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79章 亲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26 2022-06-26 14:40

  

  落风城,金风镇,风家。

“怎么样?”无衣比顾若影还先问出口。紧张之色显于他平时淡如水的脸上。

顾若影干脆不问了,等灼瑶答。灼瑶刚刚吃下了冥药用灵玮草制好的药。她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事。

“要多久才能见效?”顾若影问冥药。

“三五日吧。每日多些运功调息,三五日可以见效,再多些时日,内力慢慢就充盈起来了。”冥药答道。

“还会增?”顾若影听他的意思,不只能恢复,而且还能增加。

“那是自然!你以为我是月冷河吗?!”冥药骄傲地答。

“我哥怎么了!”顾若影抬脚就要踹他。

月冷河这时也走了过来,他手中抱着小小的冰妤,他们一来,顾若影忙收了脚,接过冰妤。

月冷河笑道:“小幽你别恼,我自然是无法跟先生比的,还好帮他恢复了五六层,也不算浪费了你辛苦得来的仙药。只是若是放到先生手里,怕是一次就能恢复十成十了。”

“看把他给能的。”顾若影咬牙看着逃开的冥药,低下头时已是温柔的笑脸。冰妤与子归一样,都是十分喜欢她,哭起来一抱就好了。冰妤在她手上很是活泼,眉眼虽像月冷河多些,可性子却与母亲一样。

灼瑶去了院中花亭练功,无衣也跟了去,眼下只有月冷河与顾若影在这院中树下。

“小幽,真的不用我去收点他的消息吗?”月冷河有些担心地问。

“哥,是你嫌我这被弃了的妹妹,还是我嫂子嫌我这回了娘家的小姑子?准备要把我赶出门去?”顾若影打趣道。

“说什么呢!这风家、揽月阁,还能少了你一口饭一张床啊!你想住多久住多久,不走了才好呢!夕岚不知道会多高兴。”月冷河笑道。

他已经在落风城金风镇建立了揽月阁的分部,这样他既能处理揽月阁的事务,又可以时时见到妻女。本来另外置了宅子搬出去住,但是才住了几日,风夕岚就觉得不惯,只得又回了风家。风家本就人不兴旺,这一家三口走了更是冷清,那么大的宅院就只有风凝紫和云且歌两人。风凝紫都开始病了,云且歌急得不行,正要去请,这一家三口又搬了东西回来。正合了大家的意。

那一日,一家人正在用晚饭,就听到家仆来报:“郡主来了。”

大家都吃了一惊,齐声问,“谁?”

那家仆是家里的老人了,年初顾若影来的时候他就在,所以认得,这样的女子,谁能不记得。所以解释道:“大姑爷的亲妹,琅玥郡主来了。”

曜都的事情,昤王出手,将消息能按的都按下了。除了萧璀收到了隐卫的信外,月家人只收到部分消息,也知道顾若影离开曜都往雪域走了,并不知她已经回来,并且到了风家门口,大家都还没有收到风,这隐藏的本事,也只有她了。

大家饭也不吃了,来到前院一看,仍是那棵树,第一次来是与萧璀,第二次来是与路剑离,这第三次,只剩下她一人了。陪在她身边的,还有灼瑶、冥药和无衣。洵美已让她半路支回了烨都。

就见顾若影身着深红的便服,脸还是那样冷竣那样美,身姿还是那样丰姿冶丽,只是眉间多了些平日看不到的愁容。

风夕岚这回没有上前,月冷河先上了前,将她揽在怀里。他轻轻说:“回来便好,有哥在呢!”

顾若影破了防,在月冷河怀里痛哭,也只有在他怀里,才能安心痛哭。

“姐!”等她哭好了,月冷河松开了她,小汜才在人群里轻轻唤道。还未待顾若影擦干泪看清人,小汜也扑到她怀里哭了起来。他最是爱哭,特别在顾若影面前,在其他人面前,他已是掌管着众多产业,掌管着“赤影”的汜公子了。

