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22章 相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7 2022-06-26 14:40

  

  他们所有的物件儿都在驿馆里被化成为灰烬,旸王与王妃甚至连外袄都没有来得及穿,很多人都是这样,大家十分狼狈。

顾若影刚才忙着审问,审完这才有时间顾看其他人。大家的情况差不多,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还有几名重伤的。

“我们在这里等。”顾若影脱去自己的薄袄披到舒姝身上,对旸王说,他已经穿上了李乘枫的外衣,“现在不适合移动。”

“这……昫王妃,你把衣服给我……”舒姝有些感动,她一直觉得顾若影心冷,笑都很少,两人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旸王知道的,我不怕冷。这天冷些反而是不咳了。”顾若影笑笑说。

“手上伤可还好?”路承天看她手上的帕子都被血染透了,拉住要打开看。

“无妨。”顾若影抽回手,先去安排其他的事情,她在外生活的经验十分丰富。先安排大家在树下聚集,然后不能动的移动到一处,由旸王妃用灼瑶与顾若影身上仅有的伤药先给最重的人用上续命。接着她又教能动的人去拾柴、生火、打水,而她与灼瑶则去打猎弄些吃的,那些人传令的人再领人来救怕也得好几个时辰了,不能让大家都饿死。

“李副将,守卫就交给你了,如若他们再来,你吹响这个哨,我便立即赶回来。你不要与他们对战,只管带着旸王与王妃逃。”顾若影将自己的金钗交给李乘枫。李乘枫将钗握在手里,重重地点头。他记着她的救命之恩,刚才她在自己对战过程中发现有人在李乘枫身后有人,便飞出了短剑杀了那人,救了他一命。

舒姝手中握着药,先看了众人,先给伤重的那几人喂了救命的药,又将伤药粉分配给流血多的人,也是很妥当。

“殿下,我给您的手也上点药吧……”舒姝眼巴巴看着手臂挨了一刀的路承天,见他一脸冷峻,在思考着问题。

“我不用,先给他们用吧,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路承天答道。虽然李乘枫也来劝,但他仍坚持如此做。

好在是在林中,林密野物也是很多的,清晨又是这些野物出来活动的时候,顾若影和灼瑶毫不费力地捉了四只山鸡,端了个兔子窝,大大小小十几只。两人拿了根藤将这些野物串起来,一路拖回营地。回来看到,重伤的人药也上好了,火也生好了。

“昫王妃,你们这么短时间,竟捕了这么多?!”李乘枫忙招呼人上来帮忙。

“若是再走深些估计还有鹿,只是担心你们,便不敢再走得深了,这些也够我们吃一顿。”顾若影将东西交到他们手中,顺手将缠在受伤左手上的帕子扔掉,那帕子已看不出颜色,原是血红的,现下已经漆黑脏污不堪了,她素爱净,可受不了这些。

灼瑶拿了净水过来替她冲洗伤口,舒姝和路承天也走了过来,见手心皮肉翻开,损伤得十分严重,可舒姝见她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伤得这么严重,快,用点药!”舒姝将本留给路承天的药拿了过来。

“我无妨,先给他们用。”顾若影摇摇头。

“可是这……撒一点止痛也好……”舒姝自己也有点小伤,没有用药,现在都觉得疼,何况是她伤成这样。

“这点伤,不疼的。”顾若影笑道。

“昫王妃不是一般人,自缝伤口,醒着取骨。你去忙你的吧!”路承天蹲下身子,查看她的伤口,又从怀里掏出个浅紫的小瓶子,打开来将里面的药粉撒在她的手上。

“怎么没有用完?”顾若影看出是自己曾赠与路承天的药。

“没有用。”路承天轻轻答,说完,又撕下自己干净的衣服替她将手包扎好。

“我记得上次跟您说过,如若见我遇到危险,站开就好了,不要上前,我自己可以对付,否则你们可能并救不了我而且还会令我受伤,或者自己受伤。”顾若影扬起手给她路承天看。

“知是知道的,只是你跟着我出来,若有什么闪失,我该如何向三弟交代?”路承天笑笑。

“下次不要这样了,真的。昫王殿下若是这么做,我倒是开心的,但是换作别人,就是欠下人情了,需得还的。您已救我好几次,我也救过您,算是扯平了。”顾若影冷冷看着他,她心里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感动,只觉得十分累赘。

