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017章 落星城-单独相处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652 2022-06-26 14:40

  

  这一夜,这院子里大多数人都一夜无眠,和衣到天明。

第二天早膳,有月九幽爱喝的羹,但是大家都在,唯独不见月九幽。萧玴先问起,小清便答他:“九幽小姐一早用过饭了,然后说要去查看院子周围的情况,怕有什么不妥。”

“她也是稳妥。”萧玴点点头。

“我跟她说妥妥的,让她放心,不用去了,她……她让我滚……”小浊给萧玴奉了饭后的茶,委曲巴巴地给萧玴说,大家听到这话都笑了。

“就偏你也敢管这位的事,那不是该。”凤漓笑着对小浊说。

萧璀早就知道她早上一定不在,是为了避开他吧,所以他也并没有开口去问起。

大家都用过了饭,喝着茶谈论月九幽。月冷渊正说她小时的趣事给大家听,就见她走进厅中,吓得一口茶没有吞好,咳呛起来。

只见她今天着一身利落的薄纱罗裙,里衣是青绿色,罩衫是若竹色的,深深浅浅的绿,让人看起来觉得甚是清爽,不施粉黛的脸上,就唇色在绿衣衬印下稍显苍白,发上仍簪着那只翡翠钗,颜色很是般配。

“这宅子周围如何?”萧玴见她走近行礼,就问道。

但见她摇了摇说:“没发现什么,就是有几间民房隔得太近了,也都住了人”。

“是。如果要停留多些时日,需得换一个。”萧玴温暖地笑笑,又说:“平日不都是穿紫衣,穿葡萄色最是好看,今日怎么穿起翠色的了。”

“宇凰买的。”月九幽朝宇凰呶呶嘴,萧玴和萧璀都望向他,吓得宇凰差点砸了手中的杯子,拼命解释:“主上,不是我,不是我,九幽姑娘让买的,我还以为是买给……买给风二小姐的,她常穿翠色的。”

宇凰说完立马又想到什么,往月九幽那边看去,果然见月九幽也正看他呢,他感觉自己可能命不久矣,反正这两位,有一位得杀了他,都快哭了出来。

“翠色也是好看得很。”萧玴由衷地赞美道。

“那今天大家是无事可做,要讨论一天我今天的衣服、妆容,再讨论一下明天我穿什么颜色吗?”月九幽一脸冰冷,赞美她听得多了,她这张脸,这身段,有穿着不好的颜色吗?花姨就曾说过她,就算是批块麻布也是美的。

萧玴尴尬地咳了几声,忙招呼大家都聚到厅里,把贪狼寨的情况简单给大家说明了一下,此番去救人不可着急,只能从长计议,还要搞清楚贪狼寨插这一手的原因。

萧璀问风凝紫:“二小姐,风家境况,你也说说看。”他想看看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二小姐对风家的事情了解多少。

风凝紫不假思索地答道:“这贪狼寨我们也是知道的,因为他的寨子离落风城也很近,而且迦林山地也绵延到了落风城境内。以前,他们时不时从山地到落风搅扰。但是从未听说他们骚扰过风家。此次如此大张旗鼓地出来绑人,无非两件事情:一是为了钱,毕竟风家也算是家大业大,钱是不缺的,绑了姐姐换银子;二是我哥哥已经和贪狼寨合作了,因为他不敢用风家的人手。”

萧玴点头表示赞同:“二小姐所言极是,无论如何,这寨子是肯定要上去的了。”

“目前看来大小姐没有生命危险,无论贪狼寨想要什么,都得拿活着的大小姐换。所以也不急着这一、两天,我们先休整保持好体力,等想好万全之策再来救人。”萧璀吩咐大家道。接着他吩咐萧玴找人再去探探贪狼寨的情况,但切不能打草惊蛇。又让月冷渊联络落风城那边的线,让他们关注风家特别是风月白动向,两人都应声去办了。

两人走后,他靠近月九幽想拉拉她手,果然她还是躲开了。他黯然神伤,无力地说道:“我要出门走走,你可以不去,就在屋里休息吧。”

月九幽忙颔首答道:“主上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萧璀不再说话,默默走出院子,月九幽紧紧跟随着,萧璀没有带凤漓和宇凰,只带了她一人。一人也够了,她想,便没有问。她仍旧按照规制在他身后一人一剑远的地方,他今天穿一身杜若色的常服,这件下摆绣着浅紫的回字纹。穿这颜色好看过墨色,才是他年纪应该穿的颜色。墨色显老好几岁,也是他常穿的原因吧。

