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50章 落风城-入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60 2022-06-26 14:40

  

  还好没有下雪。大家在城郊的林子里找了个空地休息。虽然有火堆,但没有坐在马车上的人还是觉得很冷,萧璀命人将货车上备用的遮雪用的布挂在树枝上,只挂两面已是暖和多了。

宇凰忙让下人烧水,将萧璀用的手炉脚炉都注好热水。他虽长在雪国,但还是怕冷得很。他此刻也坐在火边,不用说,因为月九幽不肯坐在车上不动,他也便跟着下来烤火。其实烤火确实比在车上捂在被子里还要暖和些。

月九幽看凤漓靠火很近,也是怕冷,就说:“身子也太弱了……这天气已经穿得跟球样的了,还靠火那么近,也不怕把自己点着了。”

一旁的萧璀正喝热茶,听她这么一说,还以为是在说他,一口茶给呛在喉头,就咳了起来,还不忘往后缩了缩腿。没想到是凤漓接了话:“是,幽姑娘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勤练武功。”他这才知道方才不是讲他。

“你们烤的什么,这么香?”本来还有点月光,大家听到声音抬头时,发现月都看不见了,那巨人直接挡住了。

“来,坐下一起吃。”萧璀为了化解刚才的尴尬,于是邀请两人一起。

“那我不客气了!两人坐的是没有挂遮雪布的那一方,大家明显感觉到,这两人和遮雪布有异曲同工之妙,大家又感到温暖了不少。

“还没有请教二位尊姓大名?”萧璀让宇凰给二人奉了茶,看接茶、喝茶的姿势竟觉得这个人虽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一言一行却也颇有家教。他的侍从,那位巨人仍是一言不发,他也不喝茶,光盯着火上烤着的兔子肉看。

“吃吧!”月九幽拿手里把玩的棍子戳了戳兔子肉,他们已经都吃过了,只因打多了几只,就想烤成肉干带着。那巨人竟对着月九幽笑了,虽然笑得有点丑。只见他抓起兔子,先撕了条腿递给他的主人,见主人接了,对他点点头,他才嚎啃起来,吃得很香,惹得大家都乐了,他也一边吃一边乐。

“我叫昭寒,这是我的随从巨石,我们是曜国人。”路昭寒没有把自己姓告诉这些人,“还没请教您?”

“尉迟啸。”萧璀一直用的这个冽国皇族身份。

路昭寒又望向月九幽,月九幽淡淡道:“姓月。”路昭寒忙点了点头,向各人问好。

“你们是要去曜国做买卖吗?”路昭寒好奇地问。

“当然。”宇凰答道,这还不明显吗?难道去游山玩水不成?“你这是做完买卖回家?”

“啊,是的,我很喜欢烨国,一直都想游历各城,但是我收到家书说小弟病重,家里人让我速速回去,我这才往回赶。”路昭寒脸上浮出担忧之色。

“原是这样,”萧璀想了想说“不知道你是曜国哪里人士,我们此去目的地是曜都,这位先生是位极好的医士,如果你有需要,可以去帮你看看令弟的病。”萧璀指了指坐在两人旁边的冥药说道。

“这……实在太感谢了!那等到了曜都,到时可能还要叨扰各位。”路昭寒非常有礼。

他带着巨石又向各位行了礼才离去。

“我可只负责……答应你的事,旁的事我可不管。”冥药对萧璀的安排感到非常不满。

“加金子。”月九幽说。

“那可以试试。”冥药立即就点了头,考都没考虑下。

夜深,萧璀拉了月九幽去马车上休息,月九幽觉得不妥,还是坚持不去。

萧璀也没有坚持,只道:“那你先进来一下,有事吩咐你。”

月九幽只得跟进去,其实旁人已习惯两人的亲昵,也都没有在意。

等进了马车,萧璀拉月九幽坐下。

“明日就要到曜国去了,此去凶险,有几件事我要交代你。”萧璀脸色凝重。

月九幽看他如此脸色,便知事情的严重程度忙点头应。

“其一,藏起锋芒来,切莫过于外露;其二,凡遇事切不可拿命去搏,保命要紧;其三,先顾着自己再顾着我。”萧璀拉着她的手,一字一句交代。

“好。”月九幽应下。答应归答应,做不做得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锋芒藏起有何难,不拿命搏又有何难,只要他没事,自然不用拿命去搏了。只是第三点她是绝做不到的。

“突然这么听话,我竟有些不惯了。”萧璀笑了起来,“既然这么乖,赠你一物。”

接着,萧璀从身后的物什盒子里取出一个锦盒,递给月九幽。

月九幽一看便知是个首饰锦盒,“主上送我首饰做什么?您知我不用这些的,戴着不方便。”她虽接过了,但没有打开。

“打开看看。”萧璀催促道。

月九幽只得打开盒子。打开却心情复杂起来,不知是开心还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总之,非常复杂。