路承天没有答,看她并不领情的脸,心里也升起不悦来,自顾自走开了。这个火堆边只剩她与灼瑶。

“好像生气了。”灼瑶拿了只剥好的兔子过来烤,一边对顾若影说。

“不灭一灭他的火,怕是后面难收拾。”连灼瑶都能看得出来,何况是顾若影,顾若影明显感觉到他对自己的眼神不对,这可不是好事。

“太美了也是有烦恼的。”灼瑶说。

“灼瑶你听明白了啦?你这是在赞我?”顾若影哈哈笑了起来,一向对这些事情迟钝的她居然能听明白顾若影说的这话。

“在主人身边久了,哪个人喜欢你,哪个人爱你,哪个人敬你,我还是看得出来的。”灼瑶居然会与她谈论这个事情。

“那你说说,谁喜欢我,谁敬我,谁爱我?”顾若影来了兴致,身边又没有旁人,兔子也还没有熟,便追问道。

“隽王、旸王喜欢你,昫王、烨王是爱你,无衣敬你。”灼瑶一一数出来。

“就这些啊!”顾若影笑道。

“那您还想要多少,就这几人都让你一身伤痛,焦头烂额了。”灼瑶白了顾若影一眼。

往往平日不怎么说话的人,都将事情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最后反而是看得最通透的那个。

“你说得有理,世间只道女人是毒药,其实男人也一样,也是女人的毒药。还是离远一些好,以后就我们俩过吧!不要理这些男人了。”顾若影伸头靠在灼瑶肩膀上,吃吃笑着。

“男人我本就无所谓,只要我不死,就跟着主人。”灼瑶笃定地说。

顾若影就热烈地拥抱她,惹得灼瑶不停退缩,她不习惯与人这么亲近,再爱无衣,也是难得与他相拥一回。

路承天坐得离他们有点距离,舒姝受不了那剥了皮的兔子,于是便选了野鸡。她将烤好的鸡伸到路承天面前,却发现路承天拿眼看着顾若影。

等大家吃饱了,到了下午,便见到一队人马过来。大家以为是之前送信的人到了曜国最近的一个镇子请了援兵过来迎。因为两国边境地方是有安排巡卫的,还有守边的军队。

走近一看,确是军队,但领头的那人一脸焦急,没有发现隐在驿馆边树林中的这些人,而是先到驿馆前,看到一片焦土,急得大喊:“快,四处看看!”接着那人便要下马,亲自去寻。

“影儿!影儿!”那叫声震天响,顾若影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就见到了空中的“斥魂”。

“斥魂,快!带我去找你家主人!”路剑离对斥魂喊到。

于是就见斥魂飞得很低,在他马前,引着他往林子里来。

“殿下,在那里!”秦柏舟已经看到林中的火点与烟气,几人便策马往那里去。

顾若影出了林子,将左手藏在身后,笑盈盈看着她的殿下,为她急马奔过来。看到她的身影,路剑离几乎是飞下了马来,先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

“殿下。”顾若影轻轻唤着,放心待在怀里,也揽紧了他。

“火在曜国边境都能看到了,把我吓坏了。有没有受伤?”路剑离松开她,才想起检查她的身体,很快就发现她藏起来的手,要打开来看。

“一点小伤,刚上了药,不要再打开来看了。”顾若影忙阻止,路剑离也怕打开再损伤,只能作罢。

“殿下来迎我?”顾若影又钻回他怀里,笑着问。

“听旸王传信说病着,我着急,便迎过来。这才刚到边境便知道你们出事了。病是好些了?”路剑离为了速度快,只带了秦柏舟出来,带的这些人是边境的军队,让星转在家里看着珏儿。

“殿下,不是病,是毒。”灼瑶这时也上前来。

路剑离盯着顾若影,一点不可思议:“毒?”

“什么毒也是不知道,回去给冥药看看吧,总之现下没有一点事了,你放心。”顾若影一脸痴痴笑着,手抚上路剑离的脸,却一脸怒气地朝向秦柏舟:“柏舟,殿下这是怎么照顾的,瘦了这许多。”

“茶不思饭不想的,可不是得瘦吗?”秦柏舟也不怕责备,回答道。

“殿下不放心我……”顾若影故意嗔道。

“没有不放心,只是担心,怕你一不高兴多杀几个郡王郡主,我这山长水远的,也没有办法给你收拾烂摊子。”路剑离确是担心这件事,怕她一激动也不管是什么人就杀了再说,尽管那人也一定会尽力护着,但他难免担心。

“有旸王在呢!”顾若影已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昨晚还为了护我,替我挡了一剑。”她转过身,与昫王站在一边。

“二王兄,没事吧!我来迟了。”路剑离见他穿着侍卫的衣服,身上也有伤,狼狈不堪的样子。

“哪里是我救昫王妃啊,还是连累了她,一路被追杀,都是她救的。”路承天摇摇头,回答道。

“没想到,已经要到这样的地步了,连伤你几次,现在还伤了我影儿,定是不能饶了。”路剑离的脸色阴沉下来,将这几个字咬碎在嘴里。这句话只有顾若影与路承天听到了。

原来,杀他还能饶,伤他的影儿,就定不能饶了,路承天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