“为何想起穿这个色?”他突然停下脚步,月九幽也就停了下来。他退了一步,和她站到一排。

“您怎么也在意这个?是这个色看不顺眼?”月九幽也不看他,边走边整理自己的裙角。

“不喜欢,不许穿。”萧璀冷冷说道。

“是。”月九幽答完就开始解佩剑,只见她将“赤影”放到地下,接着又开始解身上的腰带。看到这情景,萧璀慌了,忙拉住她手。

“你干什么?”萧璀斥道。

“主上不是说了吗,不喜欢,不许穿,那我就脱掉好了。”月九幽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静。

“你!你是要气死我,对吗?”萧璀知道她故易气他,但仍感觉怒火中烧。

“属下不敢。请主上责罚。”月九幽抱拳低头道。

好在他们还未走出多远,巷子只有他们俩没有旁人。他无奈说道:“算了,你喜欢就行,爱穿什么色就穿什么色。”说着帮她整好腰带,又拿起地上的佩剑递给她。

月九幽接过剑挂好,两人不再说话,并排走过小巷直往正街去了。

“你怎么不问我去哪里?”萧璀忍不住先开口。

“主上的事,属下不敢多问。”月九幽官方答复。

萧璀又被这答案给治住,接不了话,只得又闭了嘴。他暗自想:“昨天吐露了真心,还强吻了她,这还是气没消吧……”他现在只想扶着额头好好哭一场,感觉今天的气氛比前两天还要差了。前几天还只是冷,今天是冰了。

他非常后悔,在冽国天天与那帮王公贵胄一起,怎么就没有学点他们讨女子欢心的技能呢?现在才一回合就黔驴技穷了。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在街上闲步而行。

路过胭脂摊,他问:“你用不用这些?”

“回主上,有任务才会用。”他便将手中的唇脂放下了。

路过佩玉摊,他问:“你觉得这块如何?”

“回主上,这品相配不上您。”他便将这块明明是女用的佩玉放下了。

路过首饰摊,他又问:“这个可好?”

“回主上,不知道好不好,如果是我,我不喜欢。”他又将手中头花放了下来。

看来,这气还是妥妥地没有消,只怕是单独在一起,更让她更气了。这街也是没法逛了。

萧璀人只好领着她来到街心一家牌楼很漂亮的酒楼,二人要了个包间坐下。

“坐对面。”萧璀指示道。

“属下不敢。”月九幽对于他的每句话都有官方回答。

“坐对面,命令。”好吧,主上也有主上的好处,萧璀想到。

她只好坐下来。

等酒菜上来,他又命令道:“吃,命令。”

她又只好拿起筷子。

他真的相当无奈,但仍旧给她夹菜,边还要介绍:“这是落星最有名的玫瑰鸡,你尝尝。”

“是。”

“这是鱼羹,最近都在赶路,没有好好吃饭,补补。”

“是。”

“素菜也来点。”

“是。”

萧璀哭笑不得,这本是多好的两人相处机会,硬生生给变成了主仆情宜,吃个饭还得下命令。

两人正尴尬地吃着饭,突然觉得外面有些吵闹,月九幽立马站起身来,剑从鞘中抽出一半。正防备着,只见房门被撞开,有个人滚了进来,月九幽抬起脚把他挡住,免得他滚到萧璀那边去。

那人被她这一挡,反而站稳了身体。

他朝月九幽笑笑表示感谢,这人穿着不像烨国人,五大三粗的身材配合这傻笑,莫名般配。

还未开口,门外追进来几个人,就要拿他。

“都给我滚!”月九幽冷冷看着他们,慢慢说道,“不要扰了我家公子。”

“咦,你一小姑娘,口气不小!”其中一人看说话的人是姑娘,而且十分美丽,顿时来了兴致,挽着袖子就走上前来,“你要帮他也可以,你跟我们走,抵债……”

话声未落,但见月九幽已在近身,手持剑抵住了他的喉咙,“你的命都配不上我这把剑,再不滚,我就把你砍成四块,不,八块。”她列嘴一笑,左边脸在笑,右边脸却无表情,显得非常诡异。后面还有一人想冲过来,但见月九幽手中飞出一把短剑削掉那人的发髻,然后扎进了他身后的柱子上。

那群人连滚带爬地下了楼。

那大个子仍在屋内,月九幽用带有寒光的眼神看向他。

“呃,多谢姑娘、公子搭救之恩,我……”

“滚。”月九幽冷冷说。

“不不不,姑娘救命之恩,以后,以后我一定相报。还没有问姑娘尊姓大名?”

月九幽不答。

那人又说:“我记着您就行了。”说完可能是怕那些人又追上来,就立马跳窗走了。

萧璀见她越发沉稳了,他刚才还以为她会一剑把这几人都给杀了,那就得把萧玴找来收拾了,还挺麻烦。

这饭吃的,哎,萧璀心中叹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