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6章 述情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77 2022-06-26 14:40

  

  冥药一夜起来看了三回,灼瑶与般嫦轮流休息,一人前半夜一人后半夜,顾看着她,而帐外蹲着路剑离主仆三人和无衣。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就见灼瑶先出来,无衣就站了起来跟着她走。

颜星转忙问:“去哪里?”

灼瑶对她口气也不好,冷冷道:“找车,带主人走。”

“人可还好?”路剑离也问。

“你问哪个人?大的还是小的?”冥药听到声音也走了出来。

“先生何必再置气,当然是问大人了。”路剑离心里纠在一起,莫不是真给她喂了睡药,还是说人有问题一直睡着。

“先生,您就给殿下说说,他在这帐外等了一夜了。”秦柏舟看冥药那态度也有些不快了。

“她的身体我早与你说过,与常人不同,若是我不在,绝对一尸两命。但是我在,不代表她就和普通女子一样。现下已是最好的情况了,能蹦能跳能杀人。不好的时候你没有看到,吐到没有东西吐了就吐血。有些药吃了对她好但怕对孩子不好的她坚决不吃,然后就咳到伤了肺,留下了病根,以后到这个初怀上的时节便会咳,还要承受无征兆、无休止的腹痛,每日连呼吸都是受罪,母子俩就这样争斗了三月之久。这孩子也是争气,终于接受了母亲与众不同的身体,才是现下这样的情况。”冥药一口气将她的情况原原本本地讲了出来。

听到的众人已是如置冰窖。

路剑离十分后悔,后悔这三个月没有在她身边,不仅要让她承受着身体的痛苦还要承受他带来的心里的痛苦。他冲进帐内,握住顾若影的手,颤抖的手放到她的隆起的腹部。

般嫦看了他一眼,叹气道:“还睡着呢,冥药先生给她吃了药,保证她睡足十个时辰补足精神,这药对大人孩子都没有影响,您放心吧。”

路剑离说:“还好有你们守着她……”

“她虽不和我们说,却是日日念着的,要下雪了,不知冷不冷啊……她哪里是会怕冷的人,还是惦记着您呢,知道您怕冷……”般嫦比其他人还是冷静的,她将顾若影对路剑离的思念说与他听,“每每光脚跑出去,又光脚跑回来穿鞋,说院子里没有石板呢,不能光脚……嫌院子没有楼,站在屋顶也看得不够远,望不到您归来的路,就要上树,被先生骂了不止几十回……”

路剑离听着听着,泪就流下来,问:“为何住的地方没有楼?难道没有住在别院或是‘月影小筑’吗?”

般嫦摇摇头:“住在楚大人隔壁的一个小院子里。”

“为何……”路剑离难过至极。

“她说,在没有想清楚是自己是谁之前,不能住这两个地方,那是……顾若影的地方……”般嫦也问过相同的问题,无论是哪个院子都比这个小院子要强的。

他说的话,她都在意着,路剑离扑在她的身上,听着她平静的呼吸声。

“她远没有您想的那么坚强。在他人面前,她是这天下最勇敢无畏的武姬,而在您面前,只是位普通女子。您这次弃她而去,让她感觉到了害怕、彷徨……这些原本不可能出现在她心里的感受。”般嫦幽幽说道。

有些话,顾若影会对般嫦讲不会对灼瑶讲,灼瑶太过单纯,无法理解更为复杂的情感。

“谢谢你和我说这些。”路剑离感激道。

灼瑶掀了帘子进来,对般嫦说:“车准备好了。”般嫦点点头,准备来扶顾若影。就见路剑离轻轻抱起床上的顾若影,般嫦忙去帮着掀开帘子,路剑离一路将她抱到车上,自己也坐了上去。

“你干什么!”冥药叫道。

“先生,我先带她去曦霞休息,等她醒了再看她自己想去哪里,可好?你们也都一起走,战前危险。”路剑离说道,“柏舟,你留下,陪着父王一起回来。”

路剑离坐在车上,紧紧揽住顾若影,同样是这美丽的容颜,脸上的线条变得更加柔和,身体似乎也要柔软得多。不仅仅是这孩子在适应母亲,这位母亲也在以她的方式适应着孩子,给孩子以一个更加适合的生长的身体。如此刚强的她,如今已蜕变成了一位母亲,然后这个过程,他居然不在她身旁,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顾若影睡了长长的一个觉,睁开眼,见手被人握着,这细长的手指是他的,再转头,就看到路剑离坐在床踏上趴在她的身边睡着了,一手紧紧握着她搁在腹部的手。他的身上,披着顾若影亲手为他做的那件浅灰狐狸毛的雪披。

她一动,路剑离便醒了。

“可有哪里不妥?”路剑离直起身子,跪在床边,这样脸离她更近些。

顾若影摇摇头,道:“殿下怎么在这里睡了,晚上那么冷,该冻病了。”

