道,她怕二人担心,于是说。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雀儿对身旁的小汜说:“换男装,晚上出去,不是做危险的事情,我才不信呢!你要不要派几个人跟着?”

小汜无奈地摇头道:“我也自是不信的,但是若派了人,怕反而扰了她们。我家姐姐什么本事,你不知道?一般人也伤不了她。再说,到了这烨都,护着她的人多了去了,无妨的。”

“那以前也没见护得住!”雀儿撇撇嘴,两人都想起了萧璀。

“出来!”小汜让雀儿进屋子,自己在院子里叫道,就有几名隐卫上前。

“若今日进来的不是我姐姐,我和夫人就血洒在这厅前了。自己去领罚吧!”小汜冷冷道。

那跪着的几人都回声“是”,便离开了。他们确实没有看清人进屋,当在厅前看到人影时,已是人家站定时,这罚不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