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92章 陷害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54 2022-06-26 14:40

  

  第二日一早,萧璀坐在偏殿,殿下跪着涕泪齐流的三位相爷。

“王上啊,如今身份不同,可不能再像年少时样的,待不住四处跑啊!”月祝元苦头婆心地劝道。

宇凰昨日就回了宫,害得凤漓抱着他哭了半天。只是头发焦了几处,总算也是毫发无损。此时他正站在萧璀身边站着。

“月相,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萧璀答,“各位不必担心,下去吧。”

“不是,王上……”月祝元还想说,被上官洐给打断了。

上官洐恶狠狠打断月祝元说:“还不是月相!月家那位无法无天的小姐惹出的事!若不是她勾引王上去那样的地方,怎么会出事!”

“上官大人!你!”月祝元理亏,气得脸都绿了。

“听说那位,前些日子还跑到后宫去闹,还伤了那仪妃……”上官洐好不容易有机会把旧账也翻了出来。

本来因为仪妃与他有亲而不敢出声的徐远之,这下怕引到自己身上来,忙劝道:“上官大人莫说了,现在没有仪妃啦……”

“总之这么大事,你们月家一定要给个交代,我现在已经派人去拿她了,若是不反抗便罢,惹是反抗也要让她知道知道无法无天的代价!”上官洐越说越有底气。不觉萧璀听到这话已然变了脸色。

徐远之倒是看到了,忙给上官洐使眼色。

“上官大人,你给解释解释她做的这些事情哪里无法无天?”萧璀坐直了身体,脸色已大变。

“她在宫里私用武器,无故杀戮,手段残忍!”上官也看出萧璀脸色不对。

“若是我授意的呢?您意思是我无法无天?也是要拿我去牢里?”萧璀冷下脸来。

“微臣……不敢。”这护她之意尽现,上官洐本也是玲珑之人,这点还是看得出来的,便不敢再往下说了。

“我都未说抓人,您派的谁去拿人?司徒鸣羽吗?”萧璀眯了眯眼,对宇凰说:“召司徒鸣羽来。”说完闭目休息,也不理下面的几人,任他们跪着。

不时,刑正司司徒鸣羽赶来,也跪在堂下。

“鸣羽,听说你今日去拿人了?”萧璀问。

司徒鸣羽望了一眼上官洐,答道:“回王上,去拿了昨晚点翠楼火事疑犯半烟、月九幽二人。”

萧璀点头确认好,他接着说:“我昨日也在那楼里,你可知道?”

司徒鸣羽惊得抬起头来,他现在知道为什么上官大人那么紧张了。

萧璀看他的样子知他不知了,又道:“我昨日不仅在那楼里,还与你说的疑犯在一起,你可知道?”

这下,司徒鸣羽彻底崩溃了,这上官大人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啊!今日一早就来说,这两人是如何如何有罪,原来是为了这一出。

“请王上恕罪!您说的这些我并不知。只因那火事听救火的火麒麟士兵报称有人使用火油,疑为纵火,且波及周围民舍,所以先把主人家半烟以及当时在那房内的月九幽带去刑所问话。还请王上明示接下来如何处置。”司徒鸣羽也是很会推脱了,也没有带出上官洐。

“那你就去查,务必查出凶手,还有啊,我昨日也在那房里,要不要我随你去刑房,你问问看。”萧璀的话令司徒鸣羽再次崩溃,已说不出话,只能拜到趴下。

“人可带到了?”

“带……到了。”

“你去了几人?”

“六人。”

“可有反抗?”

“并无反抗。”

“好,下回再拿她,记得带六十人,你该庆幸她这一次没反抗。”司徒鸣羽惊得不由抬起头来,看到萧璀戏谑的表情,又忙低下头去。

“可有用刑?”萧璀也不理他,接着问。

“并无,我刑司决不会屈打成招。”

“好,你还好没用,否则你用了哪些,我都要用回到你的身上。”司徒鸣羽又惊得抬起头。

那三位相爷,只知道听萧璀问话了,大气都不敢出。

“王上……我回去待问明情况,便放她们二人回去。”司徒鸣羽鼓起勇气答道。

“好,你下去吧!如果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你这个刑正司也就不要当了。”萧璀喝了口茶淡淡说道。

司徒鸣羽忙应着出去了。他自认为作为刑正司,一向公平公正,昨日的火灾本也到不了他这里,但是涉及放火,那便不同,那便是他的管辖范围了,他参与也确是可以的。他拍了拍胸脯,还好一切都是按规制来办的,并没有越距,差点就被那上官老儿给害了。

