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302章 质子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02 2022-07-22 21:38

  

  冷焰怀里抱着还未断气的龙蛟蛟出了王宫。他知道自己无法再往前走,于是,找了片小树林钻了进去。

“焰……”龙蛟蛟胸口插着月九幽的钗,今次的是镶着赤色的宝石。她用的力道之大,摆明了是一定要拿她的命。这钗本就比一般女子用的钗长,现下已送进去身体一大半了。

“我在。”冷焰低沉着声音回答,他停下脚步,靠着一棵树坐下,将龙蛟蛟搂在怀里。

她粉红的衣衫从胸口开始已经被血染红了。

“我要……死了……你来救我……我很……欢喜……”龙蛟蛟还有一口气,月九幽这一钗未正中心脉,所以才能走出这么远,“你可能……好好看我一眼……”她的手抬起,抚上冷焰的脸。

“好。”冷焰拨开她脸上的乱发,认认真真地看着。

“为何……就是不喜欢我呢……”龙蛟蛟轻咳两声,嘴角也开始流血。

“喜欢的,一直都喜欢的。”冷焰没有亲人,没有朋友,龙蛟蛟算是与他有过最深交情的人。

龙蛟蛟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慢慢闭上了眼睛,手也垂落下来。

“让你不要惹她,你偏要惹,这下丢了命吧。”冷焰心里居然有些不舍,如今这世上真的只剩他一个人了。原来以前她做了许多错事自己也不杀她,是因为把她当成亲人,虽不爱,却也不舍得杀。他今日才明白。

“我应你的,会带你回烨国。等我杀了她,就带你回烨国,回家。将你葬在落星的山上,望着你喜欢的海,可好?”冷焰找来柴,将她的躯体化为一捧灰,装进了刚才去农家院里讨来的陶罐中。他先细心地寻了块地,将陶罐埋了起来,又做好了标记。

冷焰进到城里,想去自己住的那个空房间拿回自己的东西。但是他一城就发现,街面上已经有人在秘密搜寻着什么。这些人不是士兵也不是侍卫,就如同普通人一样。也可能是士兵或侍卫穿着普通人的衣服。

他猜想搜寻的应该是他。

这里是镜流,新王与曜太后在这里遭行刺,如若派军寻找,必定会引起恐慌,还有七天才是新王登基大典,需得谨慎。所以月九幽只派了部分侍卫穿上便服与赤影的人散开去找他。

此处已不能再停留,冷焰知道她此事后必定会经淖洲回曜都,那便在淖洲先等她吧,如若等不到就去曜都,总能等得到的。

可是他想出城现下也难了许多。月九幽太了解杀手了,境都本就不再许人出入,出入的仅限于官兵,现在出入口都增派了人手,出入的官兵都要手持官文,由自己的领队认人才可出城。所有城墙低矮、破败之处都增派人了值守。当然,他也发现了一二处缺口。可是他不会去,因为缺口外就有士兵,是专门留给他的口子。

总之,他能想到出城的地方,月九幽都给他堵上了,现下他想出去只能硬拼了。白荼并没有到镜流来,所以也没有了支援。

冷焰只能再想办法。之前的地方不能住了,只能另寻一处。他躲开那些他认为是月九幽的人,也在慢慢搜索着新的地方。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甚至有些愤怒。他就烧了个同伙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城内所有的空置的房子都已驻进了士兵,虽然不多,有些只有二三人,但是冷焰若是与他们动手,想必他们会有方法通知其他人,到时要逃也是有些难的。

没办法,冷焰去了青楼、妓坊、花船。跑了一圈已是绝望,所有的地方都已经被封了。

“好样的!月九幽!”冷焰恨得差点将牙都咬碎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么短的时间布置得如此严密,也是厉害。

月九幽不再打算出城,她就在宫门外不远的一栋房子里待着,等着大典来临,也等着冷焰的消息,或者是说等他来杀。

“太后,这是他留下的东西。”有人在其中一个空房子里找到了一些冷焰留下来的东西,递给了月九幽来看。她扫了一眼,就是一身衣服、两条帕子、两只药瓶,再无其他,并没有什么可以泄露他身份的东西。不用看,月九幽也知道没有,如若能轻易被她知道了身份,那本事也就太差了,根本够不上格来杀她。

现在镜流没有月家人,倒是有凌寒的人,但是凌寒的人却对烨国可能没有那么熟悉,她只好让“赤影”的人以最快的速度传信给小汜,让他去详查关于冷焰与蛟蛟。他是谁不重,看来就是个杀手,要看他属于哪个组织,背后金主是谁。

“曜国人想杀我便罢了,我也认了!但是烨国却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杀我,我便不能再忍了!只要杀不了我,我就要杀回去!”月九幽将茶杯捏碎在手中。

