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69章 错过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52 2022-07-06 21:31

  

  晖郡王去打扫战场,月九幽和三位少年回到营地,这里离砾城还有些距离,为了不打扰周围镇上的居民,他们还是搭了营地。

月九幽进营地时,看到营地外堆放着好多东西,原来是周围的居民都知道年轻的曜王亲自出征,送来了好多他们粮食、肉菜等等。

进了大帐,账内是卢子谋在主事。

“太后,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没事的。”

“卢大人辛苦了,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一切都依计行事,而且都顺利。”卢子谋边答着,边递上来各路的军报。

月九幽先看了军报,还有曜国、烨国调军的情况,接着,让三个孩子到近前,一一查看了伤情,都是些小伤,并不碍事。

“跪下。”月九幽验完,坐定,对着三位少年说。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做错了什么,但看到上座那位的冷脸都还是老老实实地跪下了。

“你什么身份?”月九幽问路盈珏。

“曜王。”

“你什么身份?”她又问萧璟。

“烨国冽王。”为了纪念乐安皇后,萧璀给她的儿子封号为“冽”。

“烨国淮郡王。”顾子归知道下一个是自己,都没等她问就回答了。

“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好。你身为曜王,这战场可是儿戏?居然让他国王子、郡王随意参战,他们可有协战的王命在身?这万一伤了死了哪一个,你要如何向烨国交代?你记住,你要交代的不是你义父、你姨父,而是烨国!”

“珏儿知道错了,请母后责罚。”路盈珏忙答。

“义母,不关曜王……”萧璟想来讲义气。

“还有你,一国大王子,冽王!你是未来的太子,未来烨国的王,你可知道!你父王让你出巡,不是让你游玩!为何烨国未涉足便先来曜国?!上战场是否有给你父王去信?他可允了?!”

“璟儿知道错了,请义母责罚。”萧璟也低下了头。

“姨母,我也知道错了。”顾子归忙自己主动承认了错误。

“你错在何处?!”月九幽厉声问。

“我……那个……跟着冽王偷跑出来……”那两人被骂了只敢低着头,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月九幽的脸色,看她脸色越来越阴沉,便不敢再说,“总之,全都错了。”

“你!偷跑!你父母亲不知?!”月九幽惊叫道。

“太后息怒,已经送信回去了,现下知道人都在我们这里。几位也是热血,凡事也都有与晖郡王、与我商议,都是既有头脑又有武艺的好孩子。”卢子谋一看月九幽气坏了,忙过来打圆场。

“母后,你一直在镜流军中受苦,先休息吧!明日再罚我们,我们都认。”珏儿抱着她的腿求道。他已经几月未曾见过月九幽,甚是依恋,但是在外人面前还得端着曜王的架子,左右不过还是个孩子,这会儿眼泪眼看就要流下来了。

月九幽这才叹一口气,留下珏儿,让那两人先去包扎伤口,其实刚才在战场上看到三人并肩而战,相互信任还是很欣慰的。

“珏儿,母亲走了这许久,你可好?你干爹、干娘、晴儿都好吗?”月九幽扶起儿子,拉他坐下。

“都好,珏儿有好好读书、好好练剑,一刻都没有放松过。”珏儿回答。

“珏儿今日做得很好,有个当王的样子!比你父王、比你义父都还要更早上战场,母亲以你为傲。”月九幽湿了眼,而珏儿已是泪流满面。

“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让你亲自来?”月九幽替珏儿擦泪边问。

珏儿重重地点头,原因,晖郡王已经讲了他听。

“我不仅是要让镜流知我曜王的厉害,我还要让整个西州、整个四州知我曜王的厉害。母亲还要离开一阵,等西州一定,我便回曜国陪着你。”月九幽予坚定无比的眼神给珏儿,珏儿也报以坚定的眼神于她。

等珏儿走后,月九幽仍没有休息,她与卢子谋再重新梳理了一遍计划,这才松了一口气。

“您休息一下吧……吃了太多苦啦……”卢子谋一直在路剑离与月九幽身边,默默支持着他们。

“不了,我要……回沁城去,孩子们就交给你了。那两位明日便送回烨国去,曜王也回曜都,他经了这一战便也可以了。”月九幽又交代道。她等不及晖郡王回来,便匆匆离开。

月九幽换了身葡萄紫的便行服,骑了一匹快马就离开了军营。刚出军营,黑夜中就有一队人马跟着月九幽也出了营地,细看居然有男有女,那是月九幽“赤影”的人,既要大干一场,那么人手就一定要有了,不能再逞一人之勇。