一听到顾若影在曜都出事,小汜与雀儿立即就与月冷河联络,并出发前往落风,准备来找月冷河商议寻找顾若影。没想到,他们才刚到没几日,顾若影自己就来了风家。

小汜一哭,可不是默默流泪,而是嚎啕大哭,惹得大家都湿了眼,连平日大大咧咧的云且歌都湿了眼,不一会儿,已是哭声一片。

“看看,这么个大男人了,都成亲了,怎么还像个女子似的哭。”顾若影替他擦着泪,笑道。

这才是家啊!这屋子里的人,都是爱着自己、关心着自己的人,同样,也是自己最珍爱的人。

“都别哭了,快带我看看我侄女儿去!”顾若影总算是平复了心情,想到还有一个重要的人没有见着。

大家这才想起来这么重要的事情,忙把几人都领进了屋子。命人把风冰妤抱了出来,她还没有睡,睁着和父亲一样的大眼睛看着众人。

顾若影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落风住多久,就怕扰了风家的安宁,就想着找处宅子单独去住。还才说到一半,风夕岚就跳起来,怀里的冰妤都差点扔出去了,顾若影忙去接了过来。

“急什么,急什么!”月冷河也在一旁吓出一身冷汗。

“月九幽!不,琅玥郡主!我这风家是庙太小,供不下你这尊大佛是吧!你是开始嫌弃我们的平民身份是了吧!”风夕岚口水喷了顾若影一脸。

“瞎说什么!”顾若影也不看她,逗着怀里的冰妤。

“那我这全金风镇最大的宅子,是比不得你郡主府还是昫王府?”

“哪里,你这比郡主府大,比昫王府还大呢!”风家的院子经年累月,主屋有八个院子,几十间房,还不要说附院了,林林总总加起来,确比昫王府还要大些的。

“那是院子小了,阻了你练功?还是冰妤日日哭让你厌烦了?”

“都不是都不是,冰妤乖得很。我是怕扰了你们。”顾若影答,见她那架势,下人都给吓得去请风凝紫了。

风夕岚气还没有消,风凝紫就来了,忙劝道:“您就安心住下,缺什么,改什么就同我讲,我一定办好了。可不能住到外面去,我这风家好不容易多些人,多些生气,我多怕家里太大又没有人气,阴气重,会对冰妤的身体不好。你们这一来,我觉得屋子都亮堂些了。”

家里确实大,一人住一个院子都有的是。

“好好好,既你们不怕我闹,那我就留下便是。”顾若影将冰妤放回风夕岚的怀里,回答道。

大家这才都开心起来。

“啊……小幽,他……要到了。”月冷河一直没有说话,他并不反对顾若影住到外面去,因为萧璀马上就要到了,而他这样的人物,自然是不会住驿站的,金风最好的屋子也就只有风家有,他怕两人住在一处觉得尴尬。

风夕岚这才想起这事儿来。

顾若影没有说话,想了一下月冷河说的他。

“为何要来?”顾若影倒是不关心住的事情,吃惊的是他为何会来落风。

“本来是隽王殿下要来的,当然是来慰军。但是隽王受了伤,无法出行,所以他决定亲自来,这两日便要到了。”月冷河回答。

“也太危险了。隽王为何受伤?”顾若影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听说是从不慎从马上摔了下来,腿摔断了,行动不得。”月冷河又答。

顾若影的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在她的眼里,就没有巧合一词,所有的巧合都源于算计。这一瞬间,她的身体、心、每一个毛孔都回到了月九幽,她的脑袋全力转动起来,脸色也越发凝重,路剑离最害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哥!”顾若影冷静地声音,让月冷河感到吃惊。

这些天,大家感觉到了她的改变,与昫王待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放下所有戒备,吃饭、说话、行动都越来越似一个普通女子。而这一声哥,再看向她的脸,她的眼神,让月冷河感觉到原来那个月九幽回来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不用多想,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情了。他的心思你还不知吗?谁能骗得了他。我知道怎么做的,日日收着消息呢,一路上都妥。”月冷河握了她的肩,让她放心。

“我担心的不是他,而是王。他的起事没有引起烨国大的变化,但是现如今他若是有事,烨国将会大变。我担心的是冰妤,是你,是夕岚,是风家……”顾若影确是这样想的。

“我知道了。你放心。”月冷河再次安慰道。

“你们都放心吧。王上的住所我已经安排好了。”风凝紫早就做了安排,将萧璀安排在一处独门独院里,能住下萧璀与守卫所有人。而且就与主院靠着,只是出入不走风家的大门罢了。出口的街道没有其他住户,又有三个方向通往主街道,有三处小房留作守卫的住所,既方便逃脱又方便把守,比在驿馆还要稳妥些。

估摸着他也不会待太长的时间,因为还要去嵱城,路上还需要时日,再在营帐里待个几日便会回烨都了,应该都不会再在落风停留。

但是毕竟是王,这里也比不得王宫。但风凝紫还是亲自监督着将院子里里外外作了清扫,里面的一应物件都换成落风能找到的最好的,花草也都全修剪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给他一个舒适的环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