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7章 探得消息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18 2022-07-28 00:14

  

  “这么早……是没地方可去吗?我家的楼里都说过了,不收你银子,你任去住,姑娘任你选,行踪也会帮你隐了,若不是来杀我,便不要来扰我的好梦。”清晨时分,月九幽睡得迷迷糊糊,听得屋顶有响动,便对冷焰说道。

冷焰从窗子里翻了进来,跳到她床前,一看床上人的情景,便又几步跳开,退到屏风后面去了。原来月九幽怕热,这个季节,哪里会穿得好好地睡觉,只随意挂了件里衣在身上,衣带松开,露出雪白肩膀和一半酥胸,若不是那黑发散落在胸前,怕是整个胸都要被看了去。里衣未过膝,侧躺的她整条雪白修长的大腿都露在了外面。

“下次……你未穿衣也请打声招呼!”冷焰脸有些红,都快赶上耳下火焰印迹了。

“那你倒是不要随意就翻进女人的房间啊!”月九幽见他去了屏风后面,索性也就不穿衣了。

冷焰透过屏风还能隐隐看到月九幽的倩影,便又退了几步,都快退到外间去了。

“你这一大清早,找我做什么?下定决心了?”月九幽挑衅道。

“看到有旁的人在你宅子周围走动,不放……来,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冷焰差点把“不放心”给说了出来。这些人可能是小汜安排的,也有可能是萧璀安排的,还有可能是要杀他的人。上次的刺杀,已让她抱了必死的决心,如今日夺镜流,曜国地位稳固,她已无所谓。

“你金主没有跟你说过我的过往?你不做功课便想来杀我,可容易不了。”月九幽也没有了睡觉的心,就直接站起了身,吓得冷焰又退了退,怕她扑过来,这回真的退到外间去了。月九幽懒得理他,自顾自扯了衣架上昨天灼瑶帮她挑好的那套正紫的衣裙。

冷焰看她穿好衣服,便又穿过了屏风去,坐到她窗下的榻上,喝着她杯里的茶。

“凉了。”月九幽看了他一眼。

“无妨,凉快。”冷焰说着又喝了一杯。两人像老夫老妻一样熟络的感觉。

月九幽到镜前去束发。本想就随意用发带束一下,又想着一会出门招摇,便还是梳了随云髻。

冷焰来到她的身后,探身往她的妆桌上看,随意打开了几只盒子,便发出了“啧啧”声。

“昨日那小公子,很富嘛!”冷焰酸道。

“杀了我,你便能与他一般了。”月九幽挑了一只钗,牡丹花形的,递给冷焰。

冷焰压低身体,左手握上月九幽细长的脖颈,右手将钗高高举起。月九幽从镜中冷笑着看着他。她的左手在桌下已握了一把短剑,只等他动,便能反手插进他的腰间。

冷焰也对她报以一笑,将钗轻轻送进了她的发髻,还对着镜子正了正。

“机会也给你了,自己又不要。”月九幽揶揄道。

“你那手里的剑也不是吃素的,两败俱伤的事情我可不做。”冷焰早就注意到了她的手。

“若不杀我,便不要再跟着我了,你坏了规矩,逃命去吧。”月九幽从镜中看着他俊美的脸,那脸上永远都是不正经,戏谑的表情。

月九幽这话说得真诚,脸也是真诚的脸色,她看到冷焰对自己的好,想是对她有些不舍,但是正是这些不舍,会让他引火烧身。月九幽懂,冷焰又何尝不懂。

他往后退了几步,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从来时的窗口跃了出去。

可是,正好灼瑶到了院门前,一眼就看到了从屋里出来的冷焰。

“主人!”灼瑶只看到冷焰,却没有看到月九幽追出,吓得大声唤道。

冷焰想要跃上屋顶,可是灼瑶已经上前,用的也是短刃。他眼神一凛,拔出短刀迎战,可没有打算放过她。

“住手。杀她等同于杀我,那就不是你追杀我,而是我要追杀你了。”月九幽听到灼瑶的声音,来不及从门走,也从窗里跳了出来。她眼神与声线都冷下来,盯着冷焰,就见冷焰收了刀,朝她笑笑,便跃上了墙头。

“主人,没事吧?”灼瑶上前查看。

“没事,以后你看到他,不要与他对战,你打不赢。就算是你和无衣两人,也打不赢。明白吗?”月九幽交代,又拿眼看向刚进院子的无衣。

无衣先点头。

“他若伤你,我定与他拼命。”灼瑶可不同意。

“他不会伤我,至少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月九幽笑道,“若下定决心来杀,我便也不会留手,会与他决一死战。”

