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49章 落风城-遇故人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4674 2022-06-26 14:40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坐人的马车加装货的马车,再加上骑马的人,还真的是条长长的队伍,不过他们这样的队伍走在官道一点都不稀奇,有的队伍比他们的还要多几倍的人。为了不过于显眼,他们同正常的商队一样,走官道,歇驿站或露宿,还时不时和一起出行的商队进行交流,交换点儿茶叶、肉干什么的,总之,看起来非常普通。

萧璀较少露面,毕竟他这身量这长相,也是有点突出了。下面人说他们主子身体不好,怕冷不怎么下车,旁人听来也是很正常。很快走到两国边境马上就能进入硞城了。

曜国有三城,曜都在最中间,北面是砾城,与烨国的落云城相邻,南面是硞城,与落风城相邻。曜国多山地,没有什么平原地方,连王城都是依山而建,据说相当壮观。曜国盛产矿石,曜国人善于制器,以矿练金属,再制成金器、铁器、铜器,甚至石器也比其他国家制得都好。所以虽然粮食产量不大,但好在人口也不多,依靠制器的手艺换烨国的粮食。

落风城和硞城之间有一片无人区,也是一片山林地,是迦林山地的延伸部分,只不过这里就是普通的山林,没有那么密,也没有瘴气。为什么叫无人区,是因为这里不受两方管制,没有居民。多是商队逗留在此休整,因此也有不少盗匪出现。商队被抢后也不知道找哪边讨说法,大多都不了了之了。倒是很少出现杀人的事,最多也就是抢点银钱物资,所以还是会有大的商队在这里停留。因为硞城每天开城的时间极短,而如果商队太多,经过检查都需要很长时间,所以有可能一天都进不了城,那么大家也只好在这片林子里休息了。

他们目前还在落风的境内,天色有些晚了,再往前就是无人区,为了避免多一分危险,萧璀让车队今天在落风这边休息,明天天亮再出发。大家应着,准备找地方休息。

萧璀望着车窗外骑马的月九幽出神,今日又是扮成男子,不是,出发就是扮成男子。萧璀对于这件事情十分不悦,但是月九幽又不听他的。萧璀让她扮夫人,但她就是不愿意,执意要扮男子,偏她扮男子又还很像,连声音都能变化,在外人面前还用男声跟他讲话,搞得萧璀感觉十分难受。这会儿看着她一身男人的常服,胸部也裹得平平的,梳着男人的发式,那骑马的英姿,如玉的脸孔,分明就是个美男子!前几日就惹得隔壁车队的俾女们尖叫连连。她偏还朝人家笑,这一笑不得了,有个俾子都要晕过去了。

出发这几日,连手都不曾拉过她的,萧璀感觉有点绝望。

“月九幽!”他突然对着月九幽的背影大叫一声。

月九幽听到了忙策马过来,这全名都叫出来了,不是有大事就是有大病。

“公子,有何吩咐?”月九幽用男声回答。

“你!”这一句男声,真的把萧璀给点爆了,“你给我进来!”

这是发的哪门子邪火,月九幽想,自己今日也没有得罪他,又没有干什么出格的事。她也不等马停,直接将手里的缰绳扔给宇凰,自己飞身站上了马车,掀了帘子就进了马车。

“主上!怎么了?”她换了女声,试探着问道。

“你……”萧璀刚想发火,却听到了她的女声,这火就下去了一半。再看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另外一半火也下去了。

“主上,何事?”月九幽笑道。

他一把扯过她,拥进怀里,狠狠地、霸道地吻起来,好一会儿才放开。

“就是……几天都没有好好和你说话了。”他的语气软下来。

“刚才那么凶的一声‘月九幽’,难道是我听错了?”

“我就是生气啊!”

“生的什么气?”

“你看看你,好好的又要扮男子,又不能一同乘车,手都不能拉……”

“男子方便些,主上怎么为这种事生气?”

“你……滚!”这本是她最喜欢说的一个字,萧璀一个从不粗鲁讲话的人,慢慢被她同化,现在也是开口闭口就让人滚。

“那我就滚了。”月九幽跨坐上他的双腿,捧着他的脸,自己将唇送上去,认真的亲。萧璀搂着她的腰,也很认真的回应。风刚好吹起车帘,这一幕被骑在车侧的月冷池给看见了,吃了一惊,忙策马加快了几步,跑到前头去了。

“主上,可还生气?”月九幽松开他的脸,一脸认真的问。

萧璀点点头,她笑着又将唇凑了上去,接着松开,再问,“可还气?”