“我不敢松开手,我一松开手,冥药就要将你夺了去,带回烨国。”路剑离说着眼就红了。

“他又给我下药……我是再也不敢吃他的药了……殿下放心,孩子没有生下来之前,我不会离开的。”顾若影坐起身,松开他的手。

路剑离听她还在讲这样的话,心里痛到不行,紧紧将她搂住说:“生下了也不许离开,一辈子不许离开,我错了,影儿,我错了。”

“我说了,不必因为孩子而怜惜于我,我不需要。”顾若影想起他说过的那些话,的声音与心都冷下来,推开他。

路剑离不管,他再一次抱过来,道:“不是为了孩子,我回来找你,并不知道你有了孩子啊!我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我看到……看到你留给我的东西,我都一直没有勇气打开。直到萧璀说你没有回烨国我才知道你回了曜都,我才打开来看你留下的东西,就立即赶回来见你了。你相信我,就算没有这个孩子,我也是回来求你原谅的。”

“你那么绝情而去……你知道我多伤心啊……我并没有想要去救他,我是去救烨王……你为何就是不相信我呢!”顾若影哭道。

“我信,我相信,你去救他,我就是吃醋,就是生气!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度,但是我不应该那样对你的,说伤你的话,还不告而别。”路剑离泪眼看着她的泪眼,两两相望,满是情意。

“我没有不许你生气,你也可以骂我,甚至离开我,我却不能接受你不信我。对,如果他有事,我便做回月九幽,但是那是子归的九幽姨母,而不是他的月九幽。我以为你能理解的……我控制不了自己何时变回月九幽,但是在你面前,我一定是顾若影。我以为你能理解的……”顾若影说出心底最大的伤。

“我知道,我知道……这回,我真的知道了……你就是我的顾若影……只是我的顾若影……”路剑离喃喃道,将脸贴上她的脸,吻去她的泪,“你为何不来追我?我都没有走出去多远……哪怕派人送信来也好,我一定会立即追上来……”

“若你舍得下我,这孩子也定舍得下,追来何用?”顾若影笑笑。

“孩子舍得下,你却舍不下,我走也就是想离开冷静一下,我不可能舍下你的,你知道的,只有我死了,才能舍下你。我只不过是想等自己不气了,就来寻你。你在烨国哪里都好,哪怕是雪域,我也会去寻你的。”路剑离吻住她的唇,深深地吻,诉说着离别的苦,自己造就的苦。

“可你说的话,太伤人了,让我觉得你舍下我走后,再也不会回来了……”顾若影想起他说的每一句话,每个表情,都让她深深地受伤。

“我该死,我该死……”路剑离从头上拔下翡翠钗递到她手里,握着她的手就往自己身上刺,好在顾若影反应快,抽回了手。

“这一钗你真刺,要真刺,才能解你的恨……”路剑离见她不动,就自己夺过来,往身上刺,用尽了全力,却见顾若影将手放在了他胸口,钗就刺进了她的手里,好在他急时收了手,刺得不深。

“影儿!”路剑离握住她流血的手。

“那殿下,刺了这一钗,可解气了?”顾若影微微笑道。

“我没有生气了,早就没有生气了……你这是何苦,我宁愿伤我十次,也不愿你伤一次……”路剑离又将她紧紧抱住了。

“不气了就好,以后若再气了,殿下能不能应我,不要再说伤人的话,就光气,光离开,我可以去追你,去求你原谅,但是请殿下,不要再说那些伤人的话,可好?”

“好好,我应你,以后都不气了,绝不说伤你的话!”路剑离吻住她,顾若影也回吻,两张泪湿的脸紧紧贴在一起。

“门外偷听的人还真不少……”两人相拥无语好一会儿,顾若影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路剑离就松开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猛地拉开门,其他人都会武功,纷纷散开,就只有冥药一个贴得最近,直接滚进了房间。他尴尬地爬起来,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吃饭,叫你们吃饭,睡了十个时辰,她不吃孩子也要吃的。”说着就自然地走出门去。

无衣在转角处给冥药比了个大拇指。

“来开门你们也不通知我,一个个都跑得还挺快!你们这些个不讲义气的人!以后病了不要找我看!看我不毒死你们!”冥药啐道。

“可饿了?”路剑离笑着问。

顾若影点点头说:“像我呢,不吃肉就不舒服。”

“我不要把孩子给昹王妃去,我要自己养,土匪就土匪,杀手就杀手。总之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唯一的孩子。”路剑离替她穿好鞋,系好衣,边说。

“为何是唯一的?怎知以后不会还有?景妃娘娘说女子生动了,就容易再有的。”顾若影问。

“冥药把你受的苦都说给我听了,我真恨自己这些时日不在你身边,不能守着你,不能替你把这苦担了。这样的苦,我怎么可能再让你受一次,不可能的。孩子没有便没有,有了也只要这一个了。”路剑离深情地望着她,果断地回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