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85章 探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675 2022-07-15 10:04

  

  等御霆肃走远,冷焰下了屋顶翻进了月九幽的房间。他从后窗进来便跳离床边好几步,生怕月九幽窜起来,于是做好了先来几招的准备。

可是,他发现月九幽并没有什么动静。

“睡着了?她这样的人还能睡这么死了?”冷焰有些疑惑。

他走近几步,发现她确实正在熟睡,正在这里,月九幽轻轻动了动身体。吓得他又往后跳开去。摆出对战姿态。

冷焰等了一会,却并没有听到动静。他说:“我只是来看看你伤成什么样了?我们两人谁伤得重,不是来和你打架的!”

没有人回应。他于是放心地走到她的床边坐下,轻轻拍拍露在外面的手臂:“哎,女人!哎!”

月九幽没有反应。冷焰握住她的手腕试了脉搏,很平稳,却叫不醒。

“原来是吃了药。”冷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这样才像个女人嘛!给我好好看看!”

屋里点了灯,只是不亮,但人还是看得清的。他细细看着月九幽的脸。除了自己伤的那道血痕,其他地方看起来太完美了。如黛的眉,密且浓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丰盈的唇,再往下是白皙细长的脖颈。

“这脸伤了可怎么嫁人,我勉为其难收了你算了。”冷焰的手轻轻扳过她的脸看了看这道伤痕。他的嘴唇还肿着,月九幽不仅咬了他,不知何时还给他下了毒。只不过不是毒死人的毒,他现在全身上下都痒得狠。他来才不是看她伤得重不重,而是来偷解药的。

常年行走江湖,对于药啊、毒啊,他也熟知,毒师、药师也是识得不少,但是他回忆了他们之前的对手过程,实在想不起来她是在何时给他下了毒。

冷焰环视整个屋子,也不知道她平日把药放在哪里,于是便寻找起来。他手脚很轻,一边寻找一边还在听着门外的动静,那个男人,她的那个男人不知何时会回来。

可是找了一圈下来,居然一无所获,这屋里除了几件深深浅浅的紫色衣裙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根本不像个女子的房间。

“你说说,你除了长得像个女人,还有哪里像个女人?打起架来比男人还狠!房间里连胭脂水粉、彩衣首饰都没有,就连一根钗都拿来当武器,也真是的。”冷焰挠着手臂,一边骂道,他想起对战时的月九幽弃了剑握钗跃起的样子。他从未见过哪个女子是这样的。

回头时,正看到月九幽的枕下露出了一条浅色的帕子,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放在枕头下面的。他走过去坐在床边,俯下身子,将手伸向她的枕下,好似还藏得挺深,他便俯得更低些,脸便蹭到了她的脸,温温热热的。他愣了一下,一侧头则正好吻到了她的脸上,他索性不摸药了,认认真真在她唇上狠狠地吻了一下,还轻咬了一下她的唇,只是没有用力且没有咬破。

“嗯,报仇了。甚好。”冷焰自言自语道。

接着,他再接着摸药,一共摸出了五只小瓶小罐小袋子。他一个个打开来闻。

第一个小袋:毒,杀人的毒。

第二个小罐:伤药。

第三个小瓶:百毒解,解不了他的毒。

第四个小袋:毒,轻毒。

第五个小袋:对了,痒粉和止痒草。他挑出了二片叶子吃了下去。

“调皮!等你醒了一定要问问是什么时候把痒粉撒我身上的。”冷焰收起她的瓶瓶罐罐拿帕子包好,重新塞回她的枕头下。

正准备走,又回转身,压了压她的枕头,感觉自己塞得不够平,又重新伸手进去整理了一下。他到月九幽的桌边,将她壶里的水一饮而尽。眼看着月九幽下了毒,自然也不能喝外面的水了,但是她屋的水一定能喝。

他刚才一直跟着月九幽,看着她带着一个成年男子仍能使轻功,还能半隐着。而且刚与他对战完,还受了内伤。她虽有些吃力,但是仍做了,心里暗暗吃惊。若是身上没有伤,自己还真不知道能不能赢得了她。她身上的狠劲,比起武功来更为可怕。

