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0章 死讯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64 2022-06-26 14:40

  

  “影儿,我不是有意瞒你……”路剑离有些慌,他知道自己瞒也瞒不了多久,他已收到烨国的国丧丧报,相信现在各国吊唁的队伍都要出发了。

“不是有意……那是无心?”顾若影轻轻从他怀里挣脱开,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确是拦了消息,我就是怕你着急……”路剑离要再走过来,顾若影轻轻向后跃到门口。

“怕我着急……你说出来自己相信吗?你摸着你的心,问问你自己怕的到底是什么……”顾若影冷笑道。

“你想多了,影儿,你听我解释。”路剑离忙想解释。但顾若影打断了他。

“路剑离,你就是……如此地不放心啊!”她转身准备拉开门,又停住了脚步,回转身满眼悲色,一字一句地说,“有句话我要还给你,那日你对我说‘无论我对你有多好,有多爱你,也抵不得他一声幽儿’,现下,我也是一样,无论我对你多好,有多爱你,还已经有了珏儿,你却还认为我心中有他,处处提防。”

“影儿!”路剑离急了,叫道。

“我不会去的,你放心。”顾若影一挥袖,以劲风逼退他,自己则走出门去,消失在夜色中。

路剑离收到的消息是烨王后不是病死,那么这就有问题了。他确实怕顾若影知道后要赶去烨国查探。她不仅和烨王后感情不错,还怕这事中有什么阴谋,影响那位王。他确实拦下了消息,没想到他能控制得曜国的人、月家的人,但是却忽略了那些大隐隐于市的“赤影”。消息还是传到了自从生产几月都未出门的顾若影耳中。

旸王三日后大婚,婚后将带着王妃去烨国吊唁,他自己要求的。曜王本觉得他新婚就去吊唁不太好,但是晖郡王去了彗绝,昹王去了祁国,昤王去了矿区,现在确只有他比较合适,身份也够。

路剑离追出去时已不见了顾若影的身影,凝寒从树的暗影中闪出来到他身后说:“出府去了。”

“有人跟吗?”路剑离叹口气。

“没跟上。但已经让人去找了。”凝寒摇头答道,他刚才看到顾若影从书房出来上了墙头,直飞跃出府外,自己忙跟了上去,才刚上墙就没了踪影。

她若不想人跟,这些人哪里能跟上。

顾若影不知道去哪里,不知不觉走到原来昫王府的废墟前。主楼因为路剑离加固过,所以现在只有那片屋檐还在。她跃起,轻轻落在那片常坐的檐上。眼下全是焦黑的残垣断壁,秋日的冷月撒在这片焦土上,犹如身处地狱。

“顾若影,呵呵,月九幽,呵呵。”她念着自己的名字,嘴角浮出冷笑。怀里有两壶刚才从酒肆里顺的酒,这酒显然不是什么好酒,就摆在门口的架子上。可能是给店小二喝的。她将酒放在身边的檐上,打开其中一壶,喝了起来,和府里的比起来,果然烈得多。

她看到远远的街面站着一个人,看不清是谁,但肯定不是昫王府跟来的人。那人正抬头看向她,好像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跃起,踏着殘壁,腾挪两次,才落到了顾若影身边。

“旸王轻功还需得练练。”顾若影看他落下,可能因为是男子的原因,本就烧得差不多的屋架,晃了一晃。

“昫王妃见笑了。”路承天也不恼,笑着答,“您这喝酒赏月的地方也真是特别啊!”他刚才与李乘枫在路上走,就见墙上有个黑影飞过。李乘枫警惕地挡在路承天身前。但是那黑影并没有朝他们而来,而是往别的地方去了,而路承天已经看清了那个身影,虽然没有看清脸,但是那个身段,也只有她了,于是就跟了过来。

“来。”顾若影将剩下的一壶递给他,他还未打开,就被她碰了杯。

“这酒……”路承天喝了一口,觉得并不是什么好酒。

“刚才在那里随手拿的。”顾若影拿下巴点了点酒肆,自己又灌了一口。惹得路承天都笑了,也跟着喝了一口。

“旸王要去烨国……”顾若影想起乐安,不由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是,过几日就走。”路承天望向她,悲色已是掩不住。

“我原想明日去找您的,没想到今日就见上了,我有一事相求。”顾若影也看向他,似在哀求。

“昫王妃请说,只要我能办到的。”路承天看她如此伤心,心中有些怜惜。

“可否帮我将这个带给烨王后,我知道您去不到她墓前,您只需将这个交给烨国的隽王,说是我给王后的,他便知道了。”顾若影从怀里摸出个浅紫的帕子,打开来里面是一只钗,上面缀着大大小小浅粉的宝石,十分精致华贵。

