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0章 落月城-中毒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82 2022-06-26 14:40

  

  秋高气爽,这样的天气游船也是一件美事。大家都站在甲板之上吹风晒太阳。萧璀、萧玴兄弟二人在甲板厅里喝茶,两人都不约而同望向甲板的同一方向,月九幽所在的位置,她此刻在船头位置的栏杆上迎风而立,身体随着风和船的行进轻轻晃动,衣裙与黑发被风吹起,仿佛整个人都融到风里去了,她略侧了侧头,两人看到她拥有完美弧线的侧颜,虽离得有些远,却仍看得那么清晰。她也不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看向自己的右侧,原来,风夕岚也摇摇晃晃地想站到与她同样的位置上,试了几次没有成功。最后只见月九幽轻轻跃起,先是落在风夕岚身边,然后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带起到空中,最后稳稳地落在栏杆之上。

“九幽,哈哈哈,太厉害了。”风夕岚开心地大笑,惹得望着她们两人的都跟着轻笑。

“你不曾练过轻功?”月九幽问她。

风夕岚使劲点点头:“练了啊,练得不好。”

“那可能是因为你太胖了。”月九幽一记必杀,“身量轻点能跃得高些。”

站在他们身下不远处的月冷渊笑出了声,风夕岚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那是不熟练,若是你再胖些,难道跃不起来?”风夕岚还在硬撑。

月九幽报以一笑。

月九幽的余光扫到花厅时,直接越过了两人不去看,她趁着风夕岚不注意带着她几次跳跃飞到了更高的桅杆之上,那里有个可以落脚的十字木楔,是船工用来挂小帆的地方。两人落在那里,引得风夕岚一阵欢叫,但她又有些害怕,忙抱紧了月九幽,动作一大,月九幽又被抱紧施展不开,两人于是都站不稳了,向后倒了下来。

下面人一阵惊呼,月冷河从她们站上去的那一刻起就似乎在准备了,他直接跳起来准备去接两人。月九幽倒下来,本身也没有任何问题,一转身就可以带着风夕岚站稳在甲板上,但她看到了月冷河,立即用内力将风夕岚轻轻推开,让她正好落在了月冷怀中。她自己则在空中漂亮地一转身,躲过正奔过来的萧璀的双手,自己稳稳地站在甲板。

“哈哈哈,太好玩了,月公子你再带我上去玩玩。”风夕岚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月冷河怀里,仍意犹未尽,直到月冷河将她放到地上,她才反应过来,红了脸。

萧玴刚才只有惊呼的份儿,根本没有来得及动身,反道是萧璀把茶杯一扔就奔了出去,溅了萧玴一身茶水,他只能苦笑。

到了将近巳时,船才靠岸。

船工忙着搭板桥供大家上岸,除了两位主人,其余几人在甲板上看着。这不是固定的码头,所以搭起来颇在些废事。只见月九幽冷着脸上前,一脚踢在准备好的搭板之上,几块板子“嗖”地飞出去,一头挂在船头,一头插进了河滩之中。一脚就搭得七七八八了,她自己先下了船,众人一阵惊呼。

月冷渊捅了捅月冷河,轻声问:“她这是发的哪门子邪火?”月冷河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等众人下船,她已经把林子周围巡了个遍。宇凰和凤漓亲自将月家准备的马车、马、一应物件也都查了一遍,才放心去请萧璀和萧玴。大家正在整理行装,见一辆马车飞驰而来。一位月家家仆先给萧璀和萧玴行礼,说道:“风二小姐到了。”水路蜿蜒曲折,没想到走陆路也到了。

风夕岚听闻忙上前查看,却见风凝紫双眼紧闭,毫无反应。

“凝紫!”风夕岚一声惨叫,回身就拔剑搁在那家仆的脖子上,怒吼道:“你把我妹妹怎么了?”把那人吓得跪在了地上。

月九幽默默地站到萧璀身前,萧璀在她身后,看着她今天梳的发髻出神,今天是连金钗都懒得插了,像男子一样的挽起,如果不是穿着裙装,从后面看定会被人认为是个公子了。

“主上,我去看看。”月冷河请道,就见萧璀点了点头。看到月冷河去了,风夕岚也忙跟了过去。见月冷河正在给风凝紫请脉,她急切的问:“怎么样?”

“风大小姐,您不要急,二小姐暂时没事。”月冷河收回手答:“应该是有人给小姐喂了药,让她昏睡过去了。”

“我去杀了他!”风夕岚气愤地提剑就要走。

“大小姐莫急,我想这是为了二小姐好。”月冷河忙拦住她,轻轻夺下她的剑。这时,其余人也走过来听他解释。他接着说道:“如果小姐醒着,定是又怕又担心您,哪里睡得着,这连着几个时辰的马车颠簸,该是受的什么样的罪。所以家主应该是安排了人给小姐吃了药,又给小姐安顿在这么软的榻上,一觉睡醒就能见到你了,也不知道旅途的劳苦,多好。”

“可是,怎么还不醒?”

