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51章 误伤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43 2022-06-27 13:24

  

  “主人该不会是想回烟雪镇吧!她说了进砾城……”灼瑶不无担忧地问无衣。此刻三人正在镇上的大集上闲逛着。

“未走雪域,想是的了。也有可能就此回曜都。”无衣轻轻地回答。

“先进砾城甩了这尾巴。”顾若影都听到他们的对话了,她回头看了看远远跟着他们霆肃。

集市逢月一次,很是热闹。顾若影回忆了下,上一次逢集,居然是风夕岚失踪那天,自此,她再没有去过集市。那日萧玴给她买了只翡翠钗,那只钗如今陪着昫王待在皇陵中,钗与人都再也见不到了。

“公子,我们为何要跟着她?”疾风仍旧很生气。

“不知道。见她进曜国了,我们便回去。”霆肃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决定,就只是想这么做而已,“你去,她只要是拿起过的,都买下来。”

顾若影三人仅逛着,什么也没有买,可是等他们回到客栈时,见客栈大堂的桌子已经放满了东西。

疾风一脸不悦地站在桌子前朝她行礼。

“拜见郡主。我们公子说了,只要您拿起过的,都帮您买下来了。”说完,就走了。丢下一愣一愣的顾若影三人。

“这……孩子果然是有病。”顾若影感觉十分震惊。

“病得还不轻。”灼瑶跟着说。

“看来他们家也是家大业大啊……”无衣看着那一大堆东西,感叹道。

入夜,顾若影上了檐顶喝酒,今日霆肃给她买的东西她都没有动,唯独是拿了那几坛酒。此时,喝的便是。

霆肃的房间角度刚好在窗下能望见她。他看到顾若影光着的脚从裙子下伸了出来,晃啊晃啊,手中的酒一口接一口的喝,月光照着她的脸闪出迷人的光泽,又带些酒后的红晕,如同个十几岁的少女般可爱。他的心狂跳着,要拿手去捂才能稍为平静点。

平静了一会儿,霆肃从窗中跳出去,先是落在了墙上接着跃上屋顶,到了檐上。

顾若影侧过脸看向他,隔得近了看却又是另一种风情,眼波流转,由于酒的作用,使她看起来妩媚妖冶。

“明日……就回你的大漠吧……”顾若影嘴角微微带一抹笑意。

“我送你进曜国,我知你不会让我进曜国的,便就送到那里吧。”霆肃果断地回答。

“你为何……这样做……”顾若影开始觉得他有些有趣了,她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人和生活。

霆肃摇摇头:“不知为何。”

顾若影笑出了声:“你可知你没有资格……”她喝得有些多了,东倒西歪坐不稳。

“知道,不曾妄想。”霆肃点头。

顾若影已站起身,一瞬便到了他眼前,右手握住了他的喉咙。现在她脸上的表情已换上嗜血杀手月九幽的表情,满脸杀气,一抹邪笑挂在左脸,右脸则平静如常:“你连妄想……都不配!”

“呃……”霆肃还想说什么,却见顾若影手的力道越来越重,便再也发不出声来。

“还手啊……呵呵呵呵……”顾若影从胸中发出邪邪笑声,手上力道还在加重,并没有要放开的意思,想看他如何反击。可是霆肃并没有要反击的意思,反而是连内力都卸了,彻底放弃了抵抗。

“再不还手……就要死了啊……”顾若影接着笑,声如地狱传出。他连剑都没有带,但是身侧是有短刀的。

霆肃面色青紫,已没有多少出气,他闭了眼,静待死亡到来,他不知顾若影还有这样一面,所以,这才是真的她吗?

“公子!”疾风此时在房间里看到檐上的两人,惊叫一声接着就立即飞身过来帮忙。他手中提了剑在到檐前时就已拔出,直朝顾若影刺来,他来的方向是顾若影的右侧,顾若影若不松手,则必会伤,但顾若影冷笑着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不……要……”剑风唤醒了霆肃,他想阻止疾风上前,但疾风已到近前,他只能双手抓住顾若影的右手的脉门,使力逼她松开些,然后一侧身,替她受了疾风这一剑。

疾风刚才情急,使了全力,剑送进了霆肃的左肩,擦着顾若影右脸而过,在她脸上留下一道血痕。霆肃的血喷溅到她的脸上,酒这才有些醒了,她松开手,霆肃便倒在她的身前。

“主人!”灼瑶听到屋顶的响动,和无衣赶来,刚才顾若影将他二人打发开自己来了檐顶喝酒。

“公子!”疾风哪里会知道他公子这样做,吓得松开剑上去扶住他。

在无衣的帮助下,疾风扶了霆肃到房间,灼瑶去拿了冥药留给他们的伤药来。

“幸好幸好,没有伤到筋骨……以防万一,还是请个懂看伤的医士再来看看。”无衣验看了伤口后对疾风说。疾风忙让客栈的小二去请,随手扔了一大包金子给小二,说:“给我请最好的来!金子多的是!”

