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3章 来犯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98 2022-06-26 14:40

  

  顾若影与楚怀兰住的这里是闹中取静,离正街不远。

半夜,顾若影正在休息,听得急马从正街过去,吓得立即坐了起来。

“灼瑶!”这是个院子不大,也就两进,她与灼瑶住在里院,冥药与无衣住在外院。

“主人,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灼瑶忙出了门来,她如今已是和以前的月九幽一样,都是和衣而睡,顾若影一动,她便知晓,立即就能起身奔出。

“快去看看,刚才过去的急马,可是军报!”顾若影担心这么急的军报,莫不是彗绝出了事。

灼瑶也是脸色一变,立即跳上了墙头,她也是位不走门的主。灼瑶在屋顶上寻找,果然看到了往王城的大道上正有一匹马疾驰而去,直奔军政府。不用追近而看,他背上赤色的旗子已说明了一切。

她赶紧回了院子。

顾若影看她这么快回来,心里已知不好。因为军报的军旗远远就能看到。灼瑶朝她点点头。

顾若影二话不说,人已上了墙,灼瑶也跟了上去,无衣也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不让你骑马,你就来这招!好咧!以后连内力都不许给我用!”冥药气得在院子里跺脚。

顾若影是最先到军政府的人。

“我要见奚将军!”顾若影知道就算是没有人拦,自己也不能进去,她便在门口大声地说。

奚云何连外衣都没有穿,只是批着,他刚在里面看完军报,就听见外面有人报昫王妃来了。奚云何一听,三两下穿好衣服,走出门去。

“昫王妃!”

“将军!是彗绝有变?”顾若影急切地问。

“不不,不是彗绝,您不要担心,回去休息吧,我要去见王上。”奚云何忙答道。

顾若影松了一口气,她说:“我也进宫。”

奚云何知她是什么角色,多次进出曜国战场,如今也没有必要瞒她,于是奚云何让人也给顾若影和灼瑶马,无衣的身份不便进宫,便没有跟去。

顾若影久不骑马,自己也有些担心,但是一路疾驰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还感觉身体舒畅了,比一日日坐着、躺着已经好多了,但她仍拿一手护着肚子,尽量稳住。

他们进了王宫,只刚站定,就见曜王过来,只穿了寝衣披了件披风,他们走的同时已通知了昤王,这会儿昤王也到了。

“何事!快说!”曜王问。

“祁国来犯,陌治不敌已被攻下,正在攻打际流,际流来求援。”奚云何急切地说完。

“障潭呢?”昤王问。

“绕过了障潭,恐怕他们是想打了陌治再到际流,在我曜都边上闹一闹。”奚云何摇头道。

之前谈起暝郡王的身份时,顾若影也问起了关于祁国的事,这三个地方自然也有被提到,所以她听到了也并不觉得奇怪。那三地人口不多,守军也不多,三就是有争议的地方,有些地方甚至住的是两国的居民,极易攻破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你速派军前去驰援!切不能失了际流!”曜王立即吩咐,他也是随着先王在马背上打下的江山,颇为果决。

“曦霞镇也要加守。”顾若影加了一句。

“对!曦霞镇也要加守,以防万一,若影倒是提醒了我。”曜王同意道。

“是!”奚云何应了立即下去办。

“今日都留下来休息吧,这天都快亮了。若影你去景妃宫里歇歇,她也想你了,叨念着要叫你来。”曜王对顾若影怜爱地说。昫王不在,她显然顶替了他的位置,大家似乎都没有把她当成个女子来看待。

顾若影应着了就去景妃的宫里。景妃一看到她没说话,眼泪倒是先流了下来,自从上次出事,她再没有进过宫来。

“您看看您,见了我不是高兴吗?怎么一见到就哭上了。”顾若影替她擦着泪。

“我是又高兴又担心又伤心,不知这心里是什么滋味了。”景妃答道。

“我借您的偏房躺躺,一晚没睡,着实困了。”顾若影下意识摸了下肚子。

景妃左右看看她,觉得她身体有些变化,也不是胖,她本就瘦但并不是瘦弱而是非常结实,但是现在腰身看起来有些……

“你莫不是有了,才回来的!”景妃大叫一声,接着就被顾若影捂了嘴。

“您再大声点,整个王宫都要知道啦!”顾若影瞪她一眼。

景妃忙点点头,轻声道:“这么好的事怎么是不说?怕……”连她都收了声,她都能想到,所以也理解了顾若影。

“怎么是眼那么尖,旁人都还没有能看出来,也就四个来月,我很胖了吗?”顾若影问。

“一打眼看不出来,刚看你让人捂了下肚子,又见腰身是粗了些,所以才猜到的。”景妃答道。

“再过些日子怕是谁都能看出来了。”顾若影想着这事儿和胸是一个道理,怎么都藏不住的。

“我会帮你保密的,你放心,快去休息一下,别还没有睡着,王上那边又来请了。”景妃忙小心翼翼地来扶。

顾若影在这里十分放心,景妃自己就搬了个椅子在廊下坐着喝茶,守着她,让她安心地睡。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她休息好了,就要告辞,景妃想让她留在宫里,顾若影拒绝了。

