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91章 火袭点翠楼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971 2022-06-26 14:40

  

  夜深了,点翠楼里仍歌舞喧嚣。红粉青楼,虚情假意,却让男人们流连忘返,在此沉沦。

萧璀在左楼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快要饮醉了。月九幽男装进了点翠楼,半烟忙跟了过来,附在她耳边说:“那位来了,等你一晚上了。”说着拿眼看看月九幽的房间。

月九幽知道,她一进来就看到了隐在一楼的凤漓。她并不知道他要来,也不知是何事,就上楼去,在二楼的楼梯口又碰到了假装喝酒实则站岗的宇凰,他叫了二楼靠楼梯的这一间房,房门开着,里面摆着酒菜,但他人站在门外,一会他也会到屋里去,只是门仍旧开着,与楼下凤漓刚好守望。

“找你一天了,没找到,急了就在这里一直等。”宇凰也附在她耳边轻轻说。

月九幽没有进门,而是去了隔壁半烟的房间,换了身女装,她知道他看自己穿男装就来气,这找了一天,再看到她穿着男装,怕是要火了。这才去敲门。

“公子,幽儿来了。”月九幽轻轻说。

点翠楼是四方形,一面是三层楼高的大门,另外三面都有三层,一楼是大厅,摆着散坐的客位和各式酒台、舞台。二楼三楼都是客房。但左侧这边的三楼,也就是萧璀待的这一层,是不招待外客的,里面的几间房除了半烟和月九幽各用了一间外,其他的都空着,平日就算没了房间用,也不会让客户上来这里。

月九幽见没有人应,就推门进了房间,轻笑一声,那个浑身酒气的人直接朝她扑了过来,扑进她怀里,若不是用内力站定,定是要给他扑倒在地上去。那人扎进她怀里,好不容易站直了,又将刚才有点松开的月九幽再拽到怀里,抱紧了。

“王上为何喝这么多酒?找我何事?”月九幽推着他往后走,将他移到榻上,一看醉得不轻,人都不清醒了。

他一上榻见松了手又不干,拉住月九幽的手将她也拽倒在榻上,倒在他怀里。他嗅了嗅,一把推开她,吼道:“你不是我幽儿!药……药香……没有……没有!”

月九幽无奈地笑道:“你是小狗吗?靠味道认人的,你看看是不是我?”说着双手捧起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脸。

萧璀努力睁大眼睛,眼里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像是他的幽儿,但他又看不太清,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指着月九幽道:“你……你易容了!易容成我幽儿的模样!你想做什么……小心我杀……杀了你……”

月九幽看他这样子,真是醉得不轻了,就解开袄子,将他的手伸进自己的袄子里,里面只穿了单衣,他的手触碰到那伤痕,这才知道是她,就跪在榻上抱着她的腰,哼道:“幽儿,幽儿,你终于来了,我……找了你一整日了……”

月九幽将他扶着盘腿坐好,再输以内力逼出他的酒气,片刻之后,已然是清醒多了,回头看到是他的幽儿。

“我饮醉啦?”萧璀转过身,拉着她的手问。

“醉得不轻呢!”月九幽答。

“你这一日去哪里了?我到处也找不到你。”萧璀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撒娇。

“我去城外办点事。找我做什么呢?在家里留句话,在这里留句话不就行了?四处找是何苦。”月九幽抚了抚他的背,又责备:“从不喝醉的人,一下喝这么多,明日头该疼了。”

“留话不行的,我今日一定要见到你才行的,因为今天是你的生辰啊!”萧璀抬起头望着她说。

原来今日是月九幽真正的生辰,往日过的,都是到揽月阁的那一天,算是重生,所以大家都以入阁那一天为生辰。今日是顾若影的生辰,月九幽没有告诉过其他人,只在十二岁那年对他讲过,所以也只有他一人知道她的真正生辰。若不是他说,自己都忘记了。

“王上有心了。”月九幽很是高兴,他还记得这一天。

“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我要在这一天把它给你。”萧璀从衣领里掏出两条毒牙项链,自从那日月九幽将两条项链丢在冽国驸马府的地上后,萧璀心痛不已,他一直将两条项链都随身戴着,一刻也没有取下来过。

“从那日起,我日日夜夜都戴着,就是要等一天再还给你,告诉你我没有舍弃它。”说着,他将那月九幽那条短的从脖子取下来,伸到她的眼前,深情地问:“幽儿,你可还愿意戴上?”

