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71章 战况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244 2022-07-08 00:44

  

  月九幽笑着,深深投入御霆肃的怀抱,他不问现下的情况,也不问她为何能脱身,更不想问她为何毒他又来送药。他不问月九幽便也不提,只真正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光。

相对于月九幽来说,他还年轻单纯得很。她喜欢他犟嘴、说狠话、有些气性,就像个叛逆的孩子。她便说得更狠更难听,他就会开始伤心难过。

他四处游历却只看风景,懂得各国的语言、风俗,却不知道哪国兵力最盛、武器最好。他从未有当王的心,甚至如果有足够的金子花他宁愿连王子都不当。

有时不得不说,月九幽会被他单纯又阳光的眼神所吸引。

这还不够,还远远不够。

早上醒来,月九幽想了想,觉得应该把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后面的计划说给御霆肃听,但又怕他承受不了,不知如何开口。

正想着,他的手抚上了她的光光的背,道:“醒了,在这里也不知什么时辰了。”

“嗯,疾风来了便知了,他说巳时过来。”月九幽答道。

“看来疾风也信任你啊!不怕你把我杀了。”御霆肃笑道。

“他不信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吗?信我你还有机会活,若不信我,你就只有死了。”月九幽笑起身子。

她想了一下,还是不要说了,反正一会疾风来了以后肯定会把外面的消息带进来,到时他也是会知道的。重要的不是他收不收得到这些信息,而是他能不能想得通,并且接受。

疾风准时提了包袱回来,走到转弯处时,就只敢探了个头进来,果然见两人还相拥躺在那里,忙缩回了头,老老实实蹲在地上不敢动。听到他的声音,月九幽才伸了个懒腰坐起身。

她拾起地上的男装穿好,对疾风道:“过来吧。再不来我就要饿死了。”听到她唤,疾风这才跑过来,将手中的食盒交给她,先去看自己的殿下。

“殿下,殿下,可好了?”疾风关心道。

“嗯,好了,我也饿了。”御霆肃回答。

“好了就好,我给你带了吃的,我拿给您!”疾风上上下下看着御霆肃,果然见已如初这才放了心。他抬头看月九幽时,酒已到了她的口中,他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了?”御霆肃觉得疾风的眼神不对,便问。

月九幽听到这话也抬起头,她眯着眼意味深长地看向疾风。疾风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摇头头说:“殿下,没事没事。”说着,就跑开拿起食盒里的食物过来给御霆肃吃。

御霆肃注意着两人微妙的变化,吃了没有几口便放下了水和食物,看着两人道:“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快说!”

“说吧,你不是早就想说了吗?”月九幽看着疾风说道。

疾风怯怯地看了眼月九幽,又看了看御霆肃,不敢说话。

御霆肃这下更加疑惑了,抓住疾风的手再问一次:“什么事?”

疾风也不说话,趁着月九幽低头整衣,右手抽出剑顺势自右向左横扫一剑,月九幽本就站在他右侧,离得很近,若她不动,这一剑便会扫在她脖颈处取了她的命。

“疾风!”御霆肃起身去夺剑已有些迟,他坐在疾风左侧,但见月九幽向后一仰躲开这剑,接着一转身已经到了疾风身后,短刀也搁到了他的脖子上。

“我月九幽只会上前不会避!你想死就直接说!不要以为你是他的人我就不敢杀,杀他我也不会眨一下眼!”月九幽有些恼了。

“内力已经……恢复了……”御霆肃呆呆看着她,心里在细想着前前后后的事情,已经明白了大半,“早就恢复了……是吗?”

月九幽松开疾风,冷冷看着两人。

“殿下!”疾风将御霆肃拉到身后,说:“我今日在外面听说,太子殿下和三万大军……”

“败了?”御霆肃问,这倒是能想到的,他们镜流已经多年不曾有过战乱,三国也都相处融洽,并没有什么土地纷争,有些战士甚至从未参加过战斗。而曜国则不同,这十多年基本都没有停下过征战的脚步。

疾风猛地摇摇头:“不止是败了……是全军覆没……”

听到这话,御霆肃惊愕地望向月九幽,月九幽仍是那副冷脸。

“我听说……听说……大王子也没能逃出来……一个都没有能逃出来……”疾风又补充道。

月九幽骄傲地抬起下巴,对御霆肃说:“还有你,你也没有能逃出来。”