“我看也是!烨王那边也要知会到才行,他自己的人就不能好好管管!”郡晖郡王担心她,也从城外营里过来陪她。

“他若能管,便不是这样了。”月九幽冷笑道,“你回营吧,你在这里冷焰不会来。”

“我来便就是让他不要靠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将您置于险境的。”晖郡王不同意,他已让人将这房子团团围住以保证月九幽的安全。

“他一人杀不了我。”月九幽摇摇头。

“就是杀不了,也不能再伤了。来了镜流伤就没有好过。”晖郡王是真心关心月九幽。

“但不引他来,他总会找到机会的,那样我夜夜无法安睡,也不是办法。”月九幽还想挣扎。

“我已派人去找了,这城虽大,但是几方人马寻一定寻得到的。再说,不也得等烨国的消息嘛!您安安心心睡,我守着您。”晖郡王思路总是清晰的,无论月九幽怎么冲动,他总能将她拉回来。

月九幽只好点头应下来。

过了几日,大典在即,仍没有冷焰的消息,他也挺有本事,在月九幽封锁得如此严密的情况下,还是隐了起来。

御霆肃不听劝,总是在深夜出了王后,来找月九幽。

“又来做什么?宫外不安全,杀我的人还在,你来了又多一分危险,怎么已身为王,还这么冲动行事。”月九幽日日都要讲这句话。

他嘴上应着,但仍还是夜夜都来,哪怕是看上一眼、只喝上一杯茶就走,也是要来的。

这一日,瑞王派人来请月九幽进宫去。月九幽便领了晖郡王进宫去。

原来是瑞王妃与御朝扬已经到了宫里,几人在侧殿里见面。

“太后!”御朝扬乖乖行礼。

“两位都来了。”月九幽笑道。

“是,太后。我们没有本事,无法协助各位,只能拜谢!”殷淑宜说着,便要跪拜,月九幽忙拦了。

“瑞王妃不必客气,瑞王叫我来何事?”月九幽问道。

这时,御霆肃也进了殿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弄得她有些疑惑了。

“这是怎么了?都这样的脸色?什么事情办不好?”月九幽再问。

“王上,您来说。”御霆轩推给御霆肃。

“我说?”御霆肃反应很吃惊。

就见月九幽更疑惑了。

“我自己来说,”御朝扬看大人们都不知如何开口,便站出来道:“太后,王叔和父王决定在大典后,让我跟您去曜国。”

“啊?”月九幽发出一声疑问。她扫了一眼两人。

“对对,这事应该我来说,毕竟是两国之间的大事。”御霆肃有些不好意思,“四哥决定将扬儿送到曜国去,能跟着你和晖郡王学习如何治国,又能与曜王作伴……”

其实后面说什么都是多余,月九幽明白御霆轩的意思,他是想将儿子送到曜国当质子,一来表示臣服的决心,二来换取镜流与御霆肃成长的时间。

“大可不必,扬儿还小。”月九幽拒绝了,她看到瑞王妃一说起这事便红了眼。

御霆轩使了眼色,瑞王妃便领了御朝扬出去。

“两国之间的关系若要靠一个孩子来维系,那也太脆弱了。”月九幽冷冷看着两人,感觉被他们轻看了。

“太后,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御霆轩忙解释。

“你们若要毁约,我不怕,再打一仗就是。放心,你们我会杀,扬儿我喜欢,会给你们留下。”月九幽丢下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这倒是让御家两位感到吃惊了。他们没想到月九幽会拒绝,这一家子还鼓起了好大的勇气呢!

当她打开门时,却见御朝扬跪在侧殿的廊下。

“太后,就让我跟您去吧!我知道您是心疼我。但是我不小了,我想要去曜国看看,想跟着您,跟着晖郡王,想去与曜王相伴。”见月九幽出来,御朝扬便说道。

“为何?”月九幽问。

“我见到镜流军与曜军的差距。您不是说我将来要当莫椋或者五荒的王吗?我要变得更强。”御朝扬看似已经下定了决心。

“你父亲母亲只有你一个儿子,他们要怎么办?”晖郡王问。

“他们只当我去外地求学,如果长辈有病有痛,还请太后准我回来尽孝。”御朝扬对答如流。

“瑞王妃可舍得?我可不会因他是别国王室就区别对待,我儿子怎么教,他便怎样教,苦是一定会吃的。”月九幽又问瑞王妃。

“正是太后这样,我才放心让扬儿跟您走。”瑞王妃也很坚定。

御朝扬的同辈中,几乎没有一个争气的,如今这一批人都没了父亲管教,可能更加不堪,她不希望御朝扬与他们为伍。

曜王的本事,她也有所耳闻,所以自己儿子跟着去曜国,便是对他最好的选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