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06章 生产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569 2022-06-26 14:40

  

  过了两天,旸王亲自上门了。他听说昫王将汤湛接到了府上治伤,待自己伤好些,便过来看看汤湛这个救命恩人。

旸王穿着一身琉璃色的常服,戴着银色发冠,气色如常,看来,这点伤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只是左手还横在胸前,拿一根与衣服同色的锦带挂在脖子上。冥药说需得骨裂愈合才能活动自如。

他也是简单之人,全身上下竟然连个佩玉都没有。但是穿着这缎制的常服仍显出高贵,这长相气度也不用什么佩饰来衬了。他长得与昫王并不十分像,显然也是像了母亲,但是身段却很像年轻时的曜王,高大挺拔。几兄弟中,最像曜王的便是昹王。但是,几兄弟的眉眼处还是有些相似的。

顾若影在檐上,看着院子里的旸王,心里拿他和自己的昫王比,想比看倒底谁更适合当王,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的昫王更好。

旸王也远远就看到了檐上的顾若影,一身雪白的衣裙,黑发飘飘,头上一根堇色的发带随风飘扬。她虽现在不着紫衣,但是配饰、荷包、丝巾,这些物件还是有些紫色的。路剑离只要她喜欢,并没有在意。衣裙很宽大,再加上离得远,并不觉她即将临产的肚子。

顾若影看路承天走近,便轻轻落在院子里,落在他身前。

“旸王来了。”顾若影朝他礼了礼。

“我每次见昫王妃,都不是站在地上。”路承天笑道,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浓眉与深邃的星目也跟着在笑。

顾若影朝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心领神会的点头,笑意更深。

“何时……”路承天低头看到了她肿得胖胖的脚。

“就这几天了,先生说的。”顾若影知道他问什么。

“啊!那我得赶紧备礼了。”路承天有些惊讶,在彗绝战场时她才刚有身孕,算下来已过去近十个月了。岁月与有孕,好像并没有在她脸上、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还是如少女一般。

“礼须得大些,最好是现银,我们殿下肆意,把宅子给烧了,现下穷得很。”顾若影开玩笑道。

路承天先是一愣接着便笑了,但他忍着没有大笑出声,端着王子的架子,并不像昫王那样肆意。想是昫王对她说的,从小他就知道自己是王子,虽没有名分,他的母亲却一直将他像王子一样要求。

“对了,您来得正好,我有东西给您。”顾若影想起今早半烟拿给她的药,正在还在身上,她就从身上掏出药来递给路承天。

“这是……”路承天看着手中淡蓝色的瓷罐罐,这显然是烨国的东西,因为曜国人用的是金属制地的盒子来装东西。

“这是专制的去除疤痕的药。您手上身上已经痊愈的伤都可以用,能恢复如初。我这身上几十条……您还未成亲,又是这样好看的人,有了疤就不好了。”顾若影讲到这里收了声,转而说了别的。

路承天摸着这还带有顾若影体温的罐罐,收进了怀里:“多谢昫王妃。”

正在这时,灼瑶端了一只托盘走过来,般嫦端了一只托盘走过来,半烟也握了帕子走了过来。

路承天马上就明白刚才这院子里为何又没有侍女了。他看看灼瑶端来的碗里有一碗冰镇的梅子汁,般嫦的手里是药。

三人凑到一起,也马上就明白了顾若影的伎俩,都拿白眼看她。

“这冰镇的梅子汁是给旸王的。”顾若影笑嘻嘻地接过灼瑶手中的梅子汁,双手奉到路承天面前。

“是,我有些渴了,向王妃讨一碗梅子汁喝。”路承天倒是很配合,他接过来,两人像喝酒对饮一样,同时一饮而尽。冰水一下肚,确实很舒爽。

等他喝完放下碗时,就见顾若影的药碗被她捏碎在手中。大家的反应是有刺客,纷纷看向四周。只有路承天不懂,而是看向她的脸,她的脸已冷下来,略皱着眉,并没有说话,但身上的白裙慢慢被血水浸洇红。

“昫王妃!”路承天惊叫一声。

“主人!”大家这才发现是顾若影出事了。

路承天顾不得左手的伤,脱开那绑带,双手将顾若影抱起,低声说:“带路!”

