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17章 陈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766 2022-06-26 14:40

  

  两人走得更远了些,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

昫王深情地望向月九幽,以从未有过的认真口吻说道:“我真的只是想带你离开,这王城对你恶意太深,这萧璀对你太过无情。我心疼你,我只要你出了这王城,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并不会拦着,我只需要你有个名分,干干净净、安安全全地离开。”

月九幽一脸不相信。

“你若是现在要走,我绝不会拦你,我说的,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昫王现在非常冷静,“但我会去找你,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出现。”

“可是你为何这样?你明明应该恨我才对。我灭了你一手建立多年的贪狼寨,又亲手杀了你,将你扔进海里喂鱼,你应该恨我。”月九幽今天一定要问个明白。

“我这里的伤痕,并不是我的恨,而是我的念。”昫王将她的手放到伤口处说,“就跟你以前摸着肋下的伤就会想到他一样,我也一样,我摸到我这个伤痕就会想到你。”

月九幽一言不发。

“我知道我百口莫辩。但我今日要把我心意告诉你,我现在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出自我的真心,如果若有半句假话,那么我会再得以前的病,比那病还痛苦千万倍。”月九幽见过他得病的样子,所以知道那苦。

发这样的誓,惹得月九幽不由得望向他,见他一脸决然,脸上再没有不正经的表情。

“我在贪狼寨我就爱上你了,当你穿男装时,你一定不敢相信吧!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那日我手中有刀,你手中有钗,你下得去手,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只能任你杀了。后来,柏舟准备的船将我救下带回了曜国,而你又和萧璀来送药,就这样将我救活了。第一日你来供血,我便听出了你的声音,本来不想痛苦活着的我听到你的声音才有了想要活下去的心。我每日每日想着你,所以身体能动便去落雪找你。我从没想到要报仇,就算你杀我百次、千次、万次,我都是一样待你。”

听他说这些,也是将整个事情串了起来,月九幽有些恍然,她隐约记得司夜倒在海里时是手中握了短刀的,确实是没有刺向她,原以为是她先动手,他没有来得及出手而已。

“你当时有机会刺我,我没有发现刀,是你倒下我才看到。”月九幽想到那个场景,记起海边的月光与今日一样。

“是啊,我舍不得,所以宁愿为你所杀,那晚月光与今日一样。”没想到昫王也说了这句,怔怔看着他。

“怎么啦?”他看她盯上自己的脸。

月九幽笑着摇了摇头。

昫王接着自己的胸口问:“玄玉说,她还是留了手的,还是有不舍的,这一钗离心脏还有半寸,甚至扎在脏腑之间都没有伤着脏腑这才能让我活下来,等到有药,等到你将血供与我。你可,真的是留了手?”

月九幽笑得更深,眼里有了些泪。

昫王深情望向她,从头上拔下那只翡翠钗,这许长时间,那只钗已被他抚摸到发亮,“若不是这一钗,我的身体可能还不能流着你的血。我日日握着它才能入睡,因为握着它就能入梦见到你。”

昫王将这钗放到她的手中,让她的手握住,自己则握住她的手,突然一发力,两人的手将这钗送入了他的身体,月九幽忙用内力抽回手。

“你干什么!”好在刚才收得及时,扎得不深,但还是有血也从他绯色的衣服里洇染出来。

“你自从知道我的司夜以后,就不再理我,你知道这比要我死还难受,我愿意你像以前那样厌恶我,骂我,打我,却不要你不理我。我可以接受你不喜欢我,但是我不能接受你恨我,如果你要恨我,那我宁愿去死。”昫王独自抓着那钗,又要下手。

“还学会苦肉计了!”月九幽冷笑,夺了那钗就要往石头上砸。

“不要!”昫王抓住她的手,又从她手里夺了回来,贴身放好。

他放好后就将月九幽拉入怀中,喃喃道:“我这不是苦肉计,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我们两人的初见是那么不好,我只是想假装与你初见,初见便是爱你的模样,仅此而已,但还是搞砸了。”

月九幽笑了,听他解释了这么多,也算是明白了,她问:“那殿下许的我什么身份?侍妾?夫人?侧妃?”

“王妃,我的王妃,此生唯一的王妃。”昫王知她不恼了,笑着答。

“殿下做得了主?”月九幽倒是吃惊了。

“自然可以。”昫王答。

“路剑离你说话算数?”月九幽冷下脸来,这王家难道会不一样?

