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九幽武姬

第182章 前往嵱城

九幽武姬 嗜情九幽 5416 2022-06-26 14:40

  

  入夜,顾若影坐在檐顶喝酒,路剑离上去陪他。她手中的酒喝尽了,于是要拿他的,却见他空着手。

“只许一壶。”路剑离道。

“你不来还好了,我想喝几壶都可以,他们也不会管我。”顾若影有些不悦。

“你就是想我不要来了,谁能管得住你。”路剑离揽了她,替她披上披风,他心疼地说,“入秋了,吹了冷风又该病了。冥药说,因为之前日日忧心,伤了神,怎么都没有补起来,你看看脸色,仍是不好看。”

“不……好看吗?”顾若影将脸转向他。

“啊……好看,你何时会不好看,只不过心疼你病了。”路剑离忙答。都是因为他的疏忽,顾若影才会有了心病,伤了神,每每想到都心疼不已。

“都不觉得有哪里不好的,冥药想多了。殿下……你说,我们以后住在哪个城?”顾若影问。

“没有殿下了。”路剑离揽住她的肩,“你想住哪个城就住哪个城,你去哪里我就跟去哪里。你若想跟着大哥,便住在落风,你若想与小汜一起,就住在烨都,若是想住日日下雪的地方,我们就住落雪或者去凌霜山。”

“好难选啊……”顾若影感觉哪里都好。

“你慢慢想,不急,若是想不出,我们就一城住段时间就好了。”路剑离看她愁苦的样子让他好笑。

“反正你是不想回去曜都了是吧?”顾若影偏头看他的侧脸,就觉得好看得很。

“为何这么说?”

“因为你把宅子烧了啊!”顾若影笑起来,一想到这里,她就想笑,“没想到夫君比我还狠。”

“你也不差,那严夙心听说疯了。”路剑离也笑起来。

“怎么不是你干的吗?我也就是稍为打了她那么几下而已,肯定是你烧宅子把人家给吓坏了。”顾若影想到那个情景,就觉得解气,“我们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说谁。”

“谁说的,我们是天生一对才是。”路剑离纠正道。

两人在檐顶上大笑,院子里过往的人都听到了。隔了几个院子的萧璀都听到了。他站在自己住的院子里,抬头望着他们两人,攥紧了胸口的两条毒牙项链。

“比与我在一起,要快乐得多,对吧!”萧璀问身边的宇凰,宇凰将他的披风披好。

“我也是今日才见她这么自在地笑。”宇凰答,不知说的是顾若影还是灼瑶。

“无论怎样,她如今过得开心便好了,无论她多么恨我也无妨。”萧璀想笑,却觉得得肋下疼到不能呼吸,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放不下。

“该走了,再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萧璀走进房里,吩咐宇凰和凤漓收拾东西。

“今日龙将军还来信问我们何时会去,他们准备开始下一步行动了,不知要不要等我们。”凤漓说。

“凤漓你回个信,让他按原定计划办,无须等我们。”萧璀点头道,谈起正事,他又恢复了冷静。

第二日,大家起身用早饭时,才知道萧璀一早已经走了。只对风凝紫和月冷河说了,都没有与其他人告别。他不想再看到顾若影,他怕自己越看越不舍。

下雨了,一阵秋雨一阵凉。

顾若影看到下雨,便只想待在屋里。小汜陪着她,顾若影这些日子看着小汜,感觉他已然是长大了。

“姐,你随我回烨都吧,在那里也好有个照应。”小汜想劝道。

顾若影摇摇头,她昨晚已经想好了,她想回凌霜山。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对路剑离说。

“你难道不想子归吗?不去看看他?”小汜问。

“想啊!但是我一回烨都,想必又会掀起不必要的风浪,你无心,他人却是有意。我回去了,反而增加了你们的困扰。等他大些,让渊带来落月看我吧。”顾若影并不是不想回烨都,烨都亲人最多,回去肯定是最好,但是她也怕自己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自己倒是无所谓,如果再牵连了这些家人,该如何是好。

小汜也明白她的担心。如今的他已经成熟多了,不会再无理地哭闹。

“明白了。那我以后和雀儿常去看你,落月也是不远的。”小汜身上的事情不少,出来了这些日子,已经消息一日收得比一日多。

她对小汜说:“你没什么事就快回吧!”

