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37章 落星城-王妃人选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09 2022-06-26 14:40

  

  一行人出镇回宅子去。

乘着这个时间,小汜跟着凤漓学骑马。两人一会在他们前面,一会与他们同行,一会又在他们身后,好在道路宽,一大早就又没有什么人,就由他们去玩。宇凰看得开心,也加入其中。

月九幽仍与萧璀骑同一匹,他们慢慢在道边走着,把路让给其他正玩得开心的三人。一路上萧璀给月九幽讲了月冷渊传回的关于落风的消息,也说了准备出发的想法。

“你可好全了?”萧璀还在担心她的伤,手轻抚着她的左肩,听半烟说,伤口已全部愈合了,如今就是血痂未完全脱落,等血痂完全脱落后就可以用去痕的药了,背上的其他几处旧伤痕已经用了一段时间,浅淡了很多。至于会不会影响她以后对战,暂时还不敢让她乱试。但是她武功了得,既使遇到危险,以她的能力应该也没有大问题,总之,她建议没有完全好之前不要乱用才是。

“主上就放心吧,好全了。就风家那些人我还不放在眼里,就算只有一只手能用也不在话下。”月九幽安慰道。那日她在竹林练了半个时辰的剑,感觉到这只手仍有些迟缓,对于双手持剑的她来说,确实会有些阻碍。但她没有跟萧璀说,免得他担心。

“主上现在擅用什么武器?”月九幽突然问到这个事,她只见他有把短剑,因未见他出过手,所以不知道武功深浅,平时总也是不好问主上武功怎么样这样的话吧。但在贪狼寨时知道他轻功还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刀剑拳法如何。

“人心。”没想到,萧璀这样回答。

也对,且不说他们月家的三兄妹,那凤漓、宇凰也是个中高手,有了他们守护,用什么武器又有什么关系,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哦,那就是不怎么样了。”月九幽逗他。

“你……我发现你一天不气我,也是过不去这一天的。”萧璀狠捏了一把她的脸蛋,“我自认确实是不如你,但也不能用‘不怎么样’形容我好吗?我没有王子的尊严吗?”

“那下回也让我见识见识。”月九幽忍着笑,她知道武功不会差,他的胸膛、手臂肌肉线条明显,肯定是长期练武的人,但是他的手与月九幽用剑的手完全不同,没有什么老茧,所以才好奇他用的什么武器,如果是光练拳术,那手的关节也不至于这么光滑,所以想着就更好奇了。

“有时间让你看看我的武器。”他吻了吻她额间的发丝说。

几人打打闹闹就回了宅子,宅子里几人也都正焦急等他们回来,才知道昨日走得急,事毕了也未差人送信给他们,惹得他们甚是担心。

风夕岚听了月九幽办的事,对她表示很不满,她认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要带上她的,但她同时又觉得月九幽这事儿办得漂亮,即解了半烟的气,又为了安排了营生,自己还报了恩,真是一举三得,也就她的脑子想得出来了。

萧璀也把落风城的情况讲给了风家两姐妹听,大家都在为出行做准备,准备明日晚点就启程。现在是凤漓、宇凰、月冷河、月九幽护卫萧璀、风家姐妹他们三人,再加上一个小汜。

月九幽的一切物件本就不多,而且小汜比她还清楚,就干脆不去管,任他去收拾了。她又见萧璀往后花园走去,便远远跟着。但见他直接出了园子,沿着竹林步道一路往前走,走出一段见月九幽跟着她,就索性站定了等她。等到她来到身边才拉上她的手一道走。

她也不问他的去处,也不关心他的去处,去哪里都好,只有他们两人就好。萧璀领着她走到他们之前看到的潭前。潭前有一竹屋,走近一看才知道里面精心布置过了,有竹制的桌椅、软榻和茶具,墙上还挂着字画,看起来颇为雅致。竹屋此刻窗门大开,风吹动窗前门口的纱帘,耳边又尽是竹林的“沙沙”声与水潭的流水声,十分舒服。

“原是这样,我远远看还以为是没有住的破败房子呢。”月九幽叹道。

“我让他们收拾了下,一个人待在这里清静。”萧璀将月九幽拉到怀里,两个坐上窗前那软榻,刚好可以往外望到窗外潭水与竹林,美得很。

“若就是在这里过一生,也是美事。”萧璀也叹道。

“主上怕是没有这个福气。”月九幽笑他。

“你倒是可以有这个福气,有一日住在这样一个有山有水有竹屋的地方,小儿绕膝,耕田织布,可好?”萧璀也笑她。

“我也没有这个福气。”月九幽神色有些黯然。

萧璀将她揽进怀里,吻住她的眉,再是眼,再是唇。月九幽轻轻的回应,两人缠绵在一起,她的回应触动了萧璀的真情,四下无人,他竟动了别的心思,虽然他深知这样不对,但就是停不下来。他吻得更激烈,手不禁伸向她的衣带,月九幽怔了一下,她感觉到他感情的变化,也明白了他的意图,可这大白天的,虽四下无人,这门窗大开,万一那几个冒失的闯了进来,可怎么是好……

“主上……”她推开一点点他的拥抱,唤道。

萧璀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用唇封上她的唇,不让她再出声。

她正要再阻拦于他,没想到,屋外传来了凤漓唤“主上”的声音。

萧璀忙收回手来极不情愿地问道:“怎么了?”

凤漓知道他们两人在屋内,也不敢近前,只在屋外回道:“上官先生来求见,现在已在厅里等您了。”

萧璀此刻身体已有了反应,月九幽也感觉到了,听到屋外的声音立即就站起了身。萧璀甚是尴尬,他对着门外的凤漓说:“你去请先生到这里来喝茶。”说罢也坐直身体,整了整衣衫,不敢拿眼看月九幽。他还没有过这情不自禁的时候,修行不够,他在心里骂着自己。

月九幽适时地出了门去,给他带上门。虽然她是姑娘家,未经世事,但不代表她不懂,取悦男人也是她的必备技能之一,只不过还未用到而已。

萧璀见她不声不响地出去,松了一口气,盘腿运气,调整了一番,才恢复常态的气色。这时,上官洐已走到屋前。

凤漓在门外报:“主上,上官先生来了。”

萧璀应道:“进来吧。”

就见门被推开,一位神采奕奕的中年人走进门来,他瘦削但人非常精神。

“上官洐拜见祤王殿下。”他关上门,向萧璀行了大礼。萧璀任他拜完,才站起身扶起了他。

“上官先生怎么来了?玴儿刚回了天权镇。”萧璀让他坐下,两人一同喝茶。

“殿下来了落星,玴儿……哦,隽王殿下也不通知我一声,是他回去调星家的人我才知道您也过来了。”上官显然有些不悦。

“上官先生,你不要怪他,是我让他不要叨扰您了。本是我应该去见您的,结果出了些状况,也就想着下回路过时再见您好了。”萧璀在这些长辈面前非常谦厚有礼。

见他这样说,上官洐也不好说什么。他说:“我也怕扰您的清静,但想想还是得来见见您才好。不然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您了。”

“您有何事,只管说。”萧璀笑着道。

上官洐先说扯东扯西地把上官家、星家的情况说了个遍。萧璀耐心地听他讲完,对他的安排和叙述的情况都给予了肯定,其实这些他都知道,这上官洐的铺垫做得也太长了点。

待这些都讲完,上官洐从怀里拿出个淡蓝色的帕子,展开来,露出一个深蓝色的荷包来,看绣法是个不可多得的上品。萧璀也不说话,就静静看着,心里明白得很。

上官洐这才准备讲到正题上:“这是小女琬琰听说我要来见您,特地托我带给您的,说是您若看得上眼才,出门在外可以用用。”

萧璀突然想到了门外还站着月九幽,顿时有些慌了,忙伸手制止他接下去要说的话。

萧璀对着门外两人说:“你们先回宅子去吧。”

二人在门外应着,果然她还在门外,听到二人脚步走远,才放下心来。

凤漓和月九幽走出竹屋的范围,回到步道,凤漓回头想和月九幽说话,却发现她早已不在身边,真的一点声响都没有,他竟没有发现她离开了。

“您喝茶。”萧璀仍然笑着说道,“那您回去替我谢谢琬琰小姐。她的手工自是没话说的。”他把这荷包仍用那帕子包好,放进袖子中。

上官洐满意地点点头,忙说:“只要能入得殿下的眼就行,就行。这琬琰今年也有十五了,不知道殿下对这亲事是如何打算的?”

“这亲事是父王定下的,您放心,我一定是会安排的。只是现在大事未定,让琬琰小姐嫁去冽国又是天寒地冻的,怕委屈了她呢!还是等大事定了再安排。再说她还小,您再给调教调教,以后毕竟是做王妃的人。”萧璀这一太极打得甚好。

“殿下说的是,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周了。”上官洐也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不再说什么,只要点明了萧璀,让他记得这个事就好了。他起身向萧璀道别,萧璀也未留他。

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一个毛病,只要看到好的公子就要想到他家的女儿,但他这个亲事确是先王萧远定下的,他暂时还未想到什么应对方法。

“下来吧!”萧璀喝了一口茶,对着空气叫道。

就见月九幽翻身进了窗,站到了他面前。

“不是让你走了吗?还来偷听。”萧璀假装责怪道。

“要是偷听的话,就不会让主上发现了。”月九幽面无表情地回答。这样没有表情就表示已经生气了,如果表情是生气的样子,那就是要杀人了。

“什么都听到了?”萧璀软下语气来,对她招招手让她坐过来。她还是只远远地站着。

“这是吃醋的意思?”萧璀忍不住笑道。

月九幽摇摇头,笑了一笑,这不笑还好,这一笑顿时又把萧璀吓出了冷汗。知道她准备走,立马就上前拉住她:“你也知道我……”

“我知道,以后还会不止她一个。我不能也不会阻拦你,但我没有办法阻拦自己不伤心。”月九幽道出了心里的实情。

萧璀抱着她再也说不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他总归是要负她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