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9章 何去何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01 2022-07-01 14:19

  

  霆肃在门口站了很久都不敢推门进去。房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里面没有人一样。直到入夜,霆肃实在熬不住了,怕她饿坏,才推门进去。门也不敲,因为敲了也没有用,她不会应。

“吃点东西吧……吃了才有力气杀我啊……”霆肃把手里的食物放在桌上,见顾若影端端正正地坐在床沿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现在……是到了……连杀个人都没有力气的地步了吗……”顾若影又抬起自己的手打量着。

“不是……总有办法的……”霆肃走到床边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凄凄看着她安慰道。

“我,月九幽,月家死卫,五岁开始受非人训练,六岁开始使毒,八岁开始接杀人任务,十二岁便已杀人无数……随烨王夺王位,随昫王定天下,何曾为杀人发过愁……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失了这一生最引以为傲的武功,从此便是一个普通人。”顾若影看着霆肃的眼睛,眼中不是怒火而是哀伤。

月九幽,她原名叫月九幽,原是一名月家死卫,顾若影为霆肃补上了关于她的身份中他所不知道的那部分。

霆肃握紧了她的手:“你如何能普通的了,既便是没了武功。”

“如何能普通得了?你若拦我,我将连这个院子都出不了……”顾若影反握住他的手腕,用力到将指甲都掐进了他的肉里,“若没有这武功,我便什么也不是……”

“不……”霆肃打断她,此刻没有武功的顾若影看起来格外楚楚可怜,他能理解她的不甘,“都是我不好,不该拿酒喂药……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人医你……”

顾若影摇摇头:“不怪你,你救了我,芣苢已经都跟我讲了。可是,如若是知道会失了内力,你还不如让我死在雪域。”

“我会护着你,陪你慢慢将内力练回来。”这样的顾若影,不是给了他表现的机会吗?霆肃竟有些激动,于是将身体凑得更近了些,恨不能将她揽在怀里。

顾若影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冷淡,瞬间便将他的心火给浇熄了。

“护着我……”顾若影冷笑一声,“于我,你想要的不是都已拿到,我已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

“你为何总把我想得如此卑劣?”霆肃这才知道刚才自己是想多了,她只是没了内力而已,不是没了气性,手上杀不了他,嘴上也定是饶不了他的。

“昨夜,就当我还你救我的人情,我们两不拖欠。”顾若影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要去哪里?”霆肃拉住她。

“不知道。”顾若影冷冷答道,她看到自己的“凝霜”挂在床头,于是过去取下来,接着便抽出剑准备往自己的脖子而去。

霆肃急得赶紧握住她的手,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你……你这是做什么?”

“如今我为鱼肉,需先得把这张脸毁了才行,不然,可能过不了三日……毕竟这世上的男子都一个样……”顾若影看向霆肃。

她的话让霆肃惊呆了。他现在总算是知道顾若影为何这么狠了,原是个死卫,所以伤、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我知道你不会把我当成你的男人,但我却把你当成我的女人,不管你信不信,昨日我不是因为……总之,我一定会护着你!”霆肃从她手上夺下剑,将她的手握紧了不松开,他知道现在的顾若影没有办法挣脱开。

“好大的口气,烨王、曜王都不曾护得住我,你凭什么?就凭你那点武功,那几两金子?你知道我有多少仇家?你知道有多少人想我死吗?”顾若影果然是口下不会留情的。

霆肃听到她的话,也是没了脾气,如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与那两位相提并论,“让我送你回曜国或者烨国,或是你想去的地方,总可以吧?”

“月九幽已经死了,如何回烨国?顾若影已经死了,如何回曜国?我已是孤魂野鬼……”说到伤心处,顾若影还是忍不住落了泪。

霆肃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之前已抱了必死的心才将那些人引到雪域里。现在她若是再出现在烨国与曜国,那些人定会卷土重来,再加上现在连内力都没了,如何抵抗?!若是像上次那样的几十个高手,他确是无法护她周全的。

他用力地伸手揽住顾若影,她轻轻挣也没有松开,并温柔又坚定地对顾若影说:“跟我走,我们不回烨国,也不回曜国,我带你去大漠。去试试看,在大漠上策马是否比在林中要畅快?”

