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27章 夜潭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792 2022-06-26 14:40

  

  快到客栈时,顾若影对众人说:“你们先回客栈,我先去个地方再回来。你们几人的衣服除下来后拿布包了烧掉,各人也都去好好洗洗,洗完后的水切记让小二倒在林子里去,不要往田里、水域里倒。”

他们几人身上其实应该没有沾到多少,又服了解药,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清理干净为好。

顾若影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昫王却没有去客栈,跟着她走了过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顾若影问。

“你去做什么?”昫王好奇地问。

“我也去清理身上的余毒,你刚才靠我那么近,衣衫上定是也沾上了,快去洗洗。衣服就不要了。”顾若影怕是的影响客栈里的人,所以想着在外面清理干净了再回去。

“那你去哪里清理?我们为什么不一起?”昫王这下更好奇了。

“我去的那里你受不了,一会又该病了。”顾若影摇摇头。

“那我也不能放心你一个去啊!我反正是要跟着去了。”昫王想到还不是得洗澡,还不是得脱衣服,那自己不得跟着去帮她盯着点。

“那走吧!”顾若影看他一定要去,就引着他一路往山下走,之前她听过店小二讲起这个地方,她昨夜骑马又来看了一回,确实合适,所以今天就来了。这是林间的一抹小的清潭,山上流下的泉水在这里先汇成一个小的瀑布再积成了一个潭,并没有化成小溪流向山下的田地,而是顺着地沟又流回了山中,所以她在这里清理的毒水,不会往下流走,而是往山里去了。这清潭所在的山,店小二说时常闹鬼,来的人好多都在山里兜一夜都出不去,所以没有人敢在晚上来这里。

“真的闹鬼吗?”昫王有些背后发毛。

“殿下,这世间哪里来的鬼,若是有,我也一并斩杀了。”顾若影笑了。

两人还未走近,已经听到了瀑布的声音,昫王注意到,这里长的树,与路都是一样的,树距也都差不多,所以很容易给人造成视觉上的影响,迷失了方向,所以才会有走不出去的感觉。像顾若影这样的人,寻路根本不是看树,所以才不会迷路。

两人到了潭下,顾若影对昫王说:“你就在这里等我,我去洗洗,如果看了鬼,记得叫我。”

昫王脸色有些发白,顾若影忍不住笑了。

“昫王也会害怕?”顾若影笑道。

“我不怕人,鬼因为没有见过,所以才怕。”昫王仍在狡辩。

“说了不要你跟来,你非要来?那现在怎么办?我的昫王殿下。”顾若影有点无奈了。

“我也去洗?一起?”昫王提议道。

“我看你不是怕鬼,你是想和我一起洗澡对吗?”顾若影摇摇头,打算一脚把他踢进潭里去。

“不是,我真的怕。”昫王又开始狡辩。

“一起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怕你这伤寒未愈,受不了这寒潭。”顾若影原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她是不怕冷,但是昫王的身子骨不行。

“我试试……”昫王还想说什么,就见顾若影已经开始脱衣服,她先抽了钗,又解了外衫扔在地下,接着开始脱里衣,昫王几乎就看到她雪白的背了,他赶紧回转身去,他听到顾若影下了水。再回头时,水中已经没有人了,但是漆黑的水潭中有个白色的影子,往那瀑布那里去了,然后就看到顾若影只穿着最贴身的衣物,衣服因湿了水全部贴在身上,将她的美好身材完整地勾勒出来,她站到了瀑布下的石头上,任由水冲刷着她的身体。

一会儿,她又游了回来,对着看呆的昫王喊到:“殿下,你到那大石的背后去。”

昫王往后一看,果然有一块一人高左右的大石头。他应着,走到了大石后面。

顾若影从潭中走了上来,边走边除掉了所有的衣物,接着,走到大石前,伸手在石缝里摸出一个油布包,将布包里的衣服换上。换完又收起所有之前穿的衣服,用油布包里的火折子全部烧了。

昫王闻到烟气才知道她已经换好衣服了。他走过来也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扔到火里。

“你原早有准备啊!我也就是这外衫有可能沾了一点,烧了便是。”他说完,拿出帕子,替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她穿好衣服的样子,心里却还想着,瀑布下的那美好的胴体。