御霆肃不想问,可是迷团太多,他不得不开始努力地思考着。月九幽看御霆肃一脸不可置信,以为他还没有想明白。

他先低头看向疾风,送去询问的眼神。

当时他被下了毒倒地后,疾风先冲了进来,月九幽趁着其他人还没有进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拖到自己身边,耳语道:“不想他死就带着他在沁城隐起来,等我来救!”接着便推开了他。

疾风确是算是机灵的孩子,他一听便知道月九幽没有真的毒死他的主人,而是有原因的。还在愣着,就见月九幽朝他瞪一瞪眼睛,他立马会意,开始大叫。

接着便听到军医说了御霆肃的情况,他想了一计,要出了御霆肃的“尸体”并悄悄带回了家中的密室里。当他清理完御霆肃的身体后,才知道他呼吸平稳,只像是睡着了一样,并没有其他的异样,这样才相信了月九幽的说法。

疾风又想起月九幽交代他隐起来,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将御霆肃搬到了山洞里,这地方只有御霆肃、他、绿桑和月九幽知道。他怕月九幽找不到他们,还在密室的门口放了一壶酒作为提示。

“疾风,你比我想的要聪明,那日在场的人有一个是我的人,我之前就交代这事若你办不好,他会杀了你代替你去办,没想到你办得不错。”月九幽听疾风讲完,接话道。

“我看那军医就是你的人,说得一套一套的,还很期待地看着我。一看就知道和你是一伙的。”疾风撇着嘴看着她。

“聪明。洞口那机关也做得不错,我差点着了你的道。”月九幽笑,她见了那么多王子、郡王身边的跟班,这孩子算是最为聪明机灵了。

“我知道旁人不一定能躲得过,但你一定可以。”疾风感觉自己的有些才能居然在月九幽这里得到了施展,很是得意。

“比你的主人有用。”月九幽看着听完仍旧一脸茫然的御霆肃不由得皱了眉。

此时,拐弯处的阴影里闪出一个人影。是一个穿着普通沁城居民衣服的女子,但显然这个女子身法很是轻巧,到是拐弯处疾风才听到。

疾风立即护在御霆肃身前,手也放在了剑柄之上。

“我的人。”月九幽朝疾风挥了下手。

“主人。”那女子立即走出了阴影朝月九幽拜。

那女子看到有旁人在,警觉地看着这两人,手一直放在腰间的剑上没有松开。而疾风也以同样的姿势站着,也看着她。如若不是在这样的地方,她走到沁城的人群中,普通到可能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可以说。”月九幽看出了她的担心,于是对她点了点头。

那女子便回答道:“送往镜都的战报截住了,但是沁城有钱有势的人都往灏洲出逃,想必消息晚些时候还是会到镜都。”

“无妨,知道便知道了,本也只是想拖延几日罢了。”月九幽此时背手站在洞中的高台处,冷静、沉稳,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还有……为了不引起别城的恐慌,城司不允许普通百姓出城,抓到一个就杀一个。”那女子又道。

月九幽微皱了下眉:“杀了?”

“是。”女子回答。

“那现在城中百姓粮食和其他物资可足够?”月九幽担心长时间下去,没有足够的食物,会在曜国占城之前生事。

那女子点点头回道:“暂时都有,他们目前还没有关闭商道,一些原先就停留在外城的商队还能进来,所以只要有银钱,还能买到所需的东西。”

“好,消息速送去给晖郡王。”月九幽点头大概明白了城里的情况。

那女子接了令,便迅速地退了出去。

月九幽没有避开御霆肃说这些事,而且已经表露出要进攻镜流的心迹,就是想让他有个准备,不至于以后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再感觉无法接受。决心她是下了,并不是他能劝得了了的。

疾风刚才还没有来得及说这件事情,御霆肃喜欢沁城,一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真正的家,在这里居住的时间甚至比在镜都的还要长得多,他怕说了现在的情况会让他难过。

“他们为何要这么做?愿走便走,愿留便留,为何要杀了?!”御霆肃果然听到后先把别的事情放在了一边,转而关注起百姓来。

“这就是你们的王朝!你们的官!你们就是如此对待百姓的。有钱人可以出城,百姓却只能留在这里等死。”月九幽看着疾风与御霆肃说道。

御霆肃觉得仿佛过了几个世纪,这才睡了不过几日,已是天下大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