小汜点头,既然她已找到,人也没事,那么就不再需要他在这里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大家一个个离去,风家又渐渐静了下来。顾若影与路剑离又住些时日,也打算离开。但就在这时,路剑离收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彗绝秋收已过,烨国与曜国的大军在嵱城已经休整了一段时间,正又准备再往前进发,这次会直捣彗都。天气冷起来,退守的彗绝大军虽有了粮,但是武器、药品、衣服都很溃乏,只能要求百姓上交,搞得百姓苦不堪言。再看已被烨、曜大军夺下的嵱城,百姓应有尽有,军队对于百姓没有一点苛待,甚至在秋收农忙时给予了百姓很多帮助。所以百姓的民心,都开始向着外敌了。

但是在行进途中,曜军与岫城的守军发生了一场小战,大将军昹王不小心受了重伤,听说右将军承天为救昹王也受了伤。这三将伤了二将,曜国军心有些不稳了。

听到这个消息,路剑离的脸阴沉下来,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收到信时顾若影本没有在跟前,她和风夕岚依旧以锻炼冰妤的胆量为乐,当然,是趁着月冷河不在的时候。

进揽月阁时,她不过五岁,无间不过四岁。她的胆是天生,所以练起轻功来得心应手,但是无间天生胆子小,就算内力够用,却也不敢跃得太高,站在高墙上就是不敢往下跳,总是受到义父的责罚。顾若影为了让她练习胆量,就在墙下站着,伸出双手接她,顾若影每每都能将她接住,自己虽然有时候也会被她扑倒,但都是全力护着无间,不让她受伤,自己却常常被她撞伤,有次撞到鼻血都流了出来。慢慢地,无间就敢了,也是为了不让她再受伤。

“只要底下那人你信任,胆子就会大。就像你从那树上最高的地方跳下来,看到我哥站在树下,你也是肯定敢的,对吧。”顾若影问风夕岚。

“那是自然,你站在下面,我也是敢的。”风夕岚答。

“我不行,你太胖了,我接不住。你看看冰妤,再吃下去,我也要接不住了。”顾若影捏了捏坐在自己膝头的冰妤的胖乎乎的脸蛋。

风夕岚听了就捶她,冰妤看到两人打闹,咯咯地笑着。

当顾若影去找路剑离时,见他在院子里单单坐着,秦柏舟在身边站着,两人满面愁容。

“什么事?”顾若影眼看着不对,便问。

秦柏舟就将那消息一一讲给了顾若影听。顾若影挥挥手让他出去。

“哎,这一天天吃了睡,睡了吃的,夫君你看我是不是胖了?”顾若影站到路剑离身前,将自己美好的身段显示给路剑离看。

“啊?哦……并没有。”路剑离有些心不在焉。

“去嵱城转转吧!我反正是真不喜欢老待在一个地方。还是在路上,有趣些。总得有一年都没有杀过人了,甚是怀念那种感觉。”顾若影若无其事地说。

“影儿,我没有……要去。”路剑离这才明白她拐弯抹角,原是为了替他解忧。

“你若这样跟我回凌霜山,人回了,心没回,我要你个躯壳做什么!”顾若影叉腰瞪圆了眼。

“可是……这又会将你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了。”路剑离担心她。

顾若影捧起他的脸,凑近了,一字一句道:“你为我,连王都可以不当,我难道不能为了你做点什么吗?不是昫王了,难道那大哥就不是大哥啦?血脉亲情都不要啦?你若是这样的一个人,那我也是瞧不起的。再说,我真的手痒啊……”

“影儿……那我们去瞧瞧大哥,他若是无事了,我们就回来。”路剑离见她这么说,只好依了,心中也确实担心大哥,好在有冥药在。

“好。”顾若影听话地答。

“那你应我,顾看着自己,杀几个过过瘾就好了,不得像上次那样的深入,若是受了伤,我一刻都不会停,就带你走。”路剑离仍是不放心地交代道。

“好。”顾若影仍旧听话地答。

“你说的话都是没有一次作数的。你就是骗我的,欺负我管不了你,也打不赢你。”路剑离心里明白着。

顾若影一听就乐了:“那你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还交代什么。”

“你不按着做,我也是要说的。”路剑离气愤地说。

顾若影就倒在他怀里笑,两人很快整理轻便的行装,立即准备往彗绝而去。

月冷河看着他二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交代:“都小心些,有事就回落风来。”

顾若影看着一齐整理行装的无衣说:“你和灼瑶也可以在这里等我们的。”

灼瑶坚决不同意,一定是要跟着顾若影。无衣说:“我也是曜国人,若是能出一分力,我也愿意的。再说,灼瑶哪里会离开你,你逼她离开你,我命就不保了,还是都跟着你妥些的。”无衣居然会讲笑话,也是没有想到。

冥药就算是不愿意,也要被顾若影拉去,但是这回他愿意去,这昹王待他也不错,如今受了重伤,生死不明,他一定是要去救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