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66章 落云城-制器高手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05 2022-06-26 14:40

  

  萧璀昨天见完云家人,一晚上没有睡着。

他暂且还不是太相信云且歌,因为他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可靠,特别是和他的哥哥比起来,那真是天壤之别。但是他能入得了风凝紫的眼,是不是也代表他有过人之处?虽然他人生得是很漂亮,但是风凝紫也决不是一个看人表面的浅薄女子。

从风夕岚的口中,倒是觉得他是正直且善良的人,而且听她讲,云且歌非常擅长制器,自己做了很多好玩的玩意儿,简直满院子都是。于是萧璀就更好奇了。如果真如他所说曜国发现了另外的矿藏……萧璀觉得心痒难耐,他和云且歌感到一样的兴奋。

萧璀走出门口,看到月九幽在门外,对她说:“走,去云府。”

萧璀没有让云与衡陪伴,只让安排下人带他去找云且歌。还没有进院子就闻到一股燃烧东西的味道。要是旁人,应该觉得是家里着火了,但是那下人不以为然,见两人皱着眉,便说:“公子,小姐,不用担心,是我家二公子在捣鼓他的炼炉,不是走水了。”两人这才恍然大悟。

走到院子里,那下人通报:“二公子,有客人!”半天没有反应,月九幽让那人先下去了。

两人往院子里走,见满院子都是废弃金属料,木料,各式各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几张巨大的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工具、图纸、制到一半的器具等等。在院子靠墙的一角还有个巨大的炉子。

先出来的是深竹。他向二人行礼道:“两位是来找我家公子的?他在那里。”一边冲他手指的方向叫道:“公子!公子!有客人!”两人朝那方向看去,才看到一个蹲在角落里看什么东西的灰灰的、脏脏的物体。

“稍等稍等!”那个物体回道。

“不急。”萧璀答道。他的眼光停留在一只箭上,拿起来细细看了看,又拿起桌上的弓,搭剑便射。那只箭直直射进了墙里。月九幽走到墙边将箭抽了出来,又看了看那墙上的洞,朝萧璀微点了点头。

这时,那云且歌也走了过来,手中端了个碗,月九幽查碗里一看,是一对黄金的耳坠子。

萧璀忙笑道:“这可是为风家主打的?”

云且歌忙点头称是:“尉迟公子也与凝紫相熟?”

“很熟。”月九幽一边说一边用手从水里捏起那对耳坠子,捉弄道:“您这手艺比那林家的夜明珠可是差远了啊!”她从风夕岚口中听到过夜明珠的事。

云且歌不以为然:“凝紫说了,只要是我打的她都喜欢,拿林家的夜明珠都不换。况且我也是才学制金器,还不熟练,慢慢我就能打更好的给她了。”

“那二公子擅长制什么?箭?”萧璀拿起刚才试的那只箭问。

“哦,这个是我哥拿回来的,我给修改了一下,应能增加射程,但是工序多了些,精细了些,我哥说那些制器匠没有我的手艺,也没有时间,大批的做不来。”云且歌老实地答道。

“想请教二公子,你制的这只与普通的箭有何不同?”萧璀很是在意这箭。

“哦,你看看这里,磨得更细更尖,还有,箭刺的与箭尖距离也和普通的不一样。”云且歌说起制器倒是很聪明的样子。

萧璀听他讲得明白,自己也看得明白,又问:“如果按你这种制法,制一只需多出多少时间?”

云且歌答:“那我也没有算过,如果熟的话也多花不了多久的。”

“如果一般制器匠能学会吗?”萧璀又问。

“当然可以,按照我画的图和方法去制便可,做个三五支便知道不同在哪里了。”云且歌很有自信。

对于他,萧璀算是有种另眼相看的感觉了。他只一眼一摸便知矿的不同,还能通过调整箭尖来达到提高射程的目的,其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二公子可还有什么好玩意儿,拿与我们见识见识?”月九幽看萧璀在沉思,便问云且歌。

“当然有!”云且歌一路小跑到了靠近房间的一个大桌子上,东翻西找,不一会儿就拿了只短弩过来,得意地说:“这弩又小又轻,一个手指头就可操作,箭也又短又小,可以放到荷包里,但是杀伤力却大,适合你们女孩子用。这是我最近研制的,我们家凝紫不会武功,又有钱,要是外出时遇到坏人,就拿出这个弩,能轻易射穿对方的头骨。”