在王城外,要自在得多。她本不太在意这次祁国的进攻,只要这边的军队一出,夺回来只是时日问题。于是仍安心地在宅子里养身子,也练功,她觉得每次练功倒比坐着气要顺很多。有时候练剑时舞得入境了,竟忘记自己有孕在身,并没有觉得不适。

“这孩子喜欢我练剑。”顾若影对冥药说。

冥药也点头称:“适量的练功呢,是有帮助的,只要不伤了便没事。你是平日动开的人,若是不让你动,反而是更会不适的。”

“是,我也这么觉得。”顾若影笑道。

“但你需注意着感受自己的身体上的任何变化,但凡有一点,得需跟我说,不得大意了,不得拖。”冥药又交代道。

“知道了。”顾若影仍是笑道。

这时,楚怀兰进了院子,一脸慌张,这可不像他。

“怎么了?彗绝有事?”顾若影心里只有彗绝,她根本就没有想起来祁国犯境的事情。这国家周边小动荡,那是常有的事。

“际流也丢了!”楚怀兰边摇头边惊慌地对顾若影。

“什么?!奚将军派去的军队都没有能拦得住?”顾若影也吃了一惊。

就见楚怀兰狠狠地点点头。

奚云何的部下前往救援,人数派得少了,他没有想到的是祁王在他们收到消息动军前往的日子,竟增派了几万大军前往际流,目前数量不明,可算得上了倾巢而出了。所以先头的五千人还未到际流,就被绕城而过的祁军给全灭了。他们一小半人在后面慢慢攻际流,剩人已经浩浩荡荡到了际流与曦霞的交汇处。

后面的一万人正往后撤,准备留守曦霞。

这是准备直攻曜都?好大的胆子!顾若影将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

她来到军政府,昹王、昤王与奚云何正讨论谁去领军。

昹王说:“我去!我虽动不得武,但是总得有人镇守,将士也好安心!”

昤王说“我去!大哥的伤还未好!”

奚云何也说:“我去!我这把老骨头去会会他们!”

“你们谁都去不得!昹王重伤未愈,昤王还有诸多国事要理,奚将军必须镇守曦晨!我去!”他们几人身后传来曜王铿锵有力地声音。

“王上,使不得!”

“父王,使不得!”大家不约而同地叫道。

“我四十五岁仍亲自上阵去收复了七处失地,现也不过五年,你们是以为我老了?”曜王一生爱战,本来彗绝都要亲自己去的,奈何那些时日觉得身子不太好,便想着也算了。现下那小妃已经有了身孕,又吃了冥药的药,他已完全恢复了。

大家都不再说话,按道理,这是对祁国最好的震慑,而且硕城、砾城的军队也正赶来,来个五万人也是不怕的。

“我陪父王去。”顾若影一直没有说话,她知道曜王说得都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用处,而她自己,只要能往战前一站,那便是士气。

“好!”曜王与奚云何同时叫道。

这屋子里的人,在看到顾若影的加入后,莫名觉得安心。几人简短地商量了对策,和援军到时的安排。顾若影建议让援军不要直接过曜都到曦霞,而是从硕城与硞城包抄过去,一来是不影响民众的恐慌情绪,二来,他们既来,就围了,让他们有去无回。

路剑离还在路上,也收到了际流失守,大军逼近曦霞的消息,十分担忧,马不停蹄赶,但是他一直没看到过“斥魂”,是无事,还是她根本不打算联络自己。

一定是觉得他不会再相信她的话,所以即使送信,也不会得到回应,所以就放弃了找他。所以现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若曦霞也丢了,她要如何保护自己?祁王怕是首先要找她报杀子之仇吧!

“你为何不回落风!不回烨国!好歹躲过了这一劫!”路剑离在心里叫道,现在的他真的希望顾若影回的不是曜都。

“殿下,不要急,她不会有事的。”秦柏舟在饮马时安慰道,“那位你还不了解,谁动得了她。你还没有回去,没有再给你一钗,她是不会死的。”

“是,你说的是,她要活着再给我一钗。”路剑离喃喃道,“这次,希望她真的刺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