两人等到火燃尽才走出了林子。他一路跟着顾若影,并没有迷路的感觉。虽然觉得确实哪哪都一样,但是顾若影就像是认识路一样,顺顺利利就走出了这座山的范围。

两人回到客栈时,天都蒙蒙亮了,秦柏舟眼巴巴等着昫王回来,又按着他洗涮了一番才放下心来。秦柏舟觉得怕毒粉散在昫王的房间,是煮了水让昫王在他的房里洗的,等昫王清洗完回到自己房间,发现顾若影已经在他房间的榻上躺下了。昫王拿了床被子给她盖上,又不放心地摸了摸她的手,是暖的,再摸了摸脸颊,也是暖的才放了心。

“殿下做什么?”顾若影不知他为何试自己的温度。

“我看你下了那么冰的潭里去洗了那许久,怕你冻坏了。要不要让柏舟给你备点姜茶来喝?”昫王关心地问。

“我不怕的,我从小住在凌霜山。那山上有个凌霜池,常年积雪,池里的水都被冻成了冰。我们从小到大如果犯错,就要去那里受罚,别人罚一个时辰,我一罚就是一日。我的哥哥们只要犯错,我能担的就担着,不让他们在那里受苦。在那里如果不动,不用内力,不出三个时辰就得被冻死。所以这个季节的水对于我来说,就是热水。”顾若影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以前的事,他也并不敢问,月冷河对他讲过,五岁起就开始受苦,谁又忍心来揭她的伤疤。

“难怪你大雪时节都可以着单衣啊!你义父真不是人,竟这样训练一个孩子,一个女子。”昫王这才知道她为什么不怕冷了。

“我不怪他,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如此的强大。”顾若影答。

是啊,若不是这非人的训练,又怎么会成就现在的她,如此独一无二的她。

“我喜欢下雪天,所以我喜欢落雪城。”顾若影感觉春天开始,她的身体就没有那么舒适了,还是冬天最好。

“我知道,你还爱踩雪,听那‘吱吱’的响声,听到就很开心,会咯咯地笑。”昫王掀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她也任他抱着送到床上。

“你如何知道……”顾若影声音越说越小,感觉好像困了。

“大哥说的,大哥还说,你都未曾脱衣睡过……以后,我不许你这样……”说完,他替她轻轻脱去了外衣,又脱去了靴子,再盖好被子。

昫王坐在床边看到她睡着,才去榻上睡下,他想起那晚月冷河背着酒醉的顾若影,在院子走到直到她睡着,那场景让他感动到差点落下泪来,这对比那可恨的月祝元,父爱怕是还要多些吧!

但他不得不佩服月祝元的狠心的手段,他训练出来的孩子确实个个优秀,且不说月家两姐妹和他们的五个哥哥,就是月家的普通死卫都比别人家的技高一筹。他在烨都见识了不少月冷渊和月冷沙手下的人,个个都可独当一面,且各有各的用处,月祝元能很好的发掘出每个人的特点,再根据这个特点进行训练。

刚才洗澡时,秦柏舟说收到了卢子谋的信,他们的人马已经到了潜云镇,正在休整并且等着他们。

昫王现在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首先,大婚的各项事宜,现在已确认了顾若影的心意,那大婚也不再是问题了;其次,这盟约的执行,事关重大肯定不能假于人手,需得他亲自己操办;第三,这王位,要是不要?若要,必起争端;若不要,曜国是否可保?本来这第二、第三件事对于他的头脑来说,都是小事,但是若顾若影参与进来,那便会使他难办得多了。

这琅玥郡主的到来,必定使得曜国风云再起。他需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能护得住她。如何做就得走一步看一步吧!本来一心只想着带她走,就没再往后想,现在想来,事事都有可能有变数。现在只盼着这顾若影性子收一收,不要再成众矢之的了。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当时一定要为她争个郡主身份,这样她到了曜国,也不是谁都动得了的。

昫王越想这些事情就越清醒,反倒是睡不着了,于是又坐起来,听到外面鸡都叫了,天也快亮了。他走到床边替她放下床幔,好让床上暗一些,让她多睡一会儿。他刚靠近,顾若影就睁了眼,看到他在放床幔,就放心闭了眼,往里面挪了挪位置,说:“殿下睡床上来,外面太亮了……”

“你又张着耳朵睡啦?”昫王笑着躺了上去,钻到被子里,发现被子里暖暖的,总算是放了心。顾若影钻进他怀里,说:“现在可以闭上睡了……”原来她隔一会儿就会睁眼检查一下榻上的昫王是否安好,也并未睡得太死过,这会儿就在旁边了,反而更加安心。

她这样的习惯不知什么时候能改掉,她要如何才能做到像正常女子一样的吃饭、睡觉、欢笑?这是他应月冷河的,无论如何都要做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