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249章 松子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134 2022-06-26 14:40

  

  “你看,你就不应该在我房里,以后你都不用在我房里了,你看看无衣那神精样儿,再看看你,满面红光,多好!”顾若影在客栈的大厅里喝茶,无衣去拿剩下的定的东西。她看着无衣神采奕奕的样子就和灼瑶开玩笑。

“主人!”灼瑶又闹了个大红脸。

“应我一件事。”顾若影突然来了个态度大转变,她放下茶杯,郑重地面向灼瑶说。

“主人……”灼瑶有些不知所措。

“应我!”顾若影重重地说道。

灼瑶只得点点头。

“若是我和无衣一起出事,你要先救他,不要管我!”顾若影紧紧握住她的手。

“不可能!”灼瑶不知她为何提起这事。

“我失去了殿下有多痛……我不想你也这样……”顾若影有些泪目。

“那我就先救主人,然后陪他一起死。总之,主人不能死!”灼瑶坚定地回答。

顾若影还想说什么,就见霆肃向她们走来,这才停止了这个话题。他的手中端着一只碟,浅浅笑着。今日穿着一件琉璃色的袄,看起来比穿鼠灰显得老成了一些。

“郡主。”霆肃简单地行了礼。

“霆公子也住在这客栈里?”顾若影问。

“是,镇子小,也就这么几间客栈,如今大家都想去雪域捉紫狐,倒是住得满满的了。”霆肃笑着回答,一面用眼神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坐下。

顾若影略点了一下头。他的身量不算高,只约比自己高一头,若是自己梳了髻,恐看起来就差不多了。身材也不算结实,比起无衣还要瘦些。她看到霆肃坐下来,将手中的碟放在桌上,原是碟子里是一盘炒过的松子,黄爽爽的,他又从怀里拉出一根手帕,展开在桌上。

“那霆公子也是去捉狐?”顾若影亲自倒了一杯茶给他。

“我不去,我是经雪域到西州的镜流国去。”霆肃也不抬头看她,只低头看着手,他正专心地拿了个金制的小刀在那里剥松子,剥出的松子肉就放在手帕中间。

“去西州啊……”顾若影轻轻若有所思道,昫王称王以后,说已与烨王一统北州,下个目标,便是西州了。

“郡主可曾去过西州?”霆肃这时抬起头看着顾若影问。

“不曾到过,只在书中读到过西州三国,镜流国、五荒国、莫椋国,国土面积虽大,却大部分皆为沙漠。”顾若影将茶放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眼睛却盯着又低回对专心剥松子的霆肃,注意他表情、颈下脉搏的细微变化。她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肤色比烨国人和曜国人都要深些,原是西州人常吹风沙的缘故。

“您说的对,西州大部分地方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漠,黄沙遍野,眼里再无他色。再伟大的人,站在这大漠中,都只会觉得自己是一粒不起眼的沙。很多人都爱沙漠中的绿洲,而我,却独爱这大漠……”霆肃抬起头,侧头望向客栈的大门外,就像门外便是大漠一样,他此刻眼中有光。

“说得我都想去看看了,在大漠中骑马飞奔,可是比林中要畅快些?”顾若影回应他。

霆肃心中一动,与她双目相接,眼中有些顾若影读不懂的颜色。他没有立即回答,心中已浮现出顾若影身着紫衣在大漠中纵马飞驰的模样。

“自然是不同的,至于是否畅快,那就得郡主去亲自一试了。”霆肃笑了笑。

他手下的松子已剥出了一小堆,于是,他将帕子轻轻推到顾若影的面前。顾若影这才知道他是为自己剥的。她轻轻捻了一颗放进嘴里。

“你怎知我喜欢?”她嘴角笑着,心里却在细品,这人为何知道她的喜好。嘴里也在细细尝,倒是没有下毒。

“昨日看到路边有人卖便去买,就只剩下了这点,还是老板想自己留下给小孙子吃的,见我给得银子多才卖给我了。他说我去得迟了些,有位戴面纱的姑娘甚是喜欢,将松子都买了去。”霆肃一五一十地回答,他看了一眼她,接着说,“昨日我便要去炒了这把松子,但见厨房窗下有一堆炒坏的,就知道您还没有吃上。”

“昨日那厨娘不会炒,害得我一颗没吃上,白瞎我一袋松子,还想着今日让无衣再去寻点,没想到就吃上了。”顾若影也笑了,多抓了两颗放心地吃起来。

“郡主等等我。”霆肃起身离开,像是回了房间,不一会就回来了,手中拿了个布袋。只见他让小二重新拿了套干净茶具,接着打开布袋,一股清香扑鼻而来。

“竹……叶……”顾若影闻出了其中一种。

“对,这是松竹茶,里面有竹叶、松针、还有茶叶,吃松子需得拿这些泡水来喝,才于身体有益。”说着,他熟练地开始泡松竹茶,泡好后先倒了一杯给顾若影。

“味道很特别,我很喜欢。”顾若影试了试,果然有种特别的香味,但越特别她就越不敢饮,只轻品了一口。她现在知道,有时候药用在她身上也会是毒,所以吃起来不是毒的东西有些也会引起她的注意。