月九幽笑着哭着点头,等他为她重新戴上去。

“我虽无法给你什么承诺,我只是想你知道我爱着你,我尽我所能地去爱你。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同意。”萧璀将项链给她戴上,将她揽进怀里。二人就这样陪伴着对方,直到深夜。

“王上该回去了。”月九幽说。

“我发现这是你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时时催着我回宫。”萧璀摸着她的头,狠狠将她的脸抬起来,让她看着自己。

“你在外面,我怕你有危险。”月九幽笑了。

“你身上的药香我为何闻不到了?”萧璀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让冥药配了药,吃过就慢慢没有了。”月九幽淡然答道。“你不需要我再做药皿,我也觉得有那味道会被人轻易认出来。”

“我没有把你做药皿……”萧璀想辩解,还没说完,就见月九幽腾地跳起来,叫了声“不好!”

等萧璀也觉得不好时,已然已经迟了,门外流进一种液体,带着火苗,一下就点燃了整个外间。

“主上,快走!”月九幽一急起来,习惯叫着主上,萧璀听到也不觉得生气。她想推开窗,没想到,她一开窗,发现窗打不开,可以从里面看到窗外的窗檐上也滴下带火的液体来,看样子,屋顶上也有人,正在往下淋火油并且已经点燃了。

月九幽抽出剑几剑砍开窗户上的主栏杆,缝隙里马上就有带火的液体流了进来。只见月九幽又跑回她的床边,抽出几张黑乎乎的东西,她拿出一张,披在自己身上,对萧璀说了声,“主上,抱住我不要松开!”萧璀照做,两人相互看一眼,一起披着那东西,撞出了窗外。

三楼对于月九幽来说并不算什么,哪怕是带着萧璀,两人顺利落到草地上。

“手给我看看!”萧璀自己毫发无损,但刚才月九幽两手抓着那黑布的两边,手肯定是损了。

“主上快走!凤漓!”月九幽没有时间给他看手,就看到了凤漓,他本就在一楼,三楼开始着火,他还没有上到二楼就看到整个房间都燃了起来,他见人已上不去,就想着来到屋外,从外面往上爬,结果看到楼顶下有人往下淋火油,正急得不行,就看到二人跳窗出来了,忙跑过来。

“快带主上走!”月九幽没有给萧璀说话的机会,几步跑走了,手中还不忘提着那块黑布,那黑布上一点火星子都没有,刚才明明感觉到那火油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掉在黑布上。竟然没有被烧穿或点燃。

萧璀现她逆着逃跑的人流又回了点翠楼,可能是要去救人。

“主上,快随我走。您待在这里她更不安心,她不会有事。”凤漓也担心还在里面的宇凰。刚才在楼梯口就没有看到他,想必是在没有燃起来之前就上去了。现在不知生死!

但他仍强忍着担心要先带萧璀走。萧璀一言不发地走了,到火麒麟营地前,看到他们已经出发了,这才放了心。

月九幽跑回楼里,一、二楼并没有着火,只以她的房间为中心,在向三楼蔓延,客人已经逃得七七八八了。楼梯已经不能走了,她上到二楼就飞身跃上了三楼,披着黑布冲进火里。

“半烟!你在哪里?”她大声唤着半烟,但是没有听到回音,半烟的房门燃着火,她一脚将那门踹开,大声唤“半烟!半烟!”她在烟火里大声叫,就见里间传来微弱的声音,她忙奔进里间,没有看到人。

“半烟,你在哪里?”月九幽又叫,就见半倒下的屏风后面传来声音:“在这里在这里!咳咳……我们在这里……”

“闭气!”月九幽怕他们被烟呛死,刚才她自己只要不叫她,就闭着气。

月九幽走近一看,原来她和宇凰两人躲在半烟平日泡澡的桶里,桶里还是一大桶水之前没有倒掉,桶上,她盖着一条与月九幽背上一模一样的黑布。宇凰见楼上月九幽门口着了火,急着奔上去,人却已经无法近身,他想转身,结果楼梯处也开始燃起来,把他逼进了半烟的房间,两人出不去,只能先躲起来。

“跟我走!”屋顶的火油是往下滴的,所以很快滴没了,她带着二人还是从窗户跳了出去。

火终于灭了。烧了点翠楼三分之一。好在点翠楼当然听了月九幽的话,将地面铺了青砖而不是木质地板,为了防止有人偷听,砖墙也是多砌了几层,特别是她们所住的三楼,及时阻止了火波及得更远。

万幸的是由于三楼本就没有人去,二楼的人也逃得及时,并没有伤到人。

“冲他吗?”半烟和月九幽站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看着被烧毁的楼问。

“应该是冲我,有人耐不住了。”月九幽道,这几日,她时不时觉得有人跟,又没有对她动手,原是在想这个方法。萧璀出来本就隐秘,知道的人不多,而且昨日听说他是出来了一天,那么在路上杀他,或者在外面更多地方比这里还要方便得多,也不会选这么复杂的手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