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98章 报仇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308 2022-06-26 14:40

  

  好消息同时传来,慧绝已完成了所有城池的收服,也与烨国划分好的疆土边界,晖郡王安排了留守的军队,曜王先前派的文臣已到各个地方去了。一切事情皆定,晖郡王与承天准备在各地都巡查一遍,然后班师回朝。

而昫王也顺利攻下祁国所有城池,亲手斩杀祁王于祭坛,夺回了属于温家的王朝。这个祭坛浸满几百口温家人的血。温穆伦领着为数不多的温家人长跪不起在祭坛前。

“穆伦,以后,你就是祁王了,祁国又姓温了。”路剑离扶起温穆伦。

温穆伦刚站起来,又朝他拜道:“谢昫王殿下!只要祁国姓温,便永远是曜国的臣国。我必尽心尽力为曜国守住、治好这祁国。”

“好!我相信你!”路剑离再一次将他扶了起来,两位几年才见一回的表兄弟紧紧拥抱在一起。看起来,路剑离更像是温家人,因为他长得很像他的母亲。

曜王因公事繁忙等不及昫王,便先回王城了。曦霞的百姓知道顾若影还要住一些时日等昫王回来,便日日都有人来送东西来探望,简直是把她当成了自己出嫁的女儿。

今日是送鸡蛋的,明日是送鸡的,后日送蔬菜的……有时候还一日来好几拨。给银钱他们是死都不肯收的,顾若影就留他们在堂屋里烤火、喝茶、吃饼。大家还坐在一起乐呵呵地聊天。

“我有这么多人疼爱呢!我都想在这里生下孩子就好了。”顾若影一点都不觉得这些婆婆妈妈烦人,她们真心对她好,爱着她。

“那是,在这里坐月子,包管你们两个都养得白白胖胖的。”有婆婆就说。

“那我是相信的。”顾若影就笑,这些婆婆妈妈们怕这宅子里的厨子不会做,有时候还亲自在厨房里做好了给她端来。

她日日真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过着神仙般的日子,还有一件事,那就是等她的殿下。

曦霞镇飘起了初雪。顾若影最喜欢的季节到了。

她站在雪中将雪披的帽子摘了下来。如今的她,穿得比以往的冬天要多得多。往日就是单衣加薄袄就过冬,袄多的时候都是搭在手上的。现在穿了厚衣、厚袄还有雪披才站在这院子里。若是不穿这么多,那些婆婆妈妈们可是不会放过她。

她感受着雪落在她的眉心,脸上,嘴角。

身后,传来重重的踩雪声,顾若影嘴角扬起了笑意。接着,就有人轻轻地揽住了她。

“影儿,我回来了。”路剑离将头放低,将自己的脸贴着她温热的脸。感觉双手似有些环不住了。

“殿下,一路可顺利?”顾若影转过身,两人准备拥抱,却发现小人儿已让他们无法抱紧对方。

“顺利,你可好?”路剑离上下打量着她,发现穿得又多又暖也是放了心。

“好着呢!”顾若影答,只好侧着身才能贴近他。

“穿得这么厚实可不像你,这是谁治住了我们家的王妃?”路剑离拍了拍她身上的衣服。

“曦霞镇的婆婆姨姨们……”顾若影甜甜笑道。

“哎呀,我们要回去了,能不能把这些曦霞镇的婆婆姨姨们都带回王城去啊!以后就不用我管制了……”路剑离一听也笑道,大概想到了是个什么情况。

“你倒是想,她们倒也是想,还要留我在这里坐月子呢!只有我不想。”顾若影退开一步,身子倒是还很灵巧。

“你为何在院子里?地下雪还不够厚,一会下厚了再来踩。”路剑离温柔地对她说道。

“等你啊!”顾若影扬起脸。

“你怎知我今日回来?”路剑离有些吃惊地问。

“斥魂说的!”顾若影抬起头,路剑离也抬起头,两人见斥魂在越来越大的雪中疾飞而过。

两人在曦霞休息了几日,便回王城复命。

“你想住在哪处?”回去的路上,路剑离握了顾若影的手问。

“最喜欢是昫王府,可惜给你一把火烧了。”顾若影有些难过。

“我不烧,她们住过的屋子、用过的器具、睡过床,你愿意用?”路剑离知道她最是爱净,旁人睡过的用过的东西,肯定不是不会想要用的。

这下,顾若影没了话说,于是答道:“殿下想住哪里就住哪里吧!”