“原是故人,我一定办到。”路承天见她松手时,眼中已经滑落下了泪滴。

“本想着什么时候见了面再亲手送给她,没想到,烨都一别竟是永别了。”顾若影叹道。

“昫王妃还请节哀。”路承天拿起酒也与她的壶撞在一起,两人一同饮下这灼热的液体。

“多谢旸王。”顾若影饮尽最后一滴,说话间已经跳出去丈余,很快消失不见了。

路承天望着她的背影,竟有些理解那暝郡王,理解他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要她,哪怕是用尽手段也要弄到手。他找人制的药,对她是有用的,不过没有算计到的是她的武功与头脑,没有算计到的还有一个特别的人,冥药。这个人若是不死,路剑离就算是死几次,都能被他救回,虽然这人留着用处也很大,但是也是不能留的。不过,还不急,他的根基还不稳,再等等,需得再等等。

他也将那劣酒饮尽,跳下楼去。

凝寒派出的人回来汇报,说是找到了王妃,她出了王城,然后就找不到了。

路剑离听着,心里仍是一凛,这肯定是去了月家。虽说是应了不会回去,但是若月家给了她消息,不知又会做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他抬脚就要跟去,被凝寒拦了。

“殿下,她正在气头上,您还是在家等吧,在那里总归是安全的。”凝寒冷静地说。

路剑离一想,也是,就算今日能将她带回来,明日呢,后日呢,她总是要知道的,他于是就在厅里坐着静静地等。

顾若影之前因为别的事情要他们查也见过月家的人,大家都认识,但是以前都是约在别的地方见,而不是直接到月家来,也是为了防止被人跟。可见这次事情紧急,于是那里守门的人便将她直接引到了内室。

“见过郡主。”都是烨国人,大家于是称她郡主,而不是昫王妃。

“今日过来是想问些事情,有些急了,不过没有尾巴,你们放心。”顾若影说道。

“是。郡主问的可是王后的事?”曜国月家的总管月青山问道。

“正是。”顾若影点头,她身上有些酒气,但肯定没有醉。

“消息在出烨国时被人截下了,我们也是收得迟了些,没见您来问,也不敢送,不知是您已收到还是……”月青山忙答。因为之前顾若影说过,若不是她主动用月家的人,他们就不要与她联络。

“我从别的地方知道了些,但怕不全,想听听你们这里的。”顾若影摆摆手表示没有关系,不是他们的问题。

果然如顾若影想的一样,有问题。烨王对外讲的是病逝,而这病据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是乐安之前并没有不适,是突然暴毙而亡的。但据顾若影所知,乐安不是虽然没有什么武功,但是常年生活在雪国,身体还是很强健的,也能到雪地捕猎,能骑能射,不可能说病死就病死了。这么看来,很有可能是被人害死的。而且烨王没有及时下葬,而是要等两个月后,举行国丧礼。这看起来是对乐安的重视,但是他那样心冷的人,如果没有原因断不会作出这么麻烦的决定,一定是觉得她的死存疑,给自己一些时间查找原因。

顾若影心纠在一起,终还是没有能护住她,到底是谁?!后宫那一群吗?

“王子们呢?”顾若影又问。

“没有王子们的消息。”月青山回答。

顾若影点头,既然烨王知道王后的死有问题,那么孩子应该是会很好的保护起来了。

“若是这段时间还有什么关于王后的消息,都送来。”顾若影吩咐道。这里的月家人都是揽月阁的人,她哥月冷河的人,可以放心地用。

赤影的人在曜都也慢慢有了一些,有了半烟在这里,俨然是成立了个曜国分号,也做了生意起来。当然这都还是仰仗昫王的支持,虽然没有他的支持这些人也不是不能办到,只是现下更轻松了。他知道“赤影”的本事,有了这批人,顾若影与珏儿要安全得多。

直到次日清晨,顾若影才回了王府。

她只看了一眼迎出来的路剑离,便侧身而过去看刚刚醒来的珏儿。灼瑶已早早醒来,待在珏儿房里,见顾若影进来,带着一身秋季的湿冷之气。

“主人……”灼瑶准备问,就见顾若影朝她摇了摇头。

顾若影只低头看了看刚刚吃饱,躺在摇篮里吮着手指的珏儿,并没有去抱,她也感觉到了身体的湿气,刚才外面雾气很大。

路剑离也走了过来,默默看着顾若影的背影,又看了看珏儿,随着她走出了房间,回到正北屋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