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80章 攻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813 2022-06-26 14:40

  

  萧玴看着大门缓缓打开,首先看到的是月九幽,她穿着青色轻甲,头戴紫晶冠,脚踏流云靴,身侧还是柄长剑“赤影”,正骑在一匹纯黑的马上。

“恭迎隽王!”月九幽笑靥如花却又气势夺人,她冲着门外喊道,声音铿锵有力。她领着一队人马,那队人是烨都守军中的一支,身着守军铠甲,只是头顶和手臂上缠了红巾,他们也跟着月九幽齐声喊道“恭迎隽王回都!”

萧玴从未如此激动过,他恨不得立即策马奔到月九幽的身边,但他知道自己不能,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父兄,代表着身后的军队!他不由挺直身体,指挥道:“进城!”说完才策马前行。

果然如月九幽所料,进城的速度过于慢了。萧越知道他们进城的消息,已经派出了两队人马分别来阻拦。现在还没有见到人,估计在路上一定会遭遇到了。

萧玴来到她的身边:“九幽。”

“殿下别来无恙。”月九幽朝他笑,是他熟悉地笑意。

正说着,她手下的探子就来报:“主人,萧越的人全部朝北门去了!”

月九幽吃了一惊!萧玴也吃了一惊!他这是想做最后的挣扎,全力一击,杀了萧璀!

“殿下速随他们进城,不要停留,直攻进王宫,凡带红巾皆是我们的人!宫里也有人策应,快去!”月九幽立即对萧玴道。萧玴只知道点头,就见她一人策马朝北门逛奔而去!

街面上的百姓早就给月九幽转移走了,她一路经过街道,一路就有人骑马跟上她,手臂和头上都带着红巾,清一色青甲长发的女子!快到北门时已是一支不小的巾帼队伍。

萧璀一身黑色重甲,稳稳坐在马上,脸色凝重,掩住心里的激动。见开门的人是月冷洲,再看了看四周,果然是没有看到月九幽的身影。有些失望,但他也没有迟疑,带着众人开始进城。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已听到萧越那边的人冲过来的声音。

“应战!”萧璀一边喊一边身先士卒,策马冲在最前面。他身后是一队弓箭手,使的是云且歌监制的箭,根本不用靠得太近已直击目标,他的马一直未停,直至冲到对方队伍中,宇凰和凤漓随着他的马一路冲进去,抽出长剑砍杀。对方也是至勇之士,又杀红了眼,也是见人杀人、见马砍马!人数还不少。萧璀后面的人还是骑兵,一正在往门里走,速度不快,人数不多。

突然,有人想阻止萧璀往前,拿大刀砍向萧璀的马腿!马是不会闪的,被砍中即会倒下,萧璀一惊准备跳下马去,就见一把短剑从他的侧面飞来,直接射穿了那人的脑袋,再往那边看去,只见有一队轻甲朝他飞奔而来,再细看,那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月九幽!

他想叫出口,声音却咽在了喉中!

月九幽奔到近前,她只深深望了一眼萧璀,便一跃而起,将袖中的剑全数飞出,击杀了数人,接着在空中就拔出“赤影”直接分成两剑,落地即奔出,路过之处,已然杀出了一条血路!

“旗诛!列箭阵!”萧璀听到她的叫声,她身后那一队人马中有六人立即变换了冲刺的队形,将萧璀的马围住,随着他的马一起前行,保护着他!

再看向月九幽,对方的队伍已经在月九幽的砍杀下从中破开来,领头的旗诛马在萧璀马前,她使的武器是长矛,左砍右刺,也是英勇得很!马经过月九幽时,还朝她笑,如同在游戏一般!

萧璀的马经过月九幽,他叫道:“幽儿,上马!”说着,朝她伸出手。月九幽握了他的手,被他拉上马,骑在他身后。他想说什么,但月九幽没有给他机会,就见她立起身子揽住萧璀,将脸凑到他耳边,坚定的说:“主上只管往前冲!不要回头!后面有我!”

萧璀还未回话,就见她已朝后跃去。

“旗诛!不许停下!”他只听到她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眼含热泪,却不愿回头,回头即是不信她,不能回头!

“是!主人!”旗诛在马上又加一鞭,领着六人,护着萧璀一路朝王宫而去!

剩下的人与月九幽站在一起,与敌军对战。

月九幽邪笑道:“今日让你们见识见识,何谓‘以一当百’!”边说边杀进人群中,那些姑娘也都毫不示弱,跟着冲杀走去。

“幽姑娘!”凤漓已经跟上去,宇凰被困在敌军中,就见有一人杀得正痛快,再一看,还能是谁,正是月九幽!月九幽朝他笑了笑。此时已经进城的人马被月冷渊指挥一半留下对敌,一半追着萧璀而去。

眼看自己人越来越多,月九幽跳上一匹马,冲月冷洲道:“哥,这里交给你!我先走!”说着又朝人群里喊:“赤影!撤!”

只见那些女子便各自寻了马,跟着月九幽而去,留下一地死伤的敌手。

宇凰也忙跟上她们。

“姑娘们,可痛快?”月九幽问身后的女子们。

“痛快!”众人齐声答。

“她们没来的,可是没见主上的风采,太可惜了!”