“王上……”月祝元等人还想开口。

“我,萧璀,烨国之王,我昨日隐藏身份到街上,即是个普通人,若不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还要考虑是否安全,这是不是说明我们的烨国还不够好?当街纵火,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干出来?我们的百姓如何信我们的官?如何信我这个王上?各位相爷要考虑的不是我出不出宫去,和哪个女子在一起,而要考虑怎么将烨国建得更好,让百姓能夜不闭户,衣食无忧。”萧璀对着三人说道。

他这么说,三人再无反驳的余地。

“月相留下,二位下去吧。”

等那两人退出去,萧璀对月祝元说:“月相,回去后不要怪责幽儿,昨日是我去找她的,她并不知情。”

“您如果是临时起意,那目标就是她,而不是您。”月祝元明白了,为什么萧璀要留下他了。

“应该是她,昨日要不是她拼死相救,我就烧死在那里了。”萧璀念着她的伤。

“下面人来报过了,没有受什么伤,您放心。只是我今日一早就进宫了,还不知道那上官大人派了人去拿她。”月祝元隐隐想到了什么,但他没有表现出来。

“总之在查明真相之前,我不会去见她了,你暗中让冷渊也去查查,我怕刑司那边只能查到皮毛。这段时间你帮我找些人护着她点。”萧璀吩咐道。

“还是王上想得周到。”月祝元本也是这样想,刚才想提出来,就被萧璀先讲了。

“如果真有人针对她,我可能会让她到宫里来。”萧璀没有看向月祝元,而是往他身后的殿外望去。

“这也只短时间……”月祝元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月相,我是说,让她一直待在宫里,这样我就能护着她,一直。”萧璀收回眼神,盯着月祝元。

这个问题他们讨论过,原本是觉得她在外面更合适,现在有人不明原因的针对她,可能为了保护她,进宫是最好的方法。

月祝元心虽不愿,但也只能答道:“王上,真到那个地步,我不会反对了。她怎么说也是我养了十多年的女儿。”

“无间怀有孩子的事,您可知道?”萧璀问。

“知道了,冷渊和无间那日来我府上跟我说过了。”月祝元脸上浮现出少有的老人该有的慈祥。

“我知道了也高兴得很,这孩子以后都以郡王或郡主的礼制养大,我管了。”萧璀这样说,也是给了月家无上的荣光,相当于说以后月家这孩子就是王族了,不,以后月家都是王族了。

“谢主上!”月祝元老泪纵横,跪拜下去,他知道这是因为月九幽。萧璀觉得欠月九幽太多,对月家好也就是对她好了。

上官洐怒气冲冲地回到家里,大儿子上官栾,居士裴万七忙迎了上来。见他摇头叹气就知道大事不好,几人随着他到了书房,关上房门才说起此事。

“大人,这是怎么了?”裴万七问。

“这下没有杀掉那月九幽倒是事小了,反倒激起了王上的护她之心。后患无穷啊!”上官洐拍着大腿道,“现在王上要让刑司彻查此事。”

“您放心,这事儿查不到咱们身上来的。”裴万七安慰道。

“那最好是,现在先按着不动,再想办法,再想办法,一定得除了才行。最好……”上官洐没有说下去,望着两人。

“最好把整个月家都捎上。”上官栾也跟上说。他就是一纨绔子弟,并没有什么建树,还不如他的姐姐妹妹们。但是这女人终究还是成不了大事,只能起辅佐的作用,还是需得上官洐自己来,给他这儿子争点什么。

“能这样最好,不能也要把她除了,不然你妹妹在宫里就没有好日子过。这王上就是不喜欢她!你说气人不气人,她也不比别人差,就怎么讨不了王上的欢心呢!”上官洐想到这个女儿就所得不行,早知道留她随便一个姐姐给萧璀都可能不是这个局面了。

“父亲,事已至此,你也再没有女儿了,也只能指着她了,我们帮着点,应该可以的。”上官栾说,“我就不信这女的能有这么厉害!大不了我们多杀几次!”

“万七,靠你了,再想想计策!这事儿我交给别人实在不能放心。需要多少银钱你尽管花,不要省着。”上官洐抓了裴万七的手,重重说道。

“是,大人,我尽力去办,一定办好!”裴万七点头应下,心中其实早有几计,他需得计算一下哪计成功可能性最高。这一次,不但没有杀了那月九幽,还差点带上了王上,着实吓了他一身冷汗,看来以后还要注意,不能在他们二人在一起的时候下手。

想到这里,他又计上心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