霆肃还记得当日与她说大漠时,她这么问过。

“我说过了,你从我这里,再得不到什么……”顾若影不再挣扎,她仍在心里比较着三人,如果就是这样靠着,她的脸萧璀的胸口,在路剑离的肩膀,而现在,在霆肃的颈侧。

“我什么也不要!”霆肃想也不想便答到,“跟我去沁城,在那里没有人认识你,你可以重新开始。”

“沁城……”顾若影重复着这个城的名字,光听就觉得很美了,“美……吗?”

霆肃笑了笑回道:“非常美。它就像沙漠里的一颗水滴,那里有绿树,有草地,有湖……我的房子就在湖边,你日日都可以在湖边练功,听风,看月。大漠的月是你没见过的模样,你一样要去看看。还有……”

顾若影看到霆肃的眼中又闪出了一种与平日不同的色彩,她不由得想知道后半句,于是问:“还有什么?”

“还有烈酒,若是饮多了,第二天让你头痛欲裂的那种。”霆肃爽朗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她也轻轻一笑,嘴里吐出一个字:“好。”

霆肃听她答应,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又要过来抱,却被顾若影伸手抵住,她的脸色又变回了原来的脸色,说:“我只是想去看看沁城,再无其他,你不要想得太多了。如若你是想要我去沁城做你的女人,那便罢了。”

霆肃缩回手,刚才见她答应还确实是有些期待的,他深情地望顾若影,答她:“我知道了。”

顾若影坐到桌边去吃霆肃拿给她的食物。

“霆肃……是你的真名吗?”她一边吃一边问霆肃。

霆肃点点头,一脸认真地回答:“确是真名。怎么了?”

顾若影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问问,这个和我睡过的男人,真的叫什么。”

霆肃正端着酒杯喝酒,被她这么一说,立即红了脸。看到他的反应,顾若影戏谑的笑意又浮现在脸上。

“不会是……我昨夜不太清醒,竟没发觉……难怪……”顾若影夺了他的杯子,又将自己手里的茶推给他,一口饮尽那杯酒。

就见霆肃的脸变成了赤色。他猛地站起身就要走,顾若影拉住他的衣袖说:“既睡过了,自然和别的人不同,以后允你唤我幽儿,以后,我是月九幽。”

霆肃回过头看着她,实在听不得她把“睡了”这件事情放在嘴上,却又在想她是为何这么说。

“这世上,除你以外,只有两人曾唤我幽儿,一是烨王,二是昫王,也就是先曜王。”顾若影放下筷子,站到他的身前,抬起下巴看着他。

霆肃还在消化这件事情,没有回应。

“顾若影只是昫王殿下一人的顾若影,‘影儿’也只能是殿下唤,其他人,都不配。”顾若影看着他的眼睛,在确认他是否听明白了。

“我知道了。”霆肃哭笑不得,刚觉得与之亲近了,结果又来这么一句,总结下来,就是两条信息:第一,他是这世上第三个睡她的男人,第二条,他仍是不配。

霆肃不懂三人之间的羁绊,也不知道当初这名字为何要转换。但他知道,“顾若影”这个名字现下确实不能用了。月九幽因烨王的掩盖需得花些功夫查才能查得到,他花了些精神都没有探得,自然是可以用的了。

她若喜欢,便就这样吧,不配就不配吧。

“幽儿。”霆肃轻轻唤道,不知为何,他感觉月九幽这个名字与她才是真的般配。

顾若影听到有人这样唤她,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是在梦里变成了顾若影,在梦里遇到了昫王。她希望一睁眼,梦就醒了,她还是月九幽,还在萧璀身边,不久就会再遇到昫王。为了他,她愿意将所有的苦重吃一遍,换得与他再过十年。

“如若沁城没有你说得美,我就杀了你。”月九幽(亲们,名字在这里又切换了哈)狠狠道,也就是说,现在两人都知道月九幽杀不了他。

他笑了:“幽儿放心,我的命一定留给你。”

霆肃出了门去,他准备尽快带月九幽走,因为她的伤,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逗留得太久了。万一被人嗅到了什么蛛丝马迹那就麻烦了,现在她没有内力,而在这里又没有足够的人手保护她。只有尽快回到镜流国,才是最好的安排。

他让疾风连夜先回沁城做安排,自己则带着月九幽慢慢穿过沙漠到沁城去,这么好的二人相处的机会,不多走几日都对不住自己了。他心激动无比,为二人的亲近高兴,又为能带她回家而感到高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