“等药效一过就能醒了,您就放心吧。”月冷河安慰说。

正说着,就听见窝在被子里的二小姐咳了起来,轻唤:“姐……”正当大家松一口气的时候,这位风大小姐却软软地跌到月冷河怀里失去了知觉。

这下可急坏了月冷河,刚才给二小姐把脉就觉得不妥,还没辩明白,这位又倒下了,也真是时候。他将风夕岚和风凝紫放在一起,先喂了保命丹,叫了声“得罪”,再细细检查二人的眼底、指甲、头顶、颈后、血脉纹等,最后下了马车。

“怎么样?”萧玴问。他本想到了落星城,找个好点的医士给看看,现在看是来不及了。

“中毒。”月冷河不无担忧地答道。

萧璀萧玴二人又不约而同皱起了眉。

“两人都中了毒吗?可知是什么毒?”萧玴追问。

“还不清楚,但肯定是慢性的,应该两人中的是同一种。”月冷河皱眉摇摇头,他快速在头脑里面搜索各种毒药。

“七哥,两位小姐这样,估计还是得进城,怕是需要用药。”萧玴低头对萧璀说。

“离此地到最近的城镇要几日?”萧璀问。

“三日即可到下弦镇。”萧玴对落星城和落月城都十分熟悉。

“那还在月家伸手够得着的地方。”萧璀点点头同意。

众人马不停蹄赶路,直到天近黑才停下来。凤漓前去探路回来报,前方林中有个樵夫或是猎人休息用的木楼现今无人,也还干净,有柴有灶,众人今晚可以去那里休息。如今的天已经不太适合露宿,越往南水气越重。

大家到那一看,可真是个不错的休息之地。这里风小且温暖,说是楼其实也就一层,只是被木头架到了空中,这么做可以防虫防野兽,楼前还有条小溪流过。

屋子被骑马的先来的四个侍从收拾得干净体面,屋里没有分隔,看来大家得待到一处了,唯一的木床两位主子让给了两位中毒的小姐。

凤漓、宇凰浇水泡茶,小清、小浊就拿出干粮分给大家吃。

“你们就给你们殿下吃这个?”宇凰摇摇头对小清小浊说。

“那你们吃什么?”小清小浊好奇地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凤漓、宇凰得意地笑着。

不一会儿,就见月冷渊先进来,扔了几条鱼在门廊前,对众人说:“溪里有鱼,还不少呢!宇凰,收拾了给烤起来,留一只给风家小姐煮汤补身子。”宇凰应了急忙去拾鱼。

“鱼都烤了吧,用这个煮汤更补些。”没见人先见到了活物儿,是一对山鸡,被扔在地上后还在扑腾,说话的人正是月九幽。她跨进房间,在火边坐下,刚才谁都没有看她离开。

“还有这,一起收拾了吧,吃不完的烤干了带上。”又有三只兔子被扔在了地上。

小清、小浊惊得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我们最差就是这些,有次冷河大哥还抓了只鹿……”宇凰得意地说,一边和凤漓麻利地拾起东西去厨房忙活去了。

月九幽抬眼看了下小清、小浊,两个立马识趣地跟上去帮忙,她对着二人的身影叫道:“兔毛留下,我有用!”

萧玴笑着对月九幽说:“我的人都使唤上了。”

“属下不敢。”月九幽头都没抬,在拨弄未燃着的柴。柴弄好了,她就去床边看了两位病人。

风凝紫捂着手帕轻轻咳着,风夕岚此时也轻轻睁开了眼。

“凝紫,九幽……我这是……”

“哥,夕岚醒了。”月九幽叫道。

月冷河他们忙走到床前来。众人把她晕倒、中毒的事情全部讲了。

月九幽扶起风夕岚,让她靠在床头,倚着自己,月冷河也坐到她的身边,冷静地看着她,诚恳地说道:“我在等你醒来,因为要解毒,我就需要知道你们中了什么毒,是怎么中的毒。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们中的是慢性的毒,是通过接触这些毒药,慢慢浸染进你们的身体里的,你细想想,每天做的事情,注意,不是吃食,是别的你们两人都有接触的东西。”

风夕岚望向身边的风凝紫,两人似乎都在努力回忆月冷河说的这样东西。

风凝紫先问道:“您可知我们中毒的时日,我们就可以回忆起异样的地方。”

“三月有余。”月冷河答。

“为何凝紫早就发病,而我却今日才发?”风夕岚对于两人一起中毒还有些疑惑。

“你要多谢二小姐,我给她把脉发现她本身就底子弱,再加上令堂去世,她定日夜哭泣伤了身,所以这一点点的毒也使得她的身体雪上加霜,提前就显出了病态。”

“原来是这样,我身体一向不错,又有练武,所以我发病较慢。”

月冷河点点头:“但不管你们身体是否正常,不出半年就会香消玉殒。所以想想三个月前左右,你们身边的事情,再普通的也不要放过。”

在她们思索的同时,月冷河突然抓起风夕岚的手,手中短刀一瞬割破了她的手指,还未等她呼出声来,血已经滴下来,他用指尖接住一滴,放进了自己嘴里。

“哥!”月九幽也惊叫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