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54章 真敌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57 2022-06-26 14:40

  

  “最近这暝郡王是吃错什么药了,高调得很,昫王的人都敢动了。”青渝咬了口手里果子,心里念道。他站在顾若影对面那栋房子的屋顶,也同她一样看着街面上发生的事情。他站的位置比她要高得多,所以顾若影没有看到他,他却将顾若影收在眼底。“身法还不错!”他又咬了一口,含糊着说道。

待昫王与昫王妃救下人后,他轻跃下来,快速消失在街面上。不一会儿,就出现在王城外一处山水秀丽的宅院前。这宅子没有挂府名,只在大门上挂了个“六漠斋”的牌匾。他从后门闪进院子,悄身就到了一人背后。

那人正坐着在院子里的看书喝茶,身着一套象牙白的常服,五官俊朗,气质儒雅,身形瘦而不削,眼里尽是风月,口中也念的是的好诗词。

“公子。”青渝悄无声息地到了那位公子身后,轻声唤道,像是怕惊了他。

那位公子也不慌张,放下了手中的书,道:“青渝,这是从哪里来?”

“回公子,跟了暝郡王几日。”青渝答道。

“哦。”那位公子轻轻应着。

“他近日甚为高调,处处与昫王作对,好似谁给了底气似的。”青渝汇报着情况。

“嗯。”那位公子又只轻轻应了一声。

“好似对昫王妃十分有兴趣,三番两次挑逗。”青渝接着说。

“那位武姬?”公子终于放下茶杯,抬起眼来。

“是。”青渝没有跪但也没有抬起头来。

“如何?”公子又问。

“自然只有挨打的份了,昨日还被伤了脸,只不过昫王妃收着劲儿,也就是吓了吓他。”青渝当时也在那酒楼里,就在离顾若影他们二桌远的地方。

“哦。”公子又端起茶,“他既喜欢,你就帮着点儿。”

“是。”青渝笑着应了,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位公子仍旧稳稳坐着看书,就像刚才没有人进来过一样。

青渝再出现时,已是一位昫王府的家仆打扮。他没有易容,本也没有人认得他,再说他长得普普通通,本也不起眼。他随着那一批新入府的人进了昫王府。昫王谨慎,进昫王府的人,首先是从自己培养的人里面挑选,所以他稍费了番功夫才进了府来。

第一次进府磕头,他见了昫王妃一面,她有专门的人伺侯,普通的家仆很少近身,但远远地能看到她的身影。他本也不想靠得太近,怕她眼尖发现了自己的功夫,就想从下人那里下手了解了解这位王妃,从烨国拿到的资料有时候也不可靠,他喜欢跟着目标自己去了解。

这日青渝负责来修剪花草,正遇到顾若影在院子走动,她仍是光着脚,穿一身纯白的衣裙。因在家里,所以灼瑶她们并没有紧紧跟着。不想,走到院子中间的树下时,她脚踩到一片水渍,竟脚下一滑。今日浇水的也是与青渝一起进府的新人,提了水桶经过院子,没有靠边走,而是走了院子中间的近路,水桶的水洒了出来他却没有及时清理。

青渝刚才就在顾若影的不远处给她行礼,见她这一滑,想也没想,嘴中叫道:“王妃小心!”人就直接扑了出去,趴在地上准备给她当肉垫。没想到,她双手一抬,就势腾空而起,落在了他身前两步远的地方。

此时灼瑶已经奔了过来查看。

般嫦也过来,看到地方水渍就喝到:“这是哪个没有规矩的,不知道王府的院子里不能有水渍!”

顾若影回过头来看着青渝问:“你怎么样?”

青渝忙起身,拍拍衣服,回道:“回王妃,不要紧的,您没事就好。”他的袖子因为要修剪树枝而挽了起来,这一扑小臂上就有了几处擦伤。

“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用来救,别救不了我反而伤了自己。”顾若影看了看他的手,一边说一边朝灼瑶伸出手,灼瑶忙拿了怀里的药出来,顾若影接过药,就帮他擦了起来。

“王妃,这使不得……”青渝忙跪下,不敢受。

“般嫦。”顾若影见他懂规矩,就将药递给了般嫦,帮他擦。

“你会武功?原就是殿下的人?”顾若影在旁边问。

“是。王妃见笑了,我武功不高,轻功尚可。”青渝忙答,拳脚她看不出来,但是这内力身法绝对可以看出来,或是说了假话,立即就得被人识穿。

顾若影点点头,她也看出来了,正想说什么,昫王已进了院子,看一堆人围在这里,便走了过来。

他今日穿着灰色常服,脸上没有疲态。

“影儿这是在做什么?”