冷焰出了月九幽住的屋子,又上了屋顶,他观察着各院,循着草药味摸到了药炉。他看到刚才给月九幽治伤的那个灰袍医士正在研制药,桌上摆着月九幽倒药后团在手里的那个药纸。

“我说呢,敢直接下药,原来是有人在制解药。”冷焰邪邪笑着。

冥药验看了月九幽带回来的毒,和自己判断得差不了多少,只是现在有了毒便更可以下药更为精准。他重新配了几十份,一一拿药纸包好,明日会由秦子涉他们分发到各个医馆里,煮好以清热药的名义赠给百姓饮。如果是有症状来看病的,便也赠一副。每条街道都会派人去散免费饮药的消息,尽量没到发病时就让百姓在不知不觉中喝下解药。

看冥药制了那么多,冷焰笑了笑,他终于明白为何月九幽对他说:“若不想死,明日去随便哪个药铺讨点赠的清热药吃。”原来他们想毒的只不过是军队,而不是百姓。之前投毒的人却是没有如此区分。

待冥药出药炉取东西时,冷焰偷偷拿了一副药,还偷了一副冥药为月九幽配的伤药,就回到了住处。瑞王府里竟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冥药刚才明明是数出了三十七副药,可是回来让秦子涉拿时,秦子涉硬是只数出了三十六副。他还笑冥药:“先生也是太累了,多休息休息!”意思他数错了。可是冥药一头雾水,不可能啊,他明明数过两回。秦子涉只笑笑,接着冥药脸色惨白,他发现月九幽的伤药也少了一副。三十多幅可以说数错了,可是三副少了一副,又怎么数错!

“快!府里进了贼人!”冥药的叫声引来了御霆肃、疾风等人。

“快!去看看丫头!”冥药急得跳脚,只恨自己不会武功,他让月九幽沉睡,就相当于将她置于了危险之中,因为她毫无还手之力。

御霆肃也脸色惨白,本想着府里怎么都是安全的,他尽了全力奔向月九幽的房间,猛地推开门,见月九幽仍安安静静地睡着,一切如常。他不放心,又在房里各处都查了一遍,并没有什么不妥。他甚至还掀开了她的被子,见伤口也包得好好的,才放了心。

冥药比他晚到一步,听御霆肃说无事,又把了脉,查看了伤口却是无事,才松了一口气。

“先生莫急,我晚上守在她身边,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御霆肃说着,便坐到桌前,面向着月九幽的床。

“好好,你守着我也放心,”冥药点点头,因为他不会什么武功,所以守在这里也没有用,但是他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御霆肃的,于是又交代,“不要移动她,莫动了伤口。”

见御霆肃一脸认真的点头,才放心。

冷焰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是一间小小的十分不起眼的院子。他熟练地生起炉子,拿出两个罐子,将两副药分别煮了起来。受了伤自己疗已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接着,他脱去上衣,露出健硕的胸膛,胸膛的正中有个五指掌印,过了这些时间,已成紫红色。他拿自己的手掌印上去比了比,笑道:“手还挺大!”他将外伤药涂了些在这掌印上。

之前在水潭,冷焰并没有走远,而是看着月九幽准备下山,他略等了等才跟上,并不敢跟得太近。这时他的上衣从桌上滚了下来,发出“铛”的一声响,他去拾了衣服起来,衣服里有一只银色的钗,正是月九幽用来与他对战的嵌着紫色宝石的那支,他刚才拾了来。然后,他又在腰带里摸了摸,摸出一个飞羽形的耳饰,这是刚才在月九幽枕下摸走的。

冷焰先验看了那钗,这才知道为何月九幽是用它来当武器的,细看这根本就不是一支普通的钗,比女子常用的更粗、更长、更利,材质也并不是金与银,而是曜国用来制武器的金属,这根本就是一把小剑而不是钗。这钗做工极好,不是普通人家的物件。再看看这耳环,用的虽是银底但镶的却是罕见的宝石,世人莫说得这耳环上的十九颗了,就算是一颗都不易。

这女人不是普通人。当然,长成那般模样,武功又是那般模样,本也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了。

“有意思。”冷焰露出极有兴趣的笑容。

他是一个四海为家的浪人,没有银钱花了也会去做杀手,一般活儿不接,需得对方有趣才行。了解、追逐、捕杀不同的人,是他的乐趣。他的追踪能力、武功、轻功就在这不断的追逐中慢慢变强。

他刚刚在五荒国完成了一个任务,准备到曜国去。并没有进镜都,因为他不喜欢大的城市,于是沿着沙漠到了灏洲,没想遇到了两国战事。战事他没有兴趣,但是这女人有趣啊!看来得多待两天,看看这女人玩的什么。

想到她,就觉得兴奋,那种遇到对手的兴奋,如果她是自己的猎物,那样就更加兴奋了。

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会是叫什么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