“啧啧啧……我家姨母训鹰,真是太厉害了……我以后也去弄一只,用来传消息……”顾子归先说。

“母后又只身一人……”路盈珏回道。

“珏儿用的双剑原是义母教的!义母那剑法厉害了,不知她可愿意教下我……”

三位少年将头凑到一个小小的营帐窗下,看着月九幽骑马飞驰而去,两只鹰一前一后地掠过营地上空,随着她的马而去。

三人讨论着同一个人,但是关注点却完全不一样。

“总算不用受罚了。”直到月九幽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三人这才缩回了头。

第二天,路盈珏与萧璟、顾子归告别,依月九幽的令命人将他们两人送回了烨国。两人经月九幽一教训,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听话地回了烨国。

萧璀一刻不停赶路,也还是没有来得及赶上两军的这第一次交战,果然如小汜所说,还没到就收到了捷报:“三万人一个都没能离开曜国。”并没有用上烨国的人。更重要的是,他还收到“赤影”的消息,他出巡的宝贝王子阴差阳错地倒是参加了这次战斗。于是他便去信,先与萧璟与子归见了一面。

一见面,二人以为萧璀会发怒,所以老老实实先跪下准备受罚。

“怎么是这么乖?”萧璀端着茶饮了一口。

“义母已经教训过了,璟儿知道错了。”萧璟先回答。

“是,子归也知道错了。”顾子归平日最怕萧璀,见了他话都不会说了。

“我说呢!”萧璀笑了,让他们站起来回话,“这回,可玩得尽兴?”

“父王,璟儿没有当成玩笑,只一心想陪曜王去救义母。”萧璟确是这样想,顾子归也跟着点头。

“是该去救的。即便能力未到,气性也是要到的。可到了阵前?”萧璀赞赏道。

两人点头。

“可杀了敌?”

两人又同时点头。

“可害怕?”

两人这才同时摇头。

“有何想法?”

萧璟先答:“曜军比我军更注重阵法的使用,每军、每阵、每列甚至每人都有不同的分工,更擅近战,成效极快、极高。”他将自己看到的情况一一说给萧璀听。

顾子归接着说:“先曜王,不是,应该说是曜王改进了先曜王的消息网,更难捕捉也就更难截下了,我在曜都借游玩摸了数日,都未太摸清。摸我父亲在落星的,只用了三日。”

这下轮到萧璀吃惊了,这两孩子真是没有白来啊,套了不少曜国的情报回来。

“你们这是去见兄弟吗?你们这是去当探子啊!曜王和太后没杀了你们灭口,是给了我天大的脸面啊!”萧璀笑道。

“我们……我们这是相互吸收好的东西,以后为自己的国家效力……”顾子归答道,他脑子活,说起话来也是一套套的。

萧璀听得有趣,连茶都不喝了。两人见不会被罚,这才放心将一路的经历都报了他听。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两人着实长进不少。

听完了这才问:“你义母可好?听说被对方捉了,救出来有受伤吗?”

“我眼看是左肩上有伤,但在战场上仍是极勇……”萧璟已对他的义母崇拜到五体投地了。

“勇是知道的……可是……又伤了啊……”萧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父王放心,我看并无大碍。而且根本就不是救,义母是故意被缚的,就是要引着那镜流太子到阵前挑衅,好进他们的圈套。那些人以为她失了内力,便不将她当回事,结果她一转眼便杀了镜流太子和他们几员大将。我们到时,镜流军早已溃不成军。”萧璟忙补充道。

“这便是她最常用的招数,屡试不爽。”萧璀笑镜流那些人,也不行去打听打听这曜国太后是什么人。

“有机会我一定要再随义母一战!”

“有机会的。”萧璀回道,他命两人不得再入曜国,让他们先去别的城游历,以免扰了曜国的行动。

萧璀知道此时月九幽又回了镜流,便知道这事儿没完,她怕是正如他所想,想要得更多。所以,他也决定去镜流看看能否帮上忙。

夺下西州也好,这地方本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今被她拿来为曜王奠基,也是达到了用处,至少以后曜国不用担心后方了。

他想着几月前还在自已饮毒自杀的她,已与现在判若两人。短短几月变化如此之大,他感到惊叹,却又觉得理所当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