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8章 救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50 2022-06-26 14:40

  

  路剑离收到了消息就立即回去告诉顾若影。顾若影正站在院子里等,看他进门,忙奔了过来,也不问,就拖了他的手等他说。

“彗绝王的人派人送信到月将军那里了,用烨王换他们退出峧城。”路剑离简短地说。

“他们决定怎么做?”顾若影急切地问,手上不觉用了力,握紧了路剑离的手。

“他们人在两城间一个普通宅子里,墙虽高些,但是军队在呢,还怕攻不破?”路剑离拍了拍她的手回答。

“要攻……”顾若影皱了眉。

“影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越发差了,有没有叫冥药来看来?”路剑离揽住她,轻声问道。

“硬攻……若是他们要鱼死网破,怎么办?”顾若影没有回他关于身体的话,而是还在担心这个事,“我……”

“你……难道是想亲自去救他?”路剑离脸色阴沉下来。

“硬攻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先去试试看!他们等了这几天才发出消息,自然已经是在做准备了。若是大队人马上前,我觉得他们必定要拼死一搏。还不如我一人去,以和谈为名,趁机将人救出,洲他们外围……”顾若影像是变了一个人。这时的她,笔直地站在路剑离身前,表情冷竣、眼神凌厉,在屋里都穿戴整齐、仍佩着剑,想必全套武器都已穿戴好,准备着随时出发。

“你这是准备出发了是吗?就在等我将关押他的确切地点告诉你,你就准备出发了是吗?”路剑离退后一步,侧头看着穿戴整齐的顾若影。

“殿下,只有我……”顾若影还想再说。

路剑离挥手打断了她:“你不用对我说,你的计好,也只有你有这个本事,那你……便去救好了,月九幽。”

顾若影怔了一怔,不可思议地望向路剑离。

“你看看你,现在哪里是我的顾若影,你明明就是他的月九幽,还是,你从来都不曾是顾若影。”路剑离脸色惨白,冷笑道。

“殿下,我去救他,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顾若影心中一痛,她并没这个意思,她想上前拉住路剑离。

“为了烨国,为了你在烨国的亲人,可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难道不是我曜国的昫王妃?若你有什么事,你可曾想到过我,你可以为了他们所有人,但唯独不会为了我。”路剑离又笑道。

“或是换成你,我难道会不管你?”顾若影不明白。

“他一出事,你的着急都写在脸上,在我面前连掩饰都不掩饰了,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事吗?你若真如你所说的恨他,又怎会如此焦急。”路剑离非常伤心,他跌坐在椅上,“无论我对你有多好,有多爱你,也抵不得他一声‘幽儿’对吗?”

“殿下!你想多了!我真的是为了子归,为了这次大战啊!他什么时候死都无所谓,但不是现在!”顾若影听他说这些气话,也是有些急了,“这无关感情,殿下这个时候不要孩子气。”

“琅玥郡主的大义,在下佩服。时间不早了,若是要出发,就赶紧吧。”路剑离起身走出院子,头也没有回。

“殿下!”顾若影飞跃出去,挡在他的身前:“殿下!”顾若影的眼中满是可怜兮兮的爱意,她先是抚着路剑离的胸口,看着他的眼睛,又抬头捧起他的脸,依依不舍道:“我此去……我不想最后记得的是你这样的脸……”

“琅玥郡主,我的脸是怎样有何关系,等你用你的盖世武功救了他,看到他的脸便好了。若是救不了,你们一起赴死,也是美事。”路剑离眼底血红,他咬着牙将这句刺伤顾若影的话,用无比冷淡的,从未对她用过的无比冷淡的语气讲了出来。

顾若影的眼也红了,她退开去,低下头,轻轻道:“你竟……这样看我。与你相处这么久,你竟都觉得我是假意……”

路剑离不再说话,抬腿往前走,经过她也未再侧脸看她。

顾若影惨笑道:“也好,此去我若是死了,你也不会太伤心。我本只担心这件事。”

这话,路剑离听到了,他的眼泪与她的同时滴落下来。

两人几乎同时出了院子,顾若影上了门口灼瑶与无衣牵的马往左去,而路剑离则往右而去。

顾若影马未停,出了彗绝没有直接到关押萧璀的地方,而是与带了人马赶来的月冷洲的汇合。

两人一见面,月冷洲便松了口气:“小幽,你来了我就放心了,总算是胜算大些。只是我看那昫王,还怕他不放你。”

听到他的名字,顾若影愁容满面,但这个表情只出现了一瞬,她便将这表情隐了起来,就像路剑离说的,她最擅长这件事。

“你走前门,我和灼瑶、还有无衣从后面进去救人。”顾若影只说了这几个字,月冷洲就明白了。继重雨在外围等信号,一旦人救出来了,立即就跟上来。无衣与他们在一起这些日子,已然是变成了自己人。顾若影信任他,她很少如此快信任一个人。