萧璀这才摇摇头。

“到了曜国,我就换成女装,不让你难受,好不好?”月九幽移开身体,准备下车。

“为何?不是方便吗?”萧璀故易问。

“因为到了那里你就得下车啊,下车了那曜国的女子不是会挪不开眼,我得站在旁边替未来的王妃盯着点。”月九幽笑道。

这本是句笑话,但在萧璀听来,却是相当刺耳。她--月九幽不可能做他的王妃,两人都清楚这个事实,但他仍一心要霸住她,让她走了条不归路。每每想起这个事,他都心疼不已。

月九幽直接从车上跳上马,人还没有骑稳,突然萧璀坐的马车右后方突发出一声巨响,月九幽回头一看,后方不远处也有一队人马,行进速度比他们要快,队伍中走在中间的一辆马车好像惊了马,马带着马车从队伍中跑了出来,出队的时候,马车撞到了自己队伍中前面的一辆马车,发出巨大的声响,前面被撞的那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也被惊着,跟着前面的惊马跑了起来,直直朝萧璀他们这队直冲过来。

“凤漓!”月九幽大喊一声,自己只有一个人,不可能控制两辆马车,她首先想到对马非常精通的凤漓。

“来啦!”听到凤漓的回应,月九幽头也不回地纵马逆向而行,跑近些就跃起跳到前面的惊马身上,一拉缰绳,那马便抬起上半身,想把月九幽甩下去!但见月九幽松掉缰绳,拿手搂住那马的脖子安抚它,等他稍慢时,又拉缰绳,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停了脚步。这时凤漓也飞身上了另外一匹马,也很快安抚好了那匹马,停住了马车。

月九幽看自己这辆马车也停了,就跳下马来。她往后走准备去找自己的马。可就在这里,马车上捆着货箱的绳子突然断开,与她身高差不多的货箱朝她倒了过来。

“幽儿!”萧璀惊得起身叫道,飞身上前却也已是来不及了。

月九幽没有听到他的叫声,但她已经感觉得到了箱子在倾倒,一转身,退出去好几步远,正撞到飞过来接人的萧璀怀里,躲了过去。大家都在等着那箱子落地,奇怪地是它并没有落地,大家再细看,看见那箱子侧面有一个魁梧的身影,那人用右边身体将那百余斤的箱子硬生生给顶住了,旁边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忙接手几个人共同用力,才将那箱子放回了原位。

等箱子放好,刚才那个挡箱子的男子这才站直了身体,大家不由得都“哦”了声。这男子在普通男子面前简直就是个巨人,站直了比萧璀还要高得多,身体可能有月九幽两个那么宽。凤漓其实早就看到他了,刚才他上马时,已以看到了这人,这人正徒手拉住马车,减慢了马车的速度,凤漓也就更轻松地拿下了那匹马。

那人也不说话,就站着,他和凤漓刚才拉住的那辆马是坐人的马车,从那马车上下来一个身材也很魁梧的男人。巨人默默站到了男子身后。那人朝着萧璀他们走了过来。

“多谢几位出手相助,不然只怕会伤了人。”男人走过来道谢。

当两方人马都看清楚对方后,不约而同地说:“是你!”

那男人,正是萧璀和月九幽在落星城天梁镇吃饭时闯进门被月九幽救的那个人。但与那日不同的是,今天他换了身像样的衣服,那日在酒楼遇到,还以为他就是个欠赌账的赌徒。看来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想不到又是你们,这是第二次救我了。能遇到二位真是我人生之幸事啊!”男人也认出了这二位,萧璀他不太记得,因为只记得他坐着喝酒,头都没有抬一下。但这姑娘的脸着实让人忘不掉。

“那我们可当真不幸了,那日扰了我家公子用膳,玫瑰鸡也没吃成。今日又惊马差点撞上我们的车队。”月九幽本就站在萧璀身前,她伸出右手挡在萧璀身前,就好像对方是个瘟神,别惹到她的主上。

“姑娘说笑了。”他呵呵憨笑道,“今日的事实在抱歉,您看看车队里可有什么损失,一并算在我头上。”说着伸出手,下人便递上了一包不知是金子还是银子,他将这包东西奉上,被月九幽就剑柄顶了回去。

萧璀拉上月九幽的手,两人就往回走。

月九幽要去骑马,萧璀将缰绳夺了去,扔到凤漓身上,说:“今晚就待在车上,不许下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