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15章 冰泉殿1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028 2022-06-26 14:40

  

  萧玴一早如常起身,准备去王宫。

昨日与星宓发生的不快,他也是放在心里的。为了尊重她,父亲上官洐选的侧妃他都没有娶,只称太忙给推托了。这件事还真不是因为顾若影,而真的是为了她。若说对她没有感情那也是假的,自小一起长大,感情确是有的,只不过亲情多过于爱情。所以今日一早起身,他去了房间找星宓,想服个软,道个歉。

没想到,两个人在院子里遇上了。倒是星宓先向他道了歉,说自己太不懂事了,惹他不高兴,还说要请顾若影再到府里来,向她致歉。萧玴这才宽了心,将她揽在怀里,又关心了几句才出了府。

“逆着他,那样的谦谦君子竟也会失了常色;顺着他,倒还会可怜我一下。”星宓心里冷笑道。星家长辈与大哥,时常写信给她问子嗣的情况,人都不在一处住,哪来的子嗣!

萧玴见到了萧璀,见他今日算是近些日子气色最好的一天,想必是知道她已经到了,毕竟是持了他的王令进来,自然会知道。

王后的死,对他的打击还是很大的,他甚至都没有见到乐安最后一面,只摸到了她冰冷的尸体,人应该是夜里走的。第二天一早,侍女一直没有见她起床,也不好打扰,直到午间都没有见她起才觉得不对。几人到床边一看,那时人早已经走了。

萧璀非常伤心,痛哭了好几日。他也隐隐感觉不对,却苦于没有头绪,便想了个国丧的法子,想再拖着时间下葬,然后细查一查。现在两个没娘的孩子都被放在了他的珣明殿里养着,他已经不放心再将这两孩子放在后宫了,一日不查清,一日都不会将他们送回去。

昨日,他听到下面人来报,旸王、旸王妃、还有拿王令的顾若影已经进了王城。她终是来了,来送乐安最后一程,两个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曾惺惺相惜,承诺护着对方,也曾爱着同一个人,为个人而活。

萧玴讲完了正事,才犹犹豫豫道:“七哥,她想去看看王后。”

萧璀并不感到意外,以她的聪慧,应该早就猜到了乐安不是正常病逝,她也一定会忍不住要查个水落石出,也好,换成她说不定能查出点什么。

“让她见吧。”萧璀答道,萧玴这才放了心,顾若影交代他的事情总算是能完成,不然她又不知道要整出什么无法收拾的乱子来。

顾若影一早起来,就找了小汜过来。

“我有事交给你办,看你汜公子的本事了。”顾若影拍拍他的肩膀说。

“姐,你只管说,只要在烨都这地盘上,没有我办不成的事。”小汜拍着胸脯说。

“好。你去帮我捉这几个人,分别关押,直到我说放再放。捉到后再让他们按照我这信誊抄一份,按他们各自的联系方式,送出去。”顾若影递给他一张名单各一封信。

“一定办到。”小汜十分有信心地答。

“先别急答,看看都是谁。”顾若影怕他办不好。

小汜展开名单,面不改色,说:“可以办到,这些人本就是我们定时跟的,容易得很。”

“好,那你去办吧!”顾若影满意地点头。看来,赤影在烨都已经很成熟了。小汜应了便去办。

赤影的人无处不在,他们也许是卖鱼的,也许是店小二,也许是巡卫,也许是女妓,也许就是你身边走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这王城消失四个人,对于赤影来说,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管他是平民还是达官贵人。

午饭后,顾若影收到隽王送来的信,说戌时来接她。她轻笑,隽王还是那样,唯唯诺诺,却一心为她好。她想起在曜都,他竟鼓起勇气来与昫王争她,只为护她周全,便感觉心里很暖。但见那隽王妃的态度,自己还是需得和他保持些距离,免得真的影响了二人的感情。

快到戌时,顾若影换了身衣裙,她穿了女装,今日选的倒是一件藤紫的罗裙,也认认真真梳了凌虚髻,插了钗与珠花,甚至上了浅浅的妆,黛眉红唇,美丽无比。这是去见乐安最后一面,自然是要体体面面的。

萧玴下马来等她,看到她从郡主府走出,竟有些泪目,眼中的人还是那个初见的十七岁的月九幽,穿着紫衣,身佩长剑,脸色冰冷的死卫--月九幽。

顾若影默默上了马,跟着萧玴向前飞奔,心中哽咽难鸣。萧玴将她领到皇陵的范围,走过神坛,走过花园,走近皇陵的城墙。却没有走两侧种着松树的主道,而是从皇陵城墙下的小路而走,一直走到山体之下。这时出现了一条石板铺成的路,可供四辆马车同时行进,路尽头有个小的广场,再往后看就是在山体上的石门,门上的石牌上刻着三个蓝色大字“冰泉殿”。