“宅子在崖下,紧靠着山体……”月冷洲本想来与顾若影两人去,胜算很大,两人的武功,就算他院里有百人也是不是怕的,何况还没有这么多,但听到顾若影说从后面进去,就想提醒一下宅子后面没有办法进,再一想,又明白了。月冷洲常年征战,熟悉各种地形的战法。

顾若影朝他抬了抬眉道:“我本也是与你一样的想法,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笨到没有在崖上留人。我和灼瑶身量轻,身法也好,山崖那个高度下去没有问题。”

“你已经去过了?”她竟然绕过了月冷洲的人。

“当然,不看清楚,怎么行动。”不过路剑离说得没有错,现在站在月冷洲面前的,就是以前那个月九幽。

“你只需拖延时间,不需等我救出,只需他在我身后了,你便可以发信号了。”顾若影自信道。

“好!”月冷洲与顾若影虽然一年见不了几回,但是还是很有默契。

“把那彗绝王留个活口,我要亲自己把他斩成八块。”顾若影左侧脸露出笑容,冷冷对月冷洲说道。

四人按照计划各自行动。

李夫时知道这是拼死一搏。他在进宅院的路口放了一批人,他们若是看到对方大军过来,那烨王便活不了,而他则从宅院右侧的林里逃走,林里已安排了马和陷阱,还有不少士兵,这些是烨国当时攻占时逃散的一批人,以及彗绝王出逃带出的人,当然,还有他自己的人,这都能保证他顺利逃出去。这次若是逃,他不会再带上彗绝王。

若是对方真的为了救烨王派人来谈,他们能全数退出峧城是最好,其他的地方以他一人之力已是不可能再收回,他只要一个峧城,然后自立成个小国也是好的。但是,他不知道萧璀不可能把峧城给他,因为这城里有萧璀所需要的矿。

深夜,李夫时等来了烨王的人。他看到对方确实是只来了两人,大军没有敢跟上来,也是放了心。开门将人领进了前院,当然,也仅是前院了。

他在前院里摆上了桌椅,只打算和他们在前院里聊。

“我烨王呢?”月冷洲首先问道。

“月将军莫急。我先看看你的诚意,再让你见你的王上。”李夫时笑道。

月冷洲与他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而顾若影已与灼瑶悄悄到了崖顶,无衣将绳索套在巨石上,由他守在这里,以防有人来切断绳索。顾若影和灼瑶毫不犹豫地沿着绳索往下爬,山体上处处是山石,可以落脚,还长了不少矮树可以做掩护,其实两人穿着夜行衣,一落下去无衣就已经看不见她们了。无衣今天为了配合行动,也穿了黑衣,他隐在石头后面,等着二人落地的信号。

下崖出奇地顺利,当脚落地时,灼瑶摇晃了几下绳子,无衣一直手握着那绳,看到绳子按约定的规律晃动以后,松了一口气。他本应该留守在这里,但是他想了想,也下定决心从绳上下到崖下去。

顾若影哪里需要退路,最后肯定会从前门出去,所以无衣守在这里是没有意义的,他需要去陪着、护着他的灼瑶。

那院墙对于顾若影和灼瑶来说,根本不值一提。院子本也就三进,顾若影很快就锁定了关人的房间。夜里都点着灯,但只有一间房的窗下坐着人。

“他还记得。”顾若影笑笑,心里说道,顾若影以前就跟萧璀说过,若是被软禁了起来,只要是入夜,就一定要求点灯并坐在窗下。这样,顾若影远远就能看到他,来救他。

院子共十几人,还有一队移动的巡逻队十人,顾若影笑笑。

灼瑶正想动身,被顾若影拉住了,她抬抬下巴,示意灼瑶看那门。门上缠着些黑色的线。

“火药。你去切断,我去救人。”顾若影轻轻道。

灼瑶点头,由她先落到地上,隐在暗处,双眼巡着黑线找存火药的地方。顾若影则轻轻落到屋顶,在屋脊处一片一片掀开了瓦片,然后从里面跳了进去。

萧璀听到动静时,一个黑影已然到了他的身后,用手捂住了他的嘴,那人则靠墙站着,不让自己的身影出现在窗户上。

那只手是如此熟悉,细长而粗糙,不是她还有谁。他略侧了下头,就见到一身夜行衣顾若影。顾若影看到他并未受束缚。

“用了药?”顾若影用口形问。

萧璀只眨眨眼。

“走?”顾若影又问。

萧璀又眨眨眼。

顾若影示意他不要动,因为不知道灼瑶办得怎么样了,刚想问,就见门口的四个侍卫的血已经溅到了窗上,然后就听到了灼瑶声音:“主人,断了。”

“走!”顾若影拉起萧璀,接着拉开门出去。本来还想着院子里的十几人,走出去一看,人都已经倒下,再一看院子中还多了个黑衣人,正是无衣。这次无衣用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暗器,还是群伤性的。他一直都未使用过,知道这次凶险,才带了出来,没想到派上了大用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