“郡主喜欢便好。”霆肃接着低头接着剥松子。

“莫不是这些都准备剥给我吃?”顾若影见自己面前的手帕上越积越多白花花的松子肉。

“最多就吃这些了,吃多了该吃不下饭了。剩下的我包起来,明日您再吃。”霆肃又剥了十来颗才停下手。

顾若影竟有些出神。她的眼前浮现出夏日里昫王替她剥葡萄的情景。只要下雨,她就不高兴,不高兴昫王就会买葡萄给她吃,一个个拿手剥了皮再拿银针挑了核,让她一口一个地吃,这些事从不假手于人。一边看她吃一边说:“最多就吃这几颗了,再吃又该吃不下饭了……”

想到这里,顾若影再也忍不住狂飙的泪,她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这人不仅掀开她的伤口,而且还狠狠地翻出血肉。

“走开!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从牙里挤出这几个字,接着如他们初见那晚一样,一掌劈碎了眼前的桌子。松子仁,松子壳与桌子碎木头散落一地。她起身直接飞上二楼,躲进了房间痛哭,留下一脸愕然的霆肃。

“你知道主人的身份吗?”灼瑶冷冷问。

霆肃听到灼瑶的话,才回过神来,木然地点了一下头。

“知道便好,离远一些,否则我就杀了你。”灼瑶说完这一句,也从一楼直接飞身上了二楼,守在门前。

霆肃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抬头望着顾若影的房间出神了好一会儿,接着他往柜台上扔了一把金子,便离开了客栈了。

他知道她的身份,这身份也太多了:烨国郡主,曜国太后,曜国武姬,两国君王挚爱之人。

霆肃在反思自己做的这些事,难道是今日自己有些僭越?他确是忘记了她的身份,只一心想要给她剥松子吃。想着想着,不由得一身冷汗。他从来没有为一个女子做过这样的事,可这样的事,又如何能轮到他来做。

他心中有些疼痛,左手也有些疼痛。刚才顾若影拍碎桌子时,桌上正燃着炉、烧着茶。炉子滚到了地上,而壶中滚烫的茶水溅了出来,他情急之下伸手替顾若影拦了一下。现下才觉得火烧样的疼,拉起左手袖子才发现左手背和手腕处已起了一串水泡。

“公子!这是在哪里伤了!”霆肃的侍从疾风在街面上遇到了霆肃,见他恍恍惚惚地连雪披都没有穿站在雪中,忙迎了上来,一看,还受了伤,吓得不轻,“快,回房间给您擦药。”

“你去把客栈里的东西搬出来,我们换一家客栈。”霆肃摇摇头。

“可是……是。”疾风看到他似有什么事,便领了他到街对面拐过侧巷的另一家客栈。他记得昨日来问时,这一家有批客人进了雪域,便空了些房间出来,但是霆肃却不愿住,坚持要住在现在这个客栈,疾风加了银子这才得了两间房。没想到,霆肃这会儿又要换客栈。

霆肃呆呆坐在房里,任疾风帮他处理伤口,刚才顾若影痛苦的神情还在他的眼前闪过,忘记不了。

“公子,我们可能还要在玉蕊多待两日了。”疾风见他魂不守舍,便想说点别的事情转移下他的注意力。

“为何?”霆肃问道。

“昨日制厚雪衣那家店遭了劫,用于制衣的好皮子全被偷走了,雪衣本就卖完了他们正在赶制,这下便完不成了,需得多等几日,店家从别处调些皮子来才行了。”疾风刚才就是去拿厚雪衣的,他们虽只走雪域与曜国砾城的边境,不会深入,但还是怕遇到大雪。

“也不急,就等等吧。”霆肃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家里来信了,我去帮您取了回来。”疾风看他回过了神,便开始说重要的事情,说完从怀里取出家书递到霆肃的面前,见他读完了,脸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无衣回到客栈,见灼瑶站在顾若影门前,不知发生了何事,便上楼问。灼瑶只朝他轻轻摇摇头。

无衣对灼瑶说:“恐怕还要在这里多待两日,雪衣店里现在制不出衣来,要多等两日才有,有了厚雪衣才能进雪域。”

“多等两日让她平复下心情再进雪域也不迟。”灼瑶轻轻地答,她满脸担忧,好不容易觉得她好了,今日又破了防,这下又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了。无衣知道她担心,只能握了她的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