“算数,如果做不到,你尽可以再杀我一次,用这钗。”昫王再次拥她入怀。

月九幽推开他,去解他的衣服。

昫王忙拦了,月九幽抬头将他封了穴,让他动不了。

“幽儿,你……”

“闭嘴。”说着仍去解衣服,“看看伤。”

昫王只得闭了嘴任她去看,伤得并不深,血也似没有流了。

“这钗我本就是为杀人用,磨得非常尖锐,你这么扎是真想再死一回?好在衣服厚,这若是夏天,就死了。”月九幽有些冒火。

“死不了,我现在……没有那么弱,我只想告诉你……你若不信我,尽可以杀我。”昫王方才觉得有些痛。

“那你若今日死在这里,我仍是月九幽,我的苦难会继续,谁救我出苦海?”月九幽问。

“真若是死了那也没有办法,我就在九幽地狱等你。”昫王笑,“我们手握怨灵,心有恶魂,一定会来九幽地狱,所以,一定能等到你的。”

月九幽她也笑了。

她帮他穿好衣服,打开了穴道说:“走吧!灼瑶身上有药。”

“你说你不恼我了,我才走。”昫王不肯走。

“那你坐着吧,流血流死在这儿,我还没有见过谁能威胁得了我的。”月九幽站起身要走。

“还恼啊!如果我一开始就说我是司夜,喝酒那晚我恐怕就被你杀了吧!你定不会留手是不是?那我反正不后悔瞒着你,我就知道你现在恼,我至少和你相处了这许多的日子,死也值了。”昫王是铁了心不走的样子。

“你还有脸提那天晚上?才能起得了身就开始折腾我,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还敢自己提!”月九幽说着就要拔刀。

“一会再杀,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就明白了。”昫王站起身去颜星转那里取了东西再走过来,今天出门就看到颜星转背着它,不知是何物。

就见他从布包里露出一个长条形的锦盒来。

“来,你坐下。”他将她按在石头上坐下,自己则坐在她的身边,慢慢将那盒子打开来。

盒子里有一把铁青的剑,皮革制成的剑鞘被金属边包裹,雕着精致的花纹,剑鞘好几处都嵌着宝石,看起来就像是个珠宝而不是把武器。再看那剑的长度,比一般用的长剑要短,又比袖中短刃要长,总之不是一般人用的长度。

“这剑,才是我真正求娶幽儿的礼。”昫王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试一试你就知道了。”

月九幽光看外面已经是很心动了,她轻轻从盒中拿起剑,只觉得轻,好轻盈,原来都以为是金属制的,会特别重,她不爱特别重的剑,会影响她的速度,所以在使用“赤影”时,常常在最兴奋的时候弃了它,改用短刃。

她又轻轻抽出剑,竟一丝声音都没有。明明是金属,剑与剑,剑与鞘相撞却竟没有声音,如丝绸一般光滑。她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触向那剑刃,喂以自己的血,那滴血以惊人的速度滑向地面,那剑刃上不着一丝痕迹,再看向自己的手指,伤口细到几乎无法察觉,若不是流血了,可能都发现不了它。

她兴奋起来,一把好的武器比一件好的首饰更能让她开心,她望向昫王,昫王微笑着朝她点点头。就见她走出几步远开始使那剑,那剑在她手中自如运转,忽而两剑忽而一剑,不闻剑声,只闻剑风。

她手过一棵树,那树待了两秒便自己断成两截,她甚至没有使多少内力。好一会儿,她收了剑。

“好剑!”

“长短可是刚刚好?”

“是!比平日用的长剑要短,比短刃又要长,这个长短,实在是太好了!”月九幽兴奋地说道。

“这便是那日为何要看你杀人的原因。”昫王把剑鞘递给她,“我让星转学你常使的步代、举剑姿势、运剑的方式,她有这方面的能力,一看就会。然后那次在我身边的那位男子,是我曜国制器的专家,他记下了你的身量、腿与手的比例,臂展宽度。再研看星转学会的姿势,专为你定制了这把剑。”

“所以,格外地合适。”月九幽叹道。

“考虑你爱近身战,还设计了个机关,在你没有其他武器的时候可以变成短刃。”昫王将那剑柄轻轻拧动,就取出了一把短剑,原来还是剑中剑!

“哈哈!这个好!”月九幽开心得像个孩子。

等她玩够了,他温柔地拿帕子给她擦脸,问:“可喜欢?”

月九幽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笑得如此开心,她答:“喜欢。”

同是赠剑,一人会为你找最好的、最贵的,但另一个会为你找最合适的。

“可嵌这么多宝石做什么?碍事。”月九幽觉得哪里都好,就是那宝石让她看不顺眼。

“我堂堂曜国的昫王王妃之物,怎可随便,自要是与旁人不同的。”他揽她入怀,轻笑。

“你总算是让我把肚子的话全讲完了,你可知道我有多辛苦。”昫王紧紧揽着她委屈地说。

“那你可知道我以为你一直在欺我,我有多辛苦?”月九幽也委屈地说。

“都是我不好,都怪我,以后我不会再有任何事情欺你了。”昫王知道她心里有自己,才会觉得辛苦。

“那你说话可算数?”

“算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