那盒子里卧着两条非常精致的项链。链身为金制的蛇骨形,金扣头下挂着个坠子,那坠子似象牙制成,雪白色,形如弯月。整体看起来非常的特别。这两条项链是同一款式,只是一长一短,一粗一细。冥药炼蛇时,萧璀问他拿了这对毒牙来,一心就已想好要拿来做链坠子。在金风镇准备出发那几日,他专门去打制这对项链。

“这是……”月九幽抬头望向萧璀,眼有点湿。

“普通的金银玉石如何配得上我的幽儿。这是与我们同床共枕的那条蛇的毒牙。”萧璀笑道,原来这并不是什么象牙制成,难怪看起来色泽要生动许多,“刚好一对。”他低低说着,拿起短些、细些的那条替她戴上,那坠子正好垂在她胸前。这样的款式不同于一般女子的项链那样花里胡哨,而更适合于月九幽的气质。他指了指另外一条,示意月九幽帮他戴上。月九幽将那项链取下来,他身量高,竟有些废力,萧璀正好趁势将她揽进怀里。

“不许取下。”萧璀在她耳边轻轻道。

“那你也不许取下。”月九幽也轻轻回道,两人不约而同吻向对方。

下马车时,月九幽将这链子放进衣襟里,贴着身体。

第二天天刚亮,大家便整队出发。

出了落月城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因还在烨都的管辖区域内,只有有贸易凭书的商队、商人才能出城,直到烨都的界碑外,都是不允许停留的。因为在这不远处,城门的右方就是官府的军营。烨国各城有各城的守军。昨天关城门前,大家都没有注意一声不响的月冷池已经不见了,他换了身衣服进了军营。

再往前走,就看到了烨都的界碑,官道走尽就看到了无人区的林地。这里的林地是迦林山地的延伸部分,但这林地落叶树多了起来,现又是冬季,所以看起来一派萧条模样。林子里也有一条较宽的车道,可以同时过两队车马。

他们的车队先出发,路昭寒的车队本就与他们在一块儿休息,见到他们出发,也就起身跟了过来,只比他们晚了一步。

今天月冷河在和月九幽在萧璀车旁护卫,凤漓此刻已经去林子深处去探路了。不知何时,月冷池出现在了车队最后,正好与路昭寒的车队之前,他看到巨石因为身体巨大,不能骑马,只能走路,但看他好像走得不紧不慢,却能跟上马车的速度,想来也是有内力的人,不只有一股子蛮力。

虽是冬季,却是与曜国交易频繁的日子,所以林子范围虽然很大,在车道,在林间都能看到有人活动。他们的车队没有在无人区停留,而是直接穿过无人区。

过了无人区,就进入到曜国境内。明显感觉到土地的坡度增加,渐渐进入了山区。又走了一段时间,已能远远看到硞城的城市了,因为那个方向地势比他们所在的无人区要高出一些,抬头就能看了。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路边开始出现了曜国人开的小摊档,车队行进速度也越来越慢。

好在城门处并没有什么车队进城,到了城门处,月冷河和凤漓拿着贸易凭书先去开路,那边就有人安排了两个士兵过来查检货物。月冷河忙趁他们走到马车边时,往他们手里各塞了包银子,两人收了银子却还是要他们将货卸下打开来一一检查。月冷河以为是银子给得少了,刚想再拿一包出来,就看到昨日那个巨石走了过来。

巨石绕过月冷河走到那两士兵面前,给他看了一眼手里的什么东西,想应该是令牌,那两人忙跪下来拜。接着有一人跑回城门,把他们的头儿叫了过来,那人过来一看也先跪拜。

巨石对守军军官说:“主人在后面车队,这个车队是主人的朋友,一并放行。”

那军官忙吩咐人去开城门,那两人哆哆嗦嗦将刚才收的月冷河的两包银子又放回月冷河手里,边还行了礼。

巨石原来会说话,他对月冷河讲:“主人说了,曜都见。”

“麻烦你替我多谢你家主人。”月冷河也对巨石行了礼,就领着车队进了硞城。

凤漓策马走到萧璀车前,讲与他听。

萧璀心里想到:这昭寒不问他们的落脚之处,也不告之他的住址,想必对于找到他们是极有信心的,在硞城可以让守军下跪,在曜都也能消息灵通,看来,这傻大个不是一般人。

为了避免去得迟了,萧璀并不打算停留,为了提高行进速度,他命人把物品在硞城放下一大半,只带着一点用来在行进过程中掩人耳目,人也散开些,让一部分人单独行动,把队伍缩小,加快在城市行进中的速度。

月冷池注意到,昭寒的车队一进城,就不见了踪影。

还需几日才能到曜都,大家补充点日常用品,准备日夜赶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