“旸王,这边!”半烟立即走到路承天身前带路,一边大声吩咐其余几人:“般嫦去找冥药!灼瑶去找温管家!青渝去找殿下!都快!”大家听到半烟的吩咐都立即奔了出去,全是用了十成十的内力。

顾若影的汗水流了下来,腹痛起来时居然有些承受不了,这可不像她。她咬着牙,仍是没有出声,但是她在路承天怀里,手中还是不自觉紧紧扯住了他的衣襟。

半烟推开专门为顾若影准备的产房,路承天将她放在床上,见也只是脸色惨白,手握紧了拳头,却没有像其他女子生产一样大喊大叫。

路承天有些不放心地看着半烟,半烟对他说:“多谢您了,今日府里有事,可能招待不周了,改日再让殿下给您上门赔罪。”

路承天也知道现下的情况,忙退出了房间,但是他却没有离开,看着人进进出出,在昫王没有回来之前,他觉得自己应该留在这里。那位是半烟,他在心里一一核对着昫王府里的人。

温悲岩安排好了一切,也不敢离开,就在房外的院子里等,他见路承天没有离去的意思,就请了他在院子里坐,奉了茶,眼却都望向房里。

冥药着急忙慌地到了院子,只听到进进出出的人声与半烟指挥大家的说话声,却没听见顾若影的声音,就在院子里骂道:“这样的时候都不出声!又不是在对战!”说着就进了门去。

“这……不是应该请产婆,这怎么是冥药先生?”路承天有些吃惊地问一脸平静地温悲岩。

“冥药先生是救过殿下和王妃性命的人,这世间医术无人能及。我们王妃身体不比寻常女子,只有冥药先生可以。”温悲岩解释道。

“这……”路承天想到一个男子给女子接生,心里还是觉得有些芥蒂。

“他们之前早就商定了方法,接生由帘内的半烟姑娘,冥药先生在帘外侯着,以防有异。”温悲岩又说道。

“第一次见女子生产如此安静的……”路承天见过自己下属的妻子生产,那哭天抢地喊声现在仍记忆犹新。

“主人受伤深可见骨,仍自己缝合伤口,气息都不曾有过一丝变化。醒着割骨救主,都不曾叫出声过,最多握握拳头。”灼瑶不知何时站到了院子里,听到路承天的话,接话道。之前约定好了,产房里不让她们这些未生过的女子进去,只留半烟。如今,灼瑶、洵美、般嫦则都乖乖守在门外。

路承天听得惊诧不已,只知勇,不是勇成这样。这日日见到的乖巧可人样,不知是扮的,还是自有两副面孔。他想起刚才放她到床上时,她握紧的拳头,原来这痛可比割骨!

“这事儿,是可以叫出声的!你不叫,我都不知你疼痛的情况!”冥药劝道。

“什么伤……没有受过!这生个孩……子,居然叫出声!我倒……倒要看看,能痛成怎样!”顾若影咬着牙,满脸都是汗。

昫王的马直接骑到了后院里,人还未下马,声先到了:“怎么样了?”

温悲岩立即站起来回应:“刚送进去不久,冥药和半烟都在里面了,殿下不要急。”

路剑离看到旸王在院子里,但无心多说,直接推了门进去。

“哎,殿下,你不能进去!”温悲岩在门外叫道,可是路剑离哪里会理他,这样的时间,他是一定要陪在身边的。

“影儿,我来了!”路剑离先是看到了帘外的冥药,询问地看着他。

“一直忍着不叫出声……但我看快了……目前一切正常。”冥药答道,他时不时将伸进帘里摸住顾若影的脉搏。

路剑离掀了帘子进去,紧紧握住顾若影的另一只手。

“影儿!”

“殿下……”

“怎么是这都要忍的!”路剑离心疼不已,那日无间生产他也是在的,无间也是学武之人,隐卫多年,但是在件事情上,仍是忍不住的,那痛苦的叫声路剑离也还记得。

“我一个……一个当娘的,还能输了……输了不成!”

“用力,看见头了。”半烟在床尾说道。

顾若影抓紧了路剑离的手,使劲,发出的也是一声怒吼。

紧接着,就听到了婴儿的哭声,那声音响亮无比,半烟松了一口气,按照冥药之前教的方法处置了顾若影和婴儿,将放声大哭婴儿交到路剑离的手中。

“恭喜殿下,是小世子。”半烟的汗水也洇湿了她的衣服,双手染着顾若影的鲜血。

“总算是卸下了这重负,这下你轻松了。”路剑离抱过婴儿,笑着对顾若影说。

顾若影看了一眼孩子,像极了她。

“和你一模一样,以后长大了这满城的女子都要为之心动了,可怎么是好。”路剑离温柔地看着睡到顾若影身边便安静下来的小家伙。

屋外着急的人不止一个两个,都急着团团转,只听到里面有了哭声,却不知道情况。

一会,半烟将孩子抱了出来给众人看,原来楚怀兰与晖郡王也在昫王身后赶来了,他们本来就在一处议事。

“是小世子。”半烟笑盈盈地对大家说,大家发现一声声惊叹,他们还从未见过这般漂亮的孩子。

“果然是世子啊!未出生便经两战,以后定是将才!”晖郡王看着半烟怀里的孩子说。

旸王也凑过去看了看,全然不记得自己左肩的伤了,果然是很漂亮的孩子。

路剑离一直没有出房,他陪着顾若影,亲自为她擦身换衣,一步也不愿离开,孩子什么的显然是不如顾若影重要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