“那就住别院吧,总归院子大些,你行动起来也舒服些。”路剑离一直在外奔波,也没有顾得上再修宅子的事,再修也还需要时日,另外,他想在这些事情落定后,孩子也生下来了,就带顾若影离开。离开这纷扰的世界,那王,谁愿意当谁去当吧。于是索性更关注外面这宅子,而不想在王城内再修宅子了。但他暂时没有对顾若影说。还需得安排好才行。这些事情,已经交给凝寒去办了,他一向妥帖,应该差不了。

“好!那里楼高。”顾若影丢出了一句吓人的话。

“楼……楼高!你想什么呢你!楼高与你何干?!你现下这个样子,还能飞上檐不成?”路剑离声音高了起来。

赶车的秦柏舟听到了,不觉笑出声,这两人总算是回到了正常的关系。殿下时不时被气到跳起来,声音都不再威严,脸色也不再庄重,那就对了。

“可以的。”顾若影平静地答道。

路剑离恍然大悟,一下就跳起来,头顶到了马车顶,又只好坐下来边揉着头,边说:“你……你那日……我回来那日,根本就不是斥魂告诉你的!你……你自己上了城墙,还上了望塔,还下着雪呢!然后你看到了我骑马直奔而来,就赶紧下来,因为怕赶不及……赶不及先到家,就从墙上、屋顶走的!你说,你说,是不是!”

顾若影过来帮他揉撞疼的头,笑道:“殿下真是料事如神,就像亲眼看到一样的!”

“我说呢!站在雪里,怎么手暖暖的,脸也还热着,还以为是穿多了!原来是跑的啊!有你的,顾若影,下着雪,你万一滑下来……”路剑离又急又气又后怕。

“不会的不会的,我心里有数。”顾若影知道自己做错了,忙安慰道。

“我真的……”他还要再说,顾若影已经捧着他的脸亲了上去,不让他再说。还能说什么,路剑离就这么投降了。等她松开时,他才将话讲完,“我真的要什么都不做,日日拿两只眼看着你,都不眨的看着你。”

“好,我也愿意日日看着殿下。”顾若影笑了。

“他们不管你?”路剑离问。

“跟不上。”顾若影忍着笑答。

“算我没有问。那我拿眼看你做什么,我也只能眼睁睁看你上墙。”路剑离感到绝望了。

“不上不上,再也不上了,生下来之前都不上了,殿下放心。”顾若影一个劲儿的保证。可是明显感觉到路剑离一点也是相信她说的这句话。

他们先回了别院。别院就是远了些,其实还是很雅致宽敞的。以前昫王在外的时间多,又没有成家,甚至下人都没有几个,所以也不爱置宅子,这还是买下来准备给温悲岩养老用的。

温悲岩也是从昹王那里得到的消息,知道昫王妃已有身孕,那住在湖边便不合适了,湿气太重,而且“月影小筑”又不够宽敞,所以想他们一定是要住在别院了,所以早早就收拾停当了,只等他们回来。

他和玄玉两人,整日盼啊盼啊!昫王妃有孕他们比谁都高兴,这昫王就像他们的亲儿子一样,从小带到大,本来想着活不过十五,没有到现在活到了二十多,还成了亲又有了子嗣,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两人时常站在前院张望着等他们回来。

马车还在主道上走着,两人已经站在院门外迎接了,顾若影也没有穿雪披,身形已经尽显了,两人忙跪下磕头。

“王妃啊,我不该把你一人留在那小宅子里,都没有去顾看,我该死啊!”温悲岩痛哭道。

“看您说的,我在那里也好好的,不需要您顾看呢,您顾看好自己,顾看好这个家就好了。”顾若影忙去扶,已是弯不下腰,路剑离见了就扯起她,又扶起温悲岩。

大家都进了屋,温悲岩又告诉大家房子的安排,他一向管家,所以安排得也非常好。路剑离让大家都退下,只留了顾若影在身边。

他拉过温悲岩坐下,自己又坐到他旁边,拉着他的手说:“温家的东西,我已经夺回来了。温家的仇,也报了。我亲手将他斩杀于祭坛,以他的血来祭温家死去的几百口人。”

温悲岩两手紧紧抓住路剑离的手,老泪纵横:“报了……大仇报了……我温家的大仇……”

“报了。”路剑离再一次肯定地回答他。

温悲岩点点头,颤颤巍巍地起身,走出了厅堂。

“温管家……是祁国温氏,是你母妃的家人?”顾若影这才将两件事情联系起来。

“是。他本也是王族,家人都在那场夺位之战中死了,他辗转来到曜国投奔我母亲,我母亲收留了他。正是因为是母家人,所以才放心将我交于他带大。他也一直守护着我,从来没有提过报仇的事情,但是我知道,这是他的心病,为报他的养育之恩,我都得替他报仇,更不是要说我是半个温家人了。”路剑离解释道。

顾若影点点头,走过去,握住他的手。

“那祁王将自己的儿子放在我曜国,却不知道那路颢尘就是祁国的催命符,若不是他,祁国我可能还得再留一留。”路剑离冷笑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