白日里,月九幽一整日都在东走西逛,视察一般,把自己的产业走了个遍。穿着女装,还没有戴面纱。大大纷纷在猜想,这位身份复杂的大人物,此次来烨都是所谓何事。

晩饭后,大摇大摆地领着灼瑶与无衣,提着大包小包礼物,进了淮郡王府。六岁的淙郡王顾子贤第一次见她的姨母,看看她又看看母亲,已能察觉到两人的相像之处。可是最后还是被月九幽买给他的玩具给吸引了去。果然是连蹦都比普通人家的孩子要高。

“子归和璟儿还没有回来吗?”月九幽问月无间。

“前些日子渊哥哥收到月家人的信,说是到落星了,迟些就会回来。回来了,看我不打死他!”月无间咬牙切齿地说。

“上次我见着了,好着呢,活蹦乱跳地!还跟我上了战场。但几个孩子中,他性子最野,回来了还是要多管教。多让他跟着璟儿也好,璟儿与珏儿一般沉稳。”月九幽在中院喝着茶,看着院中飞快跑动的子贤,这过不了多久,又是第二个子归无疑了。

月无间一提到大儿子就头疼不已。

两人正聊着,院子外走近来一个着墨色常服的男子,子贤只顾回头看风筝,眼见着就要撞到他,月九幽差点就要动了,但见萧璀却一下站定了,任子贤撞到他身上。

“王上叔叔!”子贤一抬头看到是萧璀,忙退了几步,跪拜,规矩还是懂的。

“子贤可不能光跑啊,得看着路。摔坏了疼,你娘还得揍你,那就更疼了。”萧璀将他从地上扯了起来,一看玩得跟个泥猴子似的,自己的衣摆也染上了土。

听到他的话,月九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她能想到月无间气急败坏揍孩子,月冷渊又来护孩子的情景。

萧璀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月九幽出了神,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不知何时,在院中,两人也曾一左一右坐着,品茶,听风,看月。只是现在这个月九幽,脸色已不同。

他走近些,月九幽便行礼,行的是女子的礼,没有跪拜。她本曜国太后,早已不必对他行跪拜之礼。

“王上消息好灵通。”月九幽以为他是知道自己在淮郡王府,才在入夜时过来的。

“啊……我……”萧璀不知道怎么说,若是说为她来,又想起她的信来;若说不是为她,又怕驳了她的面子。

“王上,”这时,月冷渊走了过来,“到书房聚吧,请。小幽你也来吧,小汜一会就过来。”

“哦。”月九幽应了一声,原来,大家都聚到一起有事说,她倒是赶了个正好,她原来以为萧璀只是来看她的。

几人都进了书房,可是没有停留,而是进了书房里的密室。不一会儿,关键人物小汜总算是来了。

“姐,你也来了。”小汜一眼看到月九幽还有些吃惊了。

“啊,我本是来看看子贤的,哪知你们都来了。”月九幽答。

“来了好,我本也要去通知你来的,那正好。”小汜答道。

“王上,我们上次说的事……”小汜开始说了起来,但是他发现对面这位王上正痴痴看着他的姐姐,并没有听他说话。

小汜轻轻敲了敲桌面,引起大家的注意:“看好了吗?我可以说了吗?”

“呃……咳咳……你说……”萧璀有些不好意思。

“我要讲两件事情。第一件:找到冷焰的消息了。这在十几年前,当时我们都还不在烨都,确有个似月家一般的组织,只是他们不是官府也不是黑道,是界于二者之间的存在。就是,谁出钱为谁办事这样。大当家是姓龙,并非姓冷,三当家才是姓冷的。所以当时查的时候这冷姓倒是没有被察觉。我也是因为查另外一个杀手,龙蛟蛟,才想到查查姓龙的,这才查到了这个组织。”小汜讲起正事来,也有个当家的样子了。

“还是你聪明。”萧璀赞道。

“这组织名叫‘烛龙’,龙蛟蛟是大当家的独女,冷焰是三当家的独子,二人从小相识。当时这个组织应该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三个当家的死了两个,组织也就不复存在了。那时,冷焰和龙蛟蛟才十二三岁,就流落街头,因从小练了些本事,两人便去当了杀手养活自己。”小汜接着说。

“所以,冷焰和龙蛟蛟只是接了个任务而已,与原在烨都的组织是没有关系的。”月冷渊分析道。

“是,他们就是两个杀手而已。”

“那,我们能否通过冷焰追踪到掮客,再找到背后的金主?”萧璀问。

“他不会说。”月九幽冷不防来了一句。

三人就齐齐望向她。

“我是说,他们这些杀手,都是独自行动,接了任务收了定开始杀人,杀完后再去领尾银。他们直到完成任务,才能第二次见到掮客。”月九幽忙转移了他们的视线。

“所以,只有我死了才行。”月九幽声音沉了下来,“不是,这是我的事儿,你掺和进来做什么?还有你?”月九幽拿手指点了点萧璀,又点了点月冷渊。

“你不是我妹妹,谁管你!”月冷渊撇撇嘴。

“我……我是想看看背后……那……”萧璀有些组织不好语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