“疾风……没事……”霆肃声音虚弱,他在屋里找寻顾若影,见她脸颊有血迹,“郡主,脸……”

“你也……太弱了……这点伤……”顾若影伸出右手食指抚了下脸上的伤,将那指尖的血舔进嘴里。

在她的眼里,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伤。

“你这个恶魔!若不是你,公子怎会受伤!”疾风听到顾若影的话,悲愤不已,就握了床边的剑要扑上来。

“疾风!”霆肃叫道。

“公子!”疾风急得将剑一扔。

“这酒……上头……灼瑶,回房睡了。”顾若影根本就没有把疾风放在眼里,她慵懒地一转身,灼瑶便扶了她回了房间。

霆肃捂了肩膀的伤,望着她的背影出神。

“你今晚见的,才是真的她,可还想跟?”无衣替他披上袄子。

霆肃没有回答,只是笑笑。

“这天下不知多少人愿为她身前的盾,你只是其中之一,但能让她当身前盾的,却只有那几人。所以,不要做傻事了。”无衣拍拍他未受伤的那边肩膀,回到了顾若影身边守护。

霆肃心中一片冰冷,他的命在她的眼中并算不得什么,杀他,一点都不会犹豫。若是刚才疾风不来救,她也不会松手,会直接要了自己的命。即使没有喝酒,结果也是一样。

正如她说的,他不配,连妄想都不配。

顾若影回到房间,才觉得今天这场闹剧有些过了,刚才她看到霆肃伸出的双手,其中一只扎着绷带,才回想起那日她拍碎桌子时霆肃为她挡了热水,想是被烫伤了,今日又因她受了一剑,倒是吃了不少苦。

如若不喜欢,便不理就好了,也无谓去伤害他。她饮得有些醉了,倒在床上睡下,直到第二日灼瑶来唤她,端了醒酒的汤给她喝。

“主人,可不能再喝这么多了,若再杀人,我和无衣哪里能拦得住你。”灼瑶记起昫王的话,要喝只能喝家里的酒,切不可喝外面的酒,太烈了会醉,醉了怕会杀人,谁也拦不住,现下果真就是这样了。

“知道了,他怎么样?”顾若影换了身樱白的衣裙,她倒是能看出这些白的区别,只是在灼瑶眼里,都是白。

“昨夜就请了医士来看,也说是没有伤着筋骨,等伤口愈合便没事了。”灼瑶回答。

“都说是小伤了,大惊小怪。”顾若影撇撇嘴。

灼瑶也配合着点头,她们是见惯杀戮的人,这些在她们眼里算不得什么。

顾若影出了门,直朝霆肃的房间去。正好遇到疾风端了药去给他喝。疾风拦着不让顾若影进。

灼瑶正要动作,就听房里喊道:“疾风!不得无礼!”

疾风只能去开门,先将药送到霆肃床边,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说不出话了。

“等你学会怎么与我说话了,再来找灼瑶拿解药,现在滚吧……”顾若影戏谑地看着疾风。

“请郡主饶了疾风,他也是护我心切。”霆肃屋子里很暖,疾风多摆了炭盆。顾若影推掉身上的袄子给灼瑶,穿着单衣坐到他的床边。

“和他玩笑一下,一会儿就能说话了。”顾若影笑道。

“醒酒汤可喝了?头可痛?脸上的伤如何?”霆肃问了一连串问题。

“自然是没有你痛了。”顾若影轻描淡写地说。

“是我没有本事。”霆肃低下头不再看顾若影。

顾若影手中正握了个帕子,便拿握帕子的手去抬他的头,他慌张地看着顾若影,不知她要做什么。只见她左右看看他的脖子,上面有一大片青紫。

“昨日是我不好,喝醉了,下手有些重,本也是与你玩笑一下。”顾若影浅浅笑着,收回了手,乖乖坐在床前。

霆肃看她现在的表情与说话的声线,再想想昨天晚上她的样子,真是判若两人。她一早便来道歉,态度还很好,这令本很伤心的霆肃竟有些感动了。

“下回,我若再这样待你,记得还手,”顾若影将脸凑近他些,眼神中带着笑意却又让人觉得如坠寒潭,“因为,还手了还有一线生机,不还手,那就死定了。”

“好。”霆肃这才知道刚才的乖巧与关心那是错觉。

“还有,我不需要人救,昨日你不上前,疾风也一定伤不了我。再有下回,顾着你自己便好。”顾若影本已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又想起这件事来,于是回转身补充道。

“公子,你以后别做这样的傻事了,你看看她,可有在意你的死活?!”疾风一直站在一旁不能说话,等顾若影走出了房间,才能说话,她不知何时又给他施了解药。

“你是想再试试郡主手中其他的毒?”霆肃没好气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