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44章 猎捕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6095 2022-06-26 14:40

  

  第二日一早,负责围赶猎物的人已经来报,他们已经完成了围赶,大家可以开始进行猎捕了。去参加猎捕的人,都或站或骑着马在看台那里等着信准备出发,一听到有人来报可以了,有些便立即开始策马跑了起来。

路剑离就带了颜星转与秦柏舟,凝寒如往常一样,守在营地。而顾若影则带了灼瑶与般嫦,当然每个王身边还配了一队人马,一来是保护守卫二来是帮着驮猎物。

他们出发较晚,路剑离不想与大家一道出发,顾若影也觉得对。他们这一路跑着,猎物都四下逃走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猎物,一会她准备从大队人马行进的侧面进林子,然后就步行,收割他们赶过来的猎物。

马还未走几步,就有人来找路剑离,说曜王找他。曜王之前说他不想去围猎,就想在带着路盈北在镇子玩。想来是年纪也越来越大,有些跑不动了。

路剑离让顾若影在广场等他一起出发,便先去见曜王,秦柏舟和颜星转跟着他过去了,在楼下守护着他。这是他们约定好的,不会让路剑离一个人单独行动,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人跟着。

不知道他们需要多少时间,于是顾若影就先下了马,坐在广场外的看台上等。

她今日穿着一身深绯色的衣裙,黑发随意梳了个马尾,就钗了那根昫王新送她的钗,身侧挂着“凌霜”,显得既精神又美丽。般嫦与灼瑶站在她几步远的地方。

正咬着草发呆,就见一位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朝她走来。

“你是哪家的女儿?”那男子脚步轻浮,虽会武功,但是显然内力不足,无法稳住他的脚步。

顾若影没有回答他,再看他眼底青青,脸色苍白,就知是纵欲过度之人,再看他衣着配饰也知道是王族,所以不能随意得罪,便觉得不理最好。

“本郡王问你话呢?”他见顾若影不理,大声叫道。

“恕小女子不识,不知……您是哪位郡王?”顾若影一出口便是冷峻的声音。

“我是旻郡王!你生得如此漂亮,我要了!你说你是哪家的女儿,我去找你父亲要了你!”他出口就是要人。

顾若影冷笑一声。

旻郡王见她冷笑,顿时来了气,他与他的两个随从就要上前来捉。顾若影站起了身,他又看到了顾若影身侧的剑,伸手道:“这剑我没有见过,拿与我看看。”

“你不配。”顾若影又是一阵轻笑,般嫦、灼瑶已上前来拦。

“你!”旻郡王示意两个随从上来,此时灼瑶已到他身前,短刀直抵他的脖子。不远处本就分配给昫王的护卫队也立即围了过来。

旻郡王见那冷冷刀锋,不知如何是好。

“旻郡王,这位是--昫王妃。”那护卫队的领头人大声告诉了他顾若影的身份。

旻郡王吃惊地看着顾若影,那日大婚他是在的,但是当时两人戴着面具,所以是真的认不得。他吓得跪了下去。

“影儿,在这里做什么?”路剑离此时已经走了过来,刚好就看到护卫队往这边狂跑,就知出了事,使了内力才赶到近前。

“哦,殿下,旻郡王出了个难题给我,我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顾若影用娇柔的声音道。

“不是不是不是……昫王妃饶了我吧!”旻郡王吓得趴到地上。

“什么难题?”路剑离眼神清冷。

“他说要去找我的父亲要了我,可是我没有父亲,所以不知如何是好。”顾若影笑道。

“薛骐,杀了。”路剑离对护卫队领头人说道。

“昫王饶命!昫王妃饶命!”旻郡王不停地磕头。

“殿下,他确不认识我,饶了他吧,今日是猎杀的日子,也不是杀人的日子。”顾若影笑道。

“薛骐,你留下一人,将这畜生的嘴给我扇到不能说话为止。”路剑离牵了顾若影的手要带她走。

“旻郡王,以你的身份想要多少女人都有,但若被我知道,你强行要哪位女子,那她,就会执行刚才殿下的命令。”顾若影松开路剑离的手,指了指站在旻郡王身边的灼瑶说道。

旻郡王捡了命,磕头谢恩,被薛骐叫了两个人拖了下去处罚。薛骐突然跪到顾若影面前,搞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你这是……”顾若影问。

“这位是王城护卫军七队的统领薛骐。”路剑离温柔地笑着对她说。

“啊……是薛驰的……”

“亲大哥。”薛骐答道。

“哦,我说有些眼熟呢!”顾若影看身形与长相,这才觉得相似。

“多谢昫王妃殿下对我家驰儿的提携与救命之恩。他立了功还得了假,回来与我说,您不仅教他列阵杀敌,还在战场上替他挡了一刀,救了他的命,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以后只要您用得着我,只管吩咐!”薛骐拜下去。

“薛统领言重了,快起来吧!”顾若影笑着道,“我们再不出发,一会可能连兔子都猎不到了。”

众人这才想起来还有打猎的事儿,才整队出发。

大家听了顾若影的建议,到了林子就将马拴在一处,步行进了林子,只让两人骑马远远跟着,到时可以驮猎物。一路也见有小猎物,但是那不是顾若影想要的,就先放跑了,等捉到了大的再去猎这些小的玩。几人走得越来越深,没有见到其他人的身影,显然,他们去的地方不一样,这片林子就是一座山,地盘大得很,不能遇到也是正常的。

别人在抬头看,顾若影在听,而般嫦在低头看。当走到一处坡地时,她两人同时做出了让大家停止的手势,顾若影看看般嫦,她躲在坡下,指了指一处动物脚印道:“新的。”

“我来。”顾若影闪到两棵树之间,利用其中一棵大一点的树藏住自己的身体,搭了弓静静等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头黑色的豹子走了过来,它似乎也嗅到了人的味道,它将身体放低,在草间行走,显然是寻找和准备捕食猎物。

路剑离打算出声将它吓走,这东西危险,如果不能一箭杀死它,恐它伤了人。正想着,就见顾若影直接跳出了树,举着弓正正地对着黑豹。

“影儿!”

“昫王妃!”

“主人!”

大家都忍不住叫出声。

那黑豹已经发现顾若影,冲她奔来,豹的速度非常之快,但是顾若影的速度也非常快,在它跃起扑过来时,将箭射了出去,黑豹发出一声啸,就滚到地上,只见顾若影飞身上前,钗已在手中,又在它的脖颈处补了一钗,这钗几乎全部送进了黑豹的身体,它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结束了对战。最先上来的路剑离,上上下下检查着她的身体:“可有伤着?你胆子也太大了!不要命了!”他吓得不轻,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手也在抖。

“没伤着呢!这么好的皮毛,射身上就可惜了!送给父王垫椅子可好看?我看比你那贪狼寨的虎皮还好看些。”顾若影嘻嘻笑着。她原来是故意引它跳起来,好射在颈部的。

“佐坤的将士们尊称昫王妃为武姬殿下,您真是当之无愧。”薛骐抱拳赞叹道。他命两人先将这黑豹运回营地去,让曜王高兴高兴。

“我们回去吧!好东西也有了。”路剑离越想越后怕,“我怕你一会看见熊也真的扑上去,我才刚成亲,不想这么快再成亲。”

“你想得美!”顾若影将弓递到灼瑶手里,接着说:“我想也差不多了,猎得太多打了他们的脸。一会再猎些小玩意儿就回去吧,不是还得给景妃娘娘找只漂亮鸟儿吗?”

“你确定只猎些小的?多小的?虎还是狼?我看兔子挺小的,就猎只兔子吧!”路剑离认为绝对不能信她。

“兔子还用得着我,灼瑶就行了,我看有没有山狐狸,灰色毛的那种,你喜欢灰的,给你缀冬天的雪披上。”顾若影想着这事儿。

“我不要,我有冽国送的好皮毛,我们就猎兔子,要不就野鸡。”路剑离依旧拒绝。

“路剑离!”顾若影听到这里突然停了脚步。

路剑离突然被点了名,顿时知道不好,忙说:“猎猎猎,你猎,想猎什么猎什么,你猎不着,我今冬就光着脖子过,可好?”

两人一路拌着嘴一路走,后面几人跟着吃吃笑。

“秦大人,这昫王妃日常都是这么跟昫王说话的吗?”薛骐正走在秦柏舟身边,他悄声问。

“殿下日常被揍都是正常的。”秦柏舟摇头无奈地说。

“啊!”薛骐大惊失色,那样说话他已是觉得大不敬了,还会打,这是要杀头的啊。

“薛统领看在眼里就行了,出去切不可乱说,小心被昫王给灭了口,手下人也交代好。”秦柏舟又交代道。

“不敢不敢,是是是。”薛骐忙应道。

但顾若影还是听话的,果真也就猎些兔子、山鸡、彩鸟还猎了只半大的麂子,就是没有看到她想要的山狐狸,看来这些东西还是需得冬天才有好的。

“那只能等到冬天了,要不我去雪域给你找草,然后顺便猎只雪狐给你,可好!”顾若影声音突然变得温柔甜美。

“想都不要想,我不需要那草,也不需要雪狐,你想都不要想去雪域这事儿,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你叫我路剑离,我也不会答应,你生气恼我,我也不会答应,你杀了我,我都不会答应。”路剑离已经知道她会恼了。

“算你狠。”顾若影恨恨道。

突然,她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来不及从灼瑶手中拿箭,直接从袖中飞出一把短剑。

就看到一只尾羽很漂亮的山鸟掉下了树。等他们走过去取的时候,就见到有一人正举着箭没有射出,他手比顾若影慢了些。

“昫王殿下,这位是……昫王妃殿下。”那人行礼道。

“梓墨,你在这里啊。影儿,这是我王堂弟,晖郡王梓墨。”昫王给顾若影介绍道。

“晖郡王。”顾若影不用给他行礼,但她还是颔首示了意。她见这位说话又慢又温顺,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少年,看起来比昫王还要老成,或不是昫王说他是弟弟,她都以为这位是哥哥了。

“抢了你的猎物,就还与你吧。”昫王让薛骐将那鸟递给路梓墨,因为看到他身后的队伍里就只猎了很少的几只小猎物,而他们需要的彩羽鸟也已经有了。

“那就多谢昫王和王妃了。”路梓墨看似很喜欢这只鸟,也就接受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