“我都没有看清主人的剑……”

“我也没看清……”

“我刚才应该杀了有十来个!太痛快了!”

“你哪有我多!”

“哈哈哈……”

宇凰听他们说话,就像是一群女子叽叽喳喳讨论谁的衣服比较好看,谁的首饰比较贵重一样,不由得背后发冷。

宇凰发现,离王宫越近,她们的人数就越少,到最后到宫门外时只剩下月九幽和另外一位姑娘二人。

宇凰好奇地问:“幽姑娘,刚才的人呢,他们去哪里了?”

“幽姑娘,也是你配叫的。”她身边的那姑娘瞪着杏眼对他狠狠道。

“无妨,灼瑶,他一直这么唤我。”月九幽拦了她,说完又对宇凰说:“宇凰,你知道得太多,我可能会要灭口。”

宇凰忙停了口,不敢再出声。

萧璀那边在众人的保护下已到王宫边,看到萧玴的人因无人阻拦已先到了,他本来还远些。一行人已冲到宫里,厮杀声四起。月九幽的人一直护着萧璀,直送他到大殿前。王宫里禁军已然不多了,萧家两人带的人一部分留守在了城里,只带了精锐到宫里。

月九幽也没有比他们慢多少,但走到近前还是听到里面已开始厮杀,三人忙也冲了进去。

远远看到萧璀和萧玴已被护到去往大殿的路上,安了心,放心在处理起底下这一堆禁军来。宇凰先去追萧璀去了,他回头看了一眼月九幽身边的灼瑶,那女子身材瘦小,却练得一身好轻功,轻轻松松就跃得老高,身法是他见过的最为轻巧的一个,她持的是短刃,在敌军中快速地腾挪,手到之处皆击杀一次,颇……有些月九幽使钗的影子,而且学得还不错。

而月九幽早就记熟了这禁军的几个头领,一上前,就先杀了这几人,这几人武功不低,她也拼了一番才杀尽。

她砍下最后一人的头颅,像扔球一样扔到人堆里,大吼一声:“停手!”

众人看到这骨碌碌滚过来的人头,再看人头的长相,已是没了斗志。“你们的头领都已死,想活命的放下刀即可。”月九幽淡淡边说边踢了踢脚边另一个头领。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已是输了,于是纷纷扔下手里刀。

随后便有月家人过来清理战场,月九幽也向大殿走去。本来是没有她什么事了,但是她要去接月无间。想必这时,她应该还在那萧越身边。所以,她只好也往大殿里去。

“灼瑶,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一路查看一下是否有我们的人伤了,就带去楼里。”月九幽前后看了看灼瑶,知道她未受伤,便放了心。

“是。”灼瑶听话地上马就奔了出去,也是个心冷的孩子,和月九幽竟有些相似。

萧璀和萧玴已经进了殿,她也有些担心,便往殿里去。就见萧越瘫坐在龙椅之上,萧璀与萧玴站在台阶之上,而本就在殿中的大臣们,跪了一大片。那萧越身边,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王后原氏,一个正是云妃月银朱,也就是她的妹妹月无间。

“无间,他还有多少时日?”萧璀正背对着殿门,没有发现月九幽进了门来。

“回主上,月余。一直控制着量呢!不敢让他死了,吊着这口气等着今天你来取他的命。”月无间看起来还像个俏皮的少女,一点没有为人妇的样子,极具隐蔽性。

“你居然是他的人?你何时……”萧越最是疼爱这个云妃。

“王上,一直都是!从进宫前就是!”月无间吟吟笑道:“您记住了,我叫月无间,无间地狱的无间,你去了后记得来找我,呵呵呵……”

萧玴回过身,看到了她。

萧璀仍拿背对着众人,只问:“还有谁有什么想说的吗?”

就见有一人愤愤地站起来:“萧璀,你这是……”他话还没有说完,旁的人身上就溅一身血,那人捂着脖子倒向一边,血从他的身体中喷出流了一地,萧璀没听到回声,回头就见月九幽站在那人身后,抹了他的脖子。

“你!你什么人!”隔了两排又有一人看到这人被月九幽杀了,急得站起身来,月九幽挥出去一把短刀,扎进了那人的胸中。

“都想好了,再回殿下的话。”月九幽轻声道,这冰冷的声音已然是让大家如坠地狱。

“姐!”月无间也看到了月九幽,像个小兔子一样蹦到月九幽身前,钻进她怀里。

“无间,终于见到你了。”月九幽将她搂紧,久不愿放开。

殿上再无一人敢说话。

“你呢?”萧璀面对自己的亲叔叔,问道。

“我还能说什么?成王败寇。”萧越绝望了。就见萧璀当着众人的面抽出腰中的软剑,一剑刺进了他的胸膛。月九幽不知道,这把剑是当时他父亲新铸的佩剑,也是拿给萧越来看,被萧越拾起从背后给了自己兄长一剑,要了兄长的命。现在,他也命丧在这把剑下。

“来人,将萧越的尸首挂在城门上示众三日,设坛敬十五年前的亡灵!”萧璀命令道。

此刻的月九幽,面带笑意退到一边,静静看着他,哪怕不能站在他身边,心里也是满足的。他终于成功了,远赴他乡这么多年、隐忍这么多年,终于是成事了。他心中再无放不下的大事,应该是能安然入睡了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