今日是连月都没有了,广场上倒是有长明灯,只不过非常昏暗,但仍清楚地看到广场上站着一位身着墨色常服的男子。他背对着来路,面对着“冰泉殿”的石门。

顾若影远远就知道是萧璀,那个身影她也太熟悉了,只不过好像瘦了许多。是为国事伤神,还是在为乐安的死伤神?她与萧玴在道前下了马,将马拴在路边的栓马柱上,这里已栓了两匹。

“七哥。”萧玴先叫道,萧璀这才回头看向两人。

“王上。”顾若影按照礼数认真拜。

“来了。”萧璀声音有些嘶哑,“玴儿,你先回去。”

“是。”萧玴知道这下没他什么事了,还是离开比较好。

“灼瑶你在这里等我。”顾若影也交代道。

灼瑶点点头退到一边,看了一眼在阴影中的凤漓,如今萧璀的身边少了一人,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凤漓将一件厚实的雪披替萧璀披上,又递了一件同样的给顾若影,顾若影摇了摇头表示她不需要。

“里面与凌霜池一样冷,你已多年不在雪域生活,别冻坏了。”萧璀低声说道。他的声音比以往更加低沉。他刚才看到顾若影身着紫衣,心中一动,果然这世上,紫衣只配她着。但他又马上想到,她已是别人的王妃,再不是自己的月九幽。

“不需要。”顾若影冷冷答。

凤漓便收回了手,又退回到阴影中。

萧璀也不再说什么,走到“冰泉殿”的大门前,转动门上的八封图,这图原来是个锁,想必是只有王族的人才知道如何开启,看萧璀也是进行了相当复杂的操作,才将锁打开。人放在这里,既不会坏,又保证了那些想要毁尸灭迹的人无法得逞。

大门重重地开启,一股冷气扑面而来,门后已是冰雪天地。甬道还算宽,可供两辆马车同时前行,地上、石壁上并没有冰,只不过比室外要冷。越往里越冷些。萧璀走在前面,捂紧了身上的雪披。

“王上或是觉得冷,便不用跟着我,在门外等便是。”顾若影的声音如同吸进去的冰冷空气一样的温度。

“无妨,我也想再看看她。”萧璀马上回答。

走过甬道便有个冰室,冰室里有三张冰床,宇文乐安躺在最中间的那张冰床之上。顾若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她。

她仍穿着最爱的纯白色衣裙,面部表情安详,没有什么痛苦之色,只不过惨白而已,连整个唇都是白的。

“王后……乐安……九幽来了。”顾若影先正式的跪拜道,嘴里轻轻念道,眼泪未流下,在脸上变成晶莹的冰珠。然后,她起身走向乐安,用两只手从她的头部开始,顺着发开始摸索。

“幽儿……我请最好的仵作验过……”萧璀看她流泪检查乐安,心里十分难过,为她,也为她。

“我自己验看过才能放心。”顾若影边说边细细查验,查完头部,又解开她的衣服,一寸寸皮肤细细地查看。萧璀只得静静站在一旁等待。

冥药因要顾着珏儿,便没有跟来,但是在走前已经再一次教她检验尸体的方法。以前也有教过,她怕自己有所遗漏,又让冥药细细讲了一遍。

顾若影检查完,又替她整好衣物头饰,接着从怀里取出那只自己准备要送给乐安的钗来。

“你看,这只钗可喜欢?你钟爱白衣,总不见身上有其他颜色,我便寻了这粉红宝石来给你做钗,粉色最衬你雪白的皮肤,可是粉色宝石好难找,我找了整整一年,才凑齐了这些。”将钗轻轻插入她的如丝缎般的黑发中。

“果然合适呢?你若是能看看……那该多好……”顾若影哽咽道。

“她一定喜欢,这是……她留给你的。”萧璀走到她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带有他体温的锦盒。顾若影接过去,打开来,看到是一条项链。结实的金质项链,坠着圆柱形的吊坠,吊坠一半是翠色的翡翠,一半是金底,二者合为一个柱形,翡翠上雕的是她爱的芍药花,背后却是刻画着九幽地狱。顾若影拿出来,发现吊坠发出了轻轻的声响。感觉翡翠与金底中间是有空洞的,里面还放了别的东西,轻摇有声响,细看却是被封死的。

“里面有什么……”顾若影望向萧璀,见他满面泪痕。

“我并不知,她只交与我说,要我差人送给你,结果还未送出,她就……走了。”萧璀轻轻道。

顾若影紧紧握着这项链,接着便戴了起来,对着乐安,握了她的手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很喜欢,我会日日戴着直到去见你,你下辈子,一定不要再遇到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