月九幽好奇地接过,云且歌并没有教她,可是她一看就会,将那金属的短箭安在弩上,举起,轻轻一动手指,便将那箭射进了树里。

“你看看,这里可以扣死,就发射不出去了。还有如果带的短箭用完了,折根树技都可以用,只不过威力就变小了,但防身肯定是可以的。”云且歌看她是极聪明的,不教都会,想必自己的凝紫也不用教一看就会用。

“二公子对风家主也是真好。”萧璀也接过了那弩在手里把玩,他的手指摸过每一处边角,卡扣的部分,都是恰到好处,做工十分考究。

二人聊了大半天,讨论了长剑、短剑、军队用的刀、长矛、弓箭等等武器的改进方法,云且歌看有人赏识,也是毫无保留地讲出自己的想法。

“二公子,如若以后有机会,可以让你放手去制武器,你可愿意?”萧璀试探地问道。

云且歌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狡黠地笑着问:“你应该就是凝紫口中的那位主上,对吗?”

萧璀也报以一笑,朝他点点头。

“如果是别人,我可能不依。但你是凝紫认的主,那我便认,我相信她。”云且歌看到了父亲兄长对这位尉迟公子的态度,再想到风凝紫提到的主上,便一下就联想到了。他的风家主是何等的人物,也能对这位俯首称臣,想必这位一定是不一般的人物了。而且他对自己做的东西以及自己做东西的想法都十分欣赏,自己也算是遇到了伯乐。

萧璀又对云且歌在镇外的粥棚很感兴趣,于是跟着去看看。

到了镇门外,他发现,这已经不能被称为是粥棚了,这已经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小镇了,有两排木质的房屋,中间留出一条可以走马车的走道,有些房间住人,有些房间存放货物,还有厨房。

听云且歌说,这些都是风凝紫帮他安排的,还教他如何管理这些流民。后来云且行参与进来,就更加得心应手。

“听这些来的人说,那落雪城现在已有大批人流离失所,有个镇司被杀起了民愤,现在是一团乱麻了。”云且歌说。

萧璀也是皱起了眉头,这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他在冽国也常往返于落雪城,那玉琼镇镇司他是识得的,是个老实清廉且十分爱民的小官。

“不知你哥哥的粮食准备得如何了,如果已经准备妥当,由我带去落雪城。你们省下些人力物力,救助灾民。”萧璀答道。

“能筹的都筹了,风家那边送来的应是这两天也要到了。”云且歌想到了风凝紫,她不仅出钱,还送了粮,他没有看错这个姑娘,心善良得很。

“嗯,如果银钱不够用,去月家的银号里支。这落雪的灾民大部分都得来落云,因为落月那边可能是不让进的了。”萧璀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落月是他的大本营,管理自然是更为严格的,为了大事不会随意接收流民,以免有别有用心的人混入其中。他说着,将月家的令牌递给云且歌。

云且歌忙拒了道:“不用不用,凝紫也给了我令牌,让我去风家支银子。我们云家虽比不得她风家,但是原是我父兄没有参与进来,如今他们也参与进来,银子是不缺的。”

“你若缺什么,都可以找月家的。”萧璀将令牌塞到他手里,他听到这话,才接了过去。

“也好也好,我且得好好去收着,凝紫讲了,这都是重要的东西,不可以乱放。”就见他将那令牌塞进棉衣里,想想又觉得不妥,拿出来又塞进里衣那一层,拍了拍才放心。

回来的路上,萧璀对月九幽说:“这位比他的哥哥可有用多了。风家主果然是好眼光。”

月九幽也点点头:“嗯,长得也好看,只是那好衣服穿他身上着实有点委屈。”她笑道,想起他一身脏兮兮的模样,一点大家族公子的样子都没有。昨日见他时他刚好从粥棚回来已是脏得有点过分了,今日见他是在制器,比昨日还要脏些。就还在想风凝紫这是为了联姻得受多大的委屈啊!原来并不是,风凝紫应该也是看到了他的才能与善良吧。

萧璀听到前半句就望向她,心想还注意人家长得好看不好看呢!听到后半句也是笑了,谁说不是呢!

没几日,云与衡已经派人来通知云家的粮食已经准备好,并且风家的送粮队也已经到了。

月冷河虽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让风夕岚跟着来送粮的风家人回去了,比起她一人回去还是要好得多。

萧璀心里记挂着落雪城,晚上常常夜不能寐,所以一听说粮食已经备好,就准备立即启程去落雪。

宇凰也在落云给大家都备上了新衣物、用具等,怕是落雪城里物资会紧缺,他们会在落雪城待到开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