“刚才地上有水渍,不小心滑了一下,这孩子就扑过来想救,我没救着,自己倒受了伤。”顾若影笑道。

“水渍是怎么回事?这点规矩都不懂吗?温总管!”昫王低头去扒拉顾若影的裙脚,又开始絮叨,“你看看,让你不要老光着脚,这摔了可怎么是好?天气这么热又在院子里走什么?热着了呢?”

“就是屋里热,才出来走走的,有风呢,不热。”顾若影边答,边套上洵美递上来的鞋子,路剑离这才停了嘴。

“殿下,刚才浇水的是个新进府的下人,我已经教训过了。”温悲岩一路小跑着过来答话。

“你叫什么名字?”顾若影问。

“回王妃,我叫青渝。”他恭敬地回道。

青渝再抬起身时,见路剑离已经拉着顾若影走到了廊下,廊下一直阴着,那里又有风过,很是凉快。其实曜都的夏天比烨都是好过的,因为王城就在山间,白日里虽然热些,但是到了早晚,凉风习习很是舒服。夏天的时间也不长,冬天也不长,春秋日的时间更长些。

“今天收到信,萧玴这两日便就到了。”路剑离坐得离她一步远的距离,她怕热,白天谁都尽量不靠她近,免得她烦。

“嗯,好。”顾若影淡淡答道。

“我到时允他个令牌,好让他随时可以进府来看你。”路剑离斜眼看着她,试探道。

“这是怎么了?心这么大?”顾若影笑了。

“怎么我平日心眼很小吗?”路剑离其实还是在意的,也不过是试探下而已,他明知道萧玴心里有她,哪里可能让他们两人单独相处。

“你不信我,试探下而已。”顾若影直接道。

“不是……”路剑离想否认。

“那就让他住这昫王府来,我日日一醒就见得到他,只要你不在,我就可以与他说悄悄话,谈些不想让你知道的事,岂不是更好?”顾若影嘴角浮起戏弄的笑意。

路剑离脸都绿了,一把拉过顾若影说:“不许乱说话。我何时有说不信你,我知你两人关系甚好,但仅是朋友。”

“昫王殿下,你有没有想过,我本就是萧璀派过来的,我与他是在用苦肉计骗你,我来的目的就是要获取你的信任,然后趁机收集情报,为他将来夺取曜国打下基石。甚至,等他准备好了,我就会趁势杀掉你们路家的所有人,毕竟我有这个本事。”顾若影脱离开路剑离的怀抱,以非常冷静的声音说出这些话,路剑离抬起头,看到她的脸也是那样的冷静。

“那样的你,也太可怜了……”路剑离惨笑。

“你不信?”顾若影声音更冷了。

“莫说我不信,我就算信,我也愿意,你只管做你的,你夺就夺,杀就杀,你欢喜便好,我都配合。”路剑离心中莫名地痛。

“傻子,路剑离,你就是个傻子!”顾若影低下头,贴着他的脸,咬牙切齿地骂道

“我说的是心里话,只要你觉得对,觉得好就行。”路剑离抚上她的脸,见有清清的泪。

“你不信,可是有人信。所以,我与萧玴的交往不能过密,否则,别人拿来做把柄,我无所谓,但伤的是你,你知道有多少人,想看着你从神坛跌落。”顾若影狠狠道。

“这心操的,你只管日日开心,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不高兴了就骂骂我,再不行揍也可以,还操心这些事来废神。”路剑离又揽回她说。

“我这日日无所事事,是都要长胖了。”顾若影左右看看自己。

“你还无所事事?这府里的侍卫我看个个武艺都长进不少呢!你没事就训着吧!”路剑离跳起来。

“昨日就听星转说,冲破了之前在佐坤没有冲破的境界!你还想骗我,心里又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了?”路剑离又说。

“我就是觉得太热了,想去……”顾若影声线开始变了。

“你想都不要想!又想提去雪域的事是吧!想都不要想!我内力已经恢复了七成,我不需要那药,明白吗?”路剑离跳得更起来了。

“可是玄玉说……”顾若影准备把他搬出来。

“玄玉,你给我滚出来!”路剑离大吼一声,把顾若影吓了一跳。

“好好好,不去就是,这么急是为什么。”顾若影只好作罢。

青渝仍修剪着各处的花花草草,感觉他手挺巧,修剪得深度不多不少。待他修剪完,又细心地收集起所有的修剪完的碎片。他走后,连一片叶子一根草茎都没有留下。

“还挺懂事。”路剑离看着青渝在那里细心地收拾。

“觉得不觉得有些似小汜。”顾若影也正好望向他。

“想小汜了?去信叫了来便是,或者你随萧玴回去住些时日再回来。”路剑离温柔道。

“再不会回